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非法载客发生事故与丈夫将被害人遗弃 分别构成交通肇事与过失致人死亡罪

2017年05月19日07:06 中国裁判文书网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其因惊慌、恐惧及认知水平所限,误以为头部流血、一动不动的被害人已死亡,为逃避法律追究,指使被告人吴XX将被害人拉走,最终造成被害人死亡,被告人彭XX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在主观方面仍然表现为疏忽大意的过失

  广东省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穗萝法刑初字第414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彭XX(曾用名“颜XX”),女,1971年2月16日出生,汉族。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4月11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过失致人死亡罪于同年5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胥科、崔雅怡,广东金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XX,男,1969年3月12日出生,汉族。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4月11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过失致人死亡罪于同年5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罗其通,广东金轮律师事务所律师

  公诉机关以萝检公刑诉(2014)32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彭XX、吴XX犯故意杀人罪,于2014年8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4年10月10日将本案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公诉机关指派代理检察员杨承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彭XX、吴XX及辩护人崔雅怡、罗其通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4年4月7日10时许,被害人文X在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吉之佳超市门口搭乘由被告人彭XX驾驶的无号牌三轮摩托车前往奥体中心地铁站搭乘地铁。过程中,被告人彭XX为躲避交警截查,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结果车辆在驶入黄村北环路麻根林2号门前的广深铁路隧道段、北环路隧道时由于车速太快发生颠簸,致使被害人文X头部碰撞上述隧道顶部后受伤昏迷。被告人彭XX不顾被害人文X伤情,为逃避法律追究,遂通过电话联络被告人吴XX,要求其尽快将肇事车辆驶离。被告人吴XX赶至现场后,不顾被害人文X伤情,驾驶上述三轮摩托车搭载被害人驶离现场,途经广州市天河区帝景山庄路段行驶至广州市萝岗区联和街南云五路与科林路交界处北面、山脚转弯处,将上述肇事车辆与被害人一并遗弃到人行道上后逃离。同日11时30分许,被害人文X在上述地点被路人发现并报警,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被告人彭XX、吴XX逃匿至湖南省。2014年4月11日,二被告人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

  公诉机关在法庭上宣读、出示了证人证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法医物证鉴定意见书》、《手印鉴定书》、《现场勘验检查工作笔录》、现场照片、《扣押清单》、《到案经过》、户籍材料、被告人供述等证据支持上述指控事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彭XX、吴XX发生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遗弃,致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死亡,其行为共同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均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彭XX、吴XX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彭XX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其辩称:其没有故意杀人。

  被告人彭XX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彭XX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2.被告人彭XX案发后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可以从轻、减轻处罚。3.被告人彭XX和吴XX对被害人深怀歉意,在并不宽裕的家庭环境下,仍筹措了人民币10万元赔款给被害人家属,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应当减轻处罚。

  被告人吴XX辩称:1.其没有故意杀人,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2.被害人的死亡是其妻子彭XX在驾驶三轮车搭客的过程中遇到交警稽查,因心情紧张、开车过快导致交通意外造成的。3.其妻子彭XX打电话给其时,没有要求其尽快将肇事车辆驶离,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让其过去的。4.其是在以为被害人已经死亡的情况下,将肇事车辆驶离了现场。5.本案是因为其和妻子彭XX不懂法律,没有法律意识造成的。

  被告人吴XX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吴XX虽有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的行为,但根据法医鉴定,被害人是因之前发生的交通事故造成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本案没有证据证实被害人是因被遗弃无法得到救治而死亡,也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实被害人在被遗弃前仍然存活,被告人吴XX是在确信被害人因之前的交通事故已经死亡的情况下才将被害人带离现场,他在主观上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心理态度,并没有希望、放任被害人死亡的主观故意,因此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而非故意杀人罪。2.被告人吴XX是初犯、偶犯。3.被告人吴XX事后由于良心不安,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4.被告人吴XX及彭XX的家属已和被害人家属自愿达成谅解协议,向被害人家属赔偿了人民币10万元,被害人家属也对被告人吴XX表示谅解,并书面请求法院对被告人吴XX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年4月7日10时许,被害人文X在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吉之佳超市门口搭乘由被告人彭XX驾驶的1辆红色无号牌三轮摩托车前往奥体中心地铁站搭乘地铁,途中遇交警执勤,被告人彭XX为躲避交警截查,即调转车头,慌乱之中驶入黄村北环路麻根林2号门前的广深铁路隧道段、北环路隧道,由于车速太快,车辆在通过坡路时发生剧烈颠簸,致使被害人文X被向上抛起,头部碰撞到隧道顶部后受伤流血昏迷。被告人彭XX见状误以为被害人文X已经死亡,遂通过电话联络被告人吴XX(被告人彭XX之丈夫)。被告人吴XX接到电话后立即赶至现场,被告人彭XX要求被告人吴XX将被害人文X拉走。被告人吴XX以为被害人文X已经死亡,遂驾驶上述三轮摩托车搭载被害人文X离开现场,途经广州市天河区帝景山庄路段行驶至广州市萝岗区联和街南云五路与科林路交界处北面山脚转弯处,将三轮摩托车与被害人文X一并遗弃到人行道上后逃离。后被害人文X在上述地点被路人发现并报警,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害人文X系因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

  2014年4月11日,被告人彭XX、吴XX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另查明:2014年9月27日,被告人彭XX、吴XX的家属向被害人文X的家属支付赔偿款人民币10万元,被害人文X的家属对被告人彭XX、吴XX表示谅解,希望法院对二被告人均从轻处罚。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及辩护人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陈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0时许,其在自己档口门前的隧道里,看见一辆红色有篷的三轮摩托车停在那里,车后座上有一个人脸朝下趴在座位上,司机座位上没有人,车的后面有一大滩血,其就回到档口打了黄村派出所的电话报了警。大概过了七八分钟,有个男子从隧道里面走出来把那辆三轮车和乘客一起拉走了。

  2.证人单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其10时出去另外一间出租屋搞卫生,直到12时才回来,其出去时没有看到隧道口有车祸,其回来时听电话亭的大姐说,有一辆三轮摩托车在隧道口碰了,地上有好大一滩血,车后座上趴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像死的样子,司机不在车上,接着她就回档口打电话报警了,报警后过了七八分钟,她看到从隧道里面走出一名男子连人带车开走了。

  3.证人吴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0时20分许,其在黄村通向奥体中心的隧道里,看到在下坡进隧道的左边位置有一堆圆状的血迹,大概直径有40厘米左右,在离血迹三四米远的地方有一辆红色的载人三轮摩托车靠右侧停放在隧道里,三轮摩托车后排座位上侧躺着一个女子,其感觉她有三十岁左右,身材比较匀称,她当时头部靠里面,脚朝外,看不到她的脸,也没有听到她有什么声响,感觉像是晕过去了,车上没有驾驶员,其看了一眼之后,因为赶着去上班,就匆匆进隧道离开了。

  4.证人潘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0时多,其到黄村北环路麻根林的隧道前搞卫生时,见到隧道口偏中间有一大滩血,隧道里靠右边停靠一辆三轮车,隧道里的光线较暗,其看到三轮车后座有个人斜右靠在三轮车的车篷边,两手在发抖,有只脚弯曲,三轮车上没有司机,其当时很怕,就赶紧将卫生搞好,约2分钟左右就离开了。

  5.证人龙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0时多,其开车从奥体往黄村方向走,途经隧道,出隧道口时,其看见有一辆三轮车停在进入隧道不远的左边,车后排坐着一个人,靠在车右边扶手上,一动不动,在往前走的斜坡上有一滩血,当时有人叫其报警,其因赶时间就走了。

  6.证人尹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1时30分许,其和陆XX、周XX在科学城南云五路下了公交车后往科林路方向走,大约走了三四分钟后,她们就看见人行道上陆陆续续有血滴,顺着血滴走了大约三分钟,她们看见路边停放着一辆红色三轮摩托车,车旁的地上有一滩血,车后座上趴着一名女子,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她们很害怕,就往科林路方向跑。跑了一会儿,他们看见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就向他求助,后他们又找到一治安岗亭说了有人受伤的事,保安就去现场查看了。

  7.证人周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1时30分许,其和尹XX、陆XX沿着南云五路往科林路方向走,在靠近科林路的时候发现地面上有点点滴滴的血迹,而且越往前走地面上的血迹越多,她们在转右进入科林路的时候,看到一辆红色的三轮摩托车停在路边的绿道上。其胆子比较小,不太敢去看那辆三轮摩托车上的女子,但其经过时听到那名女子有发出呻吟声。

  8.证人陆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1时30分许,其和尹XX、周XX一起搭乘320路公交车在广州市萝岗区南云五路公交车站下车后,沿着南云五路往科林路方向走了200多米的时候,发现地面上有点点滴滴的血迹,而且越往前走地面上的血迹越多,她们在转右进入科林路的时候,看到一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停在路边的绿道上,车后座上有一名长头发的女子头朝下脚朝上地趴着,头部顶在脚垫上,脚垫上有很大一滩血迹,而且还有一滴一滴的血掉落在地面上,其和尹XX都听到受伤女子发出“哼哼”的声音,同时其注意到受伤女子的脚在轻微地动,她们三个都很害怕,不敢靠近,刚好有一名中年男子骑摩托车经过,她们三个就叫住他,让他帮忙报警,她们还到附近一家公司的门岗处找了一名保安帮忙。

  9.证人张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1时15分许,其驾驶摩托车在科林路遇到三名女子,她们称有一个人受伤流了很多血,叫其帮忙报警。其在三名女子的指引下见到在科林路与南云五路交界处的人行道边上停着一辆红色的三轮摩托车,车的后座下好像躺着一个人,其就拨打110报警了。报警后,其把摩托车开上人行道,其看到伤者是一名女性,趴在三轮摩托车后座地板上,头朝右方,脚朝左方伸出了车外,三轮车右后轮处的地面有很多血,其问了伤者是否还好,是否能动的话,伤者都没有反应,也没有动。其把摩托车放在路边,步行至伤者附近时,听见伤者发出“哼、哼”的声音,持续了三四分钟。过了大约十多分钟后,120急救车到场,医护人员把女伤者从三轮车上抬了下来放在地上,然后进行了抢救及测量心电图等措施。当时受伤女子已经没有动静了,没有动也没有发出声响,但医护人员还继续对其进行抢救。120到场后过了约5分钟,警察也到场了,之后其就离开了现场。

  10.证人卢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1时许,有三名女子到其的治安亭称在南云五路和科林路交界的人行道上有一名女伤者,其就驾驶摩托车去到南云五路和科林路交界处,看到有一辆红色摩托车停在那里,车后座上有一名女伤者,她面朝下一动不动地趴在车后排的地板上,脚伸在外面,车上有很多血,其就回到治安亭用对讲机向上级汇报,之后又和同事王XX一起去到现场,过了2分钟,救护车就来了,医生将伤者从三轮摩托车上抬下来,进行抢救,后抢救无效死亡。

  11.证人王XX的证言:2014年4月7日,其12时接班,其提早5分钟到了上班地点,接班的同事卢XX说科林路和南云五路交界的地方出了事,于是他就用电动车载其过去看,大概1分多钟就到了那现场,其看到有一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停在那里,车后座上有一名女子脸朝下一动不动趴着,车上和地上都有很多血,没有听到有其它声音,后来救护车就来了,医生们把那名女子从三轮摩托车上抬下来,其看到那名女子刚被放到地下的时候,她的嘴巴张了一次。

  12.证人李X(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急诊科主任医生)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1时40分,他们接报称在科林路与南云五路交界有一名男伤者需要进行抢救,于是他们马上出车前往现场,11时55分,他们到达现场,发现现场有一辆红色的三轮摩托车,在车的后座侧卧着一名女性伤者,她的头部正在流血,他们先向受伤女子喊话,她没有答话,然后他们接触她的手腕测量脉搏,没有发现脉搏,急救车上的两名搬运工就将受伤女子从三轮摩托车的后座搬到地面,面朝上放好,由护士冯XX测量伤者的心电图,发现已经是一条直线,其就对受伤女子实施心肺复苏急救,急救大约进行了二三十分钟,护士冯XX再一次测量她的心电图,还是一条直线,于是他们对受伤女子宣告死亡,然后把测量得出的一张心电图纸交给现场的警察,之后就返回医院了。在现场,其看到受伤女子额头有一个横向的比较深的伤口,还在流血,其对伤口进行了包扎。

  13.证人冯XX(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护士)的证言:2014年4月7日11时40分,他们急诊科接到120指令称在科林路与南云五路交界处有一名伤者需要进行抢救,其和李X医生就马上出车前往现场,大约过了15分钟,他们到达现场,发现现场人行道边上有一辆三轮摩托车,车后座上平躺着一名女性伤者,两只脚伸出车外,其看到伤者的眼睛上面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头部正在流血,她没有答话,其就叫担架工把伤者放在地上,给她量血压,但量不出她的血压,李X医生触摸她的颈动脉,说伤者已经不行了。李X医生给伤者做心肺复苏,做了几个来回,伤者的颈动脉还是没有搏动。其给伤者做了两次心电图,心电图成直线,表示女伤者已经死亡,于是他们对受伤女子宣告死亡,之后急救车就返回医院了。

  14.证人冯X文(被害人文X的母亲)、文XX(被害人文X的父亲)、贺XX(被害人文X的男友)的证言:被害人文X的手机从2014年4月7日10时许起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15.穗公萝(刑技)勘(2014)372号《现场勘验检查工作笔录》、现场照片(经被告人吴XX、彭XX签认)证实:被害人文X被撞伤的地点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奥林匹克体育中心过天河区黄村北环路麻根林2号门前的广深铁路隧道段、北环路隧道段。广深铁路隧道段北面入口处,有一个由沥青路进入隧道的小斜坡,隧道高是1.9米,宽是1.75米,长48米。

  16.穗公萝(刑技)勘(2014)327号《现场勘验检查工作笔录》、现场照片(经被告人吴XX签认)证实:被害人文X被丢弃的现场位于广州市萝岗区联和街南云五路与科林路交界处北面、山脚转弯处的人行道上。现场三轮摩托车的车头插着车钥匙,车顶帆布撕裂,分成两块,破损车顶帆布里层沾有带血的毛发。

  17.穗萝公(司)鉴(法医)字(2014)3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文X系因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

  18.穗萝公(司)鉴(痕迹)字(2014)21号《手印鉴定书》证实:从涉案的红色无牌三轮摩托车右后视镜上提取的手印一枚是被告人吴XX的右手拇指手印所遗留。

  19.穗萝公(司)鉴(DNA)字(2014)15号《法医物证鉴定意见书》证实:死者文X是文XX和冯X文亲生女儿的可能性大于99.99%;“涉案的红色无牌三轮摩托车车顶带有毛发的血迹”、“上棠村村路农田段北向血迹”、“上棠村村路农田段南向血迹”均为人血,来自死者文X的可能性大于99.99999999%;“涉案的红色无牌三轮摩托车钥匙”上的生物成分检出混合基因型,不排除来自彭XX和吴XX;“涉案的红色无牌三轮摩托车右侧圆把手擦拭子”上检出的生物成分来自死者文X的可能性大于99.99999999%。

  20.肇事车辆照片(经被告人彭XX、吴XX、证人龙XX、周XX、张XX、陆XX、王XX、卢XX签认)、穗萝公(司)鉴(痕检)字(2014)27号《痕迹检验报告》、《扣押清单》证实:涉案的红色无号牌三轮摩托车的车架号码(☆LYOKBJ1C8DAZD0617☆)、发动机号码(156FMI-2V☆D2010339☆)均未被改动,现扣押于广州市公安局萝岗区分局。

  21.《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出车单》证实: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于2014年4月7日11时39分受理抢救被害人申请,救护车11时55分到达现场,处理结果为被害人现场死亡。

  22.湖南省衡东县公安局刑事侦察大队出具的《到案经过》、广州市公安局萝岗区分局刑事警察大队出具的《归案经过》证实:2014年4月11日,被告人彭XX、吴XX到湖南省衡东县公安局刑事侦察大队投案自首。

  23.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材料证实了被告人彭XX、吴XX的身份情况。

  24.《刑事谅解书》、《收条》证实:2014年9月27日,被告人彭XX、吴XX的家属赔偿了被害人文X的家属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被害人文X的家属对被告人彭XX、吴XX表示谅解,希望法院对二被告人均从轻处罚。

  25.被告人彭X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其于2013年4月和丈夫吴XX一起到广州市天河区黄村驾驶三轮摩托车搭客为生。2014年4月7日10时许,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搭乘其驾驶的三轮摩托车去黄村奥体地铁E出口,其经过村道,通过黄村连接奥体中心的第一个隧道,快到奥体地铁E出口时,看到迎面过来一名骑摩托车的交警,其害怕交警扣车,就马上掉头逆行返回,并叫车上的女子下车,那名女子没有下车,其就继续驾驶三轮摩托车返回隧道,因车速比较快,其在隧道上坡时也没有减速,车颠了一下,将其和摩托车后座都抛了起来,其手扶着车把没有被抛得太高,快出隧道的时候,其觉得车有点跑偏,就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车后座的女子歪头向右斜靠在铁栏上,头部全是血,双眼闭着没有任何反应,应该是刚才车被抛起来时,那名女子头部撞到隧道顶部的水泥板上死了。其很害怕,就把车掉头停回隧道口右侧拐弯处,然后打电话给吴XX说:“那个坐我车的女子死了,你快过来把她开走吧,我害怕,我赔不起!”其没有呼唤那名女子,也没有近距离观察或者检查她的脉搏、呼吸,其看到她头部流了很多血,身上也是血,一动不动地靠在车右边的铁栏上,就认为她死了。不久,吴XX去到现场,他看了一下车里的女子,对其说:“她死了!”其对他说:“死了人了,我害怕,我赔不起,我拉不动了。”其求他拉走她,他什么也没说就把车开走了。其不知道吴XX把那名女子拉去哪里了,事后他只说“人死了,就放那里。”

  26.被告人吴X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其和妻子彭XX于2013年到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居住,两人均以驾驶三轮摩托车搭客为生。2014年4月7日10时许,彭XX打电话给其,说出了交通事故,撞死了人。其接到电话后马上去到黄村隧道,在隧道口见到了彭XX,彭XX告诉其,当日10时许,她驾驶三轮摩托车在黄村隧道口搭载一名二三十岁的女子到奥体地铁口,穿过广园路和火车铁道口的隧道时,她看到有个交警骑摩托车过去赶她,因为驾驶三轮摩托车搭客是违法的,交警查到就会扣车,她当时很害怕,马上调头又进入黄村隧道,车速很快,她穿过隧道回到黄村,发现没有交警追她,她又调回头准备进隧道将那名女子送去奥体地铁口时,发现坐在后面的女子倒在座位上不会动了,应该是刚才过隧道时速度太快,车子严重颠簸,致使那名女子的头部撞上隧道顶部的水泥板而死,她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打电话给其。其当时看到三轮摩托车的顶棚已经破了一个窟窿,一个女子右倾倒在车里,地面上有血,车厢地板上有很多血,那名女子头部也流出很多血,其见那名女子一动不动,就以为她死了,也不敢上前看她。其和彭XX都非常害怕,想着那名女子已经死了,送去医院也没用了,又怕坐牢,不敢报警,彭XX说人死了,车她不敢开了,让其把那名女子拉走,其当时头脑空白,就想找个地方把车丢弃掉,于是就驾驶那辆三轮摩托车一直往奥体路方向开,在“帝景山庄”标识牌的路口处拐了进去直开,又拐进48路公车总站旁的一个村庄,兜了下又开出去走了一段,走到那条路的尽头向左拐弯,之后那里没有什么路了,其又掉头将三轮车和那名女子连车带人放在科林路与南云五路交界处的人行道上,就步行逃跑了,过程中,其由于非常害怕,没有再看过后座的那名女子,也没有听到那名女子有呼叫、呻吟声。

  本院认为:被告人彭XX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且其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被告人吴XX因过失而致使他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彭XX、吴XX犯罪的基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惟指控罪名有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本案查明的量刑情节包括:1.被告人彭XX、吴XX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本院根据二被告人自首的具体情况,决定对二被告人均减轻处罚。2.被告人彭XX、吴XX具有悔罪表现,并获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本院对二被告人均酌情从轻处罚。公诉机关就本案量刑情节提出的意见,本院已予以考虑。

  关于被告人彭XX、吴XX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问题。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地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行为人在主观上必须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和解释》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隐藏或者遗弃,致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死亡的,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也是基于行为人在上述情况下对于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主观心态既可能是希望被害人死亡,也可能是放任被害人死亡。本案中,被告人彭XX驾驶机动车非法营运,搭载被害人时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致使被害人头部与隧道顶部发生碰撞,造成被害人重型颅脑损伤,此时,被告人彭XX对被害人造成的伤害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疏忽大意的过失,即其主观上对自己的上述行为可能对被害人造成伤害的结果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之后,其因惊慌、恐惧及认知水平所限,误以为头部流血、一动不动的被害人已死亡,为逃避法律追究,指使被告人吴XX将被害人拉走,最终造成被害人死亡,被告人彭XX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在主观方面仍然表现为疏忽大意的过失。被告人吴XX误以为受伤昏迷的被害人已死亡,遂将被害人拉离现场后遗弃,其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在主观方面也表现为疏忽大意的过失。根据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告人彭XX、吴XX是在明知被害人未死亡的情况下而将其遗弃,即不能证实二被告人具有希望、放任被害人死亡的主观故意,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彭XX、吴XX犯故意杀人罪的罪名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彭XX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无证据显示被害人对事故的发生具有过错,故被告人彭XX依法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符合交通肇事罪的构成要件,应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其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并指使被告人吴XX将被害人带离现场,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属于交通肇事罪的加重处罚情节。被告人吴XX因疏忽大意,误以为受伤昏迷的被害人已死亡,遂将被害人带离现场遗弃,最终造成被害人死亡,其行为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

  对于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本院评析如下:

  1、对于被告人吴XX的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害人在被遗弃前仍然存活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证人尹XX、周晶仔、陆小良、张艾军等多名目击证人的证言,足以证实被害人在被被告人吴XX遗弃前尚未死亡的事实,故被告人吴XX的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对于被告人彭XX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彭XX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我国刑法关于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规定中,有“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一语,其含义是指过失致人死亡,除该条的一般规定外,刑法规定的其他犯罪中也有过失致人死亡的情况,根据特别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对于刑法有特别规定的,一般适用特别规定,而不按该条规定定罪处罚。交通肇事罪的基本构成内容就是过失致人死亡。本案被告人彭XX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符合交通肇事罪的构成要件,也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但根据特别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对被告人彭XX的行为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更为恰当。故被告人彭XX的辩护人提出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3.对于被告人及辩护人分别提出二被告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且均具有自首情节、已赔款被害人家属的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等辩解、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二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彭XX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11日起至2018年4月10日止。)

  二、被告人吴XX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11日起至2016年1月10日止。)

  三、没收公安机关扣押的红色无号牌三轮摩托车(车架号码:☆LYOKBJ1C8DAZD0617☆、发动机号码:156FMI-2V☆D2010339☆)1辆(由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萝岗区分局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王瑞芳

  人民陪审员  李建明

  人民陪审员  黎锦华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邹清伟

  李倩

免责声明

文书来自各司法或行政机关已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的信息,可能已经技术处理,使用时应以原本为准。本站系公益性法律网站,若相关当事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在评论中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