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天使”要由谁来养

2012年01月26日06:05 东方法眼庞婷 清影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对当今中国医疗行业由来已久的“红包”、“回扣”、“卖药”挣钱的现象深恶痛绝,东方直播室的主办者,及参与节目的医、患、媒、法四方人士有共识;对“白衣天使”是否弱势群体、应由谁来养的问题有目光交集。形成了国家必须担负起责任的共识。

  东方直播室“医患关系怎么了”医患媒法有交集

  2012年1月2日和3日,东方卫视《东方直播室》连播两集《医患关系怎么了?》专题节目。宋中清律师与2006央视“315质量先锋”陈晓兰、中国工程院院士戴勀戎、上海市医学会副会长范关荣、大学教师志凌参加了评论。节目由新当选的2011年度上海名主持人骆新主持。

  参与节目的医方、患方、媒体和法律四方人士,对当前医疗行业的红包、回扣现象同仇敌忾,对医患双方谁更弱势产生了争论,关注到了同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产生了目光的交集。

  对当今中国医疗行业由来已久的“红包”、“回扣”、“卖药”挣钱的现象深恶痛绝,东方直播室的主办者,及参与节目的医、患、媒、法四方人士有共识;对“白衣天使”是否弱势群体、应由谁来养的问题有目光交集。形成了国家必须担负起责任的共识。

主持人:为什么救命的关系在中国却成了致命的关系

  主持人骆新:医疗问题,我们相信这是国家的一项基本任务。但是在国家能够使它的整个医疗资源配比更平衡的时候,我们又要考虑到它有哪些制度可以帮助我们去解决医患之间的困境和矛盾。

  主持人骆新:其实从1996年开始,我们国家就开始定给我们的公共医疗支出总额,我们在GDP当中占的比例,曾经有一个指标百分之五。但是非常遗憾地跟大家说,十五年过去了,这个数字,在2009年到2010年,我们从两会拿到的报告,是百分之四点三。为什么在其他一些国家,没有出现如此剧烈的冲突,但是在中国,救命的关系却成了致命的关系?

医方嘉宾及医生:医生不应是药贩子 以药养医制度让医生离开了医院

  医方嘉宾戴尅戎:在中国为什么要提出医药分开?因为太多人痛恨以药养医了。所以分了它。如果医药分开了,病人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医院的药房从医院搬到了街对面,或者隔两条马路以后,药价真的就能降下来吗?回扣就会没有吗?他照样。而且外面那么一群人你要有正式的药师,起码两个人轮班。你还没有一个唱一个发。你要一个唱一个发,四个药师。你雇得起吗?谁来维持?这一连串的问题如果我们想都不想就这么做了,因为美国做了,因为日本做了,所以我们中国也要做。中国做得像做得不像?

  医方嘉宾戴尅戎:我觉得一个医生卖药为生,我觉得他不是医生,他是药贩子。但是医生不能离开药,医生还得开药。但是我开药的目的不是为了卖药,我是为了治病。这点要搞清楚。但是医生要靠他的技术来吃饭。否则医生怎么活?但是医生的技术得不到承认。

  针灸医生:治疗费低、药价高,造成了我的失败。我原先是一家医院的医生,我是一个针灸医生。我的特种针法在医院里面得不到赏识。看一个病人很少的钱,一个月下来也许三千到四千。正当年的时候,我觉得我养不起自己。药价现在是比较高的。但是我们本身的价值得不到体现。最后我逼于无奈,我最后选择了离开医院。现在不得已,我一个人在战斗,为了我自己的理想在战斗,为了传承我们中医的传统的针灸在战斗。

  医方嘉宾戴尅戎:对于红包,我很明确:十块钱也不能收。

  儿童医院主治医生:我相信我们广大的医护工作者,没有红包,我们一定也会竭尽全力治好病人的。

  医方嘉宾戴尅戎:怎么叫没有办法?依靠司法才是强者,依靠暴力是弱者。我们这样讲吧:在一个电影院里,如果有两个小流氓在里面大闹,影响人家看电影,他的后果是什么?先是保安进来,然后110把他带走。现在七十个人到了医院,谁管?有没有医疗事故的问题,你可以用七十个人来解决吗?不能。但是勒索可以。他可以敲诈你三十万。

  医方嘉宾戴尅戎:看病就得付钱。在我们这里好像天经地义。但是你们知道不知道:全世界有两百多个国家。看病要付钱只有二十几个国家。其他的国家他看病就是不要钱。现在呢,是把矛盾下放,下放到医生和病人之间。为什么看病贵?医生敲竹杠,医生拿红包?老百姓为什么这么苦,有病没地方治?如果要改变现在的面貌,我可以这样讲,所有的那些拿红包的医生、拿回扣的医生,全部靠边站。所有的医生,工资别拿了,奖金不发了。难道我们看病贵就没有了吗?看病照样贵,照样难。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追根。追根就在于,我们唯一的出路,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是走的这条出路,就是全民医保。当然,这个全民医保,给很多的国家加上了沉重的负担。但是这件事情由国家来处理。我们要进入到全民医保,要真正的每一个病人都能生病了以后,能够不付钱就看病,我觉得这是我最大最大的期望。

患方亲朋:救死扶伤 生命高于一切 医院领导避而不见 维权讨说法不是医闹

  患者朋友李医生:杨老师这个病人是一个重型的颅脑损伤。如果茂名医院只收在一般普通的外科的病房里面做一般的处理,对这个事情不够重视。中途由于药钱不够中途停药,损失了一条生命。

  患者朋友李医生:医生应该是救死扶伤的,不是红包、足够资金的问题。没钱也要治。

  患方嘉宾陈晓兰:刚才发言的这位网友这种自己的理解方式(市场经济医院自负盈亏,不交钱当然不给治病)是错误的。一般来说抢救药是不贵的,有些只有几分钱。不管哪个年代,不管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有一点:生命高于一切。这里面是一个原则的问题。重危的病人是转院都不能转的,他怎么能让他出院?家属一定要出院的话,医院也不应该让他出院。严格讲他已经触犯了刑律。

  患者亲属杨诗梅:七十多人不是我们花钱雇的,是我们村里自己人。大家就认为这是医院的责任,带我们过来一起讨个说法。我爸爸平时在村里,大家都比较看重。然后有一些人也是他的学生。因为我爸走了,大家就认为责任是医院的,所以他们就觉得如果医院不给个说法,我们心里也不平。要医院给个说法,就是说明死因。他们说三天给我们答复,但是并没有。就让他们说个说法,到底我爸是怎么死的。我们那时不是说去闹事,只是因为我们家只有三个人,除了我爸爸,我妈妈身体又不好。可是只有我们三个人去,人家会理我们吗?根本就不会理。

  患方嘉宾陈晓兰:问题是他开始就没有管过。院长,院领导在哪里?卫生监管部门在哪里?

  患者朋友李医生:他不是什么医闹。因为杨老师他老婆是一个慢性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他自己的生活并不富有。他的女孩又小。他那么低微的工资,对一个孤寡老人长期以来,每年逢年过节都送东西。杀一个鸡都拿一半给这个孤寡老人。所以杨老师在当地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师,得到很多人的喜爱。他们是想讨个说法要问死因。那个领导避而不见。他们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这一批人是自发起来,由于对杨老师的无比的敬重和爱戴。根本不是什么医闹。

媒体记者:医院收钱不过分 豪取回扣要监管

  报社记者柴会群:医院要牟利,现在都嚷着说医院没钱、国家拨款少、医院要赚钱要生存。医院它想收钱,我觉得这本身是不过分的。问题是监管医院的人哪儿去了?有关部门哪儿去了?为什么任由医院去如此无理、如此过分地乱收费?问题在这儿。

  报社记者潘志贤:患者去拿药,他可能不知道他拿着一个药只值十块钱的,那他现在花了一百块钱,这个价格是怎么高上来的。我想把这个给解释一下,一百块钱的药为例:这个药在药厂这儿占10%,这10%里面可能有他的生产成本,还包含批号等一些行政费用;然后,全国总代理这儿占10%;省级代理占10%;医药代表占10%;招投标占10%;医院15%,这个是固定的;然后,医院院长5%;药剂科主任5%;科室主任5%;医生20%。一个药的价格里面,有50%,是在医院里面。当然各个医院的具体情况不同。有的是明扣,有的是暗扣。有一些,可能这个医院要求回承兑的。包括税收这一块儿,前面的药商药企把税收也都替他们拿出来了。我们可以看到,包括医院这些统方这些人,包括这些划价的取药的药房的人,甚至药库的人,他们都是要打点的。医药代表给他们都是要稍微塞些小点的红包的。财政投入可能占一个医院正常运营成本,可能只占到10%左右;其他的90%都是靠医院来自己创收的。卖药可能占到一个医院总收入的70%左右。

  报社记者柴会群:医院里面哪些科室油水最多?不是药品用药多的那些科室。有的话也就是肿瘤科多一点。多的(科室)是什么?多的是心内科、骨科。我年前做过一个心脏支架方面的报道。就这么一个心脏支架:直径是两三毫米,长度也就是两三厘米,专门用在冠心病病人的血管堵塞这方面。单价现在是一万块钱一个。这种东西的出厂价两千块钱。这个器械商除了要卖这个产品之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游说这些著名的心脏医院的这些医生专家们下去走穴。这些走穴的利益分配怎么分配呢?按心脏支架的个数来算:你用我一个支架,两千块钱的回扣。除了这个器械商给专家的两千块钱回扣之外,病人要包一个一千块钱的红包。然后这个心脏专家走这么一天,不是一个医院,是好几个医院;每个医院不是一个病人,是好几个病人。这么一趟,净收入两万块钱。我算了一下,他们这种还不是顶级的专家,这就是二流的,医院里副主任级专家,一年在心脏支架上,回扣的收入在五百万。

  报社记者柴会群:医生看病就两只手:一只手是药品,一只手是器械。你把药也分开了,器械也分开了。他用什么看病?他从外边买,照样也有回扣。这个不是问题的关键。

法律嘉宾:医护人员的劳动报酬问题应当找老板解决

  律师嘉宾宋中清:《执业医师法》有规定,医师对急危患者不得拒绝急救处置。违法是严重的过错。

  律师嘉宾宋中清:医闹前面还有两个字叫“职业”。专门吃这碗饭的人,闹事的人,才叫医闹。其他的,患者的亲属有怨言,家属有过激行为不叫医闹。

  律师嘉宾宋中清:杨诗梅要做好你爸爸的身后事。如果说你经济困难的话,你可以到当地的司法局法律援助机构,他们是不收费的。你最重要的,现在要提供一份完整的病历。到医院复印病历,这是你的权利。

  律师嘉宾宋中清:以“以药养医”制度为开端,30年片面市场化的旧医改政策逐步推进让医生员工漠视老板给的工资数额,重视向劳动对象赚“利润”的“市场化”制度。少数医生员工暗地里大肆向患者利益举刀,豪夺药品和器械的回扣、提成;明着向患者顾客发情绪、要红包。

  律师嘉宾宋中清:医护人员作为员工,如果认为劳动报酬低、劳动强度超负荷,应当找老板解决,不应当直接从劳动对象上攫取利益。因为公立医院的老板是国家,医院的开办机构及医院院长是老板请来的“管家”。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