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倒地职工终获工伤待遇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记录 > 民生 > 正文

一波三折倒地职工终获工伤待遇

2006年07月17日10:08 江苏法制报 甲乙 中秋 承钧
   
 

  邓福是苏北某县仪表公司职工,2004年7月20日晚9时30分,老邓拿着一根钢筋在车床上加工时,突然仰面倒地,不省人事。经医院检查诊断,老邓所受损伤为:外伤性珠网膜下腔出血,外伤性脑积水,外伤性癫痫,颈部C5-6椎体压缩性骨折,顶枕部头皮下血肿。
  这一跌,把老邓跌成了一个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老邓应否认定为工伤?这一看似简单的问题,却遭到了邓福的老板蒋某屡次否定。
        宿迁市劳动局:应“比照”工伤待遇执行
  邓福跌伤后,其子小邓向县劳动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县劳动局立即介入了对此事的调查。据仪表公司职工介绍,该公司自从被蒋某买断后,作息时间就改成了上午7:30-11:30,下午14:00-22:00,每天工作12小时,老邓的工资是每月700多元。公司共有职工28人,全未办理养老、医疗、工伤等保险,未签订劳动合同。公司也未制定安全生产管理制度,车床安全操作防护措施不健全,整个企业实行的是家庭作坊式的管理。在对邓福的伤情进行鉴定前,小邓提出其父受伤是因车床漏电电击所致,并提供了其父受伤后该台车床被电工修理过的证明。但县劳动局通过邀请医疗专家对邓福的伤病进行讨论,认为邓福被电击致伤缺乏依据,不具备认定工伤的条件,遂作出了不认定邓福为工伤的决定。小邓不服,向县政府提请行政复议,县政府以劳动局应当引用具体法律规定而没有引用为由,撤销了其作出的决定。2005年6月,小邓再次向县劳动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县劳动局经过研究,认为邓福的伤病是旧病复发(邓曾有脑溢血病史)引起的,仍旧“不予认定邓福为工伤”。
  2005年8月,小邓就其父的工伤认定向宿迁市劳动局申请行政复议。因患者原始病例中某项材料缺失,无法完成鉴定,该局同样作出了《关于不认定邓福为工伤的决定》。但该局同时认为,邓福系在车间长时间加班时“发病”造成残疾的,依据有关文件精神,应比照工伤待遇执行。邓福的老板蒋某,对“折衷”说法很不满意,一纸诉状将市劳动局告上法庭。
          原审法院:应当认定为工伤
  仪表公司诉称:宿迁市劳动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依据劳动部办公厅的内部复函,该复函对外不具有任何约束力,不能作为法律依据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突发疾病死亡或是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才能视为工伤,(邓福)没有死亡,而只是残疾,因此被告作出的复议决定是错误的;被告作为法定的认定工伤的机构,并没有就待遇的执行作出决定的权力,其复议决定超出了法规的授权,属越权行为。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在工伤认定案件中,用工单位对伤者属非因工受伤负有举证责任。而第三人小邓的父亲使用并发生事故的车床,已于出事后被原告安排电工修理过,邓福是否因车床漏电遭受电击引发疾病的唯一证据灭失,其责任在原告。而被告在复议过程中,将在医院治疗的原始病例中缺失的材料的举证责任分配给第三人亦明显不妥,县劳动局和市劳动局以当地医疗专家组的结论作为是否认定为工伤的依据不充分。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结合劳动法律规范所体现的“倾斜立法、保护弱者”的原则,邓福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原告认为邓福的伤是自然发病所致,而非工作原因所致,未能举出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被告作为复议机关,认为邓福的伤系自然发病所致,属认定事实有误,但该复议决定的最后结论对伤者有利,为充分保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使伤者的伤病得到更有效的治疗,避免陷入无休止的维权程序中,不宜将该复议决定撤销。故判决:驳回原告仪表公司的诉讼请求。但该判决书未就原告提出的若干理由作说明。
  蒋某没有想到,事情没“扳回来”,又把官司打到宿迁市中级法院。
         宿迁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仪表公司在上诉中除重提原审诉讼中的理由外,又提出伤者的儿子小邓不具备申请人及诉讼程序中第三人的主体资格。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用人单位未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其直系亲属、工会组织可直接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因此,上诉人关于小邓不具备申请人和第三人主体资格的主张不能成立。本案中虽邓福系车床漏电遭电击致伤的主张不能成立,但仪表公司规定职工每日工作12小时,严重违反了劳动法中关于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规定,损坏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因邓福受伤时已连续工作11个小时,不能排除其是由于长期超时加班未得到充分休息,最终诱发疾病倒地致伤。因此可以认定邓福系工作原因致伤,符合认定工伤的条件。二审法院同时认为,原劳动部办公厅的《复函》与《工伤保险条例》的基本原则和精神并不相悖,可参照适用。被上诉人的复议结论实质是一种行政确认,而非直接处理民事争议,故被上诉人并未超越职权。其虽然认定事实有误,但为了避免当事人形成诉累,充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的职工及时获得医疗保险和经济补偿,法院没有必要再作出撤销复议决定责令重作的判决。(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


┃相关链接:

用人单位可否向劳动者收取务工押金

劳动者主动辞职,能否向用人单位要求经济补偿?

企业拒付加班工资 职工辞职索要补偿

劳动关系≠劳务关系

劳动争议案件岂能避开仲裁

劳动报酬争议的申诉时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