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化联盟”通过口耳相传、建立微信群、朋友圈宣传等方式组织传销活动 (2018)陕0203刑初17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五化联盟”通过口耳相传、建立微信群、朋友圈宣传等方式组织传销活动 (2018)陕0203刑初17号刑事判决书

2018年06月13日14:42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陕0203刑初17号 公诉机关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小芹,又名杨仙荣,女,1

  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陕0203刑初17号

  公诉机关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小芹,又名杨仙荣,女,1972年3月4日出生于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汉族,高中文化,群众,户籍所在地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捕前租住于铜川市新区,村民,无业。

  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2017年5月27日被铜川市公安局印台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7月4日被依法逮捕。

  现羁押于铜川市看守所。

  辩护人郑航善,陕西红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以铜印检诉刑诉(2018)1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小芹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3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侯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小芹及其辩护人郑航善到庭参加了诉讼。

  现已审理终结。

  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5月云数贸“五化联盟”网站运行以来,以“振兴民族互联网、成就更多平凡人”为口号,以投资原始股为名,许诺高额收益,设立推荐奖、层碰奖,点碰奖等奖励机制,引诱人员加入并发展下线,加入的会员按双轨制呈金字塔方式排列。

  “五化联盟”实质上无任何经济实体,也没有任何股权,会员所获奖金收益均源于层层下线人员加入时所交纳的费用。

  2016年5月以来,被告人杨小芹积极参加云数贸“五化联盟”并成为会员,其通过口耳相传、建立微信群、朋友圈宣传等方式,大力宣传介绍、组织推广“五化联盟”,不断发展下线会员。

  经鉴定,“五化联盟”中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1下线层级共有79层,下线会员共计有16483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关系图,电子币合计为50710,报单币合计为166110,现金获利合计为3000。

  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2下线层级共有78层,下线会员数共计12879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关系图,电子币合计为700,报单币合计为0,现金获利为0。

  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3下线层级共有34层,下线会员共有3602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关系图,电子币合计为8545,报单币合计为14495,现金获利合计为18000。

  现已查明,杨小芹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有30余人,层级在3层以上。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小芹以投资“五化联盟”为名,积极参加并发展人员购买所谓原始股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获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人员有30余人,层级在3层以上。

  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 ?之一的规定,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杨小芹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主要的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可依法从轻处罚。

  被告人杨小芹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并自愿认罪、悔罪。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辩称被告人有以下从轻处罚情节:1.杨小芹归案后,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及庭审中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依照刑法67条第3款的规定,可从轻处罚。

  2.杨小芹自愿认罪,有明确、真诚的悔罪表现。

  3.杨小芹愿意在自己经济能力可能的额度内缴纳罚金。

  4.此次犯罪是初犯、偶犯,之前杨小芹无任何劣迹。

  5.从本案的犯罪社会背景看,杨小芹也是该犯罪传销组织的直接受害者。

  庭审证据中可以证明该传销活动以“振兴民族互联网、成就更多平凡人”极具煽动性的语言,将一个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这一最平凡的人民内心最朴素的爱国心、成功梦想予以充分激发。

  从其极强诱骗性也就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被洗脑和欺骗。

  杨小芹作为一个农村妇女,误听误信而加入该传销组织,身陷囹圄,其自身本身已经成为一个直接受害人,本人也是悔恨不已。

  经审理查明,2016年5月云数贸“五化联盟”网站运行以来,以“振兴民族互联网、成就更多平凡人”为口号,以投资原始股为名,许诺高额收益,设立推荐奖、层碰奖,点碰奖等奖励机制,引诱人员加入并发展下线,加入的会员按双轨制呈金字塔方式排列。

  “五化联盟”实质上无任何经济实体,也没有任何股权,会员所获奖金收益均源于层层下线人员加入时所交纳的费用。

  2016年5月以来,被告人杨小芹积极参加云数贸“五化联盟”并成为会员,其通过口耳相传、建立微信群、朋友圈宣传等方式,大力宣传介绍、组织推广“五化联盟”,不断发展下线会员。

  经鉴定,“五化联盟”中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1下线层级共有79层,下线会员共计有16483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关系图,电子币合计为50710,报单币合计为166110,现金获利合计为3000。

  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2下线层级共有78层,下线会员数共计12879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关系图,电子币合计为700,报单币合计为0,现金获利为0。

  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3下线层级共有34层,下线会员共有3602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关系图,电子币合计为8545,报单币合计为14495,现金获利合计为18000。

  被告人杨小芹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30余人,层级在3层以上。

  另查明,2017年5月27日被告人杨小芹被公安机关抓获。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证明,2017年5月20日铜川市公安局印台分局接到铜川市公安局逐级转发公安部经侦局通知,要求对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被告人杨小芹进行立案调查并查处打击。

  2017年5月24日铜川市公安局印台分局以杨小芹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侦查。

  2.搜查证、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扣押电脑中的部分图片资料、物证电脑主机、宣传资料等证明,2017年5月27日公安机关在杨某家将杨小芹和杨某一并查获,并扣押了相关物品。

  2017年6月3日在被告人铜川新区某大厦住处进行了搜查,扣押了涉案相关物品。

  物品里发现印有云数贸、张某头像或有关文字的一些图片和大量物品。

  结合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能证明这些东西有些是被告人自己卖,有些赠送,客观上印证有宣传的行为和事实。

  物品中有棒球帽、T恤、彩页、书籍、名片充值卡、横幅等涉及到云数贸、五化联盟信息,有大量的货运单、五行币、金镶玉等物品,还有杨小芹、杨某手机共5部(随案移送杨小芹手机2部)、银行卡、机票、证件等。

  杨小芹的电脑中发现大量有关云数贸、张某、五化联盟、五行币等宣传图片、语音、视频资料。

  3.电子物证远程勘验笔录、电子数据鉴定意见证明,五化联盟下线层级共有130层,下线学员数共有212088个,并制作了下20层层级关系图,下线层级达到3层和下线学员数量达到30人的学员共有18339个。

  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1下线层级共有79层,下线会员数共有16483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图,电子币合计50710,报单币合计166110,现金获利合计为3000;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2下线层级共有78层,下线会员数共有12879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图,电子币合计700,报单币合计0,现金获利合计为0。

  杨小芹会员账号whyxq003下线层级共有34层,下线会员数共有3602个,制作上3层下10层会员层级图,电子币合计8545,报单币合计14495,现金获利合计为18000。

  光盘是电子证据,证明关系网络图。

  4.手机检查笔录及说明一份证明,公安机关对扣押被告人的OPPO手机做了检查,在手机中发现有大量涉及云数贸、五行币、五化联盟的图片、视频、聊天记录等,即被告人通过手机宣传云数贸和五化联盟。

  5.电子数据及微信转账记录证明,被告人杨小芹的微信账号(XQ-××)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的交易明细。

  6.印台检察院移送清单证明,随案移送物品情况。

  7.户籍证明信证明,被告人的身份信息。

  8.抓获经过、抓捕光盘一张证明,杨小芹系公安机关在杨某家中抓获。

  9.杨小芹所在村委会证明一份,证明杨小芹无违法犯罪行为,在村中邻里和睦,孝敬父母。

  10.证人证言:(1)司某、康某、岳某证言证明,司某是被告人所称的“司令”,康某、岳某是“云数贸五化联盟”网站建立、维护、运营等人员。

  2016年3、4月,司某(代号司令)与张某甲(代号老鹰)等人到泰国普吉岛狱中探视张某(真名宋某,云数贸传销组织的创始人),并密谋、策划回国后按照原云数贸模式另行新建一个云数贸投资盘,即后来的云数贸五化联盟网络传销组织。

  司某回国后,通过张某甲找到懂建网站的康某,将原云数贸的所有奖金制度和会员发展制度讲给康某,并将建立五化联盟传销组织构想告知康某,要求康某按照构想设计出方案,康某同意,后康某找做编程软件工作的岳某建立了五化联盟网站。

  五化联盟从2016年5月开始招收会员,2016年12月张某出狱后,因为五化联盟传销特征明显,要求会员转做五行币,2017年1月份关闭五化联盟网站系统。

  五化联盟实质是电子交易平台,无任何实物买卖和经济实体,模式为500元注册一单发展会员,会员以双线发展下线会员,实行双轨制,呈金字塔型向下层层发展会员,并根据下线会员数量来获得相应奖励,奖励分为静态、动态两种,静态收益是被告人所称的电子股、原始股,动态奖励是推荐奖、层碰奖、点碰奖,系统中会员达到一定条件,可升级到中级、高级会员。

  2016年5月五化联盟运营以来,康某负责网站系统日常管理,司某伙同张某甲、田某等人长期在深圳、兰州等地以微信组织人员授课,以慈善捐赠名义搞活动,宣传五化联盟,并给骨干成员发礼品、现金等,虚吹股权、公司上市,以上市后股权分红等形式吸引新会员注册。

  (2)张某乙证言证明,在五化联盟系统中张某乙是杨小芹的上线。

  张某乙通过微信好友旺女和杨小芹的介绍得知了云数贸,她自己也宣传介绍别人做五化联盟,同时也介绍了五化联盟的奖励机制,通过杨小芹的介绍还做五行币,杨小芹通过微信群等宣传过五化联盟、五行币,她称自己和杨小芹是2015年在宁夏做108阳光资本运作认识的。

  (3)证人郭某、赵某、赵某甲、王某、刘某、寇某、王某甲、纪某、李某、靳某证言:这10名证人系杨小芹直接介绍成为五化联盟会员的人,加入五化联盟的方式、五化联盟的运营方式和奖金制度。

  部分证人还证明经杨小芹介绍加入五行币。

  以上证人还介绍别人加入五化联盟。

  ①郭某证言证明,2014年8月接触云数贸,投资过云数贸的其他盘,2016年5、6月杨小芹通过微信私聊和群里发送宣传信息及链接介绍五化联盟是云数贸新开的盘,一单500元,三单1000元,投资两单回本,奖金制度和之前的其他盘一样,推荐奖20%、层碰奖60%、点碰奖10%,配送原始股票,股价翻一番时可以自主交易,电子币奖金收入达到3万可以奖励宝马车。

  杨小芹建立了“新人了解群、会员群、五行币群等”三四个群,群名也经常换,群里主要是杨小芹说话,分享一些云数贸的前景、好处、会出哪些盘、结束哪些盘等,还照书念过《生产关系改变下的互联网经济》。

  郭某在妻子、儿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别以自己、妻子、两个儿子名义各投资1000元,共4000元,给杨小芹的现金,收回2000多元。

  郭某介绍王某、妻子杨某甲、儿子郭某甲、郭某乙、刘某参与五化联盟。

  梁某不是郭某介绍的,在郭某名下报过单,是杨小芹安置的。

  郭某介绍的人通过微信转账给郭某,郭某又转给杨小芹。

  郭某在杨小芹处以5000元买了一枚五行币,同时配送数字货币。

  其与杨小芹一同去过马来西亚。

  ②赵某证言证明,其经朋友介绍认识杨小芹,2016年5、6月,杨小芹给其和其姐赵某甲一起介绍了五化联盟,说这是原始股,一块钱一股,等上市后可以涨,赵某就投资了4000元,给杨小芹的现金,无收据。

  后其收益3000元,但又投进去了,之后再无收益。

  赵某给姐姐赵某甲和杨某乙介绍过五化联盟。

  赵某甲也投资了9000元。

  ③赵某甲证言证明,2016年5、6月,杨小芹给赵某甲和妹妹赵某一块介绍了五化联盟,说这是原始股,一块钱一股,等上市后可以涨,赵某甲投资9000元,以现金给了杨小芹,无收据。

  赵某甲在五化联盟的投资无收益。

  赵某甲给明某、史某介绍过五化联盟。

  赵某投资了4000元。

  ④王某证言证明,2016年5月,杨小芹给王某介绍说五化联盟是原始股,最高投资1000元,最低投资500元,等上市了就能赚钱,现在原始股每股只需1毛钱,王某就去找杨小芹买了1000元的,以前有一个网址可以登录。

  王某给其三姐王某乙介绍过五化联盟,王某乙投资过500元,王某用1000元奖金以嫂子王某丙、丈夫张某丙的信息报过单。

  五化联盟就是投资原始股,投资500元,再介绍两个人就可以挣钱了,无生产经营项目和产品。

  王某听杨小芹说过郭某,在杨小芹办公室听别人说过投资报单早就可以在高点位,以后获益会更多,投资晚的人在投资早的人下面挂着。

  2017年过年时,杨小芹还问王某收藏五行币否,一枚5000元,王某未收藏。

  ⑤刘某证言证明,2016年夏季,杨小芹给其介绍了五化联盟,后给杨小芹500元现金让杨小芹给其操作投资,无收据。

  杨小芹给刘某说让刘交500元的会员费,再叫两个人,刘所交的500元就会回来了,刘某未获利或提成,也未见过五化联盟有产品和经营项目。

  ⑥寇某证言证明,2015年前半年,杨小芹给其介绍五化联盟,说这是国内一个互联网公司,现在可以投资原始股,每股500元,以后可以增值,后寇某以自己、丈夫杨某丙、儿子杨某丁、妹妹寇某甲的名义共投资了6000元,未获利,2016年杨小芹给了寇某一部华为P9手机,手机背部印有张某的头像及“张某,未来首富”字样。

  寇某带同事马某去杨小芹办公室,杨给马介绍过。

  ⑦王某甲证言证明,2016年4、5月,杨小芹给王某甲介绍说五化联盟是一种原始股,一股一元,等上市后利润可以翻几番,谁新介绍或新发展一位投资人,就给抽推荐奖多少钱,发展的越多,抽的越多,王某甲就买了1000元的,钱直接给了杨小芹,无收据。

  到11月份,杨小芹又介绍王某甲以5000元投资了一份五行币,后给了王某甲一块金币,金币正面有张某的头像,下面有“五行币”字样。

  杨小芹是铜川的总代理。

  五化联盟无产品或生产经营项目,通过熟人不断打电话介绍、到杨小芹办公室听课、熟人给熟人介绍等宣传。

  王某甲未获利。

  王某甲向董某介绍了五化联盟,董某投资了1000元。

  ⑧纪某证言证明,2016年一天,杨小芹向其介绍了五化联盟,说五化联盟是原始股,现在投资,等到以后上市后,就可以分红。

  过了一段时间,杨小芹问她咋还不买,她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就买了500元的,是微信转账给杨小芹的。

  其跟李某甲聊过五化联盟,其说听杨小芹介绍过,后其和李某甲就投资了。

  其认识王某乙,但未给王某乙介绍过。

  纪某未有提成和返利。

  ⑨李某证言证明,2016年5月份,杨小芹给其介绍五化联盟的原始股一块钱一股,上市后可以涨,到时收益很高,其就投资3000元-5000元到五化联盟,没有收益。

  其听杨小芹说寇某投资过。

  ⑩靳某证言证明,其在新区参加建材和保健品推销会时,大家都在聊云数贸,说购买原始股,上市了会挣很多钱,现在购买只需500元,其了解到在新区某大厦可以购买。

  之后,其自己去某大厦608两次,每次去人都挺多,还有T恤衫、被子、酒等,都印有张某的头像,杨小芹正在给大家讲云数贸,说百度南非控股、腾讯、阿里等网络都是外国人控股,没有中国控股的网络公司,云数贸比海都大,要整合百业,是国家秘密操控,张某在云数贸里最大,说云数贸没问题,是好事,帮扶穷人,让人人都有钱。

  靳某说用手机查了,网上咋说是传销,杨小芹说手机上显示的都是这,张某几起几落,都是国家在保护。

  杨小芹说一单500元,再不买,下个月就要涨价,后靳某买了500元的,直接把现金给了杨小芹,无凭证,杨小芹在电脑上操作,其购买时提供了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

  靳某听说杨小芹还去三原等地讲过课,杨小芹弄到宝马车了。

  (4)证人梁某、边某、左某、李某乙证言证明,以上4名证人系杨小芹间接发展的下线。

  ①梁某证言证明,2016年5、6月份加入一个“五化联盟的微信群”,其中“垚堃”微信中经常发布五化联盟的消息,内容有“五化建设、全民持股、爱心慈善内容、原始股的股价”等。

  梁某从微信群中得知五化联盟里原始股的股价每天都升值等消息后,通过杨小芹的下线郭某处投资了五化联盟,共计1500元,后梁某介绍边某、左某、李某丙、李某乙等参与五化联盟进行投资。

  梁某听杨小芹介绍说五行币是纯黄金打造,具有收藏价值,以5000元的价格在杨小芹处购买了一枚五行币。

  ②边某证言证明,其2015年经朋友左某介绍投资五化联盟,听说很挣钱,以其自己、媳妇王某丁、儿子边某乙三人名义投资三单,一单1000元,优惠500元,共计2500元,其将2500元交给了左某朋友一个姓梁的手里,没有收据。

  王某丁、边某乙不知投资的事。

  五化联盟没有产品和项目,边某没有获得提成或返利。

  ③左某证言证明,2016年3月,经一个在新区做生意的姓梁的甘肃人介绍加入五化联盟,听说投资的是原始股,上市能分红,便以自己、媳妇张某丁、儿子左某甲、女儿左某乙的名义投资2000元,钱存到姓梁的给的账号上了。

  左某没有获得提成或返利。

  听说杨小芹就是做五化联盟的。

  ④李某乙证言证明,2015年其经在新区做生意的甘肃人梁某介绍加入五化联盟,投资了17500元,通过微信转账把钱给了梁某,没有收据。

  李某乙未获得提成或返利。

  李某乙介绍同村的安明加入五化联盟,还从梁某手中购买了五行币,知道杨小芹五行币做的很好。

  (5)侯某、杨某乙、李某甲证言:该3名证人系杨小芹发展的下线。

  ①侯某证言证明,2017年5月,杨某乙约其去逛,她们到某建行六楼的一个房子里见面,当时现场好几个人,杨某乙开始讲五化联盟,说五化联盟属于云数贸,能挣钱,有原始股可买,一单500元,每发展2人送一单,发展人就有钱赚。

  侯某以自己名义买了1000元的,后偷偷以女儿杨某戊的名字又买了1000元,钱给了杨某乙,无收据。

  侯某未获得提成或返利。

  ②杨某乙证言证明,2016年4月经朋友赵某介绍五化联盟,说投资后会挣到钱,就投资1000元,给赵某的现金,无收据。

  杨某乙介绍其姐杨某戌加入五化联盟。

  杨某乙通过赵某认识杨小芹,知道杨小芹在新区某大厦住。

  ③李某甲证言证明,2016年前半年,纪某、杨小芹给其介绍说有个原始股让其投资,500元一股,1000元三股,发展两个下线,就可以回本。

  李某甲便先后投资五化联盟1500元打到杨小芹账户中,无票据,杨小芹电话里让李某甲发展下线,李某甲说发展不来,杨小芹和纪某说给其帮忙,说现在做这个项目的人很多,好找,李某甲未发展到人,后来杨小芹就给李某甲操作了,具体发展了谁李某甲不清楚。

  其银行卡上收到过1000元,不知谁打的。

  五化联盟无产品和生产经营项目。

  (6)李某丁、阴某、王某戊、李某戊、张某戊、梁某乙、李某戌证言:以上7名证人系杨小芹间接发展的下线人员,证明加入、介绍他人加入五化联盟的过程。

  ①李某丁证言证明,经朋友王某介绍得知五化联盟是好项目,上市后能挣钱,就参与投资,购买了1000元的五化联盟原始股票,李某癸通过微信转账把钱、姓名、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等给了王某。

  李某癸给妻子阴某、梁某乙、李某戊、李某庚、李某戌、王某戊、李某己、李某壬等人介绍五化联盟,说购买原始股上市后可以赚钱,这些人通过李某癸将钱和个人信息发给王某。

  李某癸妻子给张某戊、任某、任某甲、任某乙介绍过五化联盟,以上人员把钱和信息发给李某癸,李某癸再发给王某。

  除李某癸外,其他每人各购买了500元。

  李某癸未获利。

  ②阴某证言证明,经丈夫李某癸介绍说购买原始股票,购买价是一股一毛钱,上市后会挣很多钱,就购买了500元的五化联盟。

  阴某还给朋友张某戊、妹妹阴谋甲介绍过五化联盟,说购买的是原始股,上市后能赚钱,购买一份500元。

  阴谋甲用其儿子任某乙的身份信息购买过。

  阴谋甲用女儿任某甲、任某的身份信息购买过。

  上述人员通过微信将个人资料发给阴某,再由阴某发给李某癸,具体由李某癸操作。

  ③王某戊证言证明,2016年6月通过李某癸介绍,得知五化联盟的股份上市后每股能涨几十到几百,其想着这样挣钱快,就以自己名义投资1000元,钱给了李某癸,无收据,具体是李某癸用王某戊手机在网上操作的,该网址到2017年3月打不开了,李某癸说系统在升级。

  王某戊未获得提成或返利,也未发展下线。

  李某癸、李某壬、李某庚也投资五化联盟了。

  王某戊还通过李某癸帮忙操作购买了1000元的五行币。

  ④李某戊证言证明,2016年6月,李某戊听其兄弟李某癸说过五化联盟、五行币,说五行币很赚钱,李某戊不信,李某癸说给李某戊垫钱,用一下李某戊的身份信息和银行卡,赚钱算李某戊的,赔钱算李某癸的,李某戊答应,并将个人身份信息和银行卡让李某癸拿去用。

  之后,李某戊不知李某癸咋搞的。

  ⑤张某戊证言证明,2016年5月,经工友阴某介绍投资五化联盟3800多元,钱给阴某了,也没收条,其投资只因家里穷想挣钱,未介绍下线。

  听阴某说上线有个叫张某的,负责人叫杨小芹,有次在耀州区开会,杨小芹参加了。

  ⑥梁某乙证言证明,其2016年8月朋友李某癸说有云数贸的一个项目,想让其参加,其说没钱,李某癸称用一下她的身份证,不用投资,到时可以分红,其想着没有风险,就按李某癸要求填了一张表,并把身份证复印件给了李某癸。

  其未介绍人投资。

  ⑦李某戌证言证明,其通过李某癸介绍说五化联盟是原始股,过一段时间上市,上市后能翻倍挣钱,其就投资了1000元,钱给了李某癸,没手续。

  投资后有三个账号:whlyz001、whlyz002、whlyz003。

  其未获得提成及返利。

  (6)成某、梁某丙、郭某丙、梁某丁证言证明:以上4名证人系杨小芹间接发展的下线人员。

  ①成某证言证明,其听丈夫段某说了五化联盟,一单500元,其听杨小芹说五化联盟是“振兴民族互联网”,其通过段某买了500元的,买时说是电子股,没有实物。

  杨小芹给段某介绍的五化联盟,成某去过杨小芹在新区某大厦租住的地方,杨小芹曾组织人在新区阳光广场上打横幅宣传过,曾拉成某进微信群,群里杨小芹发过让投钱的项目,后来还发过五行币等。

  ②梁某丙证言证明,2015年经朋友介绍认识段某,段某介绍了云数贸的好处,还称介绍一个人就能挣500元,段某称个人投资1000元,是用于购买云数贸的原始股,当时是1毛多钱1股,等公司上市了就可以拿分红,梁某丙就买了1000元的,最后也赚回了1000元,梁某丙介绍亲戚梁某戊、梁某丁、梁某戌、郭某丙、郭某丁、郭某戊、朋友付某、杨某癸等每人买了1000元的,钱和有关信息都通过电话和信息报给了段某的妻子成某。

  每个进云数贸的人都有一个电子平台账户,其介绍一个人进来,其平台账户就会给其多出价值500元的电子货币。

  电子货币不能提现,只能保单用。

  ③郭某丙证言证明,其2016年3月份经梁某丙介绍投资了五化联盟1000元,现金也给了梁某丙,没收据,没有提成或者返利。

  郭某丙给妹妹郭某丁、弟弟郭某戌说过五行币,该二人自己联系的梁某丙,是否购买其不知道。

  五化联盟达到一定层级可以分红,通过宣传册和拉人头来宣传。

  ④梁某丁证言证明,2016年6月经梁某丙介绍投资了1000元五化联盟,其通过支付宝向成某转的钱。

  五化联盟是对原始股权炒作,没有具体的产品,其投资就是为了挣钱。

  其未介绍别人加入。

  ⑤办案说明、民警与段某的通话录音证明,段某一直在外地。

  段某通过杨小芹的介绍加入五化联盟,系杨小芹的直接下线。

  (7)杨某、程某、贾某、王某戊证言:杨某和程某是杨小芹的妹妹和妹夫,贾某是杨小芹的丈夫。

  ①杨某证言证明,2017年5月和杨小芹等15人一起去了印尼参加云购平台签约会,并将拍摄照片和视频发到朋友圈用于宣传云购平台,杨小芹有自己的团队,人员为以上15人,团队主要做五行币。

  2016年11月份其跟着杨小芹做五行币,主要负责邮寄发货。

  五行币的经营模式、奖励机制。

  ②程某证言证明,2016年7、8月份,其妻子杨某参与投资云数贸,2017年春节前后参与五行币的销售,其本人没有参与,杨某参与的同时把程某及女儿、儿子一同拉进去参与,但三人只是挂了个名,具体投资的金额和收益情况其不清楚。

  2017年5月18日的前一周,杨某、杨小芹及杨小芹的儿子杨某己三人去印度尼西亚,有一个中国的上市公司在印尼让他们去造势,做宣传。

  ③贾某证言证明,贾某系杨小芹的丈夫。

  2016年5、6月份,微信上一个叫王姐的人说认识杨小芹,王姐给其介绍五化联盟,说一人可以买两单,一单是500元,再介绍两个就可以返本,谁来投资保单就可以卖积分,贾某买的时候每股已经一毛五分多了,王姐说五化联盟原始股每股涨到三毛钱就可以交易买卖,以后上市后,还可以分红。

  贾某向王姐给的一个农行账号打款1000元投资,并向张某戌、邓某、郑某介绍了五化联盟,张某戌和邓某甲各投资1000元,郑某投资500元。

  贾某在五化联盟中卖积分获利1000元钱。

  贾某在杨小芹新区的房子里拿了几个印有“张某-未来世界首富”字样的杯子,给了张某戌、邓某、郑某各一个。

  贾某通过五化联盟的网站上看到过自己所投资原始股的涨幅动态,后来该网站关了。

  云数贸网站上有很多产品,沐浴露、洗衣液、茶叶、杯子等,贾某见过杨小芹在上面买过很多东西,都是作为赠品送给别人的。

  贾某不知道自己的上线是谁,对其在五化联盟中的层级不清楚,认为是杨小芹用他的身份信息做的。

  ④王某戊证言证明,2016年前半年,其通过王某知道五化联盟、五行币的经营模式是云计算,现在买的是原始股,上市了五行币就值钱了,所以其从王某处购买五行币一个。

  杨小芹是陕西总代理。

  11.被告人杨小芹供述证明,2016年,其听群里人说司令才从张某那里回来,其就问司令,司令说张某老大让他做云数贸五化联盟,杨小芹向司令提交了资料,司令帮杨小芹注册了五化联盟账号并教杨小芹进网站,杨小芹看到五化联盟系统里的股票一直上涨,觉得是好事,就给朋友介绍了,让他们也加入进来,杨小芹通过注册给他们账号,让他们自己进网站看,这些朋友又介绍了他们的朋友也加入了五化联盟。

  杨小芹买一些书籍自己看,给别人在手机上宣传,用手机打开五化联盟的网站给别人看,还在微信群里、朋友圈宣传过相关信息,杨小芹有两个微信号:189××80、XQ-008,微信名分别为垚堃、扬眉吐气,杨小芹建立的微信群有“五行币、五化联盟、云数贸”等,名称经常改,发展的人有高某、杨某、寇某、李某、赵某、王某等人,其他人名记不清了,通过注册给他们账号。

  司令给杨小芹说电子币达到3万,就会成为高级级别,五化联盟就会给奖励宝马车,奖励宝马车,要做横幅,杨小芹就在新区阳光广场挂了横幅,拍了照片。

  杨小芹在五化联盟有三个账号:whyxq001、whyxq002、whyxq003。

  五化联盟的经营模式是金字塔形式,一个账号底下可以注册两个账号,一直往下依次发展,五化联盟没有实体,一直宣传有实物,但杨小芹未见过。

  五化联盟有推荐奖、层碰奖、点碰奖等奖励机制,奖励的是电子币,电子币可以提现,提现收取10%的手续费;发展一个下线推荐奖是20%;层碰奖是60%,一层碰一层是层碰奖,只奖励一次;点碰奖是从第6层开始,左区和右区账号碰一次奖10%,能碰几次,就奖几次,百分比的基数是500。

  注册一个账号500元,注册3个账号是1000元,自己有账号后可以发展下线,发展下线一个号收500元,杨小芹用500元在司令处买的报单币,用报单币注册新账号,500元可以买500个报单币,杨小芹收钱后交给司令买报单币。

  司令给杨小芹奖15万报单币后扣掉了电子币,杨小芹盈利的全部是电子币,没拿到现金,电子币都在账号里。

  杨小芹为了打造个人品牌宣传,曾使用过“陕西杨小芹团队、陕西垚堃团队”。

  杨小芹曾投资过云数贸的云讯通、建业联盟、王者归来等,张某在视频中说是传销,但杨小芹感觉一定会振兴民族互联网,就一直做。

  杨小芹2016年12月接触到五行币,2017年2月份在新区售卖五行币,其购进了2000余枚的五行币,通过销售获得奖励15万元,五行币的前身是云数贸,实际老板是张某。

  以上证据,来源合法,确实充分,且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小芹以投资五化联盟为名,积极参加并发展人员,要求参加者以购买所谓的五化联盟原始股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获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杨小芹直接或者间接发展人员有30余人,层级在3级以上,被告人杨小芹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小芹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被告人杨小芹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自愿认罪、悔罪,构成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杨小芹系初犯,能悔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辩护人关于被告人杨小芹系初犯、具有坦白情节、真诚悔罪的辩护观点成立,予以采纳。

  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小芹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

  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即自二0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起至二0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止。

  罚金于本判决生效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华为DAV-703L、OPPOR7c手机各一部、黑色inpower台式电脑主机一个及非法宣传书籍、彩页、资料、笔记本、横幅等,依法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乔颜芳

  审  判  员  姜彦青

  人民陪审员  杨春凤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白冰清


┃相关链接:

苏某某等七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 (2018)陕0112刑初295号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