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究未到案的走私案主犯的刑事责任 (2015)粤高法刑二终字第126号刑事裁定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追究未到案的走私案主犯的刑事责任 (2015)粤高法刑二终字第126号刑事裁定书

2018年09月14日12:56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5)粤高法刑二终字第126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云浮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单位(原审被告单位)汕头经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5)粤高法刑二终字第126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云浮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单位(原审被告单位)汕头经济特区平野对外运输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平野深圳分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

  诉讼代表人张丹瑾,该公司负责人。

  辩护人张丹茹、夏锡辉,广东当儒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男,汉族,大专文化,原系平野深圳分公司的业务经理,现住深圳市福田区。因本案于2012年3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剑、陆昕,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云浮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于2014年11月25日作出(2014)云中法刑一初字第26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单位诉讼代表人及原审被告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主要从事国际船舶、货运代理等业务,业务经理是被告人曾羽涛。从2008年开始,为提高市场竞争力,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决定为客户提供代开信用证、海上运输、代理报关等一站式服务,并由业务经理曾羽涛负责石材进口项目云浮市场的业务开发及管理工作。2008年至2011年期间,被告人曾羽涛以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的名义承接代理进口石材业务,在以“包税”价格招揽到客户后,委托佛山市戈美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戈美公司,另案处理)代开购买石材的银行信用证,戈美公司从银行赎单之后,将载明石材真实价格的发票、合同、提单等资料提供给被告人曾羽涛。被告人曾羽涛知道深圳利仓行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利仓行,另案处理)等报关公司以低于石材真实价格的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仍委托深圳利仓行、深圳市千道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道通公司,另案处理)等报关公司代理报关。在货物清关之后,前述报关公司将载明石材报关价格的报关单付汇联等单证提供给被告人曾羽涛进行外汇核销。经核定,涉案货物共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1176221.08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

  原判认为,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进境,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告人曾羽涛作为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被告人曾羽涛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鉴于被告人曾羽涛符合缓刑条件,依法可以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作出刑事判决:

  一、被告单位汕头经济特区平野对外运输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120万元。

  二、被告人曾羽涛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三、对被告单位汕头经济特区平野对外运输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走私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及其辩护人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1、现有证据无法证实曾羽涛以上诉单位的名义承接代理进口石材业务,曾羽涛代理石材进口及报关行为也未经上诉单位开会明确授权,上诉单位不知曾羽涛在揽取海运并提供相关代劳服务过程中是否存在参与走私犯罪行为或者明知是走私犯罪仍然进行代劳,故上诉单位未参与走私犯罪行为;上诉单位在本案中唯一的获利就是正常合法的海运费收入,没有其他违法所得;上诉单位亦没有与他人通谋,为走私犯罪提供便利的行为。2、即使认定上诉单位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原判量刑过重,罚金应在涉税金额1倍以下。

  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1、曾羽涛的涉案行为是职务行为,上诉单位称曾羽涛自行操作业务往来实属推脱之辞。2、本案系各报关行向海关申报进口石材的价格和关税,而上诉单位和曾羽涛无需了解每单石材的真实价格及报关行的申报价格,并不清楚报关行偷逃关税的行为,没有非法获利,在主观上没有明知的犯罪故意,不具备偷逃国家税款的动机,也未实施偷逃国家税款的行为。3、原判认定涉案货物偷逃应缴税款的数额缺乏证据支持。4、报关行系主犯,且报关行的员工为推卸责任而虚构事实,在主犯未到案的情况下追究相关单位和个人的刑事责任不公平。5、曾羽涛个人账户被暂扣的219万余元款项与本案无关。请求改判曾羽涛无罪。

  经审理查明,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主要从事国际船舶代理、搬运装卸、货运代理等业务,业务经理是原审被告人曾羽涛。从2008年开始,为提高市场竞争力,平野深圳分公司决定为客户提供代开信用证、海上运输、代理报关等一站式服务,并由曾羽涛负责石材进口项目云浮市场的业务开拓及管理工作。2008年至2011年期间,原审被告人曾羽涛以平野深圳分公司的名义承接代理进口石材业务,在以“包税”价格招揽到客户后,委托戈美公司代开购买石材的银行信用证。戈美公司从银行赎单之后,将载明石材真实价格的发票、合同、提单等资料提供给曾羽涛。曾羽涛伙同深圳利仓行、千道通公司等报关公司以低于石材真实价格的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货物清关之后,深圳利仓行、千道通公司等报关公司将载明石材报关价格的报关单付汇联等单证提供给曾羽涛进行外汇核销。经核定,共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1176221.08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明本案的侦破情况。

  2、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人员名单表,证明该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员工等相关情况。

  3、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户籍材料、平野深圳分公司提供的曾羽涛任职情况说明,证明曾羽涛的基本身份情况及任职情况。

  4、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企业信用信息资料,证明戈美公司、深圳利仓行、深圳市森展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展公司)、千道通公司、云浮恒通报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通公司)等企业的基本信息。

  5、经证人张丹瑾确认的平野深圳分公司E6系统打印件,证明原审被告人曾羽涛2008年至2012年代理客户进口石材的详细情况。

  6、经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签认的信用证及附随单证(对外付款/承兑通知书、海运提单、销售合同)等,证明戈美公司通过广东发展银行佛山分行开具信用证对外付款,海运提单中目的港代理为平野深圳分公司,相关单证证明进口石材的实际成交价。

  7、相关报关行和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签认的海关报关单及附随单证(委托报送协议、货物进口合同、发票、装箱单、海运提单、提货单)等资料,证明千道通公司、深圳利仓行、恒通公司等报关公司以一般贸易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原产地为土耳其的大理石,进口石材的海关申报价格及已支付增值税的情况。

  8、戈美公司代开信用证明细表,证明经统计,戈美公司为原审被告人曾羽涛于2009、2010、2011年代开信用证的金额。

  9、顺风速运快递单复印件,证明戈美公司赎单后将提单、发票等单证通过顺风速运公司寄给原审被告人曾羽涛。

  10、千道通公司大理石成本核算表、平野深圳分公司委托运输任务单等资料,证明平野深圳分公司委托千道通公司报关进口石材的成本、运输情况。

  11、深圳利仓行统计核实明细表,证明标注“平野公司”的报关单即平野深圳分公司的曾羽涛委托该公司向海关申报进口的报关单。

  12、恒通公司统计表,证明该公司代理平野深圳分公司向海关申报进口石材的相关费用明细。

  13、深圳利仓行、森展公司记账凭证,证明深圳利仓行、森展公司和平野深圳分公司之间的部分账目记录。

  14、云浮明傲石材厂记录本以及付款明细,证明该厂委托杜某以一站式服务代理进口石材的时间、品名、付汇方式、付汇金额等明细。

  15、查询存款通知书、银行账户流水账,证明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银行账户与报关公司及戈美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情况。

  16、侦查机关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关于扣押物品清单的情况说明、相关照片等,证明广州海关禅城缉私分局民警于2012年3月20日对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曾羽涛的办公桌以及车辆进行搜查,扣押到手机、电脑、U盘、U盾、印章、记事本、单证等物品。

  17、侦查机关出具的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抓获经过、取保候审决定书等,证明曾羽涛被抓获、采取强制措施及释放的相关情况。

  18、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出具的《关于进口石材运输业务自查情况报告》,证明:货主通常要求该公司提供一站式服务,包括开信用证、海运、清关、内陆运输和堆场堆存服务,其中开立信用证、清关、堆场堆存服务是在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之外;该公司员工曾羽涛为达成海运业务委托,在业务营销过程中,为增加公司海运业务量,介绍相关公司报价,再综合该公司海运运输代理报价给客户,曾羽涛在这种揽货模式上的行为是代表了公司的职务行为,该公司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19、经原审被告人曾羽涛、证人董某、郑某甲签名确认的电子邮件,证明平野深圳分公司和戈美公司之间代开信用证过程中的邮件联系情况。

  20、经证人孔某签名确认的电子邮件,证明在代理进口石材过程中,发送相关进口明细账、费用明细单、相关附随单证复印件。

  21、侦查机关出具的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提取说明、深圳利仓行报价单,证明深圳利仓行在2008年6月发报价单给原审被告人曾羽涛告知进口石材的通关运输包吨价。

  22、广州海关出具的穗关(禅)核字(2013年)第7号海关核定证明书、核税明细表,证明经审核,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应缴税额共计6571107.12元,核定偷逃税款为人民币1519170.88元及走私的货物品名、报关单号、申报日期、实际成交总价、汇率、完税价格、增值税率、应征增值税、已征增值税额等情况。

  23、证人孔某(云浮明傲石材厂经理)的证言:我厂的石材从国外装柜装船运输到云浮的全过程即海运、国内报关、国内拖车运输等环节由平野深圳分公司的杜某他们负责,他们提供的是包含海运、报关、进口税金、拖车的一条龙服务,每吨400多元到700多元人民币。我们没有收到相关的石材进口报关单和税单。

  24、证人卢某(云浮明傲石材厂老板)的证言:平野深圳分公司的曾羽涛、杜某为我厂进口石材提供海运、开具信用证、国内报关及拖车运输的一站式服务,曾羽涛给的包吨价455至715元/吨包含了海运、国内报关报检费用、货物进口税金及国内拖车费用(开证费另算),杜某会不定期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将对数的账单发来。

  25、证人陈某(云浮市云城区城创石材厂老板)的证言:我们直接向土耳其的矿主购买石材,委托平野深圳分公司的曾羽涛进口,该公司负责海运、国内报关、拖车运输等环节。曾羽涛的包吨报价报给我们的价格为人民币530至650元/吨,已经包含货物从国外装船到云浮堆场全过程的所有费用,包括海运费、报关报检费、需要支付给码头、船代的相关杂费、石材进口税费、国内拖车费等(除开证手续费)。在包吨报价的方式下,曾羽涛都没有提供税单和付汇联给我。2005年刚合作之初,曾羽涛就告诉我他都是按海关的评估价申报,否则通不过海关,而实际价高于评估价时曾羽涛也是按评估价申报或者稍高评估价一点点的价格申报。

  26、证人方某(戈美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我公司受客户委托代开信用证进口石材,客户会传真或电邮一份形式发票给我公司,我公司再通过此形式发票向银行提出开证申请,待银行通知我们且客户确认后,再到银行办理赎单,赎回的单证有正本提单、发票、装箱单、产地证等证件,并按客户的要求将上述单证连同空白的报关单、报关委托书、报检委托书等寄给客户。报关后,客户会将报关单核销联和增值税税单寄给我们,我司再办理核销,并凭增值税税单开具发票。2011年6月27日海关到我公司稽查后,曾羽涛曾向我表示过有部分石材的报关价每吨低于实际成交价10至20美元。

  27、证人郑某甲(戈美公司跟单某)的证言:一般的开证流程是客户提供形式发票给我,客户打款后我做开证申请书、戈美公司和境外供货商的形式合同,让郑某乙等人拿到银行办理开证,到单银行扣款后把正本提单、发票、装箱单、原产地证等资料交给我,公司留一份副本,我将这些单证正本连同报关委托书、报检委托书和空白的报关单寄给客户,客户办理报关清关手续后不定时将报关单付汇联寄回来。我公司都是将提单、发票、装箱单等银行赎单资料原封不动寄给客户,报关由客户自行完成。委托我公司开信用证代理进口石材的有平野深圳分公司的曾羽涛。

  28、证人董某(戈美公司会计)的证言:客户付款后,银行会把正本提单、发票、装箱单、原产地证等资料交给我司,郑某甲将这些单证正本连同报关委托书、报检委托书和空白的报关单寄给客户,客户办理报关清关手续后不定时将报关单付汇联寄回来,公司再安排人进行付汇核销。

  29、证人潘某(深圳利仓行云浮地区区域经理)的证言:我公司和客户签约代理进口石材后由客户将正本提单、装箱单、外商合同、外商发票、盖好章的空白A4纸和空白报关报检委托书等资料提供给我们,我们负责向海关申报进口石材。曾羽涛以包吨价委托我公司报关进口石材,我公司以海关风险价为基础报价给曾羽涛。如果曾羽涛申报进口石材的单价高过风险价,则高出的部分货值所产生的进口税金由曾羽涛支付。我们按照曾羽涛提供给我们的资料上货物的价格向海关申报,清关后以快递方式将付汇联和税单寄回给曾羽涛。我公司是凭税单上的具体数额和曾羽涛方面实报实销的。编号为530420091041018397等报关单显示为深圳利仓行及森展公司向海关报关,这些石材都是按照海关的风险价申报的。

  30、证人杨某(深圳利仓行公司总经理,兼森展公司通关部经理)的证言:平野深圳分公司委托深圳利仓行代理申报进口石材荒料,报关用的合同、发票一种情形是由曾羽涛连同正本提单邮寄给我公司;另一种情形是曾羽涛只提供报关委托书、货代提单、产地证等,而未提供原厂发票、信用证等货物价格的资料,我公司就会委托香港云某丙公司以海关风险价来制作形式发票、装箱单、合同等单证用于向海关申报。曾羽涛是以平野深圳分公司的名义和我们签订协议的。货物清关之后,我公司需要将报关单、付汇联和税单寄回给曾羽涛,有时派人送到平野深圳分公司。

  31、证人许某甲(深圳利仓行云浮分公司经理助理)的证言:平野深圳分公司委托我公司代理石材,他们主要负责海运,我们主要负责货物到港后的通关、陆路运输业务。平野深圳分公司报关所用的单证是由平野深圳分公司或者供应商寄送过来,主要以戈美公司为经营单位。

  32、证人邹某(森展公司董事总经理)的证言:森展公司是深圳利仓行的子公司,编号53162010116100381等5份报关单是我公司受指派向海关申报的,申报的品名、数量、价格都依据跟单某交给我的装箱单、发票确定。

  33、证人蒙某(深圳利仓行报关员)的证言:经核对,编号534920101490504537等8份报关单是我公司向海关申报的,申报的品名、数量、价格都依据跟单某交给我的装箱单、发票等内容确定。

  34、证人张某(千道通公司负责人)的证言:编号530420091041014177等6份报关单是我公司代理平野深圳分公司报关进口的。平野深圳分公司会将报关报检委托书、加盖了戈美公司印章的白纸、空白报关单和货代提单、原始装箱单寄到我司,我司负责制作报关用的发票、合同递交给海关报关,但并不是每票都由我司制作,曾羽涛他们有时也将报关用的合同、发票提供给我司。货物清关后,我司需要寄报关单正本、报关单付汇联、税单等给曾羽涛。我公司报关用的价格按照海关的风险价来填制,使用风险价格向海关申报是曾羽涛指定的,曾羽涛会向我电话咨询海关的风险价格是多少,然后要求我公司以最新的风险价格向海关申报。

  35、证人盘某(恒通公司员工)的证言及辨认笔录:我公司代理过平野深圳分公司向海关申报进口石材,编号519620101960003028等9份报关单是该公司的曾羽涛委托我公司向海关申报的。我公司根据装箱单上的品名、柜号、重量、件数等信息重新制作报关用的发票、成交确定书和装箱单向海关申报进口,申报价格按照海关风险价申报。曾羽涛(经辨认系本案原审被告人曾羽涛)没有提供过货物真实成交价格资料给我公司。

  36、证人张丹瑾(平野深圳分公司负责人)的证言:我公司业务经理是曾羽涛,主要负责云浮区域进口的石材业务。我公司主要提供进出口船务运输服务,安排内陆及拖车附属服务项目,附属服务主要指代理他人委托报关。云浮市场代理进口业务,我公司主要负责海运,但为了争取客户,我公司业务员包括曾羽涛答应帮客户联系开信用证公司和代理报关公司,介绍报关行给客户通常不收费,有时会在海运费中加一点。我公司没有干预和反对曾羽涛帮客户联系开信用证和代理报关公司,我公司只关注揽货和收款情况,其他具体业务由曾羽涛全权负责。云浮市场石材进口业务利润全部由公司所得,年底汕头平野公司根据情况给曾羽涛一些奖励。

  37、证人徐某、谢某(汕头平野总公司总经理、原汕头平野总公司进口业务经理)的证言:曾羽涛是平野深圳分公司的正式员工,分管业务工作,负责在外招揽进出口业务,在代理进口石材业务方面,他具体负责代理客户安排船运、拖车、代理客户联系报关行、代理客户联系货物清关后的陆路拖车事宜等。我公司知道曾羽涛代理客户联系报关行报关进口石材及货物清关后安排陆路拖车一事,这样做是为了保持我公司市场竞争力和客源。

  38、证人杜某(平野深圳分公司业务员)的证言:我的直接领导是曾羽涛。为了提高市场竞争力,我公司大概在2008年左右开始为石材货主提供海运、付汇、报关、拖车一条龙的服务,不提供这样的服务就接不到生意,所以曾羽涛就让我这样揽客。我需要向曾羽涛询问客户进口的这类石头海关最近的估价是多少,再根据曾羽涛提供的海关估价乘以17%得出税费,然后将上述开证手续费、海运费、拖车报关报检费及税费相加,除以货物总重量得出一个价格,再在这个价格的基础上每吨加5至10多元报给客户,这个价格也叫包吨价。海关估价是曾羽涛告诉我的,一般情况下很少变动,不是客户形式发票上的价格。我们在云浮以平野深圳分公司的名义对外揽客,公司给我工资是5000元左右,奖金在年底时发放。

  39、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供述和辩解:我于2000年到平野深圳分公司工作,2008年左右任该公司业务副经理,主要负责代理进口石材业务。我手下有许某乙、杜某等员工。平野深圳分公司关于石材进口的业务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单纯提供海上运输业务,另一类则是充当货代,代理客户进口石材荒料。关于代理客户进口荒料,我们提供的服务包括海上运输、代理报关和开具信用证、国内运输,具体操作如下:客户联系货源后将形式发票传真到平野深圳分公司交给我,我通过邮箱提供给戈美公司的董某,戈美公司负责对外开具信用证。戈美公司会将从银行赎单回来的包括正副本提单、正本发票、正本装箱单、正本合同等单证连同一些盖了该公司公章的白纸、空白报关单、盖好公章的代理报关报检委托书寄到我的办公地点。如果我公司收到的是货代提单,会将三本三副的提单全部取出,如果我公司收到的是船东提单,则会将上述的资料连同船东提单一并寄给报关行,由报关行负责在这些白纸上打印由他们制作的报关用合同、发票、装箱单。我在深圳委托深圳利仓行、千道通公司等报关公司报关进口石材,在云浮只委托恒通公司代理报关。我曾以平野深圳分公司名义和深圳利仓行签订过一份报价单,此外没和任何一家报关行签订过任何协议。货物清关后,深圳利仓行会将报关单、付汇联、报关用的发票、装箱单等资料寄回给我们,粤荣公司、千道通公司则只寄报关单和付汇联给我。如果客户需要寄税单,收费上比不寄回税单贵人民币10元/吨。报关行给我们的价格是约人民币280-360元/吨的包税价,包含了货物的进口税金、报关费、报检费、港建费、检验检疫费等费用,报关行报价给我们之前,不需要向我们索取真实发票或者真实合同资料。而我公司给客户报的价格也是包税的,是在报关行报价的基础上再每吨加上2元至5元报价给客户,即不需要客户另行支付税金,不存在税金实报实销的问题,海运费另行结算。报关行使用风险价向海关申报是行规,而海关风险价在一定时期内又是固定不变的,我们报给客户的包吨价格也是不变的。我选择报关行的原则一般情况下,哪个报关行报的价格低,就选择哪个报关行。客户都是通过私帐将海运费和包吨代理进口报关报检拖车费用支付到我的私人账户上,然后我再和我公司结算,我公司和报关行间的费用也是通过我的私人账户支付给报关行的。上述代理客户开证、报关的行为,应收减去应付即为我公司的利润,做完一笔业务产生的利润就由我打到刘某乙的农行账户一次。除了领取基本工资,公司每半年会提成一次给我,提成的标准是代理进口石材业务及我经营出口业务产生利润的0.06%。

  我以一条龙方式代理客户进口的石材绝大多数产自土耳其。针对上述石材,报关行均是按照海关风险价申报。从银行赎来的正本发票上的货物价格是客户实际的购货价格,海关风险价是能通过海关审单的最低价格。戈美公司是以石材实际成交价格对外开证付汇的,而这些石材在报关环节以低于实际成交价格的海关风险价申报,如果仅凭开证付汇石材所对应的付汇联办理核销,长期积累的话会产生一个外汇缺口。我公司代理客户以一条龙方式进口石材,是出于保住船代业务的考虑,如果不将开证、清关和拖车业务揽过来做,我公司会失去竞争力。我公司的行为造成了国家税款的流失,我公司充当代理角色,在整个供应链条中,开信用证公司、我公司及报关行均有非法获益,获益最大的仍是石材厂家。2008年7月前后,汕头平野总公司专门派徐某总经理、谢某经理到平野深圳分公司开会,深圳方面与会人员有张丹瑾和我,会议要求进一步拓展公司进口石材业务的服务范畴,将代理开信用证、清关及拖车运输等服务都涵盖进来,形成包含“开证、海运、清关、拖车”的一条龙供应链服务,决定由我负责此项目,相关的工作进展直接向张丹瑾汇报。

  对于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及其辩护人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相关证据显示,戈美公司将从银行拿到载有货物真实价格的正本提单、发票等资料交给了曾羽涛,而报关公司清关之后将载有货物报关价格的报关单付汇联以及税单亦交给曾羽涛,即曾羽涛对货物的真实成交价格和报关价格均是明知的。深圳利仓行经理潘某、杨某证明其公司以海关风险价为基础报价给平野深圳分公司的曾羽涛,曾羽涛以包吨价委托其公司报关进口石材,曾羽涛邮寄了部分报关用的合同、发票给其公司用于向海关申报,货物清关后其公司将报关单、付汇联和税单等寄回给曾羽涛;千道通公司负责人张某证明曾羽涛有时将报关用的合同、发票提供给千道通公司用于向海关申报,其公司将税单传真给平野深圳分公司交税,使用风险价格向海关申报系曾羽涛指定;恒通公司的盘某证明曾羽涛没有提供过货物真实成交价格资料给其公司,其公司按海关风险价申报。平野深圳分公司员工杜某证明其按照曾羽涛告知的海关风险价向客户报价。戈美公司的方某证明海关到戈美公司稽查后,曾羽涛曾告知其有部分石材申报时每吨低于实际成交价10至20美元。曾羽涛在侦查阶段亦稳定供述称报关行是按照海关风险价申报。综上,原审被告人曾羽涛在明知货物的真实成交价格的情况下,伙同相关报关公司以低于货物真实成交价格的海关风险价向海关申报,偷逃应缴税额巨大,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2、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人员名单表、曾羽涛任职情况证明曾羽涛任该公司的业务经理,负责云浮市场的进口石材业务和管理工作;平野深圳分公司出具的《关于进口石材运输业务自查情况报告》、该公司负责人张丹瑾、徐某、谢某等证明曾羽涛代表平野深圳分公司开展石材进口业务,平野深圳分公司知道曾羽涛从事报关业务是为维护该公司的客源和竞争力,其中张丹瑾还证明石材进口业务的利润全部由平野深圳分公司所得,年底给曾羽涛奖励;证人孔某、卢某、陈某等均证明曾羽涛以平野深圳分公司名义开展石材进口业务,平野深圳分公司负责提供涉案一站式服务;证人杜某的证言及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供述均证明以平野深圳分公司名义对外揽客,平野深圳分公司负责发放基本工资和奖金等;曾羽涛签认的信用证及附随单证、海运提单、销售合同等,证明戈美公司为平野深圳分公司开具信用证,而涉案海运提单中目的港代理均为平野深圳分公司;深圳利仓行证明平野公司在形式合同上盖章确认;曾羽涛供认平野深圳分公司及汕头平野总公司研究决定由曾羽涛负责提供“开证、海运、清关、拖车”的一条龙服务,石材进口业务产生的利润入公司账户,查询存款通知书、银行账户流水账所显示的曾羽涛与平野深圳分公司的资金来往情况也佐证了曾羽涛的相关供述。综上,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经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授权负责涉案石材进口业务和管理工作,其在提供开证、海运、清关等一条龙服务中的行为系职务行为,在此行为中因伙同报关公司等以较货物真实成交价低的海关风险价向海关申报而产生的不正当利益也由平野深圳分公司所得,故平野深圳分公司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3、广州海关出具的核定证明书、核税明细表,系广州海关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所规定的计核程序和方法计核得出,经原审庭审出示、质证,能够作为证据使用;且原判根据在案的书证、物证及鉴定意见,已扣减了部分证据不够充分的平野深圳分公司委托深圳粤荣公司等报关所涉嫌的偷逃税款金额,最终认定偷逃税款为1176221.08元,证据确实、充分。

  4、现有证据证实原审被告人曾羽涛对货物的真实价格和报关价格是明知的,且其与相关货主、开证公司、报关公司等共同完成以海关风险价申报、逃避海关监管偷逃税款的行为,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及原审被告人曾羽涛并非从犯。

  5、原判并未对原审被告人曾羽涛个人账户被暂扣的款项作出处理。原判根据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及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犯罪事实、情节及社会危害性等,量刑适当。

  本院认为,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进境,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原审被告人曾羽涛作为平野深圳分公司的业务部经理,系单位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单位平野深圳分公司及其辩护人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原审被告人曾羽涛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均不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何凌云

  代理审判员  林恒春

  代理审判员  刘晓光


┃相关链接:

赖昌星的出逃路几时梦碎?

两段奇特的非洲红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废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废止]

从越南走私大米:判刑

走私国家珍贵蝴蝶制品获刑三年 (2009)郑刑一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