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雅安保安否认“弹鸡鸡” 称被无辜关押25天申请国家赔偿

2013年08月11日05:31 成都商报蒋麟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我一直都坚称,我是被冤枉的。荥经公安局当初将我刑拘,现在明确不对我追究刑事责任,这就是我没有体罚过学生最好的证据。”当事保安何远新说。

  核心提示

  保安喊冤

  “我一直都坚称,我是被冤枉的。荥经公安局当初将我刑拘,现在明确不对我追究刑事责任,这就是我没有体罚过学生最好的证据。”当事保安何远新说。

  警方不解释

  在何远新提供的录音中,荥经县公安局方面并未对为何刑拘和为何解除取保候审等原因作出解释,只称“取保候审就是个结论”。警方通过荥经县委宣传部告知记者,按程序解除取保候审,其余不愿多说。

  家长投诉离奇体罚 保安被刑拘

  2012年10月26日

  雅安市荥经县新庙乡小学多名家长反映,何远新用弹“鸡鸡”的手段体罚学生,后经检查27名学生并没受伤。

  2012年10月26日

  何远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荥经县公安局刑拘

  2012年11月19日

  何远新被取保候审

  2013年6月17日

  何远新被解除取保候审

  2013年8月7日

  何远新正式向荥经县公安局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

  雅安市荥经县新庙乡小学多名家长反映,该校保安何远新用弹“鸡鸡”的手段体罚学生,保安和校长因此被停职。2012年10月26日,因涉嫌寻衅滋事,何远新被荥经警方刑事拘留(成都商报曾报道)。

  成都商报记者昨日了解到,今年6月17日,何远新被解除取保候审,原因是“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8月7日,何远新正式向荥经县公安局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并要求警方就此事向他公开道歉。

  解除取保候审 保安无奈当厨师

  8月7日,成都商报记者在雅安市见到何远新时,他刚刚才在打工的餐饮店忙完。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保安了,而是一名厨师。

  “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怎么就到了这一步。”27岁的何远新和一年前相比,相貌虽然变化不大,但话语间常常夹杂着叹息和苦笑。“我曾是公司唯一的一名大学生,曾想当一辈子保安。”

  荥经县公安局的《荥经县公安局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荥公(刑)解保字【2013】36号)显示:2012年11月19日,荥经县公安局对何远新执行取保候审,现因“不应当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之决定,决定予以解除。

  领取决定书后,何远新喜极而泣。“我晓得,我是被冤枉的,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何远新一度以为,自己可以像以前一样生活。但他很快就发现,这种可能没有了。因为自己在荥经县已是个“名人”了。许多人都知道自己是“弹鸡鸡的保安”,也知道荥经县公安局把自己逮了,但他们不知道,自己已被解除取保候审了。

  自称无辜关押25天 申请国家赔偿

  “荥经公安局当初将我刑拘,现在明确不对我追究刑事责任,这就是我没有体罚过学生最好的证据。我一直都坚称,我是被冤枉的,我希望公安部门能帮我恢复名誉。”8月7日下午,何远新正式向荥经县公安局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

  申请书中称,自己被无辜关押了25天,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将申请国家赔偿和精神损失费。

  至于为何要递交申请书,何远新表示,被解除取保候审后,自己也找过荥经县公安局等,希望他们能帮助消除影响,恢复自己的名誉,但没有结果。

  “关键是,浙江温岭的虐童事件中,照片、监控都有,当事人也承认了,也仅仅是行政拘留。而我这事仅仅有学生家长的说法,在我否认、没有录音、录像等情况下,荥经县公安局就认定我和浙江温岭虐童事件一样的涉嫌寻衅滋事罪。”何远新说。

  何远新的家人也表示,从一开始就相信何远新未做过此事,也支持他要求警方致歉并赔偿。

  求证

  副县长:特定背景下的决定

  在何远新与分管教育的荥经县副县长何淑青的对话中,何淑青向其解释道,之前是在当时特定的背景下的决定,如果这事没有上网,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

  8月7日晚,成都商报记者致电何淑青。何淑青表示自己关心学生,同样关心何远新,很体谅他们一家人,曾多次鼓励何远新放下包袱,重新振作,好好生活。

  “当时网上负面声音不断,许多记者跑来,家长要求过高,不愿意去检查,检查后没有问题也喊政府赔钱,要保证娃娃以后生育不出问题等。在特定的背景下,学生娃娃家长情绪激动,准备要去雅安、成都等地信访,几件事情凑拢在一起。”然后作出了这个决定。回想起来,何淑青感叹,“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不当机立断把这个事态化解或者控制。这个责任,我们县政府如何来承担?”

  何淑青认为,在此事上,县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但政府也是受伤者。“荥经县的形象受损,教育成绩也被否了。”不过,为何要“刑拘”,何淑青称,只能由公安部门来解释。

  在何远新提供的录音中,荥经县公安局政委杨泗国并未对为何刑拘和为何解除取保候审等原因作出解释,只称取保候审就是个结论。杨泗国在拒绝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后,通过荥经县委宣传部表示,这是按程序解除取保候审,其余不愿多说。

  7日晚21时21分,记者致电杨泗国,对方称在开会。22时29分,记者再次致电杨泗国,电话无人接听。22时50分,记者又发去短信,但也未得到答复。

  对话

  不希望女儿像自己一样

  被笑话“父亲犯过罪”

  从当初被刑拘到现在,何远新一直坚称,自己从未体罚过学生。“我很在乎我和我家人的名誉。”

  被取保候审当天,何远新第一时间就去了原来上班的学校、保安公司及新庙乡。“我想告诉他们,我没有体罚过学生,我出来了。”

  但众人的表现让何远新备感压力,别人纷纷对他评头论足,就连一些朋友都跟他开起了他接受不了的玩笑。“在以前,他们很尊敬我,没开过这些玩笑。”

  回到荥经县城后,情况更甚,何远新几乎不敢出门。在荥经待了不到一个月后,何远新离开荥经县,前往雅安市一家餐饮店打工。“我努力让自己忙起来,忙得没有时间想这事,我很想忘记,也无数次希望这就是一场梦,梦醒了我还在荥经上班,照顾家人。但这不是梦,我只能远离妻儿过这种生活。”

  “别人对我的非议我可以忍受,但家人特别是我1岁多的女儿和我一起时,也经历着别人的非议,对她而言,是很不公平的。”何远新说,自己年幼时,父母便离婚,自己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后来,父亲服过刑,别人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样了。“我不希望我女儿长大后,别人也笑话她:你父亲犯过罪。”

作者蒋麟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