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沙石生意发生纠纷 聚众械斗致人死亡 (2015)赣刑一终字第30号刑事裁定书

2015年06月16日10:47 中国裁判文书网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5)赣刑一终字第30号 原公诉机关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5)赣刑一终字第30号

  原公诉机关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斌,男,1971年11月13日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汉族,小学文化,下岗工人,住南昌市青山湖区。因赌博于2005年12月20日被罚款1000元。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2月25日投案自首,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熊奇奇,男,1992年7月4日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南昌市青山湖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4月7日投案自首,同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6日被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符祖星,外号“傻子”,男,1986年3月2日出生于江西省新建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江西省新建县。因犯聚众斗殴罪于2007年12月2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11年8月1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7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人辩护人陈强,北京大成(南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蔡俊辉,男,1990年8月9日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南昌市青山湖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2年7月27日投案自首,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应学军,男,1981年6月29日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南昌县。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5年4月4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05年5月6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3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执行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赵知学,外号“喀头”,男,1987年11月4日出生于江西省新建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江西省新建县。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2年7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章某,外号“蚊子”,男,1995年8月21日出生于江西省新建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江西省新建县。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2年10月26日投案自首,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9日被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李某,外号“涛子”、“猴子”,男,1990年7月3日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县,汉族,中专文化,无业,住南昌市青山湖区。因犯容留吸毒罪于2011年7月21日被判处拘役三个月,同年8月29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9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押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符祖星、蔡俊辉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赵知学、章某、应学军、刘斌、熊奇奇、李某犯聚众斗殴罪一案,于2014年12月30日作出(2013)洪刑一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刘斌、熊奇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原审被告人符祖星、刘斌、熊奇奇,听取原审被告人符祖星的辩护人陈强律师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害人熊某某与被告人蔡俊辉因争抢南昌市青山湖区钦都豫景小区的沙石生意发生纠纷。2012年7月20日,熊某某先行携带鱼叉等凶器,纠集被告人刘斌、熊奇奇、李某等十余人在该小区门口,并打电话要蔡俊辉前来谈判。蔡俊辉遂与被告人应学军商议纠集人员一同前往钦都豫景小区。其中蔡俊辉纠集被告人符祖星,应学军纠集被告人赵知学和“文星宇”(另案处理),并从赵知学处携带鱼叉等凶器,五人一起开车来到该小区门口。蔡俊辉待在车上,符祖星等人下车后,应学军先上前与熊某某进行谈判,但熊某某拒绝谈判,直接带领刘斌、熊奇奇、李某等十余人从旁边的面包车上拿了砍刀、鱼叉等凶器动手追打应学军、符祖星等人,应学军、符祖星等4人见对方已动手,立即跑回车上每人拿了一把鱼叉,随后与熊某某等人对打。其中符祖星、应学军均持鱼叉与熊某某互殴。熊奇奇持鱼叉、刘斌持两把砍刀参与斗殴。蔡俊辉一方留在该小区照看沙石生意的被告人章某见状也从小区门口的保安亭冲出,手持铁锹参与斗殴。打斗中,符祖星持鱼叉刺中熊某某胸部,致其当场死亡。熊奇奇、符祖星、赵知学均负伤。经法医鉴定,熊某某系被他人用具有尖端的刺器作用左右胸部致右肺动脉破裂、左右肺贯通失血性休克死亡;赵知学损伤程度为轻伤甲级;符祖星、熊奇奇损伤程度为轻微伤甲级。案发当日,符祖星、赵知学被抓获归案;同月27日,蔡俊辉主动投案;同年10月26日,章某主动投案;2013年2月25日,刘斌主动投案;同年3月19日,应学军被抓获归案;同年4月7日,熊奇奇主动投案;同年9月13日,李某被抓获归案。

  被告人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家属一次性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42万元整,被害人家属表示不再追究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的民事责任,对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造成熊某某死亡的行为予以谅解,并请求司法机关对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刘斌、熊奇奇、李某从宽、减轻处罚。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刑事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北京东路与青山湖大道交汇处东南角钦都豫景小区门前马路上。现场可见一根自制的鱼叉、一把砍刀、两把铁锹,在铁锹的铁铲处可见一处红色斑迹(用棉签转移提取);北侧人行道上及马路上分别可见五处红色斑迹(均用棉签转移提取)。

  2、钦都豫景小区监控录像及调取说明,刘斌、熊奇奇、符祖星、赵知学、章某、李某指认案发时监控录像中参与斗殴人员的照片,证实录像记录了本案聚众斗殴的过程,从中可看到符祖星先持鱼叉与熊某某打斗,后其鱼叉被熊某某抢走。之后熊某某与应学军均持鱼叉对打,与应学军对打时,熊某某的右胸部已经出血一片,后持鱼叉刺符祖星,被符祖星抢过鱼叉。符祖星遂用鱼叉刺熊某某多次,熊某某即用砍刀反抗。从录像显示似乎刺了5下,其中朝左胸部或附近位置刺了2下,朝脚刺了1下。录像还显示在符祖星抢过鱼叉刺完后上车,熊某某持刀追时就踉跄倒地(开始吐血),此后符祖星并未捅刺熊某某。熊奇奇持鱼叉、刘斌持两把砍刀参与斗殴。

  3、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刑事照片,经检验:胸腹部3处创口(左前胸左乳内上见一2.8×0.3cm大小创;右上胸部见一1.3×0.8×0.7×0.6cm大小类菱形创;右腋下见一1.8×0.2cm大小斜形创)。左肩胛见有皮下出血、表皮剥脱。四肢部:左上臂前侧见一1.3×1.8×1.5×0.9cm大小类菱形创;左上臂中段外侧见一1.2×0.9cm大小四角星形创;探查以上两处创相互贯通。左上臂后侧见一1.0×0.8cm大小四角星形创;左肘外侧见一10.0×2.0cm大小表皮剥脱。右上臂远端屈侧见一3.5×1.5cm大小创;右肘尖见一2.0×1.0cm大小表皮剥脱;右腕伸侧及右手背见6处表皮剥脱;左股后内侧见2处创,探查以上2处创相互贯通;右股内侧见一3.2×0.5cm大小斜形创;右股外侧见一1.0×1.01×1.2×0.9cm大小类菱形创;右股后及右股后内侧见5处创;左膝见6.0×5.0cm皮下出血;右膝下、右足见2处表皮剥脱。

  解剖见右胸壁肌肉大片状出血,探查左前胸左乳内上创经左侧第4-5前肋间进入左侧胸腔致左肺上叶破裂且贯通至左肺下叶,左侧胸腔见血性液体500ml。探查右上胸部类菱形创致右侧第3前肋骨折,进入右侧胸腔致右肺上叶破裂,探查此破裂口见右肺动脉破裂;探查右腋下斜形创经右侧第4-5肋间进入右侧胸腔致右肺中叶下缘破裂贯通至右肺下叶;右侧胸腔见血性液体1300ml。

  分析说明:①根据检验所见及损伤形态,死者熊某某全身多处创具有尖端的刺器作用可以形成;表皮剥脱与皮下出血钝性力量可以形成;②根据检验所见,死者熊某某右肺动脉破裂,左右肺贯通;双侧胸腔积血1800ml,全身多处血染,结合血染衣裤,其死亡原因为失血性休克;③根据检验所见,探查右上胸部类菱形创致右肺动脉破裂,此创致死者很快处于失血状态。探查左前胸左乳内上创致左肺上叶破裂且贯通至左肺下叶,探查右腋下斜开创经右侧第4-5肋间进入右侧胸腔致右肺中叶下缘破裂贯通至右肺下叶,以上两处创则加速死者熊某某失血过程。以上三处创为致命伤。证实死者熊某某系被他人用具有尖端的刺器作用左右胸部致右肺动脉破裂、左右肺贯通失血性休克死亡。

  4、南昌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DNA鉴定书,证实①送检的现场地面上提取的标记为1、2、4、5的可疑血迹均系人血,支持该血迹为熊某某所留;②送检现场砍刀上提取的可疑血迹及现场铁锹上提取的可疑血迹均系人血,支持该血迹为赵知学所留;③送检现场铁锹旁地面上提取的可疑血迹系人血,支持该血迹为符祖星所留;④送检的现场地面上提取的标记为3的可疑血迹系人血,与熊某某及符祖星的DNA混合产生的分型结果相符。

  5、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法医临床学鉴定书及刑事照片,证实赵知学损伤程度为轻伤甲级。

  6、青山湖公安分局人体损伤检验证明,证实熊奇奇的伤情构成轻微伤甲级。

  7、青山湖公安分局人体损伤检验证明及情况说明,证实符祖星的伤情构成轻微伤甲级。

  8、常住人口信息,证实章某出生于1995年8月21日,犯罪时系未成年人。

  9、归案情况说明、抓获经过,证实符祖星、赵知学、应学军、李某系抓获归案,蔡俊辉、章某、刘斌、熊奇奇系自动投案。

  10、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赣刑一终字第15号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证实符祖星因犯聚众斗殴罪于2008年2月29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11年8月1日刑满释放。

  11、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05)西少刑初字第21号刑事判决书,证实应学军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5年4月4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05年5月6日刑满释放。

  12、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2011)东刑初字第159号刑事判决书,证实李某因犯容留吸毒罪于2011年7月21日被判处拘役三个月,同年8月29日刑满释放。

  13、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刘斌因赌博于2005年12月20日被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治安罚款1000元。

  14、手机通话记录,证实案发当天符祖星、赵知学及蔡俊辉在案发前后的通话情况。

  15、关于作案凶器去向的说明,证实经审讯,目前本案作案凶器下落不明。

  16、在案发现场发现的自制鱼叉的说明,证实经审讯,目前不能确定该鱼叉是谁使用。

  17、证人翁某某证言,证实其是蔡俊辉请来在钦都豫景小区收沙子钱的,有时也会帮着铲铲沙子。钦都豫景小区所有住户装修的沙子、砖头、水泥都是蔡俊辉承包的。案发当日8时左右,其在小区的保安室,一起的还有一名保安和一个穿绿色衣服的男子。这时其看见有二辆车子停在保安室不远处,一辆银色的面包车,一辆红色的广本汽车(车牌不详)。车上下来了8-10个人,都空手站在车边上,大约有一个小时的样子。这时其看见蔡俊辉开了一辆桑塔纳轿车过来(型号、车牌不详),蔡俊辉车上下来了四、五个人,是空手的,但蔡俊辉在车上没下来。下车的人和对方那伙人在说话,其就趴在保安室的桌上睡觉。大约过了几分钟,就被穿绿衣服的人叫醒了,他说“快,快,打架了,出去帮忙”,于是二人先后跑出了保安室,出门之后其就站在离保安室门口不远处的马路旁边。而穿绿色衣服的男子在马路的沙堆中拿了一把铲子就冲向了打架的人群中。其看见蔡俊辉一方有两个手拿铁棍,其他人是空手的。而对方有的拿铁棍,有的拿鱼叉,这伙人当中有一个头上绑了绷带的和另外一个受了伤的人是和蔡俊辉一方打得最凶的。双方打得很乱,哪些人受伤没看见。打了大约1-2分钟之后双方就散了。然后其和蔡俊辉把两个受伤的男子送去一附院了。路上就听蔡俊辉说这件事情的起因是蔡俊辉的一个朋友下车后和对方一个人谈事情的时候被这个人一把推倒在地了。之后蔡俊辉的朋友就骂了这个人几句,结果对方就纷纷从车上拿了鱼叉下来,而蔡俊辉这边的人就从车上拿了铁棍下来。而在打架的过程中蔡俊辉的朋友还从对方手中抢了几把鱼叉。蔡俊辉一方其只认识蔡俊辉和穿绿色衣服的男子(外号“蚊子”);蔡俊辉车上下来的人也都见过,但叫什么名字不清楚。对方的人不认识,也不记得这些人的特征。其看见打架时蔡俊辉一方使用了铁棍、鱼叉、铲子等凶器,和蔡俊辉等人打架的一方使用的是鱼叉、铁棍等凶器。

  18、辨认笔录,证实在吴某某见证下,翁某某辨认出(一)组中9号照片(即符祖星)就是蔡俊辉一方参与打架的男子,后来还送他去了一附院;(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其老板;(三)组中2号照片(即赵知学)就是蔡俊辉一方参与打架的男子,后来还送他去了一附院;(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对方参与打架受伤的男子;(五)组中9号照片(即熊奇奇)就是对方参与打架头上还绑着绷带的男子。

  19、证人徐某某(小区保安)证言,证实发生打斗的两方,都是在小区里面卖沙的,为了抢生意发生纠纷。今天上午9点左右,从外面开来了两辆车,一辆红色的小轿车,一辆昌河面包,当时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其有印象的就是“老八”和一个穿白色衣服包住头的男子。“老八”就打电话叫“你过来,我在这里等,我接待你。”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从外面开来一辆白色桑塔纳轿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八”那边就开始打架了。一边是“老八”带来的人,另外一边是一个光头(外号叫“根根”)叫来的人。其还认识一个叫“刘斌”的,他和“老八”是一伙的,他应该是老板。每方都有七八个人,两方的人都从各自的车上拿了凶器,有的拿砍刀,有的拿鱼叉,有的拿铁棍,有的拿铁锹。其看到了“老八”拿了鱼叉,“根根”也拿了鱼叉,对方穿黑衣服的男子开始拿了一把刀,后来抢了“老八”的鱼叉。“老八”也是他刺伤的。另外刘斌拿了铁棍,那个包着头的穿白色T恤的男子也拿了鱼叉。

  打斗场面很混乱。其看到“老八”拿着鱼叉在追着人刺,这时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跑到蔡俊辉车上来拿凶器。“根根”则和“老八”两个人相互拿着鱼叉在对刺,一边刺一边往白色桑塔纳车边上靠。打着打着“根根”跑开了,“老八”则又拿着鱼叉朝那个穿黑衣服的男子刺过去,那个穿黑衣服的男子当时从车上拿了一把砍刀,被“老八”刺了一下,刀掉在地上。他马上就抓住“老八”刺过来的鱼叉,两个在抢那把鱼叉,结果鱼叉被那个穿黑衣服的男子抢了过去,他开始反过来追着“老八”刺。“老八”摔倒了,那个黑衣服的男子就拿着鱼叉朝“老八”刺了几下,“老八”当时在地上捡起了开始黑衣男子掉在地上的刀一边挡一边往门岗左边路上跑,那个黑衣男子又追上去刺了几下,然后就跑上了蔡俊辉的车。他那边的人也都上车跑了。“老八”当时还拿着刀追了几步,一边追一边吐血,最后就倒在地上。这时他这边的人都围过来,把“老八”送上了那辆红色的轿车走了。他们打斗的地方就在门岗前面一点点,其看到了整个过程。“根根”有没有刺伤“老八”没看见,但是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是一定刺中了“老八”,其余的没看到。从门岗内出来的是两个新建的小孩子,这两个人都是穿白色衣服,案发后不久这两个人就出去了,一个稍微瘦点的在卖沙子的地方拿了一把铁锹在那打人,另一个骑电动车走了。

  20、辨认笔录,证实在谢某某见证下,徐某某辨认出(一)组中9号照片(即符祖星)就是用鱼叉刺伤“老八”的男子;(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打死人一方的老板;(三)组中2号照片(即赵知学)就是打死人一方参与打架的男子;(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老八”;(五)组中9号照片(即熊奇奇)就是“老八”的儿子;(六)组中8号照片(即刘斌)就是其认识的“刘斌”;(七)组中1号照片(即翁某某)就是从门岗内出来骑电动车走了的小孩子。

  21、辨认笔录,证实在万某某见证下,徐某某辨认出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根根”,他在钦都豫景小区卖沙,当时手拿鱼叉参与打架。

  22、证人张某某证言,证实案发早上9点多,其在工地办公室上班,听到有人在打架。其出去后看到有一个人躺在地上,有4个人拿着铁锹、鱼叉、短刀等凶器往北跑,并快速上了辆车往北跑了。4个人都是20来岁左右,具体特征不记得了,但有个人一直在流血,人行道有一路血迹。有个人在上车之前将铁锹扔在路上,另外三个人上车后也把家伙扔在了路边。另外一群人就在现场,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还有一辆红色的车。当时其拍了几张照片,提供给你们。相机最后一张照片有一个人手上拿了一些刀并且还在地上提刀的其不认识,那辆红色的车拖着伤者走了之后,这个人就在地上把一些长刀搜集走了。他身上白色T恤,黑色裤子。其看到的凶器特征是铁锹就是普通工地使用的铁锹,大约120厘米,木柄;鱼叉长约120厘米左右,木柄,前端为铁制,两齿;刀约70厘米,钢制。

  23、证人王某某(小区保安)证言,证实早上9时许其在小区的门卫岗上班,当时只有被杀伤的那一方在小区门口,被杀的那个人还在打电话,和谁打电话不知道,但是说话语气很冲。大概过了几分钟,其再次回到门卫岗时,就看到开始在门口打电话的男子已经被杀伤了,十几个人在使用砍刀和鱼叉斗殴。那被杀的男子在打斗过程中还摔了一跤,之后对方冲上来两个人用鱼叉朝胸部刺了一下。杀他的人刺完之后就开始逃跑,被杀男子当时还爬起来拿着砍刀追了一段路,他从小区的机动车出口追到了行人出口大概几米路的距离就突然倒下去了。然后他的朋友就把他送往了医院。双方斗殴都使用砍刀,还有鱼叉,被杀伤的那男子是被鱼叉伤到的。其只看到他被鱼叉刺了一下,刺在左胸部位。杀他的人是一名男子,年龄大概四十岁,头顶是秃的,身材胖胖的,上身穿花衬衫,下身穿土黄色西装短裤。

  24、辨认笔录,证实在邬某某见证下,王某某辨认出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参与打架的人,他是杀死人这一边的人,他不是“根根”。

  25、证人邵某某(小区保安队长)证言,证实小区没有和这些卖沙石的人签订过购买合同,这些卖沙的物业管不了,他们自己卖,物业也不可能和他们签订合同,都是小区的业主自己找那些人买沙的。也没和姓蔡的男子签过合同。

  26、证人方某某(小区保安)证言,证实7月20日那天正好是其值班,在保安监控室通过监控录像目睹了整个打斗的过程,并且亲手将整个打斗过程通过视频的形式给录制下来了。双方参与打斗的人加起来应该有十多个人,具体数目就看不太清,都不认识,因为双方的人都想争抢小区的沙石生意。

  27、证人魏某某证言,证实其公司主要业务就是在南昌一些小区里面接一下沙石、强弱电的工程。今年7月份,其想接钦都小区的沙石业务。刚开始是和小区物业在谈,沙石也早就拖到了小区门口,但是一直没有谈好,所以就一直没有开始卖沙。后来其合作伙伴魏火平找了熊某某来,他们又在一起继续做。到了后来蔡俊辉他们也开始在小区里面卖沙,魏火平就找了熊某某去和蔡俊辉谈,后来其听说没有谈好,结果他们两方人就打起来了。

  28、证人章某一(章某的小学教师)证言,证实章某家庭条件差,母亲因病早逝,父亲遭遇车祸重病,大脑现在还有后遗症,主要由爷爷奶奶抚养。他成绩中等,初中就辍学。

  29、证人章某二、章某三(均是章某的邻居),证实章某家庭条件差,母亲因病早逝,父亲遭遇车祸重病,主要由爷爷奶奶抚养。只读了初一就辍学。

  30、新建县西山镇草山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实章某家庭条件差,父亲2006年出车祸,大脑严重受伤,生活不能自理,母亲2007年因病早逝,没有人管教,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31、被告人符祖星供述,供认2012年7月20日早8点多,蔡俊辉打来电话说有紧急的事情,叫其到钦都豫景小区。快9点时其到了,看到对方约有十多人开了两辆车停在小区门口。对方有人在叫蔡俊辉出来,要杀了他。然后其打电话给蔡俊辉,在北京东路口上了他的车,车上有他和老殷(真实姓名不明)。后开车到了赵知学家,从他家中拿了5把鱼叉和2把砍刀,当时有一个不知名的男子也在赵知学家。蔡俊辉在该小区承包小区装修的沙子、砖头、水泥。蔡俊辉告诉其有一伙人也要插手这个工地并且要在小区门口谈判,才叫其去的。蔡俊辉只说要谈判工地上的事,还说了如果对方要打架就接待他们,就是和对方打。

  于是5人回到了小区门口,开的是一辆银色桑塔纳2000(车牌不详),车内有鱼叉和砍刀。带鱼叉和砍刀是为了有人闹事就对打。蔡俊辉没下车,其余4人下车了。老殷就上前和对方一个年纪较大的人说有事可以好好讲,对方推了老殷,并说没什么好讲的,打。对方的男子说完后,对方的十多个人到他们的车上拿器械了,每个人手中都拿了鱼叉、砍刀、铁棍之类的武器,向其这一边冲来。其这一边4人就到自己的车上拿东西,其刚想拿鱼叉,对方就冲了上来。其就徒手和对方打,并且从对方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手中抢到了一把鱼叉。但其被人用铁棍敲到了头部。之后其就开始用鱼叉杀那个年纪比较大的男子,在他胸部、手臂和大腿用鱼叉刺了三下。当时对方跪在地上,身上流了好多血。其胸前被对方用鱼叉刺了一下,左手被砍了两刀,头上被铁棍打了一下。其只记得被打伤的年纪较大的男子拿了鱼叉和一个头上缠了绷带的男子拿了铁棍。鱼叉是铁制的,1.5米左右,前端两头尖锐;两把砍刀大概有50多公分长,单刃,木质手柄。对方的铁棍一米左右,砍刀有单刃和双刃的。双方打了2分钟左右,都有人受伤,后来就开车离开现场去医院了。赵知学伤到了胸口、手臂、背部等地方。蔡俊辉一直坐在车上,未参与打斗。

  32、辨认笔录,证实在谢某某见证下,符祖星辨认出(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其老板;(三)组中2号照片(即赵知学)就是其一方参与打架的男子;(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被其用鱼叉刺伤的人;(七)组中1号照片(即翁某某)就是送其去医院的人;(八)组中5号照片(即章某)就是其一方拿铁锹参与打架的人;(九)组中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一起坐车去的老殷。

  33、被告人蔡俊辉供述,供认2012年7月份,其就把钦都豫景小区的沙石生意接下来,合同正在和物业谈。就找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老鹰”、“喀头”、“傻子”来帮忙镇场子,说好了赚了钱大家平分。工地是其和“老鹰”、“喀头”、“傻子”四个人平分股份。其主要接业务,社会上的事由“老鹰”搞定,并照看生意。后来“老鹰”他们又叫了他们的朋友一起来。7月17日,沙就开始进场卖了。7月19日下午,同村的魏火平、魏春建带了熊某某、刘斌来找其。他们说他们要做小区的沙石生意,而生意只能一家做,要不其给他们钱,他们退出;要不他们给其钱,其退出。当时其就说一个人决定不了,要等和股东商量后再说,他们不肯,其也没再答理他们。7月20日早上,其和“老鹰”到钦都豫景小区工地上去,看到刘斌带着一伙人正在小区门口准备卖沙,当时“老鹰”就去找刘斌谈,刘斌说要等他老板来,跟他老板谈。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熊某某突然打电话来,不断在电话里骂其,还要其到小区门口去,他在那等,要“接待”其。其就知道熊某某是想找事。于是就和“老鹰”商量打电话把大家都叫来,分别打电话给了“傻子”和“喀头”,告诉他们说有人到工地上来闹事,要他们都赶快到工地上。于是其就和“老鹰”开着租来的白色桑塔纳2000轿车到“喀头”的住处接“喀头”和他的朋友。去之前“老鹰”叫“喀头”带些家伙来,所以当时“喀头”上车的时候带了几根鱼叉放到车上。然后又接了“傻子”,就开车到了小区门口。车上共有五个人,分别是其和“老鹰”、“喀头”、“傻子”和“喀头”的朋友(其不认识)。是熊某某要打其。在车上简单谈了一下,大家不想打,但是万一对方动手打,也要做好还手的准备。当天“老鹰”一直和其在一起。“喀头”是“老鹰”叫的,他的朋友和他在一起。“傻子”是其叫的。

  一到门口,其就看见熊某某带了一大伙人站在门口对面的马路上,旁边停了两辆车(一辆红色广本,一辆面包车)。“老鹰”就带着“喀头”等三人下了车,“老鹰”先去和熊某某谈,熊某某根本就不谈,二话没说是开始动手打人,他们那边的人已开始在车上拿家伙。“老鹰”他们四个人看情况不对赶紧跑回车上拿鱼叉和对方对打。本来其想先开车走,但刚开了一点路就被拦了下来,其怕被打就一直躲在车上。因为对方人多,“老鹰”他们打不过,其中“傻子”的鱼叉还被抢走了,他回车上拿过东西。其在车上躲了一下子,趁对方不注意赶紧开车跑了。后来“老鹰”等四个人跑了出来,因为“傻子”和“喀头”受了伤,于是就先送他们去医院。当时除了车上五个人以外,留在小区照看生意的有三个人,一个外号叫“蚊子”,另一个不知道叫什么,还有一个是其叫来的人他外号叫“根根”,他没动手。熊某某那方有十几个人在场,就认识熊某某、熊某某的儿子熊奇奇、刘斌、张涛、“涛子”这几个。在车上看到张涛拿了鱼叉;刘斌好像拿了两样,其中一把好像是刀;“涛子”拿了一把砍刀;最后其开车跑的时候,熊奇奇手上拿了一把鱼叉在砸车后玻璃;熊某某也拿了一把砍刀在砍右侧玻璃。“喀头”、“傻子”受伤较重,其余人都是皮外伤。

  34、辨认笔录,证实在陈某见证下,蔡俊辉辨认出(一)组中9号照片(即符祖星)就是“傻子”;(三)组中2号照片(即赵知学)就是“喀头”;(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对方的带头人;(五)组中9号照片(即熊奇奇)就是熊某某的儿子;(六)组中8号照片(即刘斌)就是对方的股东之一,他参与了打架;(七)组中1号照片(即翁某某)就是“傻子”叫来管帐的人,他没有参与打架;(八)组中5号照片(即章某)就是“喀头”叫来记账的人,打斗前没有叫他,是他自己参加进来与对方打斗的;(九)组中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老鹰”。

  35、辨认笔录,证实在龚某见证下,蔡俊辉辨认出6号照片(即李某)就是“涛子”,是对方拿了砍刀参与打架的人。

  36、被告人赵知学供述,供认2012年7月20日早上9时许,其在出租屋睡觉,接到蔡俊辉的电话说“工地上有人闹事,我去接你,带好家伙(鱼叉)”,当时章某的朋友也在出租屋内,就拿了五把鱼叉,叫他一起下楼。当时是老殷用蔡俊辉的手机号码打电话说的带鱼叉到现场去。他叫带上鱼叉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工地上闹事,怕双方发生冲突,到时打起来没有东西防身。车上已经有蔡俊辉、老殷、符祖星。打架前没有具体商量,就是蔡俊辉说有人在小区闹事,叫过去看一下。到现场后老殷先和对方穿红衣的男子(年纪比较大)谈,没谈两句,对方推了老殷,就叫打。对方十几个人就拿了鱼叉、砍刀、铁棍杀过来,其这一边4人就到自己的车上拿东西。其在车上拿了一把鱼叉,和对方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对杀。朝他刺了两下,不知道有没有刺中。期间,对方也有人对其进行砍杀,其右手和左胸都被杀伤了。受伤后就上了蔡俊辉的车,一起上车的还有符祖星和波波。然后蔡俊辉和波波将其和符祖星送到了一附院。蔡俊辉在车上没下来,当时章某在小区里做事,也参与了打杀。老殷、符祖星以及那个不知道名字的人三人在和对方穿红衣的男子(年纪比较大)以及其他人一起打架,他们三人好像都拿着鱼叉。打架是因为钦都豫景沙石生意的事,蔡俊辉叫大家帮照顾小区的工地,做完事后会给大家钱。

  37、辨认笔录,证实在谢某某见证下,赵知学辨认出(八)组中5号照片(即章某)就是“蚊子”,是他自己参加进来与对方打斗的;(九)组中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老殷。

  38、被告人章某供述,供认其外号叫蚊子。今年7月赵知学、蔡俊辉叫其在钦都小区帮忙卖沙,100到200元一天。18日开始卖沙,当时小区里已经有几伙人在卖沙。卖沙工地应该是蔡俊辉、赵知学、老鹰、傻子四个人合伙开的,不清楚他们的股份分配。蔡俊辉、老鹰负责接业务,傻子、赵知学负责看场子,文星宇、翁某某卖沙,其和根根记账。案发当天,其和翁某某在小区保安亭里卖沙,蔡俊辉和老鹰来看了一下就走了。大概到8点20分,有十多人开了两辆车(银色面包车和红色广本)停在门口,下来后有一个人打电话。其依稀听到他叫蔡俊辉赶快过来。9点左右,蔡俊辉开车来了。其看见老鹰、傻子、赵知学、文星宇下车。当时老鹰找对方谈,不知怎么回事对方开始追着老鹰他们打。其赶紧从保安亭出来,看到对方手中都拿着砍刀、鱼叉等凶器,就赶紧跑到旁边的沙滩上拿了一把铁锹,冲上去帮忙。这时其看见老鹰、傻子、赵知学、文星宇4人都拿了鱼叉和对方在打。其拿铁锹刚上去就被对方一个人拿着鱼叉追着打。就赶紧跑开,对方就去追其他人。其刚从外围走到中间用铁锹朝对方的一个人打了一下,然后就跑出去了,跑到蔡俊辉的车边。当时傻子正用鱼叉追着一个人刺,其本想帮忙,但看到那人身上都是血,不敢下手。后来蔡俊辉、老鹰、傻子跑了,赵知学和其也跑了。傻子和赵知学受了伤。其和老鹰、傻子、赵知学和文星宇动了手,其用的铁锹,他们4人拿了鱼叉。蔡俊辉没下车,翁某某没有动手。对方有十多人在场,每人都拿了凶器,有鱼叉、砍刀、铁棍之类的东西。

  39、辨认笔录,证实在吴某某见证下,章某辨认出(一)组中9号照片(即符祖星)就是“傻子”;(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其叫蔡俊辉的人;(三)组中2号照片(即赵知学)就是其叫赵知学的人;(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对方的老板;(七)组中1号照片(即翁某某)就是其叫翁某某的人,他没有参与打架;(九)组中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老鹰”。

  40、辨认笔录,证实在龚某见证下,章某辨认出6号照片(即李某)就是对方拿了砍刀参与打架的人。

  41、被告人应学军供述,供认在发生打斗的十多天前,蔡俊辉召集其和“傻子”、“喀头”几个人在那个小区卖沙。因为蔡俊辉是当地人,他去接生意,大家帮忙。当时说好赚了钱大家都有份,也没说怎么分钱。在参与卖沙时,有明确分工。其负责资金财物管理和记账,“傻子”等几个年轻人负责送沙卖沙,蔡俊辉负责接工程。在进入小区卖沙七八天后,对方的人进入这个小区卖沙,双方因谁能在这小区卖沙而产生争执。其和蔡俊辉与对方在小区物业谈过一次,当时双方都没有让步,所以一直存在矛盾。案发那天早上8点多,蔡俊辉开车和其到小区门口,看到对方一个人在小区门口做事,其就问对方怎么在这里卖沙。然后蔡俊辉叫其跟对方说叫他老板来谈一下,说完就开车离开了小区。过了一会儿,对方老板打电话给蔡俊辉,内容没听到。蔡俊辉挂完电话说叫人赶紧一起到小区去,然后蔡俊辉打电话给“喀头”、“傻子”这些人,蔡开车先到“喀头”家接了“喀头”和“喀头”一个朋友,还从“喀头”家拿了几把鱼叉放车上,后来又在路边接了“傻子”。五人一起来到小区门口,对方的人已经在那等了,其看到有一辆昌河面包车,还有四五个人站在车边,蔡俊辉叫其上去问一下什么情况。其就下车朝一个年纪稍大的人走去说“老哥,就是你呀”,对方就说“原来就是你!”并准备挥手向其打来,其就转身朝车边跑,这时对方的人都从车里面拿砍刀等凶器出来并冲过来,“喀头”、“傻子”几个人也在那时下车。其跑到车边从车里拿了一把鱼叉和对方对打。“喀头”、“傻子”他们拿什么凶器不知道,当时场面很混乱。其用鱼叉朝对方的人打了几下,不知是否伤了人。双方打了没多久就散开了。“喀头”、“傻子”两人受伤很严重,其和蔡俊辉还有两个年轻人一起把他们送到医院去了。案发时是蔡俊辉召集人员去小区的,是蔡打电话给“傻子”问他在哪里,并叫他到小区去的,也是蔡俊辉开车到“喀头”家去接他到小区门口的。其没有叫人到案发现场。在车上,蔡俊辉说先和对方谈,谈不拢再说。“喀头”说如果对方动手,逼不得已也要和他们对杀。这些凶器每天都带到车上,主要是怕和其他人发生矛盾,防身用。打斗完后凶器都放蔡俊辉车里面,后来到哪里了不知道。整个过程中只有蔡俊辉一直坐在车上没有下来,其他四人都直接动手参与打斗。

  42、辨认笔录,证实在刘某某见证下,应学军辨认出(一)组中9号照片(即符祖星)就是“傻子”;(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其叫蔡俊辉的人;(三)组中2号照片(即赵知学)就是“喀头”;(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对方的带头人;(六)组中8号照片(即刘斌)就是对方参与了打架的人。

  43、被告人刘斌供述,供认2011年8月开始其跟在熊某某身边做楼盘的沙石生意。2012年7月19日熊某某叫其送一车水泥到钦都豫景小区。次日早上,其送水泥到钦都豫景小区门口,碰到蔡俊辉一伙人,蔡俊辉说“你怎么现在拖(水泥)过来,不是跟熊某某说好晚几天再拖吗?”和蔡一起的一戴墨镜头发很少的男子说“这个小区现在我们卖沙,你们不准卖。”然后其就打电话把这些情况告诉熊某某,熊某某说马上过来。过了20多分钟,熊某某开他自己红色本田车过来,后面还跟一辆昌河面包车。他到小区门口下来问“是谁不让我们拖水泥?”其说是蔡俊辉一伙人。熊某某打电话给蔡俊辉说“我现在钦都豫景小区门口,你现在给我过来,我在这里等你。”过了15分钟的样子,蔡俊辉开了一辆桑塔纳到了小区门口,那个戴墨镜头发很少的男子下车,直接朝熊某某走过去。熊某某大声说“谁不让我在这里拖的?”那戴墨镜的男子说“是我”。熊某某听后就骂了他一句,并很用力地推开这男的。这男子就往蔡俊辉车跑去对车上的人说拿东西,然后蔡俊辉车上下来四五个人,全部手中拿了器械,熊某某这时也打开自己本田后备箱拿了一根木棍出来,同时也拿了一根木棍给其。那昌河面包车上的人也全部下车,那些人手中全部拿了砍刀。然后双方十多个人就打起来了。对方有一个人先朝其冲过来用鱼叉刺,其用木棍挡掉了。这时熊某某喊过来,其就跑过去。看到熊某某与对方一个人在抢鱼叉,他的腿在流血,其就用木棍打了对方。这时对方另一人过来刺其,用木棍挡开了,其当时很害怕就跑到后面了,那个时候熊某某被对方的人杀倒地上了。其他人怎么打斗的没注意。当时打斗的场面很混乱,大概持续了两三分钟,打完后蔡俊辉他们开车跑了,其这边从昌河面包车下来的人也跑了。熊某某当时被杀到了胸部和腿,流了很多血躺在地上不能动了。其和熊奇奇把他送到肿瘤医院抢救。到了医院,医生说熊某某不行了。打斗前几天,熊某某曾叫蔡俊辉过来谈了一次。当时熊某某意思要加入钦都豫景小区的沙石生意里,还说要与蔡俊辉合伙。蔡俊辉没有表态,他只是说等两天,当时没有谈成。事发当天,其这边的人是熊某某召集的,是熊某某打电话叫蔡俊辉来斗殴的,是熊某某先动的手。两边差不多时间拿的凶器。其这方总共有七八个人参与打斗,拿了木棍和砍刀,只认识熊某某和熊奇奇,其他人不认识。蔡俊辉那边也有七八个人,拿了鱼叉,只认识蔡俊辉,但他一直坐在车上。其拿了两根木棍参与打斗。全部过程只用木棍打到对方那个人一下。这次打斗完全是因为争抢钦都豫景小区的沙石生意引起的。

  44、辨认笔录,证实在金某见证下,刘斌辨认出(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其所认识的蔡俊辉;(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自己这方参与打斗的人;(五)组中9号照片(即熊奇奇)就是自己这方参与打斗的人;(九)组中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与熊某某发生冲突的人。

  45、被告人熊奇奇供述,供认2012年7月20日早上8点钟,其开父亲熊某某本田车出去,他叫回家。在家楼下,看见父亲身边有一辆面包车,还有几个人和他在一起,他叫其坐面包车跟在他车子后面走。到了小区门口,所有人下车,其看见“根根”并与他说了话,他就走了。正好蔡俊辉开一辆桑塔纳来了,从车上下来一个头发较少的人朝父亲走,没听见他说什么,只看见他先推父亲,并跑开,然后父亲喊“回车上拿东西”。然后其这一伙人就全部冲到面包车上拿刀,其没有拿到凶器。后来对方一人拿着鱼叉朝其刺,刺伤了两条大腿,被刺了四下。其抢下鱼叉,他又去蔡俊辉车上拿一把鱼叉下来,其就拿抢来的鱼叉与他对杀。当时场面很混乱,整个过程就和这个人在拼杀。后来看到父亲倒地,身上流了很多血。对方的人全跑了。其和刘斌送父亲到肿瘤医院,在医院医生说抢救不了了。其这边的人是父亲熊某某召集来的,参与打斗的人有熊某某、刘斌、猴子、老鼠、菠萝及两个不认识的人,共八个人参与打斗。其这边的人使用了砍刀。对方有六到八人,手里都使用了鱼叉。

  46、辨认笔录,证实在黎某某见证下,熊奇奇辨认出(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对方带头的,叫蔡俊辉;(六)组中8号照片(即刘斌)就是自己这方参与打斗的人;(十一)组中6号照片(即李某)就是自己这方参与打斗的人,叫“猴子”。

  47、被告人李某供述,供认案发那天凌晨3、4点其在医院陪熊奇奇打吊针。早上8点左右,熊某某打电话给熊奇奇,要其接电话。电话里他说马上要用车,要其开红色本田去他家里接他。于是其载着熊奇奇来到熊某某楼下,熊某某要其开另一辆面包车跟着他到工地。于是其开面包车,熊奇奇、“老鼠”、“啥子”、“菠萝”坐在面包车一起到了石泉对面的工地。下车后其看见根根,他说是蔡俊辉请来做事的。后看到熊某某站在马路中间打电话,听到他说“蔡俊辉,就是你停我的工是吧。”之后在电话里与蔡俊辉吵起来。过了一会儿,蔡俊辉开辆小轿车来到现场,后面还跟了辆面包车,车上有四五个人下车。熊某某就跟对方在马路中间谈,后双方就推推拉拉,这时其听到有人喊拿东西出来。其看到对方从他们开来的面包车上拿下数把鱼叉,其这边的人也从面包车上拿下三四把砍刀,双方就打起来了。对方有个人拿着鱼叉捅其,其在车旁边捡了把刺刀挡了一下,就没捅到。那人又朝熊奇奇捅,捅到了熊奇奇的脚,其看见熊奇奇抓住对方的鱼叉,将对方的鱼叉抢过来。其看到熊某某坐在地上,刚站起来就倒下去了,口里吐着血。其就把使用的刀扔在马路边上,打车离开了,后熊奇奇打电话说熊某某去世了。其知道“老鼠”、“啥子”、“菠萝”拿了刀,当对方上了小轿车想离开时,“斌”拿着刀将对方小轿车的后车玻璃打碎了。其这方参与打斗的知道的有七个人,分别是“斌”、熊某某、熊奇奇、“老鼠”、“啥子”、“菠萝”和其,对方大概有五六个人参与打斗。其看到面包车上有放渔具的长包,渔具包里面的砍刀、刺刀摆放在面包车侧门旁,听人说是熊某某放在面包车上的。出发去现场之前不知道要打架,到现场后看到面包车上有砍刀和刺刀,才感觉有可能要跟对方发生冲突。对方持鱼叉,其它凶器没有看到。

  48、辨认笔录,证实在刘某某见证下,李某辨认出(二)组中5号照片(即蔡俊辉)就是对方带头的,叫蔡俊辉;(四)组中10号照片(即熊某某)就是其所说的熊某某;(五)组中9号照片(即熊奇奇)就是其所说的熊奇奇;(六)组中8号照片(即刘斌)就是其所说的“斌”;(九)组中2号照片(即应学军)就是对方参与打斗的人;(十一)组中8号照片(即熊雄)其所说的“老鼠”;(十二)组中7号照片(即熊波)其所说的“菠萝”。

  49、调解协议书、谅解书,证明被告人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家属一次性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42万元整,被害人家属表示不再追究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的民事责任,对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造成熊某某死亡的行为予以谅解,并请求司法机关对符祖星、蔡俊辉、赵知学、章某、应学军、刘斌、熊奇奇、李某从宽、减轻处罚。

  据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符祖星、蔡俊辉、应学军、赵知学、章某、刘斌、熊奇奇、李某持械参与聚众斗殴,造成一人死亡的后果,其中符祖星在聚众斗殴中持械故意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蔡俊辉组织、策划、纠集符祖星积极参与聚众斗殴,应对全部的犯罪事实负责,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学军、赵知学、章某、刘斌、熊奇奇、李某持械积极参与聚众斗殴,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应学军、赵知学、章某、刘斌、熊奇奇系主犯。被告人李某系从犯,犯罪情节较轻,应减轻处罚。被告人章某、刘斌、熊奇奇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被告人蔡俊辉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具有自首情节,且未实施具体的斗殴行为,可减轻处罚。被告人符祖星、赵知学、应学军、李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具有坦白情节,可从轻处罚。被告人章某犯罪时系未成年人,应减轻处罚。被告人符祖星、蔡俊辉、应学军、赵知学、章某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刘斌、熊奇奇、李某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被告人符祖星系累犯,应从重处罚。被告人应学军、李某有前科,可酌定从重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符祖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蔡俊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三、被告人应学军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四、被告人赵知学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五、被告人刘斌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六、被告人熊奇奇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七、被告人章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八、被告人李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上诉人刘斌上诉提出,他是持两根木棍而不是两把砍刀参与斗殴;认定他是主犯不当,他是从犯;他具有自首情节,原判量刑过重;恳请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其三年半以下刑罚。

  上诉人熊奇奇上诉提出,一审认定其为主犯存在认定事实错误;他具有自首情节,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改判。

  符祖星的辩护人辩称,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被害人熊某某的死亡原因尚有疑点;符祖星归案后坦白交待了罪行,其亲属又代为进行了民事赔偿;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符祖星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刘斌持两根木棍参与斗殴,原判除认定被告人刘斌持两把砍刀参与斗殴不当外,其他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关于上诉人刘斌上诉提出,他是持两根木棍而不是两把砍刀参与斗殴的问题。经查,从钦都豫景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看,刘斌持了两根木棍参与斗殴,故该上诉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关于上诉人刘斌上诉提出,原判认定他是主犯不当,他是从犯和上诉人熊奇奇上诉提出,一审认定其为主犯存在认定事实错误的问题。经查,从钦都豫景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看,刘斌持了两根木棍参与斗殴,熊奇奇持鱼叉与赵知学对杀,他们的行为均很积极,属主犯,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上诉人刘斌、熊奇奇上诉提出,他们具有自首情节的问题。经查,原判已认定他们具有自首情节。关于符祖星的辩护人辩称,被害人有一定过错的问题。经查,双方为了争抢沙石生意而有准备的斗殴,故不宜认定被害人有过错,但可以认定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故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符祖星的辩护人辩称,被害人熊某某的死亡原因尚有疑点的问题。经查,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明被害人熊某某胸部有三处致命伤,熊某某系被他人用具有尖端的刺器作用左右胸部致右肺动脉破裂、左右肺贯通失血性休克死亡;符祖星供认他持鱼叉刺了熊某某胸部一下,从现有证据可以认定符祖星是致熊某某死亡的直接凶手之一,虽然另二处致命伤是何人所为不清楚,但不影响对符祖星的定罪量刑。关于符祖星的辩护人辩称,符祖星归案后坦白交待了罪行,其亲属又代为进行了民事赔偿,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符祖星减轻处罚的问题。经查,原判已认定符祖星具有坦白情节,以及其亲属代为民事赔偿并取得了被害人亲属谅解的酌定从轻情节。原判根据符祖星的犯罪事实以及危害后果,在对符祖星量刑时已充分考虑了符祖星的从重、从轻情节并已判处了适当的刑罚,要求再减轻处罚,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斌、熊奇奇、原审被告人符祖星、蔡俊辉、应学军、赵知学、章某、李某持械参与聚众斗殴,造成一人死亡的后果,其中符祖星在聚众斗殴中持械故意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蔡俊辉组织、策划、纠集符祖星积极参与聚众斗殴,应对全部的犯罪事实负责,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学军、赵知学、章某、刘斌、熊奇奇、李某持械积极参与聚众斗殴,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应学军、赵知学、章某、刘斌、熊奇奇系主犯。李某系从犯,犯罪情节较轻,应减轻处罚。章某、刘斌、熊奇奇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蔡俊辉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具有自首情节,且未实施具体的斗殴行为,可减轻处罚。符祖星、赵知学、应学军、李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具有坦白情节,可从轻处罚。章某犯罪时系未成年人,应减轻处罚。符祖星、蔡俊辉、应学军、赵知学、章某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刘斌、熊奇奇、李某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符祖星系累犯,应从重处罚。应学军、李某有前科,可酌定从重处罚。原判根据上诉人刘斌、熊奇奇的犯罪事实,危害后果,并充分考虑了他们各自的从轻情节,分别对他们判处了适当的刑罚,故上诉人刘斌、熊奇奇上诉要求从轻处理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孙传循

  审 判 员  王安新

  代理审判员  池 峰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江 帆

责任编辑:春华秋实
免责声明

文书来自各司法或行政机关已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的信息,可能已经技术处理,使用时应以原本为准。本站系公益性法律网站,若相关当事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在评论中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