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傈僳法官邓兴:坚守在雪山与溜索之间

2014年04月02日18:19 东方法眼童晓宁 唐时华 王玉珍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邓兴,傈僳族,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人民法院副院长,15年如一日默默工作在审判一线,他积极推进双语审判、巡回办案,是该院审判案件最多的法官。

  人物名片:邓兴,傈僳族,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人民法院副院长,15年如一日默默工作在审判一线,他积极推进双语审判、巡回办案,是该院审判案件最多的法官。因工作成绩突出,先后获得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导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办案能手”等荣誉。2012年,中央电视台“走基层”栏目对邓兴事迹进行专题报道。2014年,入选全国“谁是最美基层法官”活动候选人。

  不一样的怒江   不一样的情感

  2014年3月24日早上8点,我们从昆明驱车前往怒江采访全国“谁是最美基层法官”活动候选人、福贡法院的邓兴法官。翻开云南地图,怒江州地处西部边陲,西邻缅甸,北靠西藏,是全国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州。邓兴法官所在的怒江州福贡县,有着“石月亮之乡”、“傈僳族故乡”的美誉,“全国敬业奉献模范”、“索道医生”邓前堆就是在这里工作生活。

  怒江州境内遍布高山峡谷,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相对矗立,汹涌怒江贯穿全境,被网民称为“中国最壮美的山水长卷”。路上,怒江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滕鹏楚向我们介绍了怒江州和法官邓兴的基本情况。滕鹏楚任怒江任职前,先后任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办公室主任和政治部副主任,原本就对怒江情况很了解,再加上6年的中院院长生涯,抓审判、强队伍、重管理、盖法庭、搞调研,风风火火,他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体会。

  “怒江州国境线长449.467公里,占云南省边境线的10%以上,少数民族人口比重达93.55%,全州98%以上的面积是高山峡谷,坡度在25度以上的耕地占总耕地面积的76%。怒江州处于深度贫困,全州4县均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扶持县,傈僳族是全省4个特困民族之一。路非经过不知难,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法官办案要付出更多的艰辛。”滕鹏楚说。

  滕鹏楚介绍,溜索过江一度是怒江法官的必备功课,现在交通状况改善很大,由于大多数自然村依然不同公路,在高山峻岭间攀爬行走还是法官巡回审判中的家常便饭。

  一次到福贡法院的调研中,滕鹏楚发现当时担任民庭庭长的邓兴个人审理的案件占他所在法院审结案件总数的36%以上,调撤率达80%以上。从那时起,滕鹏楚开始关注这位叫邓兴的法官。

  “通过近几年的深入观察和了解,我对他的评价是:朴实无华,诚实可信;公道无私,有情有义!” 滕鹏楚说。

  车辆在崇山峻岭之间盘旋,不时堵车,到达怒江州府六库镇时,已是下午7时,暮色初起,繁星点点。

  3月25日清晨,我们赶往福贡县,车在淡黄色山崖上开凿出的狭窄小路上前行。路边,白色的桐子花漫山怒放。数百米的山脚,碧绿色的怒江汹涌奔流。

对于福贡法院的法官来讲,法官巡回开庭都是要到白云缭绕的大山上(崔建摄)

  突然,路边的山坡传来异响,飞沙走石,数十块碗口大小的山石从山坡上急速下滑到路面上。驾车的怒江中院普永春师傅淡定地将车辆停靠在路边,冷静观察。普永春告诉我们,怒江石质松软,山体滑坡是家常便饭。“只是小的山石滑坡,没事,观察通过就可以了。”

  巡回审判:情、理、法结合的最好典范

  1976年出生的法官邓兴是福贡土生土长的傈僳族法官,长期巡回审判,强烈的紫外线将他晒得黝黑。邓兴告诉我们,前不久有一个案子,经过做工作,原告已经撤诉,第二天中午他想实地回访当事人,看看案件效果。

  3月26日中午12点,邓兴带领怒族法官李树美和傈僳族法官欧丽兰驾车沿着碧罗雪山近60度的山坡盘旋而上,前往上帕镇达友村。路上,邓兴告诉我们,由于福贡经济落后,地理条件恶劣,县里的第一条公路修通是1971年。

巡回开庭就在田间地头(李云华摄)

  “怒江很多地方不通公路,而且很多案件当事人没有电话,同时,为了减轻当事人的负担,法官们就必须巡回办案。准备好卷宗、带好干粮、背着国徽,走上4、5个小时的山路去办案,如果回来天太晚,就只能在群众家里借宿。”怒江中院立案庭庭长李勇介绍说。

  这是一个丈夫死后,再婚嫂嫂和入赘别村小叔子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根据相关规定,由于原被告都不能承包这个土地,案件可以直接驳回起诉,但这样简单判决,矛盾没有根本解决。邓兴积极调解,原告娜附恒同意撤诉,邓兴同时向村调解委建议了一个折衷方案,由符合条件的实际承包人通过被告迪永社交给原告7000元的补偿金。最终,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在好心村民的帮助下,法官们找到正在山上干活的原告。简单交谈后,原告表示已拿到补偿款,很满意。前往被告家路上,山路上一尺多深的泥浆让越野车无法通过,邓兴决定步行前往。

  又是四十多分钟的笔直攀爬,汗水湿透了制服,法官们来到被告迪永社家。在堂屋里,邓兴用傈僳语询问了他对村调解委的处理意见,得到满意的答复后,邓兴谢绝了迪永社一家的热情挽留,开始返程。

  案件圆满处理,大家非常高兴,返程路上,李树美告诉我们,自己是怒江泸水县人,会讲傈僳语,但是,福贡和泸水的傈僳语也有很多不同,于是,邓兴在办案过程中就经常教她福贡本地的傈僳语,经过传帮带,现在,她也能说一口流利的本地傈僳语了。

法官邓兴(右一)和同事们步行到大山上勘察土地纠纷现场(崔健摄)

  同行的欧丽兰则是另一种感受,欧丽兰2008年考入福贡法院。报到第二天就和邓兴到上帕镇明珠村委会处理两件林地纠纷。第一个案子在半山腰的实地查勘,单程就走了3个小时,早上九点去,下午四点才回到村委会。村民家找点开水,一包方便面就是晚饭。等第二件办理完毕返回县城,已经晚上八、九点。

  “怒江居民90%以上是少数民族,傈僳语是通行语言。在我们这里,并非单纯靠学历和文凭就能办好案件,除了克服环境的艰苦,还必需要对法律规定的熟悉,对本地民风民俗的充分了解,对少数民族语言的熟练掌握,否则,法官无法办案。邓兴就是能将情、理、法结合得非常好的一位法官。”在基层法庭工作过8年的福贡县人民法院院长和树宏说。

  在怒江,由于民族宗教、贫困落后等原因,一个案件物品很小,却关系重大。怒江中院常务副院长尹相禹介绍,自己曾承办的一个案子,为了十几片瓦的纠纷,却可能引发家族矛盾,几次往返办理,最终圆满解决。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