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过错致人死亡 家属找律师帮维权获赔40万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医生过错致人死亡 家属找律师帮维权获赔40万

2014年04月28日13:50 东方法眼 吴盼
   
 

核心提示:2013年11月04日早上6点李某在某公园正门前人行横道上被一辆小轿车撞伤后于早上7点钟被送到了某医院急诊室

  2013年11月04日早上6点李某在某公园正门前人行横道上被一辆小轿车撞伤后于早上7点钟被送到了某医院急诊室,当时血压(166/87mmhg),于7点20分去做的CT 检查被诊断为:硬膜外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裂伤,骨盆多发骨折伴左侧盆壁软组织肿胀(血肿),于7点35分病人血压88/65mmhg, 8点30分病人血压84/54mmhg。到9点05分病人血压74/52mmhg,病人血压在持续下降,说明病人体内有活动性出血,至9:05血压已经降到74/52 mmhg,已经出现休克,而且李某是个高血压患者,基础血压本来就高,有急诊病志记录为证(166/87 mmhg,)血压已经下降了55.42%,对有创伤出血的高血压患者,血压下降20%即有休克发生,而患者的血压已经下降了55.42%,医院没有对危及病人生命的低血容量性休克做出明确的诊断,急诊病志诊断为:患者为车祸伤,全身多处损伤,目前主要伤情为脑外伤,硬膜外血肿,病情危重,对病人不是首先抢救严重威胁生命的休克,快速进行补液,扩容,输血抢救,医院在2个多小时,只是给李某输入了生理盐水500ml液体,9点35分病人血压88/61mmhg,在9点39分的时候,急诊室的医生没有对病人进行抢救,给病人换上一瓶液体,让李某家属签了字之后就转到普通病房进行观察,当时李某的血压只有88/61mmhg,而且病情尚未稳定,到了普通病房之后,主治医生也没有进行认真、严密的观察和了解,且对李某家属反映的情况“病人平时是高血压,现在血压是不正常的”置之不理,仍然没有对患者休克做出明确诊断,也没有给予抗休克治疗,延误了治疗。李某家属多次反映病情,但是医生根本不到病床前察看病情变化,继续保守治疗。直到晚上5点40分李某病情严重恶化,呼吸困难,逐渐陷入昏迷,家属再次向医生反映情况,商量能否进ICU重症监护病房,医生也没到病床前察看病情是否适合搬动去做检查,并且在血容量没有纠正的情况下两次让护士撤下液体搬动李某去作X线、CT检查,结果在转病房的途中李某呼吸、心跳停止,长时间在走廊的过道里医生却没有任何抢救措施。于2013年11月4日晚6点30分医生宣布李某临床死亡。

  李某家属悲痛万分,曾多次找医院理论,但是医院一直推脱责任,无奈之下李某家属找到湖北尊而光律师事务所黄蓉律师请求法律援助,黄蓉律师和李某家属经过多次的沟通和交流,了解了案情和事情经过,仔细查看了患者家属提供的病例和相关证据,黄蓉律师提出几点医院的过错:第一,医院在诊治的过程中没有保证患者的输液量,患者在早6点35分出的车祸,于早7点钟不到就到医院急诊室了,入院7小时45分钟到停止呼吸,只实际输入液体1091ml,加上早上急诊室输入的500ml,从早上7点在急诊室到晚上5点45分患者停止呼吸实际输液量只有1591ml,输液量还没有失血量多,输液速度也只有每分钟40滴;第二,医院在知道患者病情危重的情况下,急诊病志上还写了成立抢救小组,且并没有在急诊抢救室就地组织抢救,不送到ICU重症监护病房,还转往普通病房;第三,主治医生对李某家属多次反映患者李某的情况置之不理,延误了患者的治疗李某伤情严重,抢救行为都是分秒必争的,医生的行为是对患者极其不负责任的表现。综上所述,院方存在明显的医疗过错的过失,应当承担患者家属的赔偿责任。黄蓉律师之后经过几次的实地调查和证据收集之后,跟李某家属协商之后,黄蓉律师提出建议先做医疗损害鉴定,鉴定结果为:医疗结构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医疗机构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医疗过错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院方的医疗过错行为对损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

  黄蓉律师经过几番思量,建议李某家属选择发律师函或者是谈判的方式,如果需要的话就谈判转诉讼,患者家属接受了并提出请求:医院承担住院期间的所有的医疗费、护理费及相关的生活补助费用;死亡赔偿金40万元;精神赔偿金3万元。黄蓉律师发了律师函之后,院方一直没有回应,黄蓉律师就建议采取谈判的方式,第一次谈判,黄蓉律师师据理力争,但是院方一直强调他们无责。第一次谈判以失败告终,但是黄蓉没有轻言放弃,多次和当事人及院方当事人协调沟通,并以医疗损害鉴定结果为筹码和医院负责人进行谈判,经过数十次的激烈谈判,最后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院方赔偿李某家属住院期间的医疗费、护理费、生活补助费,死亡赔偿金38万元,以及精神赔偿金2元。


┃相关链接:

医疗纠纷案件法律适用的法理探析

流血不止女子“被观死”案件开庭 卫生院不承认有过错

医患纠纷中“举证责任倒置”的理解

哈医大医生遇害案今开庭 被害人父母欲索赔86万

产妇死亡 死者公公私自与院方达成赔偿协议过低怎么办

脑瘫儿19年后索要巨额赔偿,医院赔?不赔? ──辛某与XX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