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基层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现实困境与改进建议

2013年11月06日19:07 东方法眼程明红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2013年1月1日实施的新刑诉法,专门设置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这一新规定的出台,无疑为检察机关办理此类案件提供了法律依据,但由于规定过

  2013年1月1日实施的新刑诉法,专门设置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这一新规定的出台,无疑为检察机关办理此类案件提供了法律依据,但由于规定过于原则,导致实际操作层面依然面临着一些困难。本文试从基层检察院的角度,谈谈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方面遇到的困境及改进对策。

  一、基层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面临的困境

  基层检察院在实施新刑事诉讼法,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过程中,遇到了两个方面的难题,一是执法环境方面的难题,二是对法律的理解操作上的难题。

  (一)执法环境方面的难题

  1、没有专门针对未成年人适用的监管场所。在羁押期间,未成年实际在押人员数量较少,监管人员考虑到安全问题,往往与成年在押人员混押,不能实现新刑诉法要求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导致未成年人在羁押期间受到成年在押人员的不良感染,甚至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增加了教育改进难度。

  2、办案力量不足。由于办案力量不足,一是导致未成年犯罪检察工作组的检察官没有专业化,没有形成一套专门的审查、维权、帮教、预防等工作机制。二是由于基层检察院办案压力大,承担未成年犯罪检察的办案人员,同时还承担着繁重的一般案件的办案任务,导致未能践行对未成年人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对于不是法律规定必须要做的工作往往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做。

  3、对未成年罪犯的帮教措施和社会矫正制度还没有真正建立。对未成年犯罪人的帮教和矫正工作,至今未形成一套切实可行的制度和机制,各部门之间衔接力度不强,措施不力,致使在检察环节对未成年人作了相对不起诉处理后,由于缺乏后续的跟踪帮教措施,未成年人对自己的错误行为认识不到位,导致重新犯罪可能性增加。

  (二)对法律的理解操作上的难题

  1、对社会调查制度的主体、程序和效力认识不一。新刑事诉讼法第268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据情况可以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调查。首先,到底由谁来对未成年人进行社会调查?是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还是人民法院,在人民检察院内部是由批捕部门还是由起诉部门来进行。其次,怎么进行社会调查?是由办案人员亲自走访调查,还是由相关单位书写一个书面材料就可以了。最后社会调查的性质,是公检法三机关的一种办案参考,还是一种证据?由于理解不一致,具体操作起来就棘手,首先由于主体是三机关,有可能相互推诿,造成社会调查无人来做,也有可能争抢着做,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其次调查程序不明,在目前这种办案力量薄弱的情况下,就有可能敷衍了事,仅要求相关部门出具一个书面材料,就得出未成人表现不错的结论。最后社会调查的效力不明,导致承办人在具体办案时不知道它到底能起多大作用,以及是否需要在法庭上举证、质证等。

  2、对限制适用逮捕措施的标准把握不一致。新刑事诉讼法第269条规定: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由于这条规定比较笼统,导致实践中对未成年人捕与不捕具体标准在个案上把握不一致。同样的案件有的基层院逮捕了,有的基层院没有逮捕。换个承办人对捕与不捕在认识上也会不一样 。

  3、对于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与相对不诉界限不明。新刑诉法271条规定:对于未成年人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从该规定可以看出,一是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的罪名范围和刑期范围过小。二是具有悔罪表现的内容不确定。三是作出附条件不诉决定后要监督考察。基于上述原因,在实践中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的比例很小,在一般情况下,为了使未成年人能够早日回归社会,基层院在办案时都是对未成年人直接适用的相对不起诉制度。

  4、对于涉及到共同犯罪的未成年人犯罪记录难以封存。新刑诉法第275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的犯罪记录予以封存。对于单独由未成年人实施的犯罪案件封存比较容易。但是对于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实施的犯罪案件。由于新刑诉法没有规定分案移送审查起诉,分案起诉等制度,未成年人犯罪记录与成年人犯罪记录在同一案卷宗中,不能做到有效的封存。

  二、改进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的建议

  (一)改善执法环境的建议

  1、基层检察机关应增强办案力量,成立未成年人犯罪检察部门,实行捕诉防一体化办案机制。上级检察机关加强对下级检察机关的领导,及时出台、传达关于未成年人犯罪检察部门相关制度和措施,使下级检察机关在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做到有章可循,避免下级检察机关在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出现较大偏差,促进公正执法。基层检察院应抽调专门的检察官全面承担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出庭公诉、感化挽救、预防犯罪和矫治帮教等工作。这样有利于办案人员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教育挽救失足未成年人、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工作中去。

  2、加强公检法司部门的配合。由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特殊性,在办理的过程中比成年人案件需要更多的耐心、更强的能力,也有一些特殊的程序,更加需要公检法司等部门的密切协作与沟通。检察机关在机制设计时必须要考虑到整个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制度。在实践中,检察机关一方面应当与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协商设计系统流畅的办案流程,节约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办案时间,另一方面,在具体的机制如合适成年人到场见证机制、犯罪封存机制、社会调查机制等方面也需要加强与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司法行政机关的沟通与协作,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确保这些机制能长久有效的运行。

  (二)完善立法的建议

  1、规范社会调查制度的主体、程序和范围。对社会调查制度,应当明确的规定启动主体,社会调查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到处理涉罪未成年人的最佳方法,启动社会调查制度就应越早越好,建议由公安机关启动社会调查,检察机关对于公安机关移送的社会调查报告进行审查,必要的时候进行完善。应当对社会调查的方式进行规定,司法机关可以委托有关的组织和机构进行社会调查。社会调查员在进行社会调查时应该采取实地考察的方式,通过当面会谈、近距离观察等方式与涉案未成年人及其家属、邻居、老师、同学、同事等进行深入交谈,获取第一手资料,并尽可能的采用人格心理学等领域的成果,通过综合分析,制作更为专业的社会调查报告。规定社会调查报告具有证据的效力,是司法机关对案件进行处理的依据,可以对其举证、质证,防止社会调查变成走过场的制度。

  2、规定对未成年人适用逮捕措施的具体条件。可以采用列举的方式述明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对未成年人适用逮捕措施。具体条件应宽于刑诉法规定的一般案件逮捕适用的条件。

  3、明确附条件不起诉与相对不诉的适用界限。附条件不起诉前置条件是具有帮教条件,且其功能是重在对犯罪的未成年人进行矫正和帮教。相对不起诉,在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上就相当于无罪认定。很显然,相对不起诉比附条件不起诉在处理结果上相对较轻。对轻罪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既可适用附条件不起诉也可适用相对不诉时,对惯犯或经常实施违法行为、有不良记录或者教育缺失等情形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存在帮教条件的,应当优先适用附条件不起诉,以充分发挥附条件不起诉的矫正和改造机能。对于情节轻微的初犯、偶犯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优先适用相对不起诉。

  4、构建未成年人分案机制。这里所说的分案机制并不是说仅仅是检察机关的分案起诉机制,而是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就应该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开组卷,分案移送起诉。只有这样才能使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得到落实。同时这样也有利于将来在庭审中强化对未成年被告人的教育,突出感化气氛,充分贯彻对未成年人犯罪“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应将未成年人的分案机制纳入刑诉法的规定,作为公、检、法三机关办理未成年人案件共同遵守的规范。

  (作者单位: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检察院)

作者程明红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