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摩托车撞人以为死亡而将被害人藏匿 无法确定死亡时间构成交通肇事罪

2017年05月19日07:06 中国裁判文书网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害人朱某某的具体死亡时间,不能排除被害人当场死亡的可能性,且不能证实被害人朱某某的死亡是被告人邱伟荣的隐藏、遗弃行为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所致

  上海市崇明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崇刑初字第350号

  公诉机关崇明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邱伟荣。2014年3月22日因涉嫌犯交通肇事罪被崇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崇明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悦,上海市广懋律师事务所律师

  崇明县人民检察院以沪崇检诉刑诉(2014)40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邱伟荣犯交通肇事罪,于2014年8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崇明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施捷辉、代理检察员王鹤松出庭支持公诉,被害人近亲属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周某甲、周某乙、被告人邱伟荣及其辩护人王悦到庭参加了诉讼。审理中,崇明县人民检察院提出延期审理一次,本院予以同意。现已审理终结。

  崇明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3月20日18时32分许,被告人邱伟荣无证驾驶无牌号的中华牌125cc两轮摩托车,沿崇明县某公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某公路4.5公里处时,从后方撞击前方同向正常行驶的被害人朱某某所骑行的自行车,两人当即倒地。随即,邱伟荣起身发现朱某某呼之不应、鼻部出血、头部触地处有血迹,遂认为被害人已死亡。被告人邱伟荣为掩盖其交通肇事的犯罪事实,将朱某某及自行车隐匿至撞击点道路东侧树林内,随后推行摩托车逃离现场。后在前行至某公路5公里处,邱伟荣将肇事摩托车丢弃。次日17时许,被害人朱某某的尸体在上述地点被发现。经法医检验,被害人朱某某符合生前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而死亡。经崇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邱伟荣负该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2014年3月22日,被告人邱伟荣被公安人员抓获,其到案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为证实上述指控事实,公诉人当庭播放了崇明县公安局提供的现场道路监控视频,并宣读或者出示了崇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案发经过、工作记录及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崇明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室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局部平面示意图、现场照片,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证人薛某某、周某甲、黄某某、沈某甲、倪某某、姚某某、袁某、陈某某、钱某某的证言,证人沈某乙的当庭陈述,被告人邱伟荣的供述等证据。

  据此认为,被告人邱伟荣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致一人死亡,并在交通肇事后逃逸,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邱伟荣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可以从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审判。

  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害人朱某某是被被告人邱伟荣拖到树林里以后因得不到救助才死亡的,被告人邱伟荣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被告人邱伟荣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邱伟荣在事发后能积极赔偿被害人,有悔罪表现,且被告人邱伟荣没有前科劣迹,建议本院酌情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20日18时32分许,被告人邱伟荣无证驾驶无牌号的中华牌125cc两轮摩托车,沿崇明县某公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某公路4.5公里处,撞击前方同方向正常骑驶自行车的被害人朱某某,导致邱伟荣与朱某某跌地。随即,被告人邱伟荣起身发现被害人朱某某呼之不应、鼻部出血、头部触地处有大量血迹,遂认为被害人已经死亡。为掩盖交通肇事的犯罪事实,被告人邱伟荣将朱某某及其自行车搬至撞击点道路东侧树林内,后推行摩托车逃离现场。在前行至某公路5公里处,被告人邱伟荣将肇事摩托车丢弃在该处的河道内。次日17时许,被害人朱某某的尸体在事故发生地的东侧树林内被发现。后经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朱某某符合生前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而死亡。嗣后,经崇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邱伟荣负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2014年3月22日,被告人邱伟荣被警方抓获,其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案发后,被告人邱伟荣在其亲友的帮助下,先行支付给被害方赔偿款人民币19万元。

  审理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丙、周某甲、周某乙、周某丁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邱伟荣赔偿其经济损失。经本院调解,双方当事人已经达成调解协议。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崇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事故科出具的案发经过证实,本案的案发过程及被告人邱伟荣的到案经过。

  2、崇明县公安局提供的现场道路监控视频证实,2014年3月20日18时32分许,被告人邱伟荣驾驶一辆二轮摩托车撞及前方同方向骑驶自行车的被害人朱某某的基本过程。

  3、崇明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室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局部平面示意图、现场照片证实,本案事故现场位于崇明县港西镇某公路里程碑4.5公里附近,该路段为南北向,路面宽7米,道路东、西两侧为绿化带,东侧绿化带向东为草地,草地向东为树林。在该公路里程碑4.5公里附近东侧路基处,有一处0.9×0.5米不规则形状血泊,在该血泊附近遗留有一只仪表盘、一塑料碎片(塑料碎片上附有红色斑迹)及一后视镜,在距离该道路东侧路基19米、14米处的树林内分别遗留有一辆自行车、一具女尸等现场情况。

  4、崇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工作记录证实,被告人邱伟荣未办理过机动车驾驶证。

  5、崇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的工作记录及邱伟荣指认现场的两张照片证实,2014年3月22日15时许,民警在被告人邱伟荣的指认下,于事发地北侧某公路5公里一座小桥处的水中,打捞起邱伟荣推入河内的肇事车辆(即无号牌普通两轮摩托车)。

  6、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三份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崇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从事故现场提取的散落物后视镜一只、里程表一只,系未悬挂车牌二轮类交通工具(即邱伟荣所驾驶的肇事摩托车)断裂散落物品;该辆未悬挂车牌二轮类交通工具气缸工作容积为125ml,属于两轮普通摩托车;同时证实,该车发生事故前的行驶速度在66-69公里/小时之间,且该车与被害人朱某某骑驶的自行车车尾发生碰撞。

  7、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朱某某符合生前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而死亡。

  8、崇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实,邱伟荣负本案事故全部责任,朱某某不负责任。

  9、证人袁某、陈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3月21日下午17时30分许,两人在本县某公路4.4-4.5公里处的路东侧30米左右处发现一具女性尸体(即被害人尸体),后陈某某打电话报警。

  10、证人周某甲、黄某某、沈某甲的证言证实,2014年3月20日下午,被害人朱某某至本县港西镇某村某队邻居家吃晚饭。吃完晚饭,朱某某骑自行车回家;证人周某甲的证言还证实,其是在2014年3月20日17时20分左右离开邻居家,当时其母亲朱某某称晚饭已经吃完。

  11、证人倪某某、姚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3月20日下午15时许,邱伟荣在吃饭时喝过酒。当天下午15时30分许,邱伟荣驾驶一辆无牌照黑色摩托车送倪某某回到本县某农场暂住地。当日18时15分许,邱伟荣独自驾驶摩托车回家。

  12、证人薛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3月20日20时许,邱伟荣回到家中后称其自己开车撞至树上,后因摩托车发动不了就把车扔进河内。当时,其看到邱伟荣脸上有点受伤。第二天早上,其发现邱伟荣的脚跛得很厉害。

  13、证人沈某乙的当庭陈述证实,根据事故发生时的情况、现场照片、现场勘验笔录及尸检情况等本案相关材料,不能确定被害人朱某某的具体死亡时间,不能排除被害人朱某某当场死亡的可能性。

  14、证人钱某某的证言证实,其是本县长征派出所社保队员。2014年3月22日上午,为本县某公路里程碑4.5公里处一起交通肇事案,其陪同交警至本县某农场排查。在调查到最后一户邱伟荣家时,邱伟荣称其所骑驶的摩托车已经被他卖掉蛮长时间。在调查时,其与交警发现邱伟荣在行走过程中脚有点跛,遂对邱伟荣产生怀疑。后经向邱伟荣的邻居调查,发现邱伟荣在本月20日还骑驶过摩托车,其与交警遂立即将邱伟荣传唤至长征派出所。

  15、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证实,本案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经本院调解后,双方当事人已经达成调解协议;同时证实,被告人邱伟荣在案发后已经赔付被害方人民币19万元。

  16、被告人邱伟荣的供述证实,2014年3月20日18时30分许,其酒后驾驶无号牌的宗申牌两轮摩托车沿本县某公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某公路4.5公里附近,撞及被害人骑驶的自行车,其跌倒在地。随后,其起身上前察看情况,看见被害人即一名老年女子跌倒在公路的东侧。当时,被害人的鼻子在流血,被害人头部的旁边流了一大滩血,其上前拍拍并推推被害人,但被害人都没反应,其认为被害人已经死亡。为了逃避责任和掩盖事实,其将被害人及被害人的自行车移动到路东侧树林内。随后,其推行自己的摩托车逃离现场。其在行至本县某农场桥边时,为掩盖发生事故的事实,其将摩托车推入河内。2014年3月22日,警察第一次至其家调查摩托车的去向时,其向警方称去年已将其摩托车卖掉,其身上的伤是其自己在渔塘打鱼时摔倒所致。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邱伟荣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无证驾驶无牌号的两轮摩托车且未确保安全通行,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且其在交通肇事后逃逸,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邱伟荣犯交通肇事罪罪名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对于诉讼代理人提出被告人邱伟荣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意见,本院经审查后认为,根据相关解释规定,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隐藏或者遗弃,致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死亡的,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在本案中,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害人朱某某的具体死亡时间,不能排除被害人当场死亡的可能性,且不能证实被害人朱某某的死亡是被告人邱伟荣的隐藏、遗弃行为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所致,根据在案证据应认定被告人邱伟荣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故对诉讼代理人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邱伟荣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将被害人抛弃在案发地附近的树林内,其犯罪情节恶劣,应从重处罚。被告人邱伟荣在案发后具有坦白和赔偿被害方部分经济损失等法定、酌定从轻量刑情节,可从轻处罚,辩护人的相关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为严肃国家法制,维护交通运输管理秩序,综合考虑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造成的社会危害后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邱伟荣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十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22日起至2021年1月2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曹忠萍

  人民陪审员  王兴邦

  人民陪审员  施汉良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吴丽娜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免责声明

文书来自各司法或行政机关已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的信息,可能已经技术处理,使用时应以原本为准。本站系公益性法律网站,若相关当事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在评论中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