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方赔偿损失不应超过其可预见的范围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案例 > 正文

违约方赔偿损失不应超过其可预见的范围

2019年01月24日14:25 东方法眼 李清 杨怡
   
 

核心提示:违约方赔偿损失不应超过其可预见的范围——江苏泰州姜堰区法院判决某钢结构公司诉某新能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江苏泰州姜堰区法院判决某钢结构公司诉某新能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原告:某钢结构公司。

  被告:某新能源公司。

  2015年6月29日,原告(卖方)与铁塔公司(买方)签订《框架协议》,约定:卖方作为准入供应商在铁塔在线商务平台销售铁塔产品,买方在铁塔在线商务平台可选购卖方提供的产品,按照实际采购向卖方下达订单;双方将根据协议规定的进度表进行测试到验收的各项工作,如果协议设备因卖方原因在再次终验测试时未能通过验收,则买方有权解除协议及当期订单。《框架协议》附件一《技术规范书》、附件三《产品检测及质量管理要求》及《通信铁塔、机房施工及验收规范》均载明:法兰板应采用整板切割,主材及辅材采用型钢及圆钢管,均要求一次截材,不得二次对接。

  2016年1月30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乙方承诺与甲方共同完成甲方与铁塔公司签订的《框架协议》约定的全部合同义务,乙方为甲方加工、生产、制作、安装、验收铁塔产品设备及提供相关服务;乙方对《框架协议》全部内容完全清楚、没有争议,并同意该《框架协议》全部内容作为本协议的附件;甲方给予乙方加工的铁塔全年总量为250座;乙方承诺严格按照《框架协议》约定的内容履行,如乙方违约,导致甲方经济损失,由乙方承担;等等。

  自2016年3月至9月,被告共制作安装了26座铁塔。因部分铁塔的底法兰进行了拼接,原、被告之间发生纠纷。

  另查明,原告成立于2006年8月,其登记的经营范围包括钢结构产品(限广播通信铁塔、配线架、通信机房、电气化铁路、轻轨及地铁接触网零部件、钢柱横梁);紧固件制造;等等。

  原告向法院起诉称,由于被告违约,原告至今未获得铁塔公司的初验证书和终验证书,铁塔公司已暂停对原告派单,造成原告生产线停产10个月,大批职工离职。原告提出要求被告赔偿离职职工补偿损失339261.71元等诉讼请求。

  【审理情况】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离职职工补偿损失339261.71元不应获得支持。首先,原告无证据证明该项损失的存在。其次,《合同法》第113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因此,即使原告主张的该项损失存在,该损失也是被告在订立合同时不能预见或者应当预见到的损失。故原告主张的离职职工补偿损失不应支持。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

  【裁判解析】

  法院在裁判本案时,适用了可预见性规则。

  在商事活动中,违约方赔偿损失是常见的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但是,违约方承担赔偿损失的范围应有合理的边界,法律对守约方主张的损失应予以必要的限制,否则会加重违约方的责任。为此,在赔偿范围论中,确立了可预见性规则。我国《合同法》第113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该条在立法层面上规定了可预见性规则。

  《合同法》虽然规定了可预见性规则,但对可预见性规则的构成尚没有全面具体的规定。通说认为,可预见性规则的理论构成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预见的主体为违约方;二是预见的时点是缔约时,即《合同法》第113条规定的“订立合同时”;三是预见的内容应包括引起损害的种类,而不必是具体的范围;四是可预见性的判断标准是客观标准,即以一个“理性人”为标准进行判断。

  本案中,被告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对部分铁塔的底法兰进行了拼接,违反了其与原告签订的《协议书》及原告与铁塔公司签订的《框架协议》的约定,已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但是,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离职职工补偿损失的诉讼请求,违背了可预见性规则。首先,原告成立于2006年,其成立时间先于原、被告签订《协议书》的时间近10年,从时间跨度来看,原告在此10年时间内不可能不从事任何经营。其次,原告登记的经营范围不仅包括案涉合同的产品,还包括其他产品的制造、销售,涉案产品对其经营范围并不具有唯一性。因此,即使原告所称因被告违约致铁塔公司停止派单属实,原告仍可以从事除案涉产品以外的其他经营活动。第三,原告并无证据证明其主张的离职职工补偿损失339261.71元的存在。第四,作为一个标准的“理性人”,是无法预见因自己的违约行为会导致对方企业职工离职,并且对方企业要对离职职工进行经济补偿。被告是一家普通的企业,案涉合同对原告而言是一桩普通的交易,若要求被告在与原告签订合同时能够预见原告所主张的上述损失是不可想象的,这会加重被告的责任,同时也会导致商事主体承担无法预知的风险,有失公允。综上,原告所主张的损失超过了被告可预见的损失范围,其请求不应当获得法院的支持。

  (作者单位: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人民法院)


┃相关链接:

小米电信版手机发货推迟惹怒网友 律师称起诉小米违约

浅谈违约方解除合同之法律责任

被通讯公司列入“黑名单"是否是侵权还是违约

购房人拒收房为何还要判开发商赔偿?

房市火爆 卖方涨价需双倍返还定金

合同违约损失赔偿案件中证据的“三性”要求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