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关于如何理解与适用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问题的答复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最高法院关于如何理解与适用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问题的答复

2014年11月28日13:26 最高人民法院网
   
 

核心提示:发出解除通知的一方自己在三个月内起诉,请求法院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属于解除方通过提起确认之诉,对合同已经解除的法律事实进一步予以确认,而非对自己主张的合同解除提出异议。

  一、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九条规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债务抵销虽有异议,但在约定的异议期限届满后才提出异议并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在解除合同或者债务抵销通知到达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如果合同当事人一方在不具有解除权的情况下,向对方发出了解除通知,对方在本条规定的异议期经过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诉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是否支持,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在各地法院的审判实践中均存在争议。肯定的观点主张,本条适用的前提是主张解除合同的一方应具有解除权,否则,对方提出异议的权利不受异议期的限制,本条不适用,人民法院对解除异议的诉讼请求仍应支持;否定的观点主张,异议期限经过,异议权不再受法律保护,此时无论解除合同的一方是否具有解除权,对方当事人均无权再对合同解除提出异议,故对此种情形下的异议诉请,人民法院不应支持。以上两种观点,均具有一定的理论依据和现实基础,根本差别在于对异议权的性质、异议期限经过的后果等认识不同。对此,最高法院将在进一步研究论证的基础上,以司法解释、司法政策或典型案例等形式,明确提出相应的意见,以统一裁判尺度。

  二、发出解除通知的一方自己在三个月内起诉,请求法院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属于解除方通过提起确认之诉,对合同已经解除的法律事实进一步予以确认,而非对自己主张的合同解除提出异议。


┃相关链接:

最高法院关于被执行人信息设置建议的答复

最高法院关于《关于实行法官服与审判辅助人员制服分类设计的建议》的回复意见

最高法院关于明确合同确认之诉和合同解除之诉案件受理费计算标准问题的回信

最高法院对关于将失信被执行人在QQ与微信中加以标注问题的答复

最高法院对反映失信名单相关问题的答复意见

建议修正《对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9条作出进一步释明的答复》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