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获取出售和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2018)赣1128刑初323号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非法获取出售和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2018)赣1128刑初323号

2019年04月05日10:44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江西省鄱阳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赣1128刑初323号 公诉机关江西省鄱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勇来,男,1989年1月20日出

   江西省鄱阳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赣1128刑初323号

  公诉机关江西省鄱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勇来,男,1989年1月2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务工,户籍所在地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住鄱阳县。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于2018年1月9日被鄱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鄱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8年2月9日被鄱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鄱阳县看守所。

  辩护人赵志华,江西湖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彭静,男,1991年4月1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务工,户籍所在地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住汉川市。2014年4月14日因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于2014年6月14日刑满释放。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于2017年12月8日被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区民警抓获归案,于当日被寄押于武汉市青山区看守所;2017年12月13日被解除寄押;于2017年12月14日被鄱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鄱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8年1月15日被鄱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鄱阳县看守所。

  辩护人卢锋,江西湖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徐胜仁,男,1987年11月1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住鄱阳县。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于2017年12月9日被鄱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鄱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8年1月15日被鄱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鄱阳县看守所。

  辩护人吴亦男、冯刚挥,江西景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西省鄱阳县人民检察院以鄱检刑诉(2018)36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犯诈骗罪,于2018年10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鄱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海珊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勇来及其辩护人赵志华,被告人彭静及其辩护人卢锋,被告人徐胜仁及其辩护人吴某、冯某挥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江西省鄱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7年6、7月份以来,被告人李勇来为实施电信诈骗,使用QQ名为“诚心”的账号向他人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期间,分四次以139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彭静购买了4600条左右的公民交易信息;以60元的价格向QQ昵称为“0000”的卖家购买了200条左右的公民交易信息;以2600元的价格向QQ昵称为“卫视同步”的卖家购买了720条左右的公民交易信息。被告人李勇来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后,按照交易信息中的相关内容拨打公民电话,以被害人网购未付货款等为由,冒充自己是讨债公司人员,诱骗受害人将钱款转入其指定的微信账户。2017年9月,骗得被害人刘某3000元;2017年10月骗得被害人熊某3980元、骗得被害人孙某13980元。

  2016年以来,被告人徐胜仁为实施电信诈骗,使用QQ名为“嘘一声天已灰”的账号向他人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期间,以2300元的价格向段某(另案处理)购买1150条左右公民交易信息;以2200元的价格向QQ昵称为“呦”的账户购买1000条左右公民交易信息;以1800元的价格向齐某(另案处理)出售了800条左右公民交易信息。被告人徐胜仁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后,按照交易信息中的相关内容拨打公民电话,以被害人网购未付货款等为由,冒充自己是讨债公司人员,诱骗被害人宋某、肖某1等人将钱款转入其指定的银行账户,金额共计86328元。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相关证据证实,确认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其中被告人李勇来向他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交易信息5000条以上,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彭静、徐胜仁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500条以上,情节严重;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的行为均已触犯刑律,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的规定,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的刑事责任。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实施诈骗,骗取他人钱财,其中被告人李勇来诈骗金额数额较大,被告人徐胜仁诈骗金额数额巨大,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的行为均已触犯刑律,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应当以诈骗罪追究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的刑事责任。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犯数罪,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被抓获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之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勇来辩称:(1)对起诉指控其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及诈骗罪的罪名不持异议;(2)其向彭静支付了13900元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但是每条的交易信息有3元、4元、5元不等,其共向彭静购买的交易信息大约为3500条,对向其他人购买的920条公民个人交易信息无异议;(3)对起诉指控其犯诈骗罪的事实及金额均无异议;(4)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勇来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被告人李勇来的辩护人提出了如下辩护意见:(1)对起诉指控其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被告人李勇来向彭静所购买的交易信息没有4600条,应当作有利于被告人李勇来的解释,认定为3500条左右;(2)对起诉指控其犯诈骗的事实及金额不持异议;(3)被告人李勇来在购买公民交易信息后,再利用这些信息实施诈骗,其行为属于牵连犯,应当以一罪论处。

  被告人李勇来的辩护人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被告人彭静辩称:(1)对起诉指控其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不持异议;(2)李勇来向其支付了13900元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但是每条的交易信息有3元、4元、5元不等,其向李勇来出售的交易信息大约为3500条;(3)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彭静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被告人彭静的辩护人提出了如下辩护意见:(1)对起诉指控其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不持异议;(2)对起诉书认定被告人李勇来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为情节特别严重存有异议,应当作有利于被告人解释,认定被告人彭静向被告人李勇来出售的交易信息为3500条左右,在三年以下量处刑罚;(3)被告人彭静虽然构成累犯,但其家属表示愿意积极退缴违法所得,并缴纳罚金,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彭静的辩护人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被告人徐胜仁辩称:(1)对起诉指控其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及事实不持异议;(2)对起诉指控其犯诈骗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对金额存有异议;其使用以徐某2的名义办理的四张银行卡实施诈骗,但是这些卡的进账里面有自己存的钱和朋友还的钱,其诈骗所得总共约有二万元;(3)对于其使用的以徐某2的名义办理的四张银行卡里的存款无法进行合理说明,无法区分哪些是其诈骗所得,哪些是其个人所存款,哪些是朋友所还的;(4)其是因为得了高血压病才实施诈骗的,诈骗所得的钱款也均用于了治病;(5)希望法庭鉴于其系初犯,因患病才实施犯罪,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徐胜仁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被告人徐胜仁的辩护人提出了如下辩护意见:(1)对起诉指控被告人徐胜仁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不持异议;(2)对起诉指控被告人徐胜仁犯诈骗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对金额存有异议;起诉书认定被告人徐胜仁诈骗金额为86328元,但综合全案证据,仅有29270元有被害人陈述相互印证,被告人徐胜仁亦认可,对于没有被害人相互印证的金额应当从被告人徐胜仁的诈骗金额中予以核减,依法认定被告人徐胜仁的诈骗金额为29270元;(3)被告人徐胜仁因为得了高血压病才实施诈骗的,诈骗所得的钱款也均用于了治病,可以参照量刑规范化的标准,对其在量刑时可以酌情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4)被告人徐胜仁具有坦白情节,请求法庭对被告人徐胜仁从轻处罚。

  被告人徐胜仁的辩护人为支持其辩护意见,向法庭提供了被告人徐胜仁患高血压的出院记录、医院检查报告单、医疗发票等,以证明被告人徐胜仁是因为得了高血压病才实施诈骗的,诈骗所得的钱款也均用于了治病。

  经审理查明:

  2017年6、7月份以来,被告人李勇来为实施电信诈骗,使用QQ名为“诚心”的账号向他人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期间,以139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彭静购买了共计3500条左右的公民交易信息;以60元的价格向QQ昵称为“0000”的卖家购买了200条左右的公民交易信息;以2600元的价格向QQ昵称为“卫视同步”的卖家购买了720条左右的公民交易信息。被告人李勇来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后,按照交易信息中的相关内容拨打公民电话,以被害人网购未付货款等为由,冒充自己是讨债公司人员,诱骗受害人将钱款转入其指定的微信账户。2017年9月,被告人李用来骗得被害人刘某3000元;2017年10月,被告人李勇来骗得被害人熊某3980元、骗得被害人孙某13980元。

  2016年以来,被告人徐胜仁为实施电信诈骗,使用QQ名为“嘘一声天已灰”的账号向他人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期间,以2300元的价格向段某(另案处理)购买1150条左右公民交易信息;以2200元的价格向QQ昵称为“呦”的账户购买1000条左右公民交易信息;以1800元的价格向齐某(另案处理)出售了800条左右公民交易信息。被告人徐胜仁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后,按照交易信息中的相关内容拨打公民电话,以被害人网购未付货款等为由,冒充自己是讨债公司人员,诱骗被害人宋某、肖某1等人将钱款转入其指定的银行账户中(户名为徐某2,账号为62×××45工商银行账户、62×××73农业银行账户、62×××23邮政储蓄银行账户、62×××93建设银行的账户),金额共计人民币86328元。

  另查明,被告人李勇来于2018年1月9日被鄱阳县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被告人彭静于2017年12月8日被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区民警抓获归案,于当日被寄押于武汉市青山区看守所。被告人徐胜仁于2017年12月8日被鄱阳县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被告人彭静因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于2014年4月14日被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于2014年6月14日刑满释放。于2018年11月23日,被告人李勇来的家属代其退缴了违法所得人民币10960元。2018年12月13日,被告人彭静的家属代其退缴了违法所得人民币13900元,缴纳罚金人民币30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证明被告人李勇来、彭静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李勇来犯诈骗罪的证据。

  (一)书证

  1.被告人李勇来使用QQ聊天记录截图(与昵称为000000、卫视同步、随风的聊天记录),证明:被告人李勇来使用QQ昵称为诚心的账号与以上账号有公民个人信息交易。

  2.被告人李勇来(IDLilei33×××78的微信用户)与“还好”(彭静)、“卫视同步”的微信转账交易明细,证明:2017年7月至11月,李勇来十次转账至彭静账户金额总计13900元;2017年8月至12月,李勇来十一次转账至“卫视同步”账户金额总计为2600元。

  3.提取笔录、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明:公安人员于2018年1月9日对李勇来、郑某组织的景德镇市城市花园对面的一幢民房内进行搜查,将搜查的手机、手机卡、银行卡予以扣押,之后对李勇来的手机微信、QQ信息予以提取,李勇来使用的微信有两个账号,其中一个为“么么哒”,微信号为×××,“还好”是其微信好友之一,“还好”的微信号为×××(彭静);李勇来使用的QQ名字为“诚心”,QQ号为33×××78。

  4.被告人彭静ID为×××的微信与李勇来的微信交易明细,证明:2017年7月至11月,彭静账户内收到李勇来十次转账,金额总计13900元。

  5.彭静指认物证照片及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人员从彭静处扣押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物品。

  6.李勇来常住人口登记表、违法犯罪记录查询、归案情况说明各一份,证明:被告人李勇来系完全刑事责任年龄,之前未有违法犯罪情况,于2018年1月9日上午9时许在景德镇珠山区被鄱阳县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

  7.彭静常住人口登记表、违法犯罪记录查询、归案情况说明、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各一份,证明:被告人彭静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被告人彭静因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于2014年4月14日被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于2014年6月14日刑满释放;被告人彭静于2017年12月8日被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区民警抓获归案,于当日被寄押于武汉市青山区看守所。

  (二)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李勇来的供述和辩解,证明:(1)其有两个微信,其中一个微信号为×××,微信昵称为“么么哒”,其使用过该微信转账给他人支付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费用及收取电话诈骗成后他人付款,该微信号是通过180××××7280进行绑定的。(2)其使用该微信号于2017年7月18日、10月8日、10月9日、10月10日分别支付了800元、1500元、1500元、3000元给微信号为×××,(彭静)昵称为“还好”的人,用于购买公民个人信息。2017年7月18日其又购买了200条左右,价格是每条4元钱;10月8日、9日、10日三笔分别是购买了大概500条、500条、1000条左右,每条价格3元钱。(3)其使用的QQ号只有一个,QQ号为33×××78,捆绑手机号码为180××××7280。(4)其以2600元的价格向QQ昵称为“卫视同步”的卖家购买了720条左右的信息;(5)其以60元的价格向QQ账号3353280651(昵称为000000)购买了200条信息;(6)其购买信息主要都是用来打诈骗电话的,其电话诈骗至今获利2万多元,接近3万元。总共诈骗多少人记不清楚,诈骗到最多的一笔金额是1600元左右。诈骗的钱都是通过微信转账到其微信里(微信昵称为“么么哒”),少数转账到其农业银行的储蓄账户中。

  2.被告人彭静的供述与辩解,证明:(1)2017年7月份其以每条3元的价格卖了200条公民个人信息数据给微信昵称“么么哒”的人,并找他要了分红,当时通过微信转账到其微信账号×××、微信昵称“还好”的账户上一共收取了800元;(2)2017年10月份,其分三次分别发送了500条、500条、1000条一共发送了2000条数据给微信昵称“么么哒”的人,微信昵称“么么哒”也分三次转账到其微信账户上面了,分别为1500元、1500元、3000元,一共6000元转账给其,其卖给了微信昵称“么么哒”2200条含有姓名、联系方式、收货地址、商品名称、商品价格的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共收取了他购买数据的资金6800元;(3)其通过QQ账号为31×××85守法公民个人信息数据文档,接受转账资金的账号都是微信转账的(微信号×××,昵称还好),QQ账号是其自己的身份绑定的,微信是用其父亲彭红义的名字绑定的;(4)其与微信昵称“么么哒”和QQ昵称“真爱”的人不认识,除了购买公民你个人信息数据的资金没有其他的资金往来;(5)据微信“么么哒”与其微信流水统计,对方向其购买信息共支付13900元,每条价格为3元、4元、5元不等,其向对方出售了3500条左右的信息。

  (三)证人证言

  1.证人郑某的证言,证明:从我和李勇来认识(2017年1月)到现在共使用过三个手机,第一个是尾号为7280的号码,第二个是17379855525,第三个是17379856221,后面两个都是以我的身份信息登记注册的。我经常看见李勇来使用一部黑色的苹果7Plus手机,但是李勇来还有一部绿色的老年机,李勇来有时会带着,但从来没有听到过那部手机响。李勇来的微信号有两个,分别是“么么哒”和“死了万岁”。我使用的微信白雪MS郑与李勇来两个微信账号之间会有相互的转账。

  2.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明:与彭静有过一次一百条的公民个人信息交易,在2017年11月20日左右,通过QQ邮箱发送至他的QQ邮箱,后他通过支付宝发送了188元给我。

  (四)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刘某陈述,证明:2017年9月的一天,被陌生人电话中以网购手机未付款为由骗取3000元钱,分两次转了3000元钱至对方微信号上,一次是1000元、一次是2000元。

  附微信转账交易照片,证明:2017年9月14日,其分别转了1000元、2000元至微信名为狼的账户。

  2.被害人熊某陈述,证明:2017年10月9日被一自称为“刀哥”的陌生人电话(186××××7765)中以网购手机未付款为由骗取3980元,后转账3980元至对方微信号“狼”。

  附微信转账交易照片、通话记录照片,证明:2017年10月9日,186××××7765对其拨打电话,当日熊某微信转账3980元至微信么为狼的账户中。

  3.被害人孙某1陈述,证明:2017年10月20日,其被陌生电话以网购手机未付款为由骗取3980元,对方一开始用微信名为“狼”加好友,转账3980元后退回,后将该钱转账至微信名为“么么哒”账户。

  附微信转账交易照片:2017年10月20日,转账3980元至狼被退回,后转账3980元至么么哒。

  二、证明被告人徐胜仁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诈骗罪的证据。

  (一)书证

  1.被告人徐胜仁归案情况说明、前科劣迹证明、常住人口信息表,证明:被告人徐胜仁于2017年12月8日在其租住的房屋内被抓获归案,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无违法犯罪前科。

  2.被告人徐胜仁使用QQ(账号为26×××16,昵称为嘘一声天已灰)聊天记录截图(与昵称为呦不错呦、俺是神经病都说我有病、呦的聊天记录),证明:被告人徐胜仁使用QQ昵称为“嘘一声天已灰”的账号与以上账号有公民信息交易记录,与其供述能够相互印证。

  3.被告人徐胜仁用户IDxutian1114与Duanbin19900321(段某)、qi157××××5200(齐某)、ccc777779的微信转账交易明细,证明:被告人徐胜仁与段某、齐某、ccc777779的微信转账交易明细。

  4.户名为徐某2,账号为62×××45工商银行账户、62×××73农业银行账户、62×××23邮政储蓄银行账户、62×××93建设银行账户的交易明细,证明:被告人徐胜仁使用以上账户收取被害人转账的诈骗款。

  5.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指认照片、扣押物品复印件,证明:鄱阳县公安局民警李对徐胜仁、徐某1住处进行了搜查,扣押了徐胜仁汽车一辆、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6部、打印机一台、记事本一本、电话卡、银行卡、公民个人信息清单若干;扣押徐某1手机四部。

  6.电子检查工作笔录,证明:公安人员将本案涉及到扣押的电脑、手机、手机卡、硬盘等物品进行取证分析,将提取到的数据保存于光盘中。

  7.被告人徐胜仁的出院记录、医院检查报告单、医疗发票等,证明:被告人徐胜仁在实施电信诈骗之前,患有高血压病,其为了治疗高血压花了巨额资金,同时说明被告人徐胜仁系因病才实施诈骗的,诈骗所得的钱款也均用于了治病。

  (二)被告人徐胜仁的供述和辩解

  证明:(1)其是从2017年4月份开始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并实施诈骗的。(2)其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包含有公民的姓名、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及商品的名称、价格。其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是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付款的,银行卡号对方会通过QQ发到其QQ上,其接收的QQ号码:27×××27,QQ名称:夜空下寂寞的孤星,其只有这一个QQ。其计算了一下,公安机关扣押的这些数据信息都是客户的交易信息数据,都是其从网上购买的买家买的商品的订单信息,这些信息的种类有手表、卫裤和药品,其中手表类的信息总共有3180条、卫裤的有1656条、药品的有101条,共计4937条。(3)其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是用于电信诈骗和贩卖。交易信息其就是卖给过一个人“浙江宁某”,我只知道他是凰岗镇本地人,其通过QQ发送数据给他,他通过微信转账把钱给徐胜仁,对方分别向其支付了700元、700元、400元共计1800元数据费用。(4)其通过在网上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然后根据这些公民个人信息上的电话号码,打电话给对方称,其是受到公司委托帮公司收货款的,对方在网上购买的商品还没付钱,现在公司委托其帮公司收钱,其会自称自己叫“杨彪”,然后叫对方叫钱打到我指定的银行卡上。其一共实施了多少次诈骗我记不清了,大概每天要打10多个电话实施诈骗,从2017年4月份到2017年10月份。其诈骗的具体金额也记不清了,大概有5-6万元左右。(5)其在被抓的时候一共被扣押了19张银行卡,都是其持有使用的,有中国工商银行(账号:62×××45、62×××96、62×××49、62×××26);中国建设银行(62×××93、6217000010055094067、6236681590005346887);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17993320009197612、6217993320009193702、6217994220000435582、62×××23、6210984220000949266);江西省农村信用社(6226822031002770945、6226822031000180881);中国农业银行(6228480018533444479、6228484568684166973、6228410340301453713);交通银行(5218993131584529);中国银行(62171906500025851922),其中账号为:62×××96(中国工商银行)、62171906500025851922(中国银行)、6226822031002770945(江西省农村信用社)、6217994220000435582(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28480018533444479(中国农业银行)、6217000010055094067(中国建设银行)、5218993131584529(交通银行)这7张银行卡是其自己名字登记的,还有5张银行卡是其朋友的,是其两年前在宁波务工的时候因为业务需要找朋友帮忙办理的银行卡,账号为:62×××49(中国工商银行)、6226822031000180881(江西省农村信用社、登记开户姓名:叶某)、6217993320009197612(登记开户姓名:罗某)、6217993320009193702(登记开户姓名:徐某4)(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36681590005346887(中国建设银行、登记开户姓名:徐某4),还有4张银行卡是其购买过来的,名字信息都是徐某2的,账号:62×××45(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73(中国农业银行)、62×××23(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93(中国建设银行),这4张银行卡都是其作案时用的卡,都是威胁别人转账到这几张卡上的,还有3张银行卡其就分不清楚是什么卡,没有印象了,平时都是没用过的。

  (三)证人证言

  1.证人徐某1的证言,证明:有一天看见家里客厅里很多单子,上面写了很多别人的电话、名字等仔细,家里只有二儿子徐胜仁在家,单子肯定是徐胜仁的。

  2.证人齐某的证言,证明:其使用的QQ用户名为“八戒又在偷看为师签名”,向昵称为“嘘一声天已灰”的QQ好友多次购买了公民个人交易信息。

  3.证人段某的证言,证明:其使用过QQ昵称为“哟不错哟”、微信名为“俺是神经病都说我有病”的账号向QQ昵称为“嘘一声天已灰”和微信名为“金龙天下”的账户出售过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微信流水显示卖了2300元,大概1150条。

  4.证人罗某的证言,证明:其曾办理过两张邮政储蓄银行卡,身上有一张,还有一张2017年4、5月份掉了,因为卡内没钱就没有办理挂失和补办。

  (四)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宋某的陈述,证明:2017年9月8日上午10点30分,其接到陌生电话(131××××9349),问其是否收到一对情侣手表,提出厂家进行原价销售让其支付剩下的3960元,如若不付则叫人打我,之后通过网上银行转账给了对方,金额为3960元,对方的账号是62×××73,户名为徐某2。

  附:宋某银行流水清单,证明:2017年9月8日,其分两次转账3960元(每次为1980元)至账户62×××73。

  2.被害人余某的陈述,证明:2016年年底,通过手机上网浏览到一个旅行社的网站,觉得价格便宜就登记注册了。2017年年底,一个自称是叫杨暴的陌生男子来电称受旅行社所托,追问寄来的函是不是没签收,并让我支付3960元,还威胁我。我担心家里受到滋扰,按照对方给的账号在7月28日10时许给对方转人民币3960元。对方的账户是工商银行的,号码是62×××45.

  3.被害人陆某的陈述,证明:2017年3月份,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我邮寄了一份免费的旅游券给你,价值3900多元,你去不去也要把钱还给我。”我没有理会,对方威胁恐吓我说:“你不给钱,我就去骚扰你的家人”,于是我通过农业银行手机银行转账3900多元钱到对方提供的账户上,账户不记得了。

  4.被害人孙某2的陈述(无法定代理人及合适成年人在场),证明:2017年11月7日,在手机上网时看到一个广告链接卖手表,标价1990元,我通过网站窗口和对方聊了会,对方让我通过银行转账1990元,付款后没有收到货,对方联系不上了。对方的账号是中国建行6217001740005846856.

  5.被害人肖某2的陈述,证明:2017年3月份,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是一名女子,该女子在电话里对我说:我们公司有一个旅游卡,卡里面有3999元,要是你去旅游,我们公司可以帮你报销,如果你不去旅游,也没有什么问题,该旅游卡放在你那里也不会扣钱的。听她这样说,我以为该女子是某旅游公司的销售员,不知道她是诈骗的,就将工作地址提供给该女子。三个月后,即旅游卡有效期过期以后,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对方是一名男子,该男子在电话里直呼我姓名,说你是否收到一张旅游卡,该旅游卡里面有3999元,你不去旅游,但有人代你去旅游已经消费了这笔钱,现在有一张发票在我这里,你必须支付这笔费用,我是做中介公司的,一个有手段的中介公司,专门帮人讨债放款。说了几轮后,我挂断了电话,该男子发短信恐吓我,当时我并不理会该男子,过了几天,该男子又打电话说找我家人,我开始害怕了,于是就说3999元太多了,可以不可以少一点,最后该男子同意我支付2500元,对方的银行账号是62×××93,户名徐某2。

  附肖某2中国建行个人活期账户交易明细,证明:2017年3月18日其转账2500元至徐某2账户。

  6.被害人樊某的陈述,证明:因购买旅游套票时被人电话诈骗而存了钱给对方提供的账户,2017年3月6日转账3960元至对方银行账号62×××45,户名为徐某2。

  附樊某账户明细清单,证明:2017年3月7日,其转账3960元至徐某2账户。

  7.被害人陈某1的陈述,附银行卡交易明细对账单、转账记录照片,证明:2017年3月4日,被陌生电话自称为讨债公司的,以收取云南康威旅游体验卡未体验违约金为由,向其骗取人民币4460元,对方银行账号为62×××45,户名为徐某2。

  8.被害人张某的陈述,附对方指定转账账号短信截图照片,证明:2017年9月15日,接陌生电话称讨债公司的“豹哥”,以其网上购物有笔钱未付为由要求其转4480元至对方的提供的账号中,当天其转账4480元至账号62×××46,户名为徐某2。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对其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针对公诉机关的指控、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院评判意见如下:

  1.关于被告人李勇来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彭静及其辩护人所提出的,起诉指控认定彭静出售给李勇来公民个人交易信息为4600条的计算有误,应当根据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认定彭静出售给李勇来的公民个人交易信息约为3500条左右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综合全案证据,可以确认被告人彭静收取了被告人李勇来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款项共计人民币13900元,同时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均供述其购买、出售时的价格为每条3元、4元、5元不等,而公诉机关在认定被告人李勇来购买、被告人彭静出售的条数是以每条3元的价格计算的,对被告人李勇来购买、被告人彭静出售时是否是以每条4元、5元价格来计算的,未提供证据进行排除合理怀疑。综合全案证据,在无法排除可能性的情形下,应当根据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采纳被告人李勇来、彭静的当庭供述,认定被告人李勇来向被告人彭静支付了人民币13900元购得公民个人交易信息约3500左右。对于被告人李勇来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彭静及其辩护人所提出的该点辩解及辩护意见,予以采纳。经核算,被告人李勇来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共计4420条;被告人彭静出售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共计3500条;被告人徐胜仁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2150条,出售公民个人交易信息800条。

  2.关于被告人徐胜仁诈骗金额及非法所得的认定问题。本案查明被告人徐胜仁诈骗金额及非法所得为人民币86328元。被告人徐胜仁辩称涉案银行账号上的金额中有其自己存入或朋友偿还的正当所得,但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也与其供述的事实不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涉案财物的处理规定,确因客观原因无法查实全部被害人,但有证据证明该账户系用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且被告人徐胜仁无法说明款项合法来源的,因此,应认定被告人徐胜仁的诈骗金额及违法所得为人民币86328元。对于被告人徐胜仁及其辩护人就诈骗及违法所得金额所提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3.关于被告人徐胜仁的辩护人所提出的被告人徐胜仁系确因治病急需而诈骗,对其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本院审理查明所确认的事实相符,对于徐胜仁的辩护人所提出的该点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4.关于对被告人徐胜仁的公民个人交易信息的计算问题。经查,被告人徐胜仁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2150条,出售公民个人交易信息800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后又出售或者提供的,公民个人信息的条数不重复计算。同时综合全案证据,对被告人徐胜仁购买、出售的公民个人交易信息无法区分是否为非法获取后予以出售的,在没有充分证据的证实的情况下,只能根据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对被告人徐胜仁购买、出售的公民个人交易信息行为认定为非法获取后予以出售的,对所涉及的公民个人信息的条数不重复计算。

  5.关于被告人李勇来的辩护人所提出的被告人购买公民个人交易信息后实施诈骗,其行为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牵连犯,不应当予以数罪并罚。经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全面惩处管理犯罪的规定,使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构成数罪的,应当依法予以并罚。故对被告人李勇来所提出的该点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非法获取、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的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李勇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电信网络诈骗,骗取他人钱款共计人民币10960元,数额较大;被告人徐胜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电信网络诈骗,骗取他人钱款共计人民币86328元,数额巨大;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诈骗罪,被告人彭静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李勇来、徐胜仁犯数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

  被告人李勇来、彭静被抓获归案后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徐胜仁在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但其当庭对起诉指控的诈骗罪的主要事实翻供,对起诉指控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不持异议,故依法认定被告人徐胜仁仅就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中构成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彭静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又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且犯前罪时已成年,系累犯,依法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家属积极代为退缴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彭静的家属为减轻其罪行,主动代为预缴罚金,本院予以认可。

  综上,根据被告人李勇来、彭静、徐胜仁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勇来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9日起至2019年9月8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彭静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19年2月7日止。罚金已缴纳。)

  三、被告人徐胜仁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9日起至2021年10月7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四、被告人李勇来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一万零九百六十元,被告人彭静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一万三千九百元,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

  五、继续追缴被告人徐胜仁的违法所得八万六千三百二十八元,按照被害人被骗明细表依法发还被害人。

  六、已扣押在案物品由扣押机关依法予以处置。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王健运

  人民陪审员  余国水

  人民陪审员  康炉宝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徐国丽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