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手记:那些受医疗事故损害陷于医疗纠纷的人们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实践 > 正文

律师手记:那些受医疗事故损害陷于医疗纠纷的人们

2019年07月01日11:24 东方法眼 宋中清
   
 

核心提示:真正的患方律师,并不以创收为目的。委托人及时简捷的配合,才是为他们亲属维权的道路。在律师不愿意谈律师费的时候,委托人在律师费上反复动心思,会让律师执业兴趣全无。

  收到一位律师同行的微信:有医疗纠纷需要咨询。想不起来这位律师是在什么场合结识的了。既然加了微信,断不只是擦肩而过。回复:可以啊。过了良久对方问最近有时间吗?是一位朋友的事情。我把电话号码给了他,说他以及他的朋友都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一、这样的律师不结识也罢

  到了下午,那位律师打来电话,直接就问医疗纠纷案件律师代理怎么收费。

  考虑是律师同行,我一边声明在了解案情、看过病历等证据材料、获取胜算之前不谈收费,一边给他进一步说明原因:一者北京律师收费原本有行业标准,代理患方的收费一般都会选择标准里的低端;二者代理患方打官司绝不会为了营收,耗时费力,患方往往身陷医疗损害的苦水,专门代理患方打官司的律师若把创收作为目的,是无法坚持下去的。

  对方追问一句那为了什么。让我立马意识到这真是一位不同道的律师。出于礼貌,还是接着告诉了他:正义感、事业心。最好谈一下案情再说,因为我们受理案件也是有条件的:有胜算;别的律师做不到做不好。办理异地案件如果当地律师也能办好,就没有必要让人家患者亲属多付钱,咱们北京律师多费时间。对方说,好吧。

  本以为这样的联系要么就此结束,要么是当事人打来电话。

  没想到接下来却是第三种。对方在微信里问,可以给我介绍案源的费用吗?我回复:谢谢,那就不用介绍了。

  这样的律师不是在帮助患方找到好律师,而是时刻想着赚钱。患方朋友认识这样的律师,通过他们也不会找到真正能全力帮助患方的律师。

  二、特别的优惠让他不知所措,想法太多

  最近心情跟天气一样有所回温。在网上看到他的姐姐为母亲被医疗损害致死案件发的材料。知道该案有胜诉的基础了。但是就像马拉松比赛一路领先就要进入体育场完成最后一圈一样,需要有良好的坚持。从其代理律师、法院朋友传给他们的消息看,如果不去做医疗过错鉴定,法院仍会判他们败诉。我回复,关键看患方怎么主张,需要对原主张做变更。他便联系过来,问请您代理怎么收费。我说由你们说了算吧。他又说前期请当地律师等等花了不少费用,已经没钱了。知道请你们需要不低于当地律师的代理费。我说所以不谈我们的标准,由你们根据自己的能力说付多少就付多少吧。这是我代理患方维权近20年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今后对其他人也不可能这样。

  没想到他不仅没有赶紧办理委托手续,而是通过微信发来长篇赞叹和感慨。

  过了些天,我去成都出差。他得知后告诉我他就在成都上班。如果不是这种便利,我是不会再主动联系他们家。

  在成都出庭结束后,约他下午到宾馆,他晚上7点多到了。回答了他的大部分问题。他还是没有表达当即签委托合同的意愿。我说都快晚上9点钟了,你回去吧。

  最近又在出差,想起他们家的案件快要开庭了,就通知他如果委托就要尽快。他往律所账上付了几千元钱,汇款用途上写上了律师代理费定金。

  我打电话问他为什么是定金?我执业25年来从没有收过律师费“定金”。他又说这是随便写的。家里没钱只能付这几千元了。我说律师费数额是交给你决定的。那你们为什么这样磨磨蹭蹭又不直接说就付这几千元呢,而是给我说了另外一个数额?你们说的另一个数额,你们也想到那是低于我们收费标准中首付款的一半的,是怎么回事?他说那是全部代理费的数额。就像购房合同一样,先付这几千元,以后我们有能力了再付那个全款。

  我说你的想法太多了。我不代理了。会通知所财务退回你们的那几千元。本来我是满腔热情来不计成本帮助你们的。你们如此磨蹭,让我实在无法安排行程了。

  那些朴素的受害患者亲属,仍在想着用律师费“调动”律师的工作积极性。

  而真正的患方律师,并不以创收为目的。委托人及时简捷的配合,才是为他们亲属维权的道路。在律师不愿意谈律师费的时候,委托人在律师费上反复动心思,会让律师执业兴趣全无。


┃相关链接:

万改判41万,医院的告知义务该如何履行?

越级手术被判全责 规范执业不容忽视

他们为什么混淆医疗纠纷和医疗事故报案概念?

“完善”病历被推定全责 病历书写不能大意

莫让医疗纠纷成了个人恩怨

医生,你提供的网络医疗服务可能涉嫌非法行医!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