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电动三轮车撞人以为死亡 用脚将被害人踹入路边草丛中构成交通肇事罪

2017年05月19日07:06 中国裁判文书网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如果被害人被撞后已经死亡,行为人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逸,则属于单纯的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如果被害人被撞后没有死亡,是在行为人逃逸后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则属于因逃逸致人死亡;如果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藏匿或遗弃,致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死亡,则属于故意杀人行为。

  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皖1002刑初163号

  公诉机关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高良君,男,汉族,1964年1月12日出生于安徽省歙县,初中文化,进城务工人员,户籍地歙县,住黄山市屯溪区。因涉嫌本案于2016年2月3日被黄山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经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黄山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执行。

  辩护人汪民峰,安徽经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检察院以屯检诉刑诉(2016)17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高良君犯交通肇事罪于2016年6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珍珍出庭支持公诉。被害人孙某1、被告人高良君及其指定辩护人汪民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1月31日18时30分,被告人高良君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酒后驾驶无号牌”牧野金鹿”牌正三轮轻便摩托车沿仙林村公路由齐云大道方向往仙林村方向行驶,当驶至黄山市屯溪区新潭镇仙林村路口铁路南侧路段时撞到前方同向行走的行人柯某,造成柯某死亡。事故发生后,高良君将柯某遗弃至路边水沟后逃逸。高良君于2016年2月3日被抓获到案。

  经黄山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柯某符合颅脑损伤致死。经安徽全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无号牌三轮车属于”机动车类正三轮轻便摩托车”,该车左前部与柯某头部发生碰撞能形成该车左前部遗留的痕迹及柯某头部创伤。黄山市交警支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高良君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公诉机关为证实上述指控成立,庭审举出如下证据材料:户籍证明、受案登记表、到案经过、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收条、黄山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被害人死亡情况说明等书证;证人孙某1、吴某、徐某、程某等人证言;被告人高良君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现场勘验笔录、辨认笔录、搜查笔录、指认笔录等笔录;视听资料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高良君违反道路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驾驶机动车致一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且属于饮酒、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机动车,并在交通肇事后将被害人遗弃后驾车逃逸,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高良君对起诉书指控其犯交通肇事罪的事实、定性均不持异议,当庭表示自愿认罪,请求从轻处罚。

  辩护人汪民峰的辩护意见是:一、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高良君犯交通肇事罪的事实及定性不持异议。二、关于对被告人高良君的量刑。本案中,被告人高良君发生交通事故与天下大雪遮挡行车视线的不利因素有关。高良君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赔偿安葬费等费用,且当庭自愿认罪,又系初犯,具有悔罪表现。建议法庭综合全案依法公正裁判。

  被害人孙某1的意见是:被告人高良君撞到被害人柯某是无意的,但其抛尸是故意的,有可能柯某被撞晕,而高良君认为死了,还把柯某踢到河里。鉴于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高良君近亲属能够积极赔偿其部分损失,建议法院对高良君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31日18时30分许,被告人高良君驾驶无号牌”牧野金鹿”牌正三轮轻便摩托车沿仙林村公路由齐云大道方向往仙林村方向行驶,驶经黄山市屯溪区新潭镇仙林村路口铁路桥南侧路段时撞到前方同向行走的柯某。事故发生后,高良君看见柯某鼻梁骨的位置流血,通过叫喊及检测呼吸认为柯某已经死亡,内心恐惧,把柯某拖至路边草丛处,遗弃至路边水沟后驾车逃逸。

  另查明,被告人高良君驾驶无号牌”牧野金鹿”牌正三轮轻便摩托车属于机动车;高良君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被告人高良君于2016年1月31日晚与同事陈某、杨某在”老方家菜馆”一同吃饭,席间饮用黄酒,酒后驾驶无号牌”牧野金鹿”正三轮轻便摩托车离开。

  经安徽全诚司法鉴定中心、黄山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等鉴定机构依法鉴定,高良君驾驶无号牌三轮电动车左前部与柯某头部发生碰撞能形成无号牌三轮电动车左前部遗留的痕迹及柯某头部创伤。柯某的死亡原因为颅脑损伤致死,排除溺亡可能。

  黄山市交警支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高良君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机动车观察疏忽且在交通事故后破坏现场毁灭证据后驾车逃逸,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黄经公(刑)受案字(2016)48号)、立案决定书,该证据来源于黄山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办案系统,其主要内容为孙某1(柯某妻子)于2016年2月1日6时56分向110报案称其丈夫柯某昨晚7时多出去一直未回,在新潭仙林村桥洞口发现柯某的假牙和一双鞋子。2016年2月3日,该局经初查认为高良君于2016年1月31日晚6时半前后驾驶电动三轮车从该道路由南往北行驶,在撞到柯某后将其拖至道路右侧,用脚将高良君踢至道路右侧河沟内。当日以高良君涉嫌故意杀人罪立案。

  2.受理交通事故案件登记表,证明黄山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侦查后认为该案属于交通肇事案件,于2016年3月31日移交给黄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交通事故处理大队处理。

  3.户籍信息,证明被告人高良君的出生年月及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事实。

  4.抓获经过,证明黄山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刑警于2016年2月3日在屯溪区新潭镇仙林村”三江液化气公司”门口的马路上将犯罪嫌疑人高良君抓获,同时查获其所驾驶的”牧野金鹿”牌电动三轮车。

  5.机动车、驾驶员比对结果,证明高良君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6.黄公交认字第J34100220160002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回执,证明经黄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交通事故处理大队侦查认定,高良君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机动车观察疏忽且在交通事故后破坏现场毁灭证据后驾车逃逸,负事故全部责任,柯某没有责任。

  7.收条,证明2016年3月30日柯某妻子孙某1收到高良君家属的安葬费用共计3.8万元的事实。

  8.受理案件通知书、民事诉状、结婚证,证明被害人柯某的近亲属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事实。

  9.收条,证明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高良君的近亲属赔偿被害人孙某1人民币5万元,并取得谅解的事实。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孙某1的证言:2016年1月31日晚6时,我与丈夫柯某一起到仙林村口的木材厂给两只狗喂食,因忘记带狗粮,我让柯某返回村里的家中拿狗粮,柯某就往回走,过了约半个小时,他还没有回来,电话也拨不通,我就着急往回找他,家里没人,问田园山庄的张老板也说没有看到。其与弟弟孙某2在柯某返还的路上和两边河道找,直到次日凌晨也没有消息,我们就先回家了。凌晨6时许,我一人沿路去找,在河道右侧处(凯维涂料研究所至木材厂方向)我发现柯某的下半部分假牙掉在仙林村左边路的一棵树下,随后报警,报警后继续找,在进仙林村右边路的河道旁发现柯某覆盖雪的黑色靴子,在警察到达现场后,我又发现柯某昨晚戴的斗笠在右侧的河道里。

  2.证人孙某2的证言:我是孙某1的弟弟,2016年1月31日晚上八点多钟,孙某1打电话给我问姐夫柯某有没有来,我说没有来。孙某1叫我和她一起去找。我就开车到沙场位置和孙某1一起沿着路往仙林村方向走,并用电筒在路及路两边的草丛、沟里找,没有找到人,我和孙某1就回到孙某1家里看见狗粮还在,我就想柯某到哪里去了,孙某1想报警,我跟她说报警不太合适,因为人没有失踪好几天,我们就回家睡觉了。直到第二天凌晨柯某都没有回来。孙某1告诉我说在铁路桥附近找到了柯某的假牙和套鞋,我就叫孙某1报警。之后警察就来了。当天在路边的河里打捞过没有发现柯某的尸体。2月3日下午警察在该河里附近打捞出柯某的尸体。

  3.证人刘某的证言:高良君是2013年2月到我经营的洗涤厂上班,2015年6月之后就专门为我们厂里送货,高良君根据送货量拿提成。高良君送货的无号牌”牧野金鹿”电动三轮车是我们厂里交给他送货使用的。他住在厂后面的宿舍。

  4.证人陈某的证言:我与高良君是同事,2016年1月31日下午5点半下班以后,高良君骑着厂里送货的电动三轮车(车身是红的,车棚是蓝山色的,车斗后面有”好运车行”字样),我和杨某骑电瓶车,三人到君瑞百合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里一起吃饭,席间,高良君拿了一壶黄酒,喝了不少,饭吃好后,我和杨某去洗澡,高良君结账后骑电动三轮车去了哪里不知道。

  5.证人杨某的证言:我与高良君是同事,2016年1月31日下午5点半下班以后,高良君骑着厂里送货的电动三轮车(车身是红的,车棚是蓝色的,车斗后面有”好运车行”字样),我和陈某骑电瓶车,三人到君瑞百合附近的一个叫”老方”的小饭店里一起吃饭,席间,高良君拿了一瓶黄酒,倒在壶里烫,倒了一杯喝,一共喝了多少不清楚。高良君结账后骑电动三轮车去了哪里不知道。

  6.证人方某的证言:我是菜馆的老板,2016年1月31日晚上下大雪,下午约5点半不到6点的样子,一个男的,两个女的到店里来吃饭,点了一瓶”和酒”牌黄酒,还把酒温了一下,那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喝黄酒,喝了多少我不知道,是那个男的结的账,他们离开店里已经六点多钟了。

  7.证人张某的证言:2016年1月31日晚上下大雪,村里停电,大概8点多钟的时候,本村柯某的老婆孙某1打电话问柯某在不在我家打牌,因为平时柯某在我家打点小牌,次日凌晨,孙某1打电话告诉我说在铁路桥洞路边的马路上找到柯某的假牙和套靴。我到现场发现有许多警察在现场。我帮助在马路边的草丛、水沟里找,但没有找到人。到了2月3日下午,警察在马路边的水沟找到了柯某的尸体。后来听说是洗衣厂的”眼镜”(高良君)干的事。

  8.证人吴某的证言:2016年1月31日晚上6时半,天下大雪,我骑电瓶车从齐云大道路口左拐朝仙林村方向行驶至沙场附近时停车擦雪,一辆电动三轮车从我身边驶过,是一辆型号较大、车头装雨棚、没有护栏的那种。约一分钟后我继续往前骑,前边一辆车经过,后面有一辆三箱小轿车过来,因灯光较强,我看见之前超我的那辆电瓶三轮车停在马路右边,一个身高约1.65米的男子从马路的左边往电瓶车的方向走,用脚往右侧踢个什么东西,接着该男子走到该车的侧面,好像往车里扔东西,很急的样子,随后该男子上了电瓶三轮车开走了,我跟着后面继续往村里行驶,在快到修理厂的路口时,迎面开来一辆小轿车,因路窄不好行驶,我骑车紧跟着三轮车停下,等小轿车开过之后,我就跟着三轮车行驶,后三轮车停下,我就超车过去了。

  9.证人徐某的证言:2016年1月31日晚6时多,我从外地打工回家,在仙林村沙场位置(离火车洞约200米),一辆电动三轮车从我身边开过去,是一辆拉货的大型三轮车,驾驶室安装了一个棚子,车头的灯很亮,但没有尾灯。

  10.证人程某的证言:2016年1月31日晚6时半,我老公开着皮卡车带着我到徽州大剧院接小孩,在仙林路往火车洞过去的一点地方,发现一辆三轮车停在路的左边,车头朝仙林村的方向,我朝三轮车看了一眼,看到车尾部蹲着一个人,当时这个人还抬头,我看见该人戴一个圆圆的帽子,黄色的。

  11.证人潘某的证言:我与高良君是同事,2016年1月31日下午5点30分下班后,高良君出去吃饭了,与谁一起去,怎么去的我不清楚。6点50分左右听见高良君的声音,我出来教高良君把卷闸门拉下来,看见高良君平时骑的那辆三轮车(车棚是蓝色的)已经停在车间里。没有感觉出高良君有异常反应。

  三、被告人高良君的供述与辩解,主要证实案发当晚,其与同事陈某、杨某在饭店吃饭并喝了黄酒。之后,其骑着电动三轮车往厂里赶,当时天空比较黑还下着大雪,其骑车到仙林村的路上过了三江液化气站门口,突然撞到一个人,其赶紧刹车,其骑着的三轮车左侧撞到人了,那个人被其撞倒在地,其赶紧下车看,那个人趴在地上,脸是朝着地面的,其就把他抱起来翻过来,看见那人的鼻梁骨的位置流血了,其叫了几句老师傅,那个人没有回答,其就把鼻子靠近那个人鼻子,发现他没有呼吸了,其就吓坏了,以为他死了,其就从后面抱住这个人,从其三轮车的左侧把他拖到车的后面,再拖到路右边的草丛边上放下来了,其当时怕其他路过的人发现,还把这个人往路边的草丛里面踢了两脚,就赶紧准备骑车跑,看见路中间还有一个斗笠,就把斗笠捡起来往路右边的草丛方向一扔,就赶紧骑车走了等事实经过以及所骑电动三轮车没有牌号,也没有机动车驾驶证等事实。

  四、勘验、检查等笔录

  1.高良君的现场指认笔录,证实2016年2月3日14时20分至40分,高良君指认案发地点是仙林村与三江液化气公司之间马路大概中间的位置,撞到人后,人被撞到三轮车左侧,之后拖至三轮车尾部后面的马路右侧,然后用脚把人踹到马路右侧等位置。

  2.孙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2016年2月3日17时至17时20分,孙某1指认出2016年2月3日下午在新潭镇仙林村铁路桥洞旁边的水渠内打捞出的一具男性尸体是其失踪的丈夫柯某。

  3.现场方位图、现场照片,证明勘察案发现场的方位、地形、地貌以及假牙、雨靴、尸体、斗笠的位置,电动三轮车的铭牌,正面、尾部、侧面、左侧车轮、右侧车轮、前轮等部位图像以及在三轮车驾驶室左侧、右侧的痕迹。

  4.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明2016年2月5日9时50分至55分,公安人员在黄山洁利达洗涤厂员工宿舍二楼右边第三个房间搜查出高良君供述的其在案发当天所穿的衣服,特征为黑色中长款外套,腰部有根带子,与高良君述的穿着吻合。

  5.扣押清单,证明2016年2月3日,公安人员扣押了高良君所驾驶的电动三轮车、钥匙及头盔,三轮车品牌是”牧野金鹿”,车身为红色,车棚为蓝色,头盔为黄色。

  6.黄山市公安局黄山经济开发区分局勘验k3410060000002016020001的现场勘验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明2016年2月1日8时30分至10时,公安人员在黄山经济开发区仙林村路口铁路桥桥洞南侧附近勘验案发现场,在桥面西侧提取假牙半副,在桥面东侧路磅下方草地提取雨靴两只。

  7.黄山市公安局黄山经济开发区分局勘验号k3410060000002016020002的现场勘验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现场勘验检查情况分析报告,证明2016年2月3日14时40分至16时,公安人员在黄山经济开发区仙林村路口铁道桥桥洞南侧黄山市三江液化气站的内河道现场勘验,打捞出男性尸体一具,斗笠一只。

  8.黄山市公安局黄山经济开发区分局勘验号k3410060000002016020003的现场勘验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物证照片,证明2016年2月3日16时15分至17时,公安人员在黄山经济开发区院内勘查高良君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经勘察,驾驶室左边小灯呈半脱落状态,右侧小灯呈半脱落状态,驾驶室两侧有刮擦痕迹,并予以提取。

  五.鉴定意见

  1.黄山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黄公(理化)鉴字(2016)45号《检验报告》,证明柯某尸体的胃内容及部分胃组织未检见有机磷农药、毒鼠强、镇静安眠类药物。

  2.浙江迪安司法鉴定中心浙迪司鉴(2016)病鉴字第36号《硅藻检验报告书》,证明经对柯某的肾组织、肝组织硅藻检验,未检见硅藻,尸体及肺组织检见硅藻。

  3.浙江迪安司法鉴定中心浙迪司鉴(2016)病鉴字第35号《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证明经对柯某的脏器组织进行法医病理组织学检查,蛛网膜及脑出血为其主要病变,其余为继发和慢性病变所致。

  4.黄山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黄公(法医)鉴字(2016)52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关于柯某死因情况说明》,证明经对柯某的肾组织、肝组织硅藻检验,未检见硅藻,其肺组织检见硅藻,系阳性,但不能证明属于溺亡,因为空气中也有硅藻,死后水也可以进入肺部,硅藻检测不支持溺亡,尸体也未检见溺亡征象。经对致伤物分析,柯某右枕顶3.4cmx2.6cm擦挫伤,其内有2.0cm创口,深达皮下,对应位置头皮出血,右额骨骨折,右侧颅中凹骨折,左额颞部蛛网膜下腔出血,上述损伤符合与一定接触面、质地坚硬的物体接触所致,鉴定意见为柯某符合颅脑损伤致死。

  5.安徽全诚司法鉴定中心皖全诚司法鉴定中心(2016)车鉴字第817号《安徽全诚司法鉴定中心关于无号牌三轮电动车与行人柯某交通事故技术鉴定意见书》,证明经鉴定,肇事的无号牌三轮电动车属于机动车类正三轮轻便摩托车,该无号牌三轮电动车左前部与柯某头部发生碰撞能形成无号牌三轮电动车左前部遗留的痕迹及柯某头部创伤。

  六、视听资料

  1、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光盘(监控录像),证明公安机关依法调取设置在屯溪区新潭镇仙林村沙场的监控在案发时段录像。

  2.视屏截图,证明调取的录像截图显示高良君骑车往仙林村方向,证人徐某走路往仙林村方向,证人吴某骑电瓶车往仙林村方向,证人程某乘坐的皮卡车从仙林村出来的方向。

  3.审讯光盘,证明被告人高良君能够如实供述交通肇事的事实。

  上述证据,经过庭审举证、质证,具有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经查,被告人高良君供述其电动三轮车的左侧撞倒被害人柯某后,其下车蹲下去将柯某抱起头靠在其腿上,其看见柯某鼻梁骨的部位流血,喊叫没有回答,其用鼻子挨着柯某鼻子,发现没有呼吸,其认为人已经死亡,比较害怕,就将柯某拖至右边马路,用脚将柯某踹入路边的草丛中(高良君供述其不知道实际上是踹入水沟),之后驾车离开,该供述反映出被告人高良君经测试认为柯某没有呼吸已经死亡,出于害怕被发现受到法律追究的心理而将柯某踹入路边后逃跑,高良君的供述是否属实或者说与证据事实是否吻合,需要其它关联证据印证。因此,柯某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显得尤为重要,是判断行为性质的重要依据。如果被害人被撞后已经死亡,行为人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逸,则属于单纯的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如果被害人被撞后没有死亡,是在行为人逃逸后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则属于因逃逸致人死亡;如果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藏匿或遗弃,致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死亡,则属于故意杀人行为。本案中,根据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意见,可以认定高良君所骑电瓶三轮车左前部与柯某头部发生碰撞能形成该三轮电动车左前部遗留的痕迹及柯某头部创伤,蛛网膜及脑出血系主要病变,符合颅脑损伤致死,同时通过对柯某尸体的肾、肝等组织硅藻检验,排除溺亡可能,且上述证据与高良君供述能够相互印证。但因缺乏死者具体死亡时间的鉴定意见,难以得出高良君的行为系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或故意杀人的结论。死者近亲属孙某1关于柯某可能没有死亡,因未救助或无法救助导致死亡的意见,在案证据不能形成证据链条,难以排除合理怀疑,不能得出该唯一结论,本院依法不予采纳。至于本案的性质认定,本院认为,根据现有在案证据,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人的原则,依法认定为交通肇事罪(逃逸)。

  本院认为:被告人高良君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未取得驾驶证酒后驾驶无号牌机动车,发生致一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的重大交通事故,并且在事故发生后遗弃被害人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良君犯交通肇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高良君能够如实供述罪行,当庭自愿认罪,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高良君近亲属在赔偿8.8万后与被害人近亲属达成赔偿谅解协议,酌情从轻处罚。综上,根据被告人高良君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高良君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6年2月3日起至2021年2月2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程小玲

  审 判 员  钱贵明

  人民陪审员  程旺进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八日

  书 记 员  程 波

  附相关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免责声明

文书来自各司法或行政机关已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的信息,可能已经技术处理,使用时应以原本为准。本站系公益性法律网站,若相关当事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在评论中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