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求助领导 超越时效难胜官司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案例 > 正文

电子邮件求助领导 超越时效难胜官司

2005年11月22日19:03 东方法眼 钱军 顾星
   
 

  群众有困难向领导求助,这本是人之常情,但在现代社会中领导并不能超越法律程序办事,如果当事人认为向领导求助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法律后果。11月21日,随着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的送达,一起因追索病亡职工医疗费引发的劳动争议纠纷案终于尘埃落定,法院以明显超过法定的仲裁时效为由,判决驳回了陈某等五原告的诉讼请求。
  死者陈某某系原告张某的配偶,原告陈某等四人的父亲。陈某某于1956年参加工作,1988年从海安县食品总公司下属某分公司(以下简称总公司、分公司)退休,2001年4月初因患食道癌去世。住院期间,分公司给付陈某某医疗费3000元。2002年2月1日,分公司出具收条一份,收到陈某某住院治疗医药费票据合计金额为24270.74元。此后,分公司两次给付陈某某之子陈某(原告之一)有关陈某某的医疗费3500元,余款未付。
  2003年12月,原告陈某为父亲医疗费一事来海安,总公司告知其应向分公司(改制后称亚东食品公司)索要,而其找到分公司后,分公司经理又称分公司已改制,医疗费应向总公司索要。为此,原告陈某于2004年1月8日向海安县人民政府一领导发电子邮件求助。县领导接到求助邮件后,迅速作了转批。2004年12月22日,海安县相关主管部门作出复函,告知陈某其父在病故前已领取每月40元的医药包干费,且在其生病期间公司已尽力解决医药费6500元,不存在欠医药费未报事项,同时说明分公司已经改制。上述函件于2004年12月26日邮寄给原告陈某。
  2005年2月25日,原告陈某等向海安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邮寄仲裁申请,要求总公司、总公司主管局给付拖欠其已故父亲陈某某的医疗费17770.74元。同年3月6日,原告陈某收到仲裁委邮寄的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当月18日,原告陈某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同年4月18日,原告陈某以其所诉被告总公司主体不适格,撤回诉讼。同月21日,陈某与其母亲、弟弟及三姐妹一道,向海安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改制后的亚东食品公司给付其父医疗费20770.74元。当月30日,原告陈某再次收到仲裁委邮寄的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2005年5月10日,陈某与其母亲、弟弟及三姐妹将亚东食品公司告上法庭。
  诉讼中查明,2002年11月28日,分公司改制工作组与卞某签订分公司资产整体出让中标合同,同年12月20日海安县商业资产经营公司与卞某签订改制资产整体出让交接书。分公司改制方案中,资产处置及人员分流的条款中规定,划拨离、退休人员、离岗休养人员、三十年老职工、老畜牧办事员、遗属的相关费用31.242458万元给主管局托管中心及相关部门;分公司资产评估报告书转销其他应付款中职工医药费,并帐上予以核减。分公司改制后,变更名称为亚东食品公司。
  陈某等五原告诉称,我们的亲人陈某某于1988年从分公司退休,2001年4月初因患食道癌去世。2001年4月12日,原告陈某已将金额24270.74元的陈某某住院治疗医药费票据交给分公司经理卞某,并于2002年2月1日由分公司出具收条一份。其后,分公司仅给付3500元,仍欠20770.74元,经多次索要未果,现分公司改制为亚东食品公司,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亚东食品公司给付医疗费20770.74元,支付滞纳金3959.94元。
  被告亚东食品公司辩称,1、原告起诉已过诉讼时效;2、原告所诉数额与事实不符,要求给付滞纳金无法律依据;3、被告系改制后的新企业,原单位职工的医疗费已提留给主管局,因此给付责任应由主管局承担。
  海安县法院审理后认为,退休职工患病报支医疗费是其依法享有的福利待遇。由于死者陈某某退休前与原分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双方非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且医疗费的报支属于劳动者的福利待遇,而非一种处于动态中的财产流转关系,因此并不意味着双方产生了平等主体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综上,作为劳动法律法规所调整的劳动争议,其时效应按劳动法所确定的时间计算,并不存在普通民法意义上诉讼时效的中断和延长的法定事由。2003年12月,原告陈某为索要其父的医疗费来海安时,分公司(改制后的亚东食品公司)告知其向总公司索要,此时已以明示的方式拒绝报支陈某某的医疗费,双方的劳动争议已经发生。因而,五原告于2005年4月21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时,明显已超过法定的仲裁时效。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作出了驳回五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
  一审宣判后,五原告不服,提出上诉。
  陈某等五上诉人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2003年12月向被上诉人索要医疗费时,被上诉人已以明示方式拒绝报支陈某某医疗费缺乏依据,故不应认定2005年4月21日申请仲裁已超过法定的仲裁时效。
  被上诉人亚东食品公司答辩称,上诉人自己发给海安县县领导的电子邮件中已表明,被上诉人在2003年12月回绝了其医疗费报支的要求,故一审判决认定仲裁时效已过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南通中院审理后认为,五上诉人的亲属原系分公司的职工,其生前与原分司存在劳动关系。被上诉人作为分公司改制后成立的企业,其对外应先承担原企业的义务,故上诉人向被上诉人追索医疗费,主体正确。2001年4月,陈某某患病死亡,其家属为追索陈某某的医疗费而与被上诉人发生争议。按最高院司法解释的规定,劳动者退休后,与尚未参加社会保险统筹的原用人单位因追索医疗费发生的纠纷,属劳动争议。按劳动法的规定,劳动仲裁应在劳动争议发生后的60日内书面提出。本案中,上诉人于2003年12月向总公司索要医疗费,总公司让上诉人向被上诉人追要,而被上诉人又让其向总公司索要,互相推诿。此时,上诉人即应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本应通过劳动争议仲裁维护自己的权利,但其未申请仲裁,而是发电子邮件向县领导求助,此行为依法不能作为上诉人未申请仲裁的正当理由。另即使将2004年12月26日上诉人收到海安县主管局的正式复函之日作为劳动争议起算日,上诉人于2005年2月25日才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也已超过60日的法定仲裁时效,且其无不可抗力等正当理由,故其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法律的支持。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1款第1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本案主要涉及劳动争议仲裁时效的法律适用问题。劳动争议仲裁的时效是指法律、法规对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及仲裁参加人提起并进行仲裁活动的时限规定。它包括对劳动争议当事人行使仲裁申请权时限的规定(即申诉时效)和对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处理劳动争议时限的规定(即仲裁时效)。司法实践中,人们所谓之仲裁时效实质上指申诉时效,而后者则指仲裁委处理案件的期间规定。法律规定申诉时效制度的意义在于促使当事人尽早地行使申诉权,以避免劳动关系过长地处于不稳定和不确定的状态。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82条规定:“提出仲裁要求的一方应当自劳动争议发生之日起六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请。仲裁裁决一般应在收到仲裁申请的六十日内作出。对仲裁裁决无异议的,当事人必须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处理条例》第23条第2款规定:“当事人因不可抗力或者有其他正当理由超过前款规定的申请仲裁时效的,仲裁委员会应当受理。”从劳动法和条例的规定来看,劳动争议仲裁时效不因任何理由中止或中断,只能由于不可抗力或者有其他正当理由延长。但这种延长从法理上而言也不是无限期的,当事人应在相关情形消失后的合理期限内提出。
  本案中,2003年12月,亚东食品公司对原告陈某要求给付医疗费的请求予以推诿后,双方的劳动争议已经发生,五原告应当在60日内及时提出仲裁申请。但五原告在此期限内并未提出仲裁申请,仅仅发电子邮件向县领导求助,但这种行为不能视为法律上的不可抗力或其他正当理由,因此不能导致仲裁时效延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规定:“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根据《劳动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以当事人的仲裁申请超过六十日期限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书面裁决、决定或者通知,当事人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对确已超过仲裁申请期限,又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当理由的,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本案中,由于当事人的申请已超过仲裁时效,尽管法院已收案,但当事人无不可抗力或其他正当理由,故法院应依法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作者单位:226600 江苏省海安县法院)


┃相关链接:

劳动仲裁不予执行当事人能否向法院起诉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组织规则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机制建设的意见

人社部、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解读《关于加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机制建设的意见》  

防止用人单位滥用程序拖垮劳动者 打造维权“绿色通道”的建议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