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法院2017年年终报告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古今 > 正文

美国联邦法院2017年年终报告

2018年01月05日07:43 人民法院报 约翰·罗伯茨
   
 

核心提示: □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约翰·罗伯茨 □ 黄 斌 杨 奕 译 与往年关注正常时期联邦法院经费保障、法院信息化建设、诉讼制度完善、

  

  □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约翰·罗伯茨 □ 黄 斌 杨 奕 译

  与往年关注正常时期联邦法院经费保障、法院信息化建设、诉讼制度完善、大法官廉洁司法、联邦地区法官的重要地位以及法官和律师的良性互动等问题不同,2017年美国联邦法院年终报告核心内容是法院如何通过建立健全司法应急机制应对自然灾害等紧急情况。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年终报告中紧扣健全完善司法应急机制主题,从满足紧急时期公众的司法需求、建立司法应急机制、提高司法应急能力、改进司法应急措施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强调联邦法院有责任为应对自然灾害等紧急情况做好准备,并确保法院在全国紧急时期仍然能够正常运转。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

  资料图片

  法院应对自然灾害的独特方式

  1780年10月,美国爱国者与英军正在展开美国革命战争中的一场关键性战役。与此同时,一场风暴正在加勒比海地区酝酿。1780年“大飓风”是有记录以来最致命的大西洋飓风。“大飓风”从小安的列斯群岛横扫至百慕大群岛,几乎摧毁了佛罗里达和波多黎各。历史学家估计,飓风夺走了2万余人生命。“大飓风”只是当年秋天肆虐加勒比海地区和墨西哥湾的几场风暴之一。整个秋天,有2.8万余人在飓风中丧生。

  近两个半世纪后,在自然灾害面前,我们仍然显得无比脆弱。通过现代通讯工具,我们能预知灾难的降临、提前做好防范措施并对受灾者伸出救援之手。不过,今天快速的新闻频率也会转移人们对自然灾害持续后果的注意力。现代人用指尖触碰着信息洪流,这会让人们像风暴一样迅速地扫过相关信息,以至不再关注飓风之后的严重影响以及受灾者的现实状况。

  联邦救灾主要是联邦、各州和地方政府中行政和立法部门的职责。这些机构能够召集、资助和部署应对紧急情况所需的资源。尽管如此,在这个新年假期和庆祝活动来临之际,我们仍然不应忘记我们的同胞们:他们在德克萨斯、佛罗里达、波多黎各和维尔京群岛遭受哈维、厄玛和玛利亚飓风侵袭后,仍在继续重建家园;他们持续奋战在扑灭加利福尼亚州史上最大野火的第一线。法院虽然不能提供食物、住所和医疗援助,但是他们必须随时准备通过履行司法职能,作为灾害恢复工作的组成部分。联邦法院有责任为应对灾害做好准备,并确保法院系统在全国紧急时期仍然能够正常运转。

  即使在没有新闻热点的日子里,法院的应急预案也不会登上新闻头条。但是,问题的重要性在于向公众保证,法院正在通过发挥自身的独特职能,满足紧急时期公众的司法需求。

  建立健全司法应急机制

  美国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是法院系统内部负责为全国联邦法院提供各种管理经验和必要方案支持的机构。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工作人员负责解决联邦法院系统所涉及的各种问题,包括人力资源、信息技术以及设备管理。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设有应急管理和备灾处,以确保该机构的内部机制得以持续运行,并发挥为全国数以百计的法院提供培训和咨询的职能。这不是一件小事,因为美国联邦法院系统有3万名工作人员,包括12个上诉法院、94个地区法院、90个破产法院、其他专门的法庭、缓刑和审前程序办公室,以及联邦辩护办公室。

  我们的联邦法院规模大小各不相同。在休斯顿等一些案件数量较多的大城市,联邦法院拥有数十名联邦法官和大量的支持团队。在基韦斯特等较小的地方,联邦法院可能仅有一名法官和少量的法院工作人员。2017年致命的飓风和其他紧急事件要求美国能够应对规模大小各不相同的紧急事件。准备工作要从应急方案开始。法院必须预测可能发生的各种灾难,从恶劣的天气到地震,从网络恐怖主义到实地恐怖袭击。应急方案制定者必须识别各地方特定的风险和可用的资源,以筹划如何部署人力并维持沟通渠道。此外,应急方案必须进行综合权衡,以便迅速、灵活地应对紧急事件中出现的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后果。

  应急管理和备灾处会为全国联邦法院制定的应急方案以及实地演练提供重要的咨询和评估。同时,该部门还进一步成立了司法应急响应小组。该小组为面临紧急情况的法院提供紧急联络点,以获得后援支持。司法应急响应小组作为通信的主要节点和信息的交换中心,可以为受紧急情况影响的法院提供人力和资源支持,包括采购、信息技术、设施和安全保障等司法行政需求。

  上述机制听起来像是采用行政手段来应对紧急情况。不过,可以想象你自己就是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破产法院少数工作人员之一,当熊熊的野火突然向你工作的法院逼近时,州政府官员下达了人员疏散令——就像2017年9月发生的那样。法院工作人员并没有独自面对紧急情况。他们拥有一个专业的司法应急响应小组,响应小组协助他们迅速作出决定,从而保护人员、转移设备,确保法院工作持续运转。

  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的国家支持系统能够提供远程信息技术资源。这些资源可以使法院为法官、律师和法庭工作人员在互联网上提供案件管理和电子诉讼系统。他们可以在风暴和其他紧急事件期间和之后的安全地点继续工作。这些资源也可以让拥有公共网站的法院,向律师和公众提供关于法院运行过程中的重要信息和通知。在厄玛、哈维和玛利亚飓风期间,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通讯团队监测了所有受影响法院的状况,并在联邦法院系统的中心网站(http://www.uscourts.gov)和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推特上定期向公众发布最新信息。

  不断提高司法应急能力

  过去30年,联邦法院在逐步完善的基础上,不断提高司法应急能力。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和相关法院从1989年袭击旧金山的洛马普列塔地震、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以及2005年摧毁新奥尔良市、路易斯安那州其他地区和密西西比州的卡特里娜和丽塔飓风中获得了宝贵经验。这些升级的司法应急能力,在2008年爱荷华州锡达拉皮兹洪水、2012年纽约和新泽西州超级沙尘暴以及2016年巴吞鲁日和周边教区的洪水中经受住了考验。2017年夏天发生的恶劣天气事件,对美国同一时期不同地区都造成了影响,向我们的司法应急能力再次提出巨大挑战。

  飓风导致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洪水泛滥、电力中断、基础设施毁损和人员受灾。维尔京群岛和波多黎各法院受损情况尤为严重。法官和法院工作人员全力以赴英勇地应对灾害。他们在人员面临紧急危险的情况下仍然继续工作,兑现了他们履行重要公共职责的承诺。

  司法应急响应小组协助当地法官和法院工作人员,搜寻失踪人员、保护法院建筑物,继续或恢复法庭运转。不过他们的努力并未止步于此。飓风也会波及到受法院审判的人员。例如,法院在刑事量刑前需要对被拘押人员的法律诉求进行审理,这就意味着在飓风发生时,需要对波多黎各和维尔京群岛的被拘押人员采取特别措施。玛利亚飓风登陆前,美国司法部监狱局将1200多名被拘押人员转移到了密西西比州、佛罗里达州、亚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等美国大陆各地。司法人员除了与美国联邦法院执行官协调安全运输被拘押人员外,还会作出相应的安排,确保指派美国大陆各州的法官审理紧急案件、提供必要的语言翻译服务,以及继续按照联邦辩护制度指派律师。我当时正在杰克逊市和密西西比州的联邦法官开会,期间得知该州要接收一大批被拘押人员,会议现场许多法官都举手志愿参与承担这项额外工作。

  对已完成监禁刑期但仍需监外服刑的人员,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的缓刑和审前程序处会介入并提供协助。在当地法院工作人员不足时,该办公室会加入对监外服刑人员进行追踪,并对受飓风影响的每个地区位置监测警报作出响应。纽约南区缓刑办公室通过监测电子逮捕通知书,来主动帮助波多黎各地区法院的同事。该办公室慷慨的支持使当地缓刑监督官能够有时间照顾受飓风影响的家人。

  不断改进司法应急措施

  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和遭受灾害影响的法院收获了进一步改进司法应急措施的经验。他们发现在波多黎各和维尔京群岛的通讯协议中存在漏洞,这些问题源自大范围断电、手机网络受损以及互联网连接受限。这些岛屿基础设施的损毁程度已经严重阻碍在飓风发生期间以及发生后立即联系到关键人员。今后,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将采取更多措施来预先部署必要的设备,例如卫星电话、电池、发电机以及岛屿和其他易受飓风、洪水影响地区的应急物资。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还将运用并完善更好的后备通信系统和网络,以便在常规电信服务瘫痪或干线电力丢失时能够联系到关键人员。

  最令人欣慰的是,法官和法院工作人员都能够以非常友好、慷慨和奉献的方式面对令人生畏的挑战。例如,在玛利亚飓风破坏圣胡安道路后的第二个工作日,当波多黎各地区首席缓刑监督官抵达办公室时,他发现该地区25名缓刑监督职员已经在办公室,准备去实施救援。他们召集了搜救队,在全市和附近地区展开搜寻,寻找当时下落不明的40名工作人员。另一个例子来自维尔京群岛。圣托马斯市的法院工作人员在遭受厄玛飓风灾难性破坏后,尽管他们自己仍然面临着房屋、食物、衣物和个人生活用品的短缺。但是,他们在圣克罗伊岛被玛利亚飓风袭击两周后,就立即开始了一场募捐活动。全国各地的法院工作人员不仅协助受灾害影响的法院审理案件,而且还提供资金、寄送爱心包裹,帮助他们的同事为恢复家园所遭受的损失或损害而努力。还有许多其他的法院工作人员,直接或通过联合的联邦行动,为救灾慈善事业做出了慷慨的贡献。

  联邦法院系统还得到行政部门的重要协助。联邦法院系统要特别感谢美国联邦法院执行官和联邦事务管理局。通常情况下,联邦法院执行官主要负责为法官和法院其他工作人员提供安全保障。美国各地的联邦法院执行官和法警保卫着法院的设施和人员。管理着数以百计法院和其他联邦建筑的联邦事务管理局,与当地法院工作人员一起应对洪水、霉菌、发电机损坏以及公共电力和供水服务遭受损坏时司法事务无法正常运行的挑战。正是这些公务人员帮助我们尽快恢复了法院系统的运转。

  美国国会通过的《美国法典》第28篇第452条规定:“美国所有法院都应始终开放,以保证能够正常进行立案、签发和撤回诉讼程序,并提出动议和命令。”在天气好的时候,人们很容易把这一规定视为理所当然。而当灾难发生时,只有通过法官、法院工作人员、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职员和法院系统许多朋友的不懈努力,才能使这一规定付诸实现。我非常清楚,包括法院大家庭成员在内的许多公众人士,仍然面临着困难。我们应当继续关注他们并为他们祈祷。

  联邦法院面临着新挑战

  2017年,在我的年度报告中,我提到联邦法官常年“忍受寂寞,孤军奋战”。但是今年,在法院工作人员和行政人员的支持和共同努力下,发生了许多联邦法官让法院保持开放运作的丰富事例。这些事例提醒我们,我们拥有着一个全国性的法院系统,完全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来应对各个法院面临的挑战。

  在新的一年里,我们面临着新的挑战。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件说明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十分严重。过去几周发生的事件表明,法院系统并未幸免。法院系统将于2018年开始,认真评估司法行为准则及法院系统调查和纠正不当行为的程序,以判断其是否足以确保每一名法官和每一名法院工作人员都拥有一个具有示范意义的工作场所。

  我已要求联邦法院行政管理局主任召集一个工作组来审查我们的做法并处理这些问题。我希望工作组能够审查现行司法行为准则、我们对法院工作人员(包括法律职员)的指引、关于不正当行为案例的保密和报告制度、我们的教育培训项目以及我们调查和处理不当行为投诉的规则,是否需要进行修改。

  这些关切引起了法院系统各方面广泛关注。我对法院系统的各位男女同事具有很大的信心。我确信,绝大多数人对性骚扰没有容忍态度,并且认同对受害者应当立即采取有效补救措施的观点。

  我很荣幸能够有机会再次向全国所有法官、法院工作人员和司法官员所作出的非凡业绩和杰出贡献致以崇高的谢意!让我们不要忘记过去一年遭受灾难的受害者。我希望我们能够有机会帮助那些仍有需要的同胞。

  致以最美好的祝福,新年快乐!

  【附录】

  美国联邦法院工作量

  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案件量有所下降,而联邦上诉法院、联邦地区法院和破产法院的案件量也都有所下降。审前程序分流的案件量也有所下降,而收监关押的罪犯数量同样有所下降。

  联邦最高法院

  起诉到最高法院的案件总数从2015司法年度的6475件,下降到2016司法年度的6305件,下降了2.63%。司法援助案件总数从2015司法年度的4926件,下降到2016司法年度的4755件,下降了3.47%。收取诉讼费的案件从2015司法年度的1549件,上升到2016司法年度的1550件。在2016司法年度,共讨论案件71件,68件得到处理,61件签署了正式判决,而2015司法年度讨论案件82件,70件得到处理,62件签署了正式判决。在2016司法年度,最高法院还发布了一个未经讨论、不需法官签署的一致性判决意见书。

  联邦上诉法院

  联邦上诉法院受理的案件,2016司法年度下降16%,共50506件。包括占50%的无律师代表的诉讼在内的民事上诉案件的数量下降了20%。民事上诉案件数量上升1%,刑事上诉案件的数量降低14%,针对行政决定的上诉案件下降5%,破产上诉案件的数量下降了4%。

  联邦上诉法院的原始程序,包括囚犯要求在地区法院连续提交人身保护令的请求,今年下降了60%,共5486件,是案件总数下降的主要原因。在2015司法年度,最高法院关于韦尔奇案第15 - 6418号(2016年4月16日)的裁决结果为那些依据《武装职业刑事法》被定罪的囚犯提供了质疑判决的先例,案件数量因而显著增加。

  联邦地区法院

  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民事案件下降了8%,共267769件。美国作为被告的案件数量下降29%。由于韦尔奇案对刑事判决提出了挑战,导致2016司法年度案件数量的大幅增长。美国作为原告的案件数量上升了5%。跨州案件(比如不同州公民间的诉讼案件)数量下降了7%,而私人财产损害案件数量下降40%。

  刑事案件被告人数量变化很小,下降不到1%,为77018件。财产犯罪案件受指控的被告人数量下降了6%,主要是由于诈骗案件受指控的被告人数量下降了5%。西南边境地区的移民案件数量下降2%,占全国移民案件的77%。毒品案件受指控的被告人数量占全部案件数的32%,下降了1%,但涉大麻的毒品犯罪上升了4%。性犯罪、一般违法行为以及暴力犯罪的数量也下降了。因枪支和炸药罪受指控的被告人数量上升了11%。交通犯罪、监管犯罪和司法系统犯罪有所上升。

  破产法

  破产法院受理的案件数量下降了2%,共790830件。在90个地区中,有56个地区的破产案件数量下降了。消费者案件数量下降了2%,商事案件数量下降了6%。与《2005防止滥用破产与消费者保护法》第7章有关的案件数量下降了2%,与第11章有关的案件数量下降了5%。与第13张有关的案件数量相对保持稳定,下降1%。

  2017年是自《2005防止滥用破产与消费者保护法》生效后,自2007年以来破产案件数量最低的一年。2007年至2010年,破产数量持续增长,但在过去七年里破产案件数量则持续下降。

  联邦缓刑与审前程序

  截至2017年9月30日,入监关押的罪犯数是134731人,比上一司法年度总数下降了2%。从矫正机构释放后接受释放监管的人数与上一年度相比下降了1%,共116708人。包括审前程序分流案件在内的审前程序案件下降了3%,共88750件。

  (译者单位:国家法官学院  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


┃相关链接:

美国最高法院2006年度年终报告——约翰·罗伯茨(首席大法官) 报告

华盛顿诉德克萨斯州案

美国联邦法院2016年年终报告

英国最高法院2016年度报告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14年年终报告

美国联邦法院2015年年终报告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