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吉林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关于多个伤残等级的计算 (2015)长民二终字第502号民事判决书

2015年11月07日10:03 中国裁判文书网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如多个伤残等级中,有一个伤残等级是一级,则按100%计算残疾赔偿金,其他伤残等级的残疾赔偿金则不予支持:如多个伤残等级分别是2-10级,则以最重的伤残等级确定赔偿比例为基数,对于其他伤残,则按10-8级增加1-5%,7—5级增加4—8%,4—2级增加7—9%,但增加的比例最高不超过10%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民事判决书

  (2015)长民二终字第5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连峰,男,1983年5月6日生,汉族,住德惠市。

  委托代理人沈全成,吉林首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会明,男,1978年5月26日生,汉族,住九台市。

  委托代理人李桂伟(孙会明妻子),女,1979年4月6日生,汉族,住九台市。

  原审被告王双,男,1984年8月20日生,汉族,住德惠市。

  委托代理人胡广海,德惠市建设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分公司,住所地长春市朝阳区。

  委托代理人肖金波,北京大成(长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郭连会,男,1986年1月2日生,汉族,住德惠市。

  上诉人郭连峰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九台市人民法院(2014)九民初字第31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郭连峰及其委托代理人沈全成,被上诉人孙会明的委托代理人李桂伟,原审被告王双及其委托代理人胡广海、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肖金波、郭连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双原审辩称:王双是受雇于郭连峰。根据法律规定,王双不承担责任。

  郭连峰原审辩称:肇事车辆是郭连会从田玉军处购买,不是我买的。事故发生时,郭连会不在本地,委托我办理此案。我不是车辆所有人而不应为被告。

  郭连会原审辩称:一、我方不是拒赔,只是赔偿数额上存在分岐。二、我方须依法律规定标准进行赔偿。1、医疗费:对住院用药过程中不合理用药和非医保用药不予赔付,自购药及挂床期间发生的医疗费不予赔偿。2、护理费:一、二级护理为1人,三级护理无护理费。出院后全休息期间无护理费。原告护理费过高,我方不能完全承担。应按2013年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赔偿。3、误工费:按2013年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赔偿。原告提出误工费请求过高,我方不能完全承担。4、生活补助费:依住院天数,按2013年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赔偿。5、交通费:只同意支付由出险地到医院之间的拖救费用。6、精神损害赔偿金过高,不同意支付。7、我方不赔付营养费、后续护理费、被扶养人生活费。8、按法律规定赔偿伤残赔偿金。9、我方不承担诉讼产生的代理费、交通费、案件受理费。10、我方车辆已投保了不计免赔险,保险公司应全额赔偿,不足部分按法律规定赔偿。人保长春保险分公司原审辩称,我公司在投保范围内承担赔付义务。但诸被告不是连带责任关系。诉讼费、鉴定费不在保险范围内。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王双驾车肇事负全责,原告受伤2014年8月22日4时20分,王双驾驶吉A8086号重型自缷货车沿长吉北线由东向西行驶至31公里+700米处时,与相对方向沿长吉北线由西向东行驶的孙会明驾驶的吉A896B3小型普通客车正面相撞,两车损坏,孙会明受伤。九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王双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孙会明无责任。二、原告诊疗情况2014年8月22日08时09分至同年10月13日13时51分,原告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骨科12楼住院治疗52天,诊断为原发脑干伤、弥漫性周索损伤、右侧颞叶脑挫裂伤、枕部及左侧颞部头皮软组织挫伤、高血压病二级(中危险组)、全身多处皮肤挫伤、双下肢小腿撕脱伤(皮肤缺损面积较大)、右侧胫骨腓骨远端骨折、左则胫骨、腓骨远端横断性骨折、双侧髌骨粉碎性骨折、双侧股骨横断粉碎性骨折、创伤性湿肺、闭合性胸部损伤、左侧腘关节后脱位。同年8月22日、9月1日、9月9日、9月19日、9月27日,原告分别做了清创VSD术,清创VSD术、清创VSD术、右股骨骨折闭合性复位内固定术、右股骨骨折闭合性复位内固定术。医嘱为一般专项护理、特级护理、重症监护、一级护理等、出院后“继续入院相关治疗、避免剧烈活动及负重、医师指导下功能锻炼、定期换药、预防感染、视愈合情况择期拆线、定期复查,视复查情况拆除内固定、病情变化随诊”。原告支付住院医疗费527035.41元。2014年10月13日14时59分至同年11月5日14时56分,原告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手外科住院治疗23天,诊断为全身复合损伤、原发脑干伤、弥漫性周索损伤、右侧颞叶脑挫裂伤、枕部及左侧颞部闭合性损伤、胸部损伤、创伤性湿肺、双侧股骨骨折术后、左侧髌骨粉碎性骨折、右侧髌骨裂缝骨折、左侧胫骨、腓骨骨折术后、右侧胫骨腓骨远端骨折、双下肢小腿皮肤缺损、高血压病二级(中危险组)。同年10月15日、10月22日,原告分别做了护创术、血管探查、肌肉清创术。医嘱为2014年10月13日15时57分至同年10月16日9时43分为二级护理、2014年10月16日9时43分至同年10月24日9时48分为一级护理、2014年10月24日9时48分至出院为二级护理、出院后“1、注意饮食休息。2、定期换药。3、建议继续骨科就诊。4、随诊”。原告支付住院医疗费106266.38元。2014年11月5日16时04分至同年11月18日9时25分,原告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骨科13楼住院治疗13天,诊断为原发脑干伤、弥漫性周索损伤、右侧颞叶脑挫裂伤、枕部及左侧颞部头皮软组织挫伤、闭合性胸部损伤、双侧骨股横断粉碎性骨折术后、左侧髌骨粉碎性骨折、右侧髌骨裂缝骨折、左侧胫骨、腓骨骨折、右侧胫骨腓骨远端骨折、左侧膝关节术后脱位、双下肢小腿清创植皮术后、胸部、双膝盖部等全身多处皮肤挫伤、高血压病2级(中危险组)。同年11月10日,原告做了髌骨骨折切开复位张力带钢丝内固定术。医嘱为特级护理与一级护理,出院后“全修两个月,避免剧烈活动及负重、隔日换药、预防感染,视愈合情况髌骨处两周拆线、定期复查,视复查情况拆除内固定及功能锻炼、病情变化随诊”。原告支付住院医疗费34040.51元。。三、原告身体经鉴定多处致残2014年12月3日,吉林正达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伤残等级等的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孙会明此次外伤致左上肢肌力Ⅳ级评定为七级伤残,左眼视力障碍评定为八级伤列残,左下肢损伤后果评定为九级伤残,右下肢损伤后果评定为九级伤钱。2、被鉴定人孙会明的后续治疗费用共计需人民币六万七千元。3、被鉴定人孙会明此次损伤的护理期限评定为180日,需要一人护理。4、被鉴定人孙会明此次损伤的营养费用需人民币五千元”。原告支付鉴定费人民币3900.00元。四、肇事车辆吉AA8086实际车主问题肇事车辆吉AA8086号重型自缷货车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登记的所有人为张小龙。郭连峰在九台公安机关处理事故时陈述其是吉AA8086号车的车主,并表示“我雇佣王双开车”、肇事时“车拉的石子,拉到长春方向”,且对九台公安局办案人员向其释明“你应当如实回答,对与本案无关的问题有拒绝回答的权利。你听清了没有”之回答为“我听清了”。因此,九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载明王双“肇事时驾驶吉AA8086重型自缷货车,车辆实际所有人:郭连峰,住址:德惠市同太乡候家烧锅1组”。本案庭审中,郭连峰主张在公安机关“我确实说过‘我是车主,我是来办这个事情的’”。并提供一份委托书,内容为:“委托书郭连会委托郭连峰办理与孙会明交通事故。因本人外出,当时委托郭连峰办,与郭连峰无责任。特立此书。郭连会二0一四年九月一日”。但郭连峰庭审中表示没有将委托书交给公安机关,并表示“王双是我弟弟让我找的司机,我通过我哥们找到的王双”。王双表示是郭连峰雇佣其开车。庭审中,郭连会主张其是吉AA8086号车的实际车主。并提供一份格式机动车交易合同书及收条,合同内容为:2012年10月16日,田玉军将吉AA8086号车作价人民币126000.00元卖给郭连会,并约定2012年10月16日17时21分以后发生的一切事宜均由郭连会负全部责任等;收条内容为“今有田玉军代收张小龙车款人民币壹拾贰万陆仟元整(126000.00元),车号为吉AA8086。收款人:田玉军2012.10.16付款人郭连会”。五、本案所涉其它事实1、吉AA8086号车在被告人保长春保险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与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后者的保险金额为人民币300000.00元(不计免赔)。2、郭连峰已向原告支付了人民币25000.00元。3、原告之子孙某某生于2001年4月16日。原告之父孙玉书生于1946年6月11日。原告之母徐桂清生于1950年12月23日。原告为其父母唯一子女。

  原审法院认为,一、肇事车辆吉AA8086号车之实际车主问题。郭连会表示其是吉AA8086号车的实际车主,并提供了机动车交易合同书、支付价款收据等。郭连峰在公安机关表示其为吉AA8086号车的实际车主。本案庭审中,郭连峰提供“郭连会”之委托书的日期为2014年9月1日。涉案事故发生在2014年8月22日。九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4年9月5日制作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因此,2014年9月1日正为公安机关处理事故期间。但委托书内容为“因本个人外出,当时委托郭连峰代办,与郭连峰无责任”。根据郭连峰没有将委托书交给公安机关之事实,结合委托书中“当时”一词之文意,应确认“郭连会”之委托书非2014年9月1日出具。另外,郭连峰虽表示“王双是我弟弟让我找的司机”,但王双表示其“受雇于郭连峰”。因此,郭连峰对否认诉讼外自认事实之主张,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郭连峰依法应承担不利后果。综上,本院确认郭连峰、郭连会为涉案肇事车辆吉AA8086号重型自缷货车之实际车主。二、涉案民事赔偿责任问题到庭当事人对公安机关之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据此,被告王双在履行职务中致伤原告,被告郭连峰、郭连会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王双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之规定,被告人保长春保险公分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郭连峰、郭连会承担。三、原告诉求问题1、涉案鉴定意见应予采信。被告人保长春保险分公司及被告王双对涉案司法鉴定无异议。被告郭连峰、郭连会对鉴定意见持异议,但其未能提出足以反驳鉴定意见之证据。同时,郭连峰、郭连会在本院指定其提出重新鉴定申请的期限内未提出申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第二十八条  “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之规定,本院对涉案司法鉴定意见予以采信。2、本案应执行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本院于2015年1月26日开庭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三十五条“本解释所称……‘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之规定,本案应执行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该标准涉及本案之内容为:①2013年吉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9621.21元。②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标准为:2013年度吉林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性支出7379.71元。③误工时间以日为单位,计算公式:误工费=误工天数×日误工费。农民误工费参照‘农、林、牧、副、渔业’误工费标准164.16元计算。④非医护人员的护理费参照‘居民服务和其它服务业’的误工标准108.59元计算。⑤住院伙食补助费计算标准为每人每天100元。3、原告具体诉求⑴医疗费《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例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据此,本院确定原告的医药费为734342.30元(住院医疗费527035.41元+住院医疗费106266.38元+住院医疗费34040.51元+后续治疗费67000.00元)。(2)误工费《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据此,本院确定原告的误工费为16908.48元(164.16元/天×误工天数103天)。(3)护理费根据《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本院确定原告的护理费为19546.20元(108.59元/天×护理天数180天×1人)。根据涉案司法鉴定“被鉴定人孙会明此次损伤的护理期限评定为180日,需要一人护理”之意见,原告诉请住院期间护理费请求,不予支持。(4)交通费本案中,原告虽未能提供交通费票据,但客观上必然要发生交通费用。因此,根据《解释》第二十二条之规定,本院酌定原告交通费为1000.00元。(5)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根据《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本院确认原告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为8800.00元(住院天数88天×100元/天)。(6)营养费《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根据涉案司法鉴定意见,本院确定原告的营养费为5000.00元。(7)残疾赔偿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吉高法(2008)245号)规定,“根据‘伤残等级’来确定残疾赔偿金的数额。1-10级伤残分别为100%-10%,每级相差10%。依此比例,按照吉林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如多个伤残等级中,有一个伤残等级是一级,则按100%计算残疾赔偿金,其他伤残等级的残疾赔偿金则不予支持:如多个伤残等级分别是2-10级,则以最重的伤残等级确定赔偿比例为基数,对于其他伤残,则按10-8级增加1-5%,7—5级增加4—8%,4—2级增加7—9%,但增加的比例最高不超过10%”。据此,原告最重的伤残等级的赔偿比例为40%,其它每个伤残按2.3%计算,本院确定原告的伤残赔偿金为90246.86元【9,621.20元/年×20年×(40%+3×2.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  规定,“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审理民事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  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据此,本案所涉原告之子孙某某的抚养费为8708.05元【(5年×7379.71元/年×47.2%)÷2】,原告之父孙玉书的扶养费为41798.68元(12年×7379.71元/年×47.2%),原告之母徐桂清的扶养费为55731.57元(16年×7379.71元/年×47.2%)。但原告诉请被扶养人生活费为32950.30元,被告据此赔偿。(8)精神损害抚慰金。《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  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是否构成严重精神损害,主要取决于身体、健康被损害的程度。在目前尚无新的针对性规定出台的情形下,仍可考虑借鉴当前司法实践中主要做法,以达到伤残标准作为构成严重精神损害的主要依据。原则上,只有达到伤残等级标准,才能提起精神损害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1月第1版第171页)。本案原告身体多处伤残,身心遭受极大痛苦。因此,本院酌定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0000.00元。综上,本院确定原告本次事故致其经济损失为938794.14元,被告人保长春保险分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420000.00元,余款518794.40元由被告郭连峰、郭连会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  及上述法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赔偿原告孙会明人民币420000.00元。二、被告郭连峰、郭连会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赔偿原告孙会明人民币518794.40元(应扣除已支付的25000.00元)。案件受理费、保全费13890.00元、鉴定费3900.00元由被告郭连峰、郭连会负担。

  宣判后郭连峰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请求:一、撤销吉林省九台市人民法院(2014)九民初字第315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二、判令上诉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三、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与理由: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郭连会共同系肇事车辆吉AA8086号车主,故此判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郭连会对被上诉人孙会明的伤害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关于肇事车辆吉AA8086号车的实际车主问题,被上诉人郭连会有委托书、车辆交易合同以及收据等证据足以证明,肇事车辆的实际车主是郭连会,并非上诉人。关于这一事实,郭连会当庭也予以了认可,因此,原审法院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判令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实属认定事实不清。此外,关于被上诉人王双的实际雇主,结合委托书的内容以及郭连会的陈述,应当是被上诉人郭连会,上诉人只是完成郭连会的委托事项,该车辆以及当时所从事的行为均与上诉人无关,原审法院判决认定错误。综上所述,上诉人提起上诉,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中责令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一项,将上诉人从责任赔偿主体中去除,以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孙会明二审辩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成立,郭连峰曾经说过其是车主。

  原审被告郭连会二审称:涉案车辆是我的,让我哥给我管理。我去交警队弄不明白,所以委托郭连峰处理事故。我当时以为车有保险,赔偿款足够,没想到花了这么多钱。

  原审被告王双二审称:上诉人的上诉与我方没有关系,我方没有任何意见,尊重法院的裁决。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分公司二审称:原审判决正确,我公司已经履行了该案一审判决确定的赔付义务,也履行了事故车辆损失的赔付义务,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上诉人郭连峰虽称其不是实际车主,只是受郭连会的委托处理本案交通事故,并在原审庭审中提交委托书一份。原审法院综合委托书的内容、涉案事故的发生时间及交警部门处理事故的时间,以及该份委托书的出具时间为2014年9月1日等实际情况,对该委托书不予认可并无不当之处。上诉人郭连峰在原审庭审中虽然提交了肇事车辆的买卖合同及收据,欲证明郭连会为肇事车辆车主,但其在2014年8月22日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自认其为肇事车辆车主,且车辆的驾驶员王双在原审也陈述其受雇于郭连峰。因此,原审法院认定郭连峰、郭连会共同为肇事车辆车主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郭连峰上诉认为其不是涉案肇事车辆的车主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99.00元,由上诉人郭连峰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梁伟

  代理审判员董惟祎

  代理审判员王君伟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李蓬勃

免责声明

文书来自各司法或行政机关已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的信息,可能已经技术处理,使用时应以原本为准。本站系公益性法律网站,若相关当事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在评论中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