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长受贿百万获刑 (2017)苏0509刑初1960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长受贿百万获刑 (2017)苏0509刑初1960号刑事判决书

2018年08月16日15:45 中国裁判文书网
   
 

核心提示: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苏0509刑初1960号 公诉机关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桑小剑,男,1962年7月13日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苏0509刑初1960号

  公诉机关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桑小剑,男,1962年7月13日生,汉族,大学文化,历任原吴江经济开发区农村发展局局长、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原吴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住苏州市吴江区。被告人桑小剑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7年7月4日被刑事拘留(7月3日被羁押),同年7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苏州市吴江区看守所。

  辩护人李志远,江苏剑桥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以吴江检诉刑诉〔2017〕194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桑小剑犯受贿罪,于2017年11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次日立案,并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文群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桑小剑及其辩护人李志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7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原吴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对建筑企业、建设工程以及拆迁安置工作的监督、管理的职务之便,先后非法收受吴江鼎杰集宿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董某2、苏州伟业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庞某、吴江山鹰众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董某1等人的钱款人民币共计113万元及价值人民币3.2万元的购物卡,并在工程承建、审批、企业资质申报、信访事项解决以及拆迁安置房的购买等方面为相关企业及个人谋取利益。具体分述如下:

  1、2007年至2011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原吴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鼎杰集宿开发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董某2的现金人民币20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万元的购物卡,并为吴江鼎杰集宿开发有限公司向吴江开发区发展总公司销售“天誉花园”集宿小区用于动迁安置房等事项谋取利益。

  2、2012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苏州伟业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庞某的现金人民币60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万元的购物卡,并为苏州伟业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在承建爱思开哈斯新材料(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KC公司”)厂房扩建工程、该工程的相关审批以及该公司申报一级建筑企业资质等事项谋取利益。

  3、2009年至2010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山鹰众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董某1的现金人民币10万元,并为吴江山鹰众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阳光嘉园”小区规划审批、验收以及解决业主上访等事项谋取利益。

  4、2011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市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某1的现金人民币5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2万元购物卡,并为吴江市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参与竞标“东方国际纺织城”工程谋取利益。

  5、2013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王某3的现金人民币10万元,并为王某3承接工程等事项谋取利益。

  6、2013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市联发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姚某的现金人民币5万元,并为吴江市联发置业有限公司承建的“奥林清华”小区(三区)107、108号楼的开工建设、审批谋取利益。

  7、2013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苏州中南世纪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谢某的现金人民币3万元,并为苏州中南世纪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建、开发的“中南世纪城”小区工程的开工建设、审批谋取利益。

  归案后,被告人桑小剑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案发后,被告人桑小剑家人已代为退出了全部赃款。

  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证据,并据此认为:被告人桑小剑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16.2万元,数额巨大,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桑小剑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桑小剑辩称:其对起诉书指控的第2、3笔犯罪事实有异议,其并未收受庞某的60万元、董某1的10万元。对其他犯罪事实予以认可。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公诉机关认定桑小剑收受庞某、董某1、刘某1、姚某、谢某所送现金的犯罪事实证据不足。一、对起诉书指控的第2笔犯罪事实,1、桑小剑是否给SKC公司负责人高某打招呼一节,证人庞某的证言与高某的证言相矛盾;2、庞某所送50万元资金来源不明;3、庞某虽系苏州伟业建设公司董事长,但所持股份仅占10%,系公司小股东,动用大额现金应征得相应股东的同意并在财务上有所记载,但公诉机关未提供相应证据;4、送钱的时间、地点不符合常理,吴江建工分别于2012年5月、9月与SKC签订建设施工合同,庞某于2012年9月送50万元给桑小剑,该工程刚刚施工,在尚未收到工程款的情况下庞某不可能垫资送钱给桑小剑。送钱的地点在吴江开发区运东大道旁,但该地点不是桑小剑上下班途经的地点;5、庞某所送50万元与公司因该项目所获收益严重不成比例;6、关于庞某为办理伟业建工资质升级评审送给桑小剑的10万元,吴江住建局没有实质评审权利,且庞某是准备办理资质升级时即送10万元,而非办理具体事情或者办理成功后表示感谢而送的钱,不符合常理。二、起诉书指控的第3笔犯罪事实,证人董某1出庭作证未送给桑小剑10万元,该笔事实不能成立。三、起诉书指控的第4、6笔犯罪事实,刘某1、姚某的证言表达方式严重雷同,均表示所送5万元系身边的钱,二人系公司的小股东,用个人的钱为公司利益对桑小剑行贿有悖常理。四、起诉书指控的第7笔犯罪事实,证人谢某系苏州中南公司总经理,并非股东,享受薪酬制,并不参与公司的盈余分配,谢某称送给桑小剑的3万元现金系个人的钱违背常理。谢某此前与桑小剑从未接触,2013年下半年刚到吴江不久就到桑小剑办公室送钱,不符合常理。四、被告人桑小剑有以下量刑情节:1、桑小剑有坦白情节,认罪态度较好;2、桑小剑的家属积极代为退出涉案赃款;3、桑小剑其社会危害性较小,其行为未给国家公共财产造成实质性损失,未在社会造成较大不良影响。建议对被告人桑小剑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请求在三年以下量刑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一、主体部分

  2007年2月至2010年1月期间,被告人桑小剑任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负责区内规划、建设和拆迁工作;审核建设项目规划方案及初步设计;负责村镇建设管理;负责区内城市道路、桥梁等建设项目管理;负责区内已建成市政设施的养护管理等。

  2010年2月2015年1月期间,被告人桑小剑任原吴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负责全市建筑行业管理;负责管理全市建设行业各类企业资质和从业人员资格;负责管理全市建设工程报建、招标投标、工程定额、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生产等工作。

  上述事实,被告人桑小剑在庭审过程中无异议,且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关于印发吴江经济开发区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方案的通知、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文件、关于吴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吴江市建设局文件关于调整建设局领导分工的通知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二、受贿部分

  (一)2007年至2011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原吴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鼎杰集宿开发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董某2的现金人民币20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万元的购物卡,并为吴江鼎杰集宿开发有限公司向吴江开发区发展总公司销售“天誉花园”集宿小区用于动迁安置房等事项谋取利益。

  上述事实,被告人桑小剑在庭审过程中无异议,且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工作联系单、房地产转让合同、工商登记资料、关于张某1等通知职务任免的通知、证人董某2、朱某1、张某1、陈某1的证言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二)2012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苏州伟业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庞某的现金人民币60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万元的购物卡,并为苏州伟业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在承建SKC公司厂房扩建工程、该工程的相关审批以及该公司申报一级建筑企业资质等事项谋取利益。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供,并经当庭质证、认证的工商登记资料、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吴江市建设工程审查意见书、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审查合格书、竣工验收备案表、发包通知书、项目经理内部承包合同、报销审批单、关于成立吴江市建筑业企业资质评审小组的通知、建筑企业资质标准、建筑企业资质申请表,及如下证据予以证实:

  1、工商登记资料,证实王某1系吴江市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庞某系该公司股东。

  2、苏州伟业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任命通知、财务资料,证实2013年,庞某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相关财务资料需经庞某签字审批。

  3、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实建设工程设计审查中心是吴江住建局下属事业单位,其担任中心主任并主持工作。吴江住建局局长桑小剑曾因为SKC公司审图的事情找过其。

  4、证人周某的证言,证实安某站和质监站都是吴江住建局下设的事业单位,其系安某站站长、质监站负责人。SKC公司是韩资企业,2012年建设了部分厂房,时任吴江住建局局长桑小剑很关注这个工程,让其在日常监管上多关照这个项目。

  5、证人高某的证言,证实其在SKC公司担任厂长,2012年公司开始实施扩建工程。最终确定由吴江市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中标。在项目招投标期间,没有政府官员向他们推荐过施工单位承建这两个项目。

  6、证人沈某、方某的证言,证实二人在2012年承做了SKC公司的部分工程,相应工程款由庞某在审批单上签字后从吴江建工集团的财务处领取。

  7、证人顾某的证言,证实其在苏州伟业建设公司担任会计,负责管理公司的财务收支工作。每年过年前,庞某会让其去银行领取两三百万元的现金用作苏州伟业建设公司股东的奖金,现金领出来后其都直接交给庞某,由他自由支配。有时庞某也会在其他时间叫其去领取现金,金额不定。

  8、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在2003年6月份同刘某2、姚某、庞某等人一起成立苏州伟业集团,其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负责苏州伟业集团的日常管理工作。公司有三家子公司,包括吴江建工集团、苏州伟业房产公司、苏州伟业建设公司。苏州伟业集团每年跟三家子公司签订考核协议,按公司经营情况给予一定奖励,每年100多万元。庞某、姚某、刘某2三人作为苏州伟业集团董事,平时工资是由伟业集团发放,奖金根据各自管理子公司的考核情况在子公司拿。

  9、证人庞某的证言,证实其和桑小剑很早就认识。2012年春节后,桑小剑调到吴江住建局担任局长。其听说SKC公司要扩建厂房,就打电话给桑小剑,希望他能出面帮其去跟开发区或者SKC公司的相关领导打招呼。当时以吴江建工集团的名义到SKC公司联系,经过多次沟通协调以及竞标议价,SKC公司最终同意把扩建工程交给吴江建工集团来承做。2012年9月份,其开始承做SKC公司的工程,其准备了5整捆,每捆10万元共计50万元现金放在一个手提袋里,用报纸将钱盖住。之后打电话约桑小剑在吴江开发区运东大道靠近三兴路处(江南奥斯卡西边)见面。其先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桑小剑开车过来,其走过去,把装有50万元钱的手提袋放到桑小剑车子的副驾上,说一点小意思,感谢在SKC公司工程上的帮助,今后还希望多关照,桑小剑客气了一下就收下了。这50万元钱其是从苏州伟业建设公司拿的,每年其让会计领取大额现金放在公司的保险柜里,作为公司的预留金,用于公司日常开销、员工奖金、民工工资的发放,最多的时候有两三百万。财务人员每年会在年底或者春节后一次性用各类发票冲抵上述款项,其送给桑小剑的这50万元钱就是从这里面支取的。

  苏州伟业建设公司为了申报一级资质公司准备了好几年。2014年下半年,其听说住建部要调整建筑业企业资质申报的条件,在2015年1月开始施行新标准,其想赶在2014年下半年之前,依照老标准把一级资质申请出来。2014年10月份,其从公司保险柜里拿了10万元钱,用报纸包好后放在皮包里,到吴江住建局去找桑小剑。其把苏州伟业建设公司想申请一级资质的事情跟他讲了,随后其把准备好的10万元钱送给了桑小剑,说一点小意思,麻烦多关照。桑小剑让其尽快把申报材料送上来,并且当场给副局长卢某打电话。其离开桑小剑办公室,到卢某办公室去,卢某说桑小剑已经打过招呼了,让其尽快把材料送上来。2015年4月份,苏州伟业建设公司按照老标准成功申报到了一级资质。

  2012年春节前、2013年春节前,其都到桑小剑的办公室送给他5000元大润发超市购物卡,每次都是5张面值1000元的购物卡,两年共计1万元的购物卡。桑小剑每次也都客气下就收下了。

  10、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实2006年成立吴江顺辉公司,桑小剑陆续投资了200万元左右,占股10%。2015年3月,桑小剑等人将所有股份都转让给其。

  11、被告人桑小剑的供述,证实2012年上半年,庞某因为SKC公司厂房扩建工程问其是否认识吴江开发区的领导或者SKC公司的负责人,将工程交给他做。其不记得是否打过招呼。过了一段时间,庞某说已经顺利承接到了工程,后期会办理手续,让其关照一点。后其向陈某2、周某等人打了招呼。2012年9月的一天,庞某承做的SKC公司相关工程已经开工建设了,他打电话约其到吴江开发区运东大道江南奥斯卡的西边马路上见面,后其开车过去,看到庞某已经在马路边等其,拎了个手提袋放在其副驾驶座上,说一点小意思,感谢在SKC公司工程上的帮助,其推辞了一下就收下了。走后其打开手提袋看到里面有50万元钱,5整捆,上面还用报纸盖住的。其将40万元给了张某2,帮其投资到吴江市顺辉货运代理公司,另外的钱被日常生活开销了。

  2014年10月份,庞某到其办公室让其帮忙赶在2015年前按照老标准申报一级资质。其让他尽快将申报材料送到吴江住建局,还立马给分管副局长卢勤凤打了个电话,让他多关照一下。庞某从他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送给其,说申报一级资质的事情多关照,一点小意思你收下。其猜到里面肯定是钱,客气下就收下了。庞某走后其看到是10万现金。过了没多久,庞某就将申报材料送到了吴江住建局,2015年上半年,苏州伟业建设公司成功按照老标准获得了一级资质。钱被其日常开销了。

  庞某还在2012年春节前、2013年春节前到其的办公室来送给其5张面值1000元的大润发超市购物卡,每年5000元,两年共计1万元购物卡,其也都收下了。主要因为其是吴江住建局局长,庞某送钱是想跟其搞好关系。

  关于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该笔事实不成立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桑小剑在侦查阶段多次稳定供述与证人庞某的证言相互印证。在本案审理过程中,采用庭前核实的方式对证人庞某进行了询问,庞某的陈述与在侦查阶段所做的证言笔录内容相吻合,可以作为本案定罪的依据。

  关于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桑小剑未帮助庞某向SKC公司负责人打招呼等辩护意见,根据相关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财物时,根据他人提出的具体请托事项,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就具备了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要件。本案被告人桑小剑明知庞某有请托事项而收受其财物,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被告人桑小剑是否实际为庞某承接工程向相关人员打招呼,不影响该笔犯罪的认定。

  (三)2009年9月,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原吴江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山鹰众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董某1的现金人民币10万元,并为吴江山鹰众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阳光嘉园”小区规划审批、验收以及解决业主上访等事项谋取利益。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工商登记资料、用地申请、承诺书、国有土地使用出让合同、人民来访登记表、阳光嘉园三期群众上访的情况报告及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董某1的证言,证明其在吴江山鹰众盛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负责阳光嘉园小区的开发建设工作。2005年其到吴江开发区工作认识了桑小剑。2009年9月,阳光嘉园小区有几幢楼要交房,业主反映房子有问题,先后到公司、吴江开发区管委会、吴江信访局、吴江政府上访,其面临很大的压力,就去找桑小剑说了这个事情,桑小剑答应帮其出面处理。后桑小剑以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的身份出面帮其和上访业主沟通协调,后业主上访的事情得到了妥善的处理。2009年9月底,其准备了10万元钱,一整捆的,并用手提袋装好。之后其到桑小剑位于吴江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室,其将手提袋给了桑小剑,感谢他在阳光嘉园事情上的帮忙,后闲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2009年底,其准备了5张面值为1000元的大润发超市购物卡,送到桑小剑的办公室表示感谢。这些钱都是自己支出的,阳光嘉园小区开发时,其一直住在吴江,身边一直放点备用金的。现金是其自己拿出来的,购物卡也是其自己去买的。主要是桑小剑帮了其这么大忙,其内心真的很感激他。而这种费用即使其有一定开支额度,平时公司账上肯定不好处理的,所以其就自己支出,不在公司账上报销了。

  2、被告人桑小剑的供述,证明其在吴江开发区农村发展局工作期间就认识董某1。2009年9月份,阳光嘉园小区的业主因为房子质量、车库等问题,集体上访。董某1到其办公室说压力很大,希望其能以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的身份出面帮忙协调解决群众上访的问题,其答应了。之后其和上访群众进行了沟通,还联系了电力、建筑等行业专家一起解答上访群众的问题,缓和了上访群众的情绪,也给董某1出了不少主意,如减免业主物业费,给予业主经济补偿等。最终阳光嘉园和业主也达成了共识,上访的事情也得到了解决。2009年9月底,董某1到其办公室拎了个手提袋过来,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随后把手提袋给其,表示感谢,其推辞下就收下了。他走后,其打开手提袋,看到里面有一整捆钱,其数了数一共是10万元钱,这10万元钱其都收下了。这10万元钱其是给了张某2,投资到吴江市顺辉货运代理公司里了。

  关于被告人桑小剑及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桑小剑未收受该笔财物的辩解及辩护意见,辩护人在庭前提交了证人董某1的证言笔录,称未向桑小剑送10万元现金。本院根据辩护人的申请要求证人董某1出庭作证,在庭审中,证人董某1称未向桑小剑送10万元现金。侦查阶段,其从上海到吴江检察院,当天从13时做笔录直到下午快下班,其为了尽快能回上海作了虚假证言。关于证人董某1证言的证明力问题,被告人桑小剑、证人董某1当庭否认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和证言,但未提供侦查机关非法取证的相关证据。根据相关规定,证人出庭作出的证言与其庭前证言矛盾,证人能够作出合理解释,并有相关证据印证的,应当采信其庭审证言;不能作出合理解释,而其庭前证言有相关证据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前证言。本院认为,董某1当庭否认其在侦查阶段的证言,但未作出合理解释,桑小剑在侦查阶段多次稳定供述,且细节与董某1的证言相印证,可以认定该笔受贿事实。对被告人及辩护人的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四)2011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市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某1的现金人民币5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2万元购物卡,并为吴江市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参与竞标“东方国际纺织城”工程谋取利益。

  (五)2013年6、7月,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王某3的现金人民币10万元,并为王某3承接工程等事项谋取利益。

  (六)2013年上半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吴江市联发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姚某的现金人民币5万元,并为吴江市联发置业有限公司承建的“奥林清华”小区(三区)107、108号楼的开工建设、审批谋取利益。

  (七)2013年下半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苏州中南世纪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谢某的现金人民币3万元,并为苏州中南世纪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建、开发的“中南世纪城”小区工程的开工建设、审批谋取利益。

  上述事实,被告人桑小剑在庭审过程中无异议,且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工商登记资料、关于江苏盛泽东方纺织城发展有限公司建设盛泽镇市场路南侧中心大道西侧地块商户用房项目批准的批复、江苏吴江中国东方丝绸市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会议纪要、东方国际纺织城工程招标文件、“1058工程”的意见、专题会议纪要、批复、招标代理合同、投诉转办通知单、答复、回复、投诉书、集访报告、吴江信访信息、案件立案审批表、苏州市吴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申请表、证明、规划许可证、关于中南世纪城79号“2013.11.15”坍塌亡人事故的调查报告、事故联系单、证人计某、吴某、邱某、刘某1、王某2、王某1、王某3、陈某3、周某、张某3、姚某、宋某、谢某、朱某2、唐某的证言笔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综上,2007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桑小剑在担任上述职务期间,利用对建筑企业、建设工程以及拆迁安置工作的监督、管理的职务之便,先后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16.2万元,并在工程承建、企业资质申报以及拆迁安置房的购买等方面为相关企业及个人谋取利益。

  关于辩护人提出的姚某、刘某1、谢某为了公司利益用自己的钱行贿,不合常理的辩护意见,辩护人并未提交相关证据,上述辩护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对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三、归案及其他

  2017年7月3日,被告人桑小剑因涉嫌犯受贿罪由中共苏州市吴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移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案发后,其家属代为退出了全部赃款。

  上述事实,有案发经过、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等予以证实。

  关于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桑小剑构成坦白一节,经查,被告人桑小剑在庭审过程中否认主要犯罪事实,不应认定构成坦白。对上述指控,本院不予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桑小剑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16.2万元,数额巨大,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以惩处。被告人桑小剑退出全部受贿款,酌情从轻处罚。对辩护人提出的其家属积极代为退出涉案赃款建议对被告人桑小剑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关于辩护人提出的对被告人桑小剑在三年以下量刑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根据被告人桑小剑的犯罪事实、性质及情节,综合其具有的量刑情节,上述量刑建议不当,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对被告人桑小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桑小剑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3日起至2022年7月2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五万元(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缴纳)。

  二、暂扣于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的退赃款人民币一百一十六万二千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洪永洋

  人民陪审员  董惠英

  人民陪审员  冯祥英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文州


┃相关链接:

“数块牌子、一套人马”的被告人主体认定问题

收受未经变更权属登记的房产能否认定受贿罪

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欧绍轩受贿889万被判死缓

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因受贿、滥用职权一审被判死缓

中学校长利用报批审核权利收受贿赂 (2014)迪刑终字第03号刑事裁定书

医院信息科长违规帮助医药代表并收受贿赂 (2016)浙0703刑初396号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