谁给了基层司法所长骚扰女性的权力?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谁给了基层司法所长骚扰女性的权力?

2019年05月10日22:4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相信许多老百姓对基层司法所并不了解,因为这是个边缘化严重的小单位,不像派出所那么重要,也不像财政所那样需要。 对乡镇的司法所长,更是个基层的小干部。在派出所长已经高配到正科的地方,也只是个股级干部。 但昨天新闻媒体曝光的一则消息,让司法所长这个职务迅速被公众知悉,尽管不是好消息。

    相信许多老百姓对基层司法所并不了解,因为这是个边缘化严重的小单位,不像派出所那么重要,也不像财政所那样需要。
    对乡镇的司法所长,更是个基层的小干部。在派出所长已经高配到正科的地方,也只是个股级干部。
    但昨天新闻媒体曝光的一则消息,让司法所长这个职务迅速被公众知悉,尽管不是好消息。
    2019年5月8日,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一名女性缓刑犯小菲报料反映,她多次被当地西河镇司法所所长肖某言语骚扰。
    2018年,小菲因触犯刑法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半,缓期三年执行。按规定,小菲要接受社区矫正,相关考核由西河镇司法所负责。
    接受社区矫正后,西河镇司法所所长肖某便加了她的微信。2018年,肖某与她沟通正常。2019年年初,因自己没有遵守规定,被司法所警告了一次。2019年4月初,她又被警告了一次。对第二次警告,小菲自觉委屈:“今年4月开始,肖所长总在微信上约我出去玩,我没答应,警告就来了。”小菲介绍,如果再被警告一次,她就要被收监了。所以,肖某每次给她微信上留言,她不敢不回复。可回复之后,她又不胜其烦。记者注意到,以上微信聊天均发生在深夜,多为凌晨零时至1时左右。小菲称,事后肖某不停给她打电话,她非常害怕。“明天又要考试了,如果故意给我不及格,我就被收监了。”
    原来,小角色的司法所长之所以敢骚扰女性,是因为他有权力把人家收监。
    正因为如此,他骚扰的原来是社区矫正人员。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三条明确:县级司法行政机关社区矫正机构对社区矫正人员进行监督管理和教育帮助。司法所承担社区矫正日常工作。
    这就是司法所长敢骚扰女性的权力来源。这真是有权就任性啊!
    巧合的是,2019年5月8日开始面向公众征求意见的《司法所条例(征求意见稿)》第八条明确,司法所依法履行以下职责:(三)受社区矫正机构的委托,承担社区矫正相关工作。
    看来,司法所长还是有可能骚扰女性在矫人员的,因为这项权力可能会法定化。
    除了法律赋予了他管理在矫人员的权力,还有就是他没有人监督。《司法所条例(征求意见稿)》第七条:司法所实行所长负责制,设所长1人,根据工作需要可设副所长。
    所长就是一个司法所的NO.1啊!
    难怪他敢肆无忌惮地给女性发骚扰短信,因为他有管理人家的权力!
    作为基层司法局的负责人,我知道实际上司法所现在工作还是比较累的,原有的社区矫正、普法、人民调解、法律援助、协办公证等业务量激增,法制办、依法治区办重组后带来的法治政府建设、依法行政、规范性文件审查、重大决策审查、重大法务等都无疑是新负担,司法系统常说的点多面广线长加上去年提出的事杂,在今年变成了点更多面更广线更长事更杂。一些司法所长疲于奔命,这其实才是基层司法行政人的常态。
    但一个色胆包天的司法所长会严重败坏基层司法系统人的形象,期待及时清除害群之马,还司法人以清白。


┃相关链接:

台“立法院长”王金平涉司法说情被撤销党籍

台北法院:王金平保留行使国民党党员职权的权利

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党籍案一审胜诉

江必新:中国司法理论创新的15个方面

《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

《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英文)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