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案一审判决书全文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薄熙来案一审判决书全文

2013年10月26日12:53 山东法院网
   
 

核心提示:薄熙来案一审判决书全文纯文字版sdfy.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3/10/id/1113317.shtml

薄熙来案一审判决书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3)济刑二初字第8号

  公诉机关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薄熙来,男,1949年7月3日出生于北京市,汉族,研究生文化,原系十七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曾任辽宁省大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大连市委书记、中共辽宁省委副书记、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商务部部长、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12年9月28日被依法终止代表资格),户籍地北京市东城区新开路胡同71号,住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36号中共重庆市委3号楼,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2年9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公安部秦城监狱。

  辩护人李贵方、王兆峰,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以鲁济检公二刑诉[2013]1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薄熙来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一案,于2013年7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决定于2013年7月26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8月14日召开庭前会议,8月22日至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派副检察长杨增胜、检察员郭一星、盛文、代理检察员杜晓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薄熙来及其辩护人李贵方、王兆峰,证人徐明、王正刚、王立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受贿罪

  1999年至2006年,被告人薄熙来利用担任大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商务部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2000年至2012年,薄熙来单独或者通过其妻薄谷开来(另案处理)、其子薄瓜瓜,收受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国际公司)总经理唐肖林(另案处理)、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另案处理)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 790 587元。具体如下:

  (一)2000年至2002年,被告人薄熙来利用担任大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大连国际公司总经理唐肖林的请托,为该公司接收大连市驻深圳办事处(以下简称大连驻深办)从而利用该办事处在深圳的土地进行开发建设提供帮助,并为唐肖林申请汽车进口配额提供帮助。2002年下半年至2005年下半年,薄熙来先后三次收受唐肖林给予的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 109 446元。其中,2002年下半年,薄熙来在沈阳市家中收受唐肖林给予的美元5万元(折合人民币413 830元);2004年6月,薄熙来在商务部办公室收受唐肖林给予的人民币5万元;2005年下半年,薄熙来在商务部办公室收受唐肖林给予的美元8万元(折合人民币645 616元)。

  (二)1999年至2006年,被告人薄熙来利用担任大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商务部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的请托,为该公司收购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建设定点直升飞球项目、申报大连双岛湾石化项目、列入商务部原油成品油非国营贸易进口经营备案企业名单等事宜提供帮助。2001年至2012年,薄熙来通过其妻薄谷开来、其子薄瓜瓜先后多次收受徐明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 681 141元。

  1、2001年7月9日,薄谷开来用其收受徐明给予的购房资金,以欧元2 318 604.7元(折合人民币16 249 709元)购买了位于法国尼斯地区戛纳市松树大道7号的枫丹·圣乔治别墅。2002年8月,薄谷开来在沈阳市家中将收受徐明出资在法国购买别墅事宜告知了被告人薄熙来。

  2、2004年至2012年,薄谷开来和薄瓜瓜收受徐明支付的机票费用人民币3 207 842元、住宿费用人民币148 424元、旅行费用美元102 241元(折合人民币654 056元);2008年7月,薄瓜瓜收受徐明购买的“赛格威”(SEGWAY)牌电动平衡车一辆,价值人民币85 710元;2011年11月,薄谷开来收受徐明为薄瓜瓜偿还信用卡欠款所支付的人民币335 400元。薄谷开来和薄瓜瓜收受的上述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 431 432元,薄谷开来将徐明出资提供上述资助事宜告知了被告人薄熙来。

  二、贪污罪

  2000年,被告人薄熙来担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期间,大连市人民政府负责承建上级单位涉密场所改造工程。该工程由薄熙来直接负责,由时任大连市城乡规划土地局局长王正刚(另案处理)承办。2002年3月工程完工后,该上级单位通知王正刚,拨款人民币500万元给大连市人民政府。王正刚遂向已调任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的薄熙来请示如何处理该款项,薄熙来表示考虑一下再说。一周后,王正刚再次向薄熙来汇报,提出该500万元在大连市没有其他人知道,提议将该款留给薄熙来补贴家用。薄熙来当即将此事通过电话告知薄谷开来,并让王正刚跟薄谷开来商议处理。几天后,王正刚到沈阳市薄熙来家中,与薄谷开来议定将该500万元转至薄谷开来指定的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昂道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东平处,供薄熙来家庭使用。2002年4月至2005年3月,上述款项陆续转入赵东平安排的账户及其律师事务所账户,由赵东平代为保管。薄谷开来将该500万元已交赵东平保管一事告知了薄熙来。

  三、滥用职权罪

  2012年1月至2月,被告人薄熙来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在有关人员对薄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一案(以下简称“11·15”案件)进行汇报和揭发后,以及在时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立军(已判刑)叛逃前后,违反规定实施了一系列滥用职权行为。具体如下:

  2012年1月28日,被告人薄熙来听取了王立军关于薄谷开来涉嫌杀人的汇报,1月29日,薄熙来斥责王立军诬陷薄谷开来,打王立军耳光并摔碎茶杯,以此表明其严禁重新调查“11·15”案件的态度。同日,薄熙来根据薄谷开来的要求,同意由时任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厅主任吴文康,对根据王立军授意以辞职信方式揭发薄谷开来杀人案的重庆市公安局“11·15”案件承办人王智(已判刑)、王鹏飞(已判刑)进行调查。此后,按照薄熙来的要求,重庆市公安机关对王鹏飞进行审查,并以涉嫌诬告陷害罪立案侦查;经薄熙来提议和批准,重庆市渝北区第十七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主席团会议取消了王鹏飞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候选人提名。

  2月1日下午,被告人薄熙来违反任免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须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的组织程序,主持召开中共重庆市委常委会议,免去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按照薄熙来的要求,中共重庆市委组织部于次日宣布了该决定。

  2月6日王立军叛逃。次日凌晨,被告人薄熙来纵容薄谷开来参与王立军叛逃事件的研究应对,并同意薄谷开来提出的由医院出具王立军精神疾病诊断证明的意见。当日,薄谷开来和吴文康协调重庆有关医院出具了王立军“存在严重的抑郁状态和抑郁重度发作”的虚假诊断证明。2月8日,薄熙来批准对外发布王立军接受“休假式治疗”的虚假消息。

  被告人薄熙来的上述行为,是导致“11·15”案件不能及时依法查处和王立军叛逃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并造成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公诉机关就起诉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了物证照片、书证、证人证言、电子数据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薄熙来受贿数额特别巨大;贪污公款数额巨大;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薄熙来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及第二款、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薄熙来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均提出以下辩解和辩护意见:

  1、薄熙来有关收受唐肖林贿赂及知晓徐明为薄谷开来母子支付费用的两份自书材料系在办案人员施加的不正当压力和诱导下违心所写,该两份自书材料及之后与此相关的供述和亲笔供词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或者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规定的“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应当不予采信。

  2、证人薄谷开来有精神障碍,其作证能力存疑,且其全部证言均形成于死刑缓期执行考验期内,可能是在某种特殊的压力下或者为了自身立功减刑而作出,影响其证言的真实性。

  3、不能排除证人徐明、唐肖林、王正刚、吴文康、王立军等人因被刑事追诉或者与薄熙来存在重大利害冲突而推卸责任的可能性,其证言的真实性存在疑问。

  4、起诉指控薄熙来为唐肖林谋利的事项,均系薄熙来依法支持大连国际公司相关工作的职务行为,薄熙来对唐肖林从中获利并不知情,并非为唐肖林个人谋利;起诉指控薄熙来为实德集团提供的支持和帮助,均系薄熙来出于支持地方企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目的而依法履行职务的行为;薄熙来当时未与唐肖林、徐明二人约定事后给予其好处,故不能认定薄熙来为收受贿赂而为他人谋取利益。

  5、证人唐肖林关于其三次给予薄熙来钱款的证言与其他证据存在矛盾,不应采信,薄熙来亦否认曾收受唐肖林钱款,起诉指控的该起受贿事实难以认定。

  6、证人薄谷开来关于自己曾三次从与薄熙来共用的保险柜中取过美元和人民币的证言不可信。

  7、证人徐明与薄谷开来证言中关于二人与薄熙来共同观看枫丹·圣乔治别墅幻灯片情节的具体描述存在矛盾;徐明关于2004年薄熙来在商务部要求其对购买别墅一事保密的证言系孤证,且徐明所称当时持有商务部车证一事无在卷证据支持;薄熙来当庭否认上述情节,且其对别墅的运作过程、产权关系、面积、价值等全部细节均不知晓,不能认定薄熙来对薄谷开来收受徐明钱款用于购买枫丹·圣乔治别墅一事知情。

  8、薄熙来对徐明为薄谷开来和薄瓜瓜等人支付机票、住宿、旅行费用以及购买电动平衡车、归还信用卡欠款均不知情。

  9、薄熙来没有贪污公款的主观故意,亦未参与实施任何侵吞公款行为,其不构成贪污罪。

  10、证人王正刚的证言与在案其他证人证言、书证有重大矛盾,内容虚假,不能证明王正刚确实向薄熙来请示过涉案款项的处理,不应作为定案根据。

  11、薄熙来并未要求关海祥对王鹏飞立案调查,只是让关海祥弄清楚所谓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进入美领馆等事情的来龙去脉,其也不知道关海祥对王鹏飞立案调查。

  12、认定薄熙来批准对外发布王立军接受“休假式治疗”的虚假信息的证据不足。

  13、薄熙来打王立军耳光系因误判王立军基于个人目的诬陷薄谷开来杀人,在情绪失控下对王立军发泄怒气,并非表明其严禁重新调查“11·15”案件;薄熙来只是同意吴文康找王智、王鹏飞二人正常谈话,并没有同意吴文康对二人非法调查;薄熙来同意取消王鹏飞副区长候选人提名并无不当;薄熙来提议免去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属于调整王立军作为副市长的职务分工,且系集体决策,虽然违反组织程序,但不应承担刑事责任;薄谷开来参与王立军叛逃事件的研究应对,系因王立军叛逃事件突发,相关人员于深夜到其家中汇报此事的情况下所发生,不能认定为薄熙来有意纵容;薄熙来并不知道王立军精神疾病诊断证明是虚假的;发布王立军接受“休假式治疗”的微博系为引导和管控舆论;导致“11·15”案件不能及时依法查处的主要原因是王立军等人徇私枉法,而王立军叛逃的主要责任不在薄熙来,薄熙来的行为与起诉指控的滥用职权后果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除上述意见外,被告人薄熙来的辩护人还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1、薄熙来与时任深圳市人民政府市长的于幼军之间没有职务上的隶属、制约关系,其批请于幼军支持“大连大厦”建设,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而且是为大连国际公司和大连驻深办建设“大连大厦”谋取正当利益,薄熙来的该行为不符合受贿罪构成要件。

  2、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明枫丹·圣乔治别墅购买过程的书证均来自于境外,未经公证、认证手续,也无相关司法协助文件,书证的来源不明,且均系复印件,真实性不能确认,现有证据也不能证明徐明提供的钱款用于购买枫丹·圣乔治别墅,且不能证明别墅产权属于薄谷开来。

  3、公诉机关出示的实德集团为薄谷开来、薄瓜瓜等人支付机票、住宿、旅行费用的部分证据存在瑕疵、数额计算有误。

  4、徐明为薄瓜瓜信用卡还款属于民事垫付行为。

  5、认定薄谷开来收受徐明为薄瓜瓜信用卡还款的数额,应当按照实际存入薄谷开来银行账户的外币数额并以国家外汇牌价折算。

  6、指控的贪污事实发生时,薄熙来系担任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一职,不能直接决定、支配大连市的财政事务,故其不具有贪污的职务便利。

  7、涉案人民币500万元在流转过程中,有150万元被李石生挪用,并未进入赵东平账户,另有32万余元用于缴税,起诉指控赵东平收到500万元并按500万元追赃有误。

  经法庭审理查明:

  一、受贿事实

  1999年至2012年,被告人薄熙来在担任大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商务部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大连国际公司及该公司总经理唐肖林、实德集团谋取利益,收受唐肖林给予的钱款,明知并认可其妻薄谷开来、其子薄瓜瓜收受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 447 376.11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薄熙来利用职务便利为大连国际公司及唐肖林谋取利益,收受唐肖林给予的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 109 446元的事实

  被告人薄熙来与唐肖林曾系同事。1999年底,唐肖林为利用大连驻深办在深圳市的土地进行开发建设,请求时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兼市长的薄熙来对将大连驻深办划归大连国际公司一事予以支持。同年12月4日,薄熙来在大连国际公司关于此事的请示报告上签批了同意办理的意见。2000年3月2日,大连市人民政府召开会议,决定将大连驻深办的人、财、物成建制划归大连国际公司,后薄熙来同意。大连国际公司利用大连驻深办的土地与深圳市华明辉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明辉公司)合作建设“大连大厦”,大厦建成后,大连国际公司及唐肖林个人均从中获利。

  2002年上半年,唐肖林请求时任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的被告人薄熙来帮助申请汽车进口配额,薄熙来答应并让唐肖林直接找时任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夏德仁。之后,夏德仁将唐肖林以辽宁对外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经贸公司)名义提出的申请批转时任辽宁省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厅(以下简称外经贸厅)副厅长的吴江办理。因辽宁经贸公司不具备相应资质,吴江便安排人员以大连市汽车工业贸易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大连汽贸公司)的名义为唐肖林报批了24个汽车进口配额。后唐肖林与大连国际公司原职工姬巍将上述配额倒卖并从中获利。

  为感谢被告人薄熙来的支持与帮助,唐肖林先后三次给予薄熙来现金共计美元13万元、人民币5万元。其中,2002年下半年,薄熙来在沈阳市家中收受唐肖林给予的美元5万元(折合人民币413 830元);2004年6月,薄熙来在商务部办公室收受唐肖林给予的人民币5万元;2005年下半年,薄熙来在商务部办公室收受唐肖林给予的美元8万元(折合人民币645 616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认定被告人薄熙来利用职务便利为大连国际公司接收大连驻深办提供帮助的证据

  (1)大连国际公司提供的《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情况简介》、《大连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荐唐肖林主持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工作的通知》、《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等书证证明:1985年8月2日,大连国际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注册资本全部由大连市财政局拨付,隶属于大连市政府。1999年5月1日起,唐肖林作为副总经理主持该公司工作。2000年12月18日起,唐肖林任该公司总经理。

  (2)证人唐肖林的证言证明:2000年左右,其听说大连驻深办在深圳市的一宗土地闲置多年,即产生了由大连国际公司接收大连驻深办,以开发利用该宗土地的想法。其向薄熙来汇报后,薄熙来表示同意,并让其起草报告。其将报告交给薄熙来后不久,大连市政府就此事召开了协调会,后大连国际公司接收了大连驻深办。2002年,大连国际公司与华明辉公司利用两公司的毗邻地块合作建设“大连大厦”。大厦建成后,华明辉公司分给大连国际公司3套房子和人民币1 600多万元,送给其个人人民币200万元、美元1万元。

  (3)证人黄子茂(时任大连驻深办主任)的证言证明:2000年左右,大连市政府决定把大连驻深办撤销,相关工作移交给大连国际公司,其与大连国际公司总经理唐肖林办理了交接手续。

  (4)证人张文胜(时任华明辉公司董事长)的证言证明:华明辉公司在深圳市深南中路竹子林地区的土地与大连驻深办的土地毗邻。2001年9月起,其公司与大连驻深办协商利用该两宗毗邻的土地开发建设“大连大厦”。大厦建成后,华明辉公司除分配给大连驻深办部分楼房及人民币1 400余万元外,还支付给唐肖林个人人民币200万元、美元1万元。

  (5)证人宋振军(时任大连国际公司大连办事处主任)的证言证明:大连驻深办原来与大连国际公司没有隶属关系,后大连市政府决定把大连驻深办成建制划归大连国际公司。2000年3月至2005年3月,唐肖林让其兼任大连驻深办主任。2002年4月,华明辉公司与大连驻深办合作开发深圳市竹子林地区毗邻的两块土地,并顺利地办理了开发建设手续。大厦竣工后,大连国际公司除分得部分房屋外,还分得利润人民币1 400多万元。

  (6)大连国际公司《关于将深办并入大连国际的请示》证明:大连国际公司提议将大连驻深办现有人、财、物成建制划归其公司。1999年12月4日,薄熙来在该请示上签批:“原则上我同意,是个办法,可以深港配合”。

  (7)大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向深圳市房地产登记中心出具的便函、大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与大连国际公司向薄熙来提交的报告证明:2000年3月2日,大连市政府召开会议,决定将大连驻深办并入大连国际公司,大连驻深办现有人、财、物成建制划归大连国际公司。大连市政府办公厅与大连国际公司递交报告后,薄熙来于3月4日批示:“同意”。

  (8)华明辉公司、大连驻深办签订的《合作兴建“大连大厦”合同书》及深圳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局发放的《深圳市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等书证证明了华明辉公司与大连驻深办合作建设“大连大厦”的事实。

  (9)被告人薄熙来在自书材料、亲笔供词中交代和供述并当庭供认:唐肖林曾向其谈过大连驻深办并入大连国际公司一事,称对大连驻深办和大连国际公司都有好处。2002年,当时大连驻深办与大连国际公司已经合并,迫切希望启动“大连大厦”的建设。记得唐肖林曾到省政府找其,并给其一个报件,谈到深圳市在九十年代中期就划给大连一块地,提出要利用该土地,其认为这个想法合理,即同意。

  2、认定被告人薄熙来利用职务便利为唐肖林申请汽车进口配额提供帮助的证据

  (1)证人唐肖林的证言证明:2002年上半年,大连国际公司原职工姬巍说倒卖汽车进口配额比较赚钱,让其找时任辽宁省省长的薄熙来帮助审批。其请薄熙来给分管副省长夏德仁打招呼。薄熙来表示同意,并让其直接找夏德仁。第二天,其拿着姬巍起草的汽车进口配额申请找到夏德仁,夏德仁签批让外经贸厅副厅长吴江具体负责办理。一两个月后,吴江电话答复,其上报的公司不具备申请汽车进口配额的资质,已为其在大连汽贸公司解决,让其找大连汽贸公司的副总孙立克。之后,姬巍去大连汽贸公司接洽,获得二十多个汽车进口配额。2002年8、9月份,姬巍给其人民币85万元。

  (2)证人夏德仁的证言证明:薄熙来与唐肖林关系较好。薄熙来多次表示大连国际公司作为市政府的窗口单位很不容易,让其对大连国际公司和唐肖林多给予支持。2002年上半年,唐肖林曾递交一份汽车进口配额的申请,其即批示让外经贸厅主管汽车进口配额的副厅长吴江具体办理,还曾要求吴江落实好此事。

  (3)证人姬巍的证言证明:2002年上半年,其听说倒卖汽车进口配额比较赚钱,因知道唐肖林与薄熙来个人关系很好,就让唐肖林找薄熙来帮忙获取汽车进口配额,唐肖林答应找薄熙来试试,其以辽宁经贸公司的名义起草申请交给唐肖林。一个多月后,唐肖林和其一起带着夏德仁副省长的批件找了外经贸厅副厅长吴江。之后,唐肖林告知其辽宁经贸公司没有相应资质,配额已在大连汽贸公司解决。其与大连汽贸公司的孙立克联系并拿到配额后,将配额卖给了朋友杜世岩的大连市保税区百事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事佳公司),获利人民币105万元。当年9月份,其分给唐肖林人民币85万元。

  (4)证人李平的证言证明:辽宁经贸公司是其注册成立的公司。2002年,其校友姬巍与唐肖林曾使用其公司的名义和资料申请汽车进口配额。后姬巍告知,因其公司不具备相应资质,外经贸厅未予审批通过。

  (5)证人吴江的证言证明:2002年上半年一次会后,副省长夏德仁说,有一家公司申请汽车进口配额,他已在报告上批示让其尽快办理。唐肖林与其联系后,其让辽宁省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以下简称机电办)郭秀芬主任具体负责办理。后来,郭秀芬汇报说唐肖林申报的公司没有资质,已通过大连汽贸公司解决。其即通知唐肖林与大连汽贸公司的副总经理孙立克联系办理具体手续。

  (6)证人郭秀芬的证言证明:2002年,外经贸厅副厅长吴江让其给辽宁经贸公司办理汽车进口配额,并要求一定办好。因为该公司不具备申请的资质,其向吴江汇报后,决定从大连汽贸公司申报的配额中解决。后辽宁经贸公司从大连汽贸公司获得了24个配额。

  (7)证人孙立克的证言证明:2002年,机电办郭秀芬主任让其为其他公司申报了24个汽车进口配额。姬巍与其联系后,其按姬巍要求把配额转给了百事佳公司。

  (8)证人杜世岩的证言证明:2002年下半年,其朋友姬巍说有二十多个汽车进口配额,如其需要,找大连汽贸公司副总经理孙立克即可。其与孙立克联系后,使用大连汽贸公司24个汽车进口配额进口了24台汽车。其为此支付姬巍人民币105万元。

  (9)百事佳公司提供的《许可证明细表》、《机电产品进口配额证明》、《进口许可证》、《货物进口证明书》、《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及销售发票、现金日记账等书证证明:2002年下半年,百事佳公司使用大连汽贸公司24个汽车进口配额进口了24台汽车,并在国内销售。

  (10)被告人薄熙来在自书材料、亲笔供词中交代和供述:“大约2002年前后,大连国际申请汽车进口配额,唐肖林找到省府。”“我感到这一申请是合理的,就跟分管外经外贸的副省长夏德仁讲了此事,他负责机电办和进口事务,不久办理了此事。”对上述事实,薄熙来在庭审中亦予以供认。

  3、认定被告人薄熙来先后收受唐肖林美元13万元、人民币5万元的证据

  (1)证人唐肖林的证言证明:2002年秋,其倒卖汽车进口配额获利后,让姬巍帮其兑换了两三万美元,加上自己已有的美元,凑了5万美元,到薄熙来沈阳的家中,其对薄熙来说“汽车进口配额批了,这点美元给薄瓜瓜在国外零用”。薄熙来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其将5万美元放在沙发上就走了。2004年5、6月份,薄熙来调到商务部工作,为感谢薄熙来以往的帮助和支持,在商务部薄熙来的办公室,其对薄熙来说“您换地方住了,我给您准备了5万元钱用”。和薄熙来聊了一会儿后,其将5万元人民币放在沙发边上就走了。该5万元是时任大连国际公司大连办事处主任宋振军准备的。2005年8、9月份“大连大厦”建成后,为感谢薄熙来的支持和帮助,其到商务部薄熙来的办公室,将8万美元和一些办公用品放下,对薄熙来说“深圳的房子建好了,这里有8万美元是给您的”。薄熙来点点头,没说什么就收下了。这8万美元的来源,一是张文胜给的1万美元,二是姬巍帮其兑换的美元,三是其自己手里还有一些美元。

  证人姬巍、张文胜的证言印证了唐肖林关于部分行贿款来源的证言。

  (2)证人宋振军的证言证明:2002年的一天,唐肖林说要见薄熙来,其即开车送唐肖林到沈阳去见薄熙来。2004年左右,薄熙来刚任商务部部长,唐肖林说薄熙来在北京安家,让其准备5万元人民币,他要给薄熙来表示一下。其即从大连国际公司的账外资金中拿出5万元人民币交给唐肖林,后将该笔支出在账外资金支出账目上记载为“付唐总香港费用”。

  宋振军提供的“账外支出资金记账页”记载有“2004.06  付唐总香港费用 50000”的内容。

  (3)被告人薄熙来在自书材料、亲笔供词中交代和供述:因唐肖林是其相处多年的工友,有老感情,就思想麻痹,放松了自己。“唐肖林曾先后三次送给我13万美元和5万元人民币。第一次大约是2002年在我沈阳的家中,唐肖林以我儿子在外国学习、谷开来‘陪读’生活开销为由,给了5万美元。第二次是2004年,我到商务部工作时,唐肖林到办公室看我,捎去5万人民币,说是‘添些文具’。钱拿回了家。第三次是2005年在我北京的办公室,他送了8万美元,说是给开来母子,国外生活需要用钱,表示一点老朋友的心意。钱我拿回家,放在我书房的保险柜里。”

  (二)被告人薄熙来利用职务便利为实德集团谋取利益,明知并认可薄谷开来、薄瓜瓜收受徐明财物折合人民币19 337 930.11元的事实

  1999年底,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集团)与实德集团就转让大连万达实德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万达)达成协议后,为推动此事,徐明向薄谷开来提出,希望时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兼市长的被告人薄熙来予以支持。薄谷开来向薄熙来转达了徐明的上述请托事项。后经薄熙来同意,实德集团收购了大连万达。2000年1月9日,大连万达变更登记为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实德),法定代表人为徐明。同日,薄熙来出席了大连实德成立的新闻发布会。

  2000年上半年,为引进定点直升飞球项目,徐明向薄谷开来提出,希望时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兼市长的被告人薄熙来予以支持。薄谷开来向薄熙来转达了徐明的上述请托事项,薄熙来表示同意。同年6月3日,薄熙来在实德集团提交的报告上批示,由副市长刘长德为该项目选择地点。后经薄熙来现场考察,决定将该项目建在大连市星海湾广场。同月16日,经薄熙来批示同意,该项目以租赁方式办理用地手续。

  2002年10月,实德集团筹划与台湾台塑集团合作建设大型石化项目(以下简称实德石化项目),徐明请求时任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的被告人薄熙来予以支持。同月25日,薄熙来在大连市考察时,要求大连市委、市政府对实德石化项目高度重视。同月30日晚,薄熙来主持召开专题会议,要求相关部门大力支持实德石化项目,并指定副省长夏德仁、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金笛负责协调、统筹。12月7日,薄熙来批示同意成立实德石化项目协调领导小组,由夏德仁担任组长。后台湾台塑集团退出,2003年2月,实德集团转而与沙特基础工业公司洽谈合作。同年5月,因项目选址与大连市蛇岛老铁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蛇岛自然保护区)范围冲突,薄熙来批示要求王金迪与时任辽宁省环保局局长的杜秋根做好调整保护区范围的协调工作。后大连市人民政府提出调整蛇岛自然保护区范围的申请并逐级上报,获得批准。同年9月27日,薄熙来在大连考察时,再次要求相关部门对实德石化项目予以高度重视。此后,薄熙来还以辽宁省省长、商务部部长的身份多次会见沙特基础工业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并将实德石化项目列入中沙第三届经贸混合委员会正式议题。

  2004年3月,实德集团向商务部申报原油成品油非国营贸易进口经营资格,徐明为此找到时任商务部部长的被告人薄熙来,请其予以支持。薄熙来表示同意。同年8月13日,商务部将实德集团列入成品油(燃料油)非国营贸易进口经营备案企业名单。

  2000年,薄谷开来提出欲购买位于法国戛纳松树大道7号的枫丹·圣乔治别墅,徐明表示由他支付全部房款。为隐瞒薄家在国外购买房产事实并避税,薄谷开来委托其法国朋友帕特里克·亨利·德维尔(Monsieur Patrick Henri Devillers,以下简称德维尔)设计了一套复杂的以公司名义购买该别墅的方案,并成立了由其实际拥有并控制的罗素地产公司(Russell Properties S.A.)。同年11月7日,徐明指示实德集团下属企业赛德隆国际电器(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德隆电器公司)利用虚假的进口合同向交通银行大连分行申请开立了金额为美元323万元的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受益人为美国东方有限公司(Eastern American Co.,Ltd.,以下简称美东公司)。同月29日,信用证项下的美元323万元经里昂信贷银行上海分行议付扣除费用后,汇至薄谷开来指定的罗素地产公司账户。2001年7月9日,薄谷开来委托德维尔以罗素地产公司实际拥有并控制的枫丹·圣乔治房产公司(Residences Fontaine Saint Georges)的名义,使用上述款项中的欧元2 318 604.70元(折合人民币16 249 709.18元)购买了枫丹·圣乔治别墅。2002年的一天中午,被告人薄熙来回家时,遇到薄谷开来、徐明正在观看该别墅幻灯片,便共同观看。薄谷开来告知薄熙来该别墅系由徐明提供的资金所购买。

  2004年至2012年,被告人薄熙来之子薄瓜瓜在国外读书期间,徐明为薄谷开来、薄瓜瓜及其亲友支付往返国内外的机票费用人民币1 864 630.80元、住宿费用人民币148 424元、旅行费用美元102 241元(折合人民币654 056.13元)。2008年7月28日,应薄瓜瓜要求,徐明安排其公司员工以人民币85 71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辆“赛格威”牌电动平衡车送给薄瓜瓜。2011年11月,薄谷开来以薄瓜瓜信用卡透支为由,安排薄熙来家勤务人员张晓军要求徐明为其还清信用卡所欠外币,并明确提出具体数额;同月25日,徐明委托其朋友王季倬花费人民币335 400元兑换美元、英镑后,由薄熙来家勤务人员杨四堂将美元2万元、17 900英镑存入薄谷开来中国银行存折,剩余英镑交由张晓军保存。薄谷开来将徐明为薄瓜瓜在国外学习、生活等方面提供了资助的情况告知了薄熙来。


┃相关链接:

山东省高级法院受理薄熙来上诉 案件进入二审程序

薄熙来案二审裁定书全文

从录音直播到微博直播──兼评薄熙来案的庭审直播

薄熙来律师:赢得他信任很难 用如履薄冰不为过

薄熙来案主审法官任最高法环境资源庭副庭长

媒体揭秘“薄熙来案”公审幕后微博运作详情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