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符合妨害作证罪特征 虽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之前仍以虚假诉讼罪定罪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同时符合妨害作证罪特征 虽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之前仍以虚假诉讼罪定罪

2017年05月21日09:54 中国裁判文书网
   
 

核心提示:因虚假诉讼罪主刑中有管制,系较轻的罪名,故本案虽发生在2015年10月31日以前,仍以虚假诉讼罪定罪量刑。

  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6)浙04刑终241号

  原公诉机关桐乡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毛某,个体。2007年5月31日因赌博被桐乡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二日;2014年1月8日因赌博被嘉兴市公安局南湖区分局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2015年7月3日因本案被取保候审,2016年5月20日被逮捕。现押于桐乡市看守所。

  辩护人朱春旭,浙江建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刘某,原系浙XX藏绒服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11月12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8日被逮捕,2016年2月2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黄某,原系浙XX藏绒服饰有限公司财务总监。2015年11月25日因本案被取保候审。

  桐乡市人民法院审理桐乡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毛某、刘某、黄某犯虚假诉讼罪一案,于2016年5月20日作出(2016)浙0483刑初18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毛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讯问上诉人,并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1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毛某承包浙XX藏绒服饰有限公司厂房装修工程。2013年12月,浙XX藏绒服饰有限公司出现债务问题破产清算,此时该公司仍欠被告人毛某装修款58万余元。2014年春节后,被告人毛某、刘某、黄某结伙,伪造浙XX藏绒服饰有限公司与毛春根、艾湘平、蓝钻石、毛权兴、魏雄奇、张会全、吴永兴(均系被告人毛某分包工人)七人的劳动用工合同、工资记账单等材料。2014年5月23日,被告人毛某以自己名义向桐乡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浙XX藏绒服饰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579301.70元,经桐乡市人民法院调解结案,尚未执行到位。2014年6月20日,毛春根、艾湘平、蓝钻石、毛权兴、魏雄奇、张会全、吴永兴向桐乡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浙XX藏绒服饰有限公司支付七人劳动报酬共计380000余元,经桐乡市人民法院调解结案,尚未执行到位。

  案发后,被告人黄某于2015年11月25日向桐乡市公安局梧桐派出所投案自首。

  原判认为,被告人刘某、毛某、黄某结伙,为谋取不正当利益,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严重妨害司法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假诉讼罪。被告人黄某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刘某、毛某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均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毛某有违法劣迹,酌情从重处罚。据此,原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毛某犯虚假诉讼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二万元。二、被告人刘某犯虚假诉讼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三、被告人黄某犯虚假诉讼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被告人毛某上诉提出:其是受刘某等人误导才实施犯罪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涉案的虚假诉讼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犯罪情节较轻;其接到检察院电话通知后即主动配合调查,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其辩护人另提出:本案定性为虚假诉讼罪不当,违反了“从旧兼从轻”的刑法原则。据此请求二审对上诉人毛某从轻改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毛某及原审被告人刘某、黄某虚假诉讼的事实,有证人吴永兴等人证言,立案材料、民事调解笔录、民事调解书等书证,伪造的民事诉讼证据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诉人毛某及原审被告人刘某、黄某均供认不讳,所供与上述证据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关于上诉及辩护所提,经查:1.上诉人毛某明知伪造证据、提起虚假诉讼的行为可能涉嫌违法犯罪,仍执意为之,严重妨害司法秩序,其行为已构成虚假诉讼罪,并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至于上诉人提出的其受人误导而实施犯罪、其系从犯的意见,一则尚无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二则在案证据足以证明上诉人毛某是犯罪的起意者和具体实施者,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较大,故该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2.上诉人毛某及原审被告人刘某、黄某的行为同时符合妨害作证罪和虚假诉讼罪的构成要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时间效力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应当采用从旧兼从轻的原则确定罪名。因虚假诉讼罪主刑中有管制,系较轻的罪名,故本案虽发生在2015年10月31日以前,仍以虚假诉讼罪定罪量刑。辩护人就本案定性所提的异议不能成立,不予采纳。3.上诉人毛某系被公安机关在其家中抓获归案,依法不能认定为主动投案及自首。至于其在本案立案侦查之前接受桐乡市人民检察院调查的行为,并不属于主动投案。上诉人提出其系自首的意见不能成立。4.上诉人毛某等人的犯罪行为,已经导致司法机关出具了与客观事实不符的裁判文书,严重妨害了司法秩序,损害了司法权威,故上诉人提出其行为后果不严重、情节较轻的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毛某、原审被告人刘某、黄某的行为均已构成虚假诉讼罪。原判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及辩护请求二审从轻改判的理由不足,本院不予照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沈宏宇

  审 判 员  朱 凯

  代理审判员  徐 洁

  二〇一六年七月一日

  书 记 员  黄晓琴


┃相关链接:

关于防范和查处虚假诉讼的规定[江苏]

虚假诉讼探析

伪造借条虚假诉讼 江苏无锡一法院开出“罚单”

70万元借条包含了50万元借条又起诉构成虚假诉讼罪 (2017)浙01刑终82号刑事裁定书

凭已还款但未收回的收据打官司 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九)之前定诈骗罪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公安局关于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