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打黑第一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记录 > 执法 > 正文

徐州打黑第一案

2005年11月23日10:31 江苏法制报 公宣
   
 

  2005年7月,徐州警方经过一年半的艰苦鏖战,彻底摧毁公安部督办的张军黑社会组织团伙,抓获涉案成员50余名,破获故意杀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及涉枪、贩毒等刑事案件110起。这是该市有史以来警方破获的最大的黑恶势力团伙。10月18日至20日,张军团伙受到法庭的审判。
          “2·18”的秘密行动
  2004年初春,古城徐州乍暖还寒。就在这时,刚刚到任不久的市公安局主要领导接连收到几封匿名举报信。信中历数市区以张军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的屡屡罪行。他敏感地觉察到这绝非一般的恶势力,而是一个有组织犯罪团伙。他立即召集党委会,集体研究,达成共识,不惜代价,一定要把这个团伙彻底打掉!
  以刑警支队四大队为主力的打黑队集中在一栋暂时开始了代号“2·18”秘密调查行动。调阅卷宗,走访受害人,搜集原始证据,专案组民警远赴四川,下广东,走上海,辗转苏、锡、常和淮安等地调查取证,历经一年,行程万里,逐渐揭开了张军这个以商业经营作掩护的黑社会组织团伙真面目。
  张军,男,37岁,徐州市人,曾两次受到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1998年,他在率众斗殴时打伤了依法执行公务的民警,初步奠定了他在团伙成员中的地位。2002年释放后,张军和魏滨、杜文彦三人在徐州市区纠集狱友以及社会闲散人员,经常寻衅滋事,伤害无辜,逐渐形成以他们三人为首,张宏伟等多人为骨干的较为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张军是其团伙“老大”,以敢打够狠、有路子重义气在团伙内拥有绝对权威。其核心层骨干成员大多在市区经营大型娱乐场所,并涉足餐饮、商贸、建筑、建材、保健品等行业,以商养黑,在自己经营的场所里从事黄赌毒等非法行为。他们私藏毒品、枪支及大量刀具,豢养大批打手,以暴力行为抢占地盘、欺行霸业、滥伤无辜,团伙纠集作案人员最多达70余人,汽车20余辆。作案时,团伙成员统一着装、行动标志,曾犯下多起有影响的血案,造成死亡1人、重伤6人、轻伤6人、轻微伤4人等恶性后果。
  2003年5月27日晚11时许,团伙主要成员杜文彦受耿某、李某之托,带领杨平、赵成喜、赵海港等十余人持刀窜至徐州市西关“大福源”超市附近,对与李某有经济纠纷的郑某及郑的朋友孙某疯狂砍杀,打手之一孟宪峰用刀指着旁边的人,逐一地问:“有没有你?有没有你?”猖狂到了极点。因当晚去砍人的凶手全部身穿黑衣黑裤,围观的群众事后仍心有余悸地说:“这不就是黑社会吗?”该案受害人郑某事后被送到医院抢救,全身共计缝了200多针。
  2003年7月19日,在张军授意下,团伙主要成员曹桂芳纠集十几人持刀窜至一家网吧,将与其有隙的徐某等四人砍至两人重伤两人轻微伤。
  2005年2月15日凌晨,团伙成员于海东、巩巍、康志国等人到黄山新村附近寻仇,却认错了人,对无辜的王某、王某某、李某某进行疯狂砍杀,致使李某某死亡,王某、王某某重伤。
  此案案情十分重大,情节极其恶劣。公安部获悉此案后,即将其定为督办案件。
              擒贼先擒王
  2005年1月,张军团伙主要犯罪事实已基本查清,专案组决定先行抓捕张军,并首先查封了该团伙经营的娱乐场所,冻结、断绝团伙成员的经济来源。但张军早有察觉,潜逃在外居无定所,又有团伙成员的资助庇护,这给抓捕工作带来了极大难度。专案组决定以静制动,张网以待。
  1月25日,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张军手下得力干将之一魏滨被抓获。经过突审,专案组掌握了大量线索。
  1月26日晚,专案组得到确切消息:张军已潜回徐州市区,正乘坐同伙杨毅提供的白色奥拓车在市区活动,号牌为苏CB1518。公安局主要领导获悉后立即向110指挥中心下达命令,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对苏CB1518白色奥拓车进行布控。同时亲赴一线指挥堵控工作。
  当晚19时40分,在中山北路金帝商都附近,防暴支队巡逻民警发现了这辆白色奥拓车,两辆防暴巡逻车前后夹击,奥拓无可奈何地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名男子,一人正是张军,身上还携带匕首一把,另一人是其同伙蒋斌。下车的一刹那,曾经不可一世的张军叹了一声:完了。
  戏剧性的一幕,同时发生在市区解放北路地下道内。“憨大胆烧烤店”的老板、张军借用的白色奥拓的主人杨毅,正驾驶他的蓝色赛欧车途经此地,紧随其后的一辆本田突然加速,“吱”的一声停在他的前面挡住了去路。杨毅刚想发火,后面又跟上一辆桑塔纳,将他牢牢地挤在了中间。他顿时明白了,只好乖乖地束手就擒。他不知道专案组民警从其车上缴获砍刀一把。
  在专案组民警强大的抓捕攻势下张军团伙快速土崩瓦解。
  1月27日晚,团伙打手之一绰号黑狼的王雷和另一涉案人员张亮在市王场新村一浴池内被抓获;
  1月28日下午,团伙主犯之一张宏伟在徐州市复兴北路三角线附近被擒;
  2月6日团伙另一主要成员曹虎在市铁路二七宿舍附近落网;
  2月19日下午17时许,民警将正在市祥和小区一饭店内吃饭的团伙成员李路路抓获,同时抓获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的其他违法犯罪嫌疑人9名(另案处理);……
  到2005年4月,徐州警方共抓获涉案人员50余名,其中张军团伙成员30余人。由于抓捕工作信息准确,计划周密,出击迅速,所有团伙成员均未来得及有强烈的反抗就被擒获,抓捕民警毫发无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办案期间,专案组发现杜文彦等数名涉案成员此前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处理,其中杜文彦即将于2005年5月刑满,另有3名成员已刑满释放。但这些人的处理存在定性不当、量刑畸轻的问题。专案组经过艰苦努力,将3名已释放人员同时抓获归案,并及时补查证据,为检察机关向原审法院提出抗诉提供了必备条件。法院最终采纳了检察院的抗诉建议,从而使该团伙已经被处理的五名成员重新进入司法程序,刑期分别增加了三至四年,刑期最长的达十一年。主犯之一的杜文彦在接到刑满释放通知书的当天,就接到了另一张判决书,被押送到另一羁押场所。
          证据链锁定黑社会
  由于张军团伙成员大多数是“放出来的”,又在社会上跟着张军打拚了多年,想从他们嘴里挖出东西十分艰难。他们有的咬舌、绝食,有的交待问题虚虚实实、避重就轻;有的完全推卸自己的责任或干脆缄口不言,抗审的招数迭出,审查工作进行得异常艰难。
  张军到案后,专案组从刑警支队和市区公安机关抽调了一批富有办案经验的侦查员组成审讯、追捕、取证、材料四个组全面展开工作。针对张军团伙组织结构、暴力行为、经济来源等特征,办案民警层层剥笋,逐个挤挖证据,最终形成了证据链,从而一一破解对手招数。
  犯罪嫌疑人魏滨在到案后的第四天,在审讯过程中突然咬破自己的舌头,妄图以此拖延时间、逃避打击。审查民警镇定自若,一边积极为他治疗,一边继续审讯。经过20多天500多个小时的较量,终于迫使其如实交待了自己所犯的罪行。
  犯罪嫌疑人杨毅在交待完窝藏张军的犯罪事实以后,就作出很镇静轻松的样子,告诉审讯人员说,自己的问题交待完了。专案人员没有被其表面现象所迷惑,继续对其进行审讯。杨毅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在审查中突然咬舌自伤,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伎俩更加坚定了民警的信心,经过13天的步步紧逼,杨毅不得不交待了自己参与贩毒等其他罪行。
  犯罪嫌疑人张宏伟,自到案后就拒绝交待问题,并以绝食相对抗。专案组请来医务人员为其输液补充能量,同时进一步深挖固定证据,最终以零口供使其进入诉讼程序。
  在整个审查中,专案民警共记录讯问材料400余份,形成卷宗90余册,仅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口供材料摞起来就达100多公分,以铁的事实将张军团伙黑社会性质牢牢锁定,使涉案的团伙成员全部被顺利移送起诉。
          专案民警吃了200箱方便面
  2005年2月8日,大年三十的晚上,徐州市公安局主要领导带着慰问金,来到专案组。此时,正是专案组边审查边抓捕最紧张的时刻。领导们看到,每一个房间里都是审查的战场,到处都关押着重要嫌犯,几十名民警轮流审查看守,须臾不敢懈怠。最令他们感动的是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晚上,民警们吃的却是方便面。
  负责后勤保障的同志算了一下账:从1月26日张军归案到4月中旬抓捕结束,三个月间,专案组吃掉了200多箱方便面。
  在抓捕过程中,专案组成员不远千里赴外追捕,冒着严寒进行守候,最多的出差在外长达30多天,蹲坑守候长达20多个昼夜。团伙骨干成员车上、身上都携带砍刀、枪支等凶器,但抓捕时没有一个人退却。
  调查取证工作面广量大,办案民警骑自行车、坐公交车外出查证,有的证人害怕报复,纷纷躲避或缄口不言,民警们脚上磨出了血泡,嘴里说得咽干舌燥。有的证人不愿回家,也不愿到公安机关配合工作,他们就在路边做其思想工作,完成记录材料。抗审的团伙成员采取各种自绝形式,专案组民警忍辱负重,甚至为嫌疑人喂饭,提盐水瓶。咬舌自伤的嫌疑人需要流质食物,于是审讯室内常出现这样的一幕:民警在吃方便面,而犯罪嫌疑人却在喝牛奶。集中审查期间,几十名民警吃住在与外界隔离的楼房里,昼夜加班加点。办公室里睡不下就睡在车里,有时两三个人挤一张床。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在专案组的工作日历上每天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抓捕审查取证的情况,唯独没有休息日。
  专案民警用钢铁的意志和无畏的精神拿下了徐州打黑第一案,向全市人民交上了圆满的答卷。


┃相关链接:

无锡:涉黑团伙自封“史氏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4岁少年成黑社会大佬 组织殴斗致人死亡获刑3年半

河南南阳老板杨金德上访被控涉黑 终审获刑18年

黑社会老大未满18岁 按犯罪集团全部罪行处罚

《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的理解与适用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