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申请人能否单方面对执行和解协议反悔并申请恢复执行

2015年05月11日20:00 东方法眼王学斌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争议焦点在于申请人能否单方面对执行和解协议予以反悔,并申请恢复对原生效判决的执行。对此,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

  【案情】

  申请人莫某与被执行人某镇人民政府劳动争议一案,双方于2010年9月21日达成了和解协议,双方协议约定:1.某镇政府给付2010年12月31日前的工资15000元,剩余部分莫某自愿放弃。2.从2011年1月1日起,某镇政府每月支付莫某退休工资500元,每年分6月30日、12月31日两次给付。

  和解协议达成后,被执行人镇政府每年都按和解协议履行,但由于2014年年底镇政府工作比较繁忙,导致其财政所于2015年1月5日才打款到莫某的账户,此时莫某已经将卡号更换,故镇政府财政所无法将相关款项打入莫某的账户。后镇政府要求莫某告知新的卡号,但遭其拒绝。

  事后经查明,莫某此次更换卡号是故意为之,目的是借镇政府迟延打款之事,以镇政府违约为由撤销之前达成的和解协议。2015年4月1日,莫某单方面对执行和解协议反悔,并向法院提出申请恢复对原判决的执行。

  【分歧】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申请人能否单方面对执行和解协议予以反悔,并申请恢复对原生效判决的执行。对此,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申请人莫某就和解协议不能反悔。因为执行和解协议有其明确的法律效果,当被执行人没有根本违反执行和解协议的内容时,申请人应继续按照执行和解协议内容来履行。本案中的和解协议是当事人达成的,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镇政府已经按照该份协议履行了四年,在镇政府未彻底违反协议约定的情况下,申请人莫某应依约履行,不得反悔。

  第二种观点认为,申请人莫某可以反悔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并申请恢复执行原判决。因为我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所规定的执行和解的效力是很低的,对当事人双方均没有较强的法律约束力。《民事诉讼法》规定只要一方违反和解协议,另一方当事人即可申请恢复对原判决的执行,此处的当事人没有限定是申请人还是被执行人,按照民法中“法无明文禁止即自由”的精神,当事人中任何一方均有权对执行和解协议进行任意反悔。

  第三种观点认为,申请人莫某的反悔权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不能一概而论。只有当莫某是因欺诈、胁迫签订的和解协议,或者当和解协议内容明显缺失,无法顺利履行的情况下,才能将执行和解协议视为无效,重新恢复执行,否则,莫某不能反悔。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理由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四百六十七条:“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在执行中双方自愿达成的和解协议,对方当事人申请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的,人民法院应当恢复执行,但和解协议已履行的部分应当扣除。”也就是说,如果一方当事人(被执行人或者申请人)对执行中达成的和解协议反悔,那么应由不反悔一方申请恢复原判决的执行。若是被执行人反悔不履行和解协议,由申请人申请恢复原判决的执行,这种情况不由分说。但若是申请人反悔,则由对方当事人即被执行人来申请恢复执行,也就是被执行人主动要求法院对自己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而不能由申请人自己申请重新执行,这明显有悖常理。实践中执行和解协议内容通常都是申请人做出让步的情况下达成的,被执行人得到了一个债务“优惠”,自然不肯轻易让申请人反悔。如果赋予申请人任意反悔权,则有违民法上的诚实信用、民事权利处分原则,和解协议效力也将处于不稳定状态,被执行人丧失“信赖感”,即无法信赖该份协议作出合理预期或者安排具体的履行计划,最终将导致执行和解协议这项旨在解决“执行难”问题的良策名存实亡。

  当执行和解协议内容明显缺失,导致协议无法顺利履行,严重侵害申请执行人利益时,执行和解协议是可视为无效或可撤销的。因为执行和解就是当事人在自愿合法的前提下自主处分民事权利,以双方当事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为主要内容,所产生的效力外观更像是一种民事合同,可以将其视为在民事执行中订立的特殊合同。因此,执行和解协议的订立、效力、履行及违约责任等,都可以适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具体到本案中,莫某需要举证证明自己受到欺诈、胁迫,或者证明该份和解协议有其他重大效力瑕疵,否则莫某不能随意单方面反悔和解协议。在莫某不接受镇政府的履行时,镇政府亦可通过向法院提存财物来达到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因此在本案中,申请人莫某不能对执行和解协议反悔而向本院要求重新执行原生效判决。

  【笔者感言】

  执行和解制度是把民事调解制度延伸到执行阶段,最大限度保护当事人特别是申请人的权益以有效缓解“执行难”问题。一方面,执行和解制度能够缩短履行周期,降低执行成本,快速实现申请人权益。另一方面,执行和解制度通过人性化的执行方法,环节当事人、法院三方之间的对立情绪,避免在旧争议中产生新矛盾,维护了社会的稳定。然而我国执行和解制度的法律规范太过笼统,没有对和解协议签订前内容审查的细则,也没有对协议签订后违约者违约责任的惩罚,使执行和解制度未能达到预期的立法目的。笔者建议,首先应当明确执行和解协议的民事合同性质,使当事人能够援引合同法已维护自己的权益,其次应在执行程序中规范对执行和解协议的内容审查、权利告知、违约惩罚等具体细则,使和解协议真正发挥其应有的法律作用。

  (作者单位:湖南省安乡县人民法院)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