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油购销公司三干部私分国有资产获刑 (2019)黔01刑终10号刑事判决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粮油购销公司三干部私分国有资产获刑 (2019)黔01刑终10号刑事判决书

2019年05月10日15:50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9)黔01刑终10号 原公诉机关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光辉,男,197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9)黔01刑终10号

  原公诉机关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光辉,男,1972年6月8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原系贵州省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修文县穗丰粮油储备有限公司经理、法定代表人,户籍所在地贵州省修文县,捕前住修文县。因涉嫌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于2017年7月24日由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8月4日经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贵州省修文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押于贵州省修文县看守所。

  辩护人贺红源、毛鹏飞,贵州汇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琼,女,1974年12月5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原系贵州省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修文县穗丰粮油储备有限公司会计,户籍所在地贵州省修文县,现住修文县。因涉嫌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于2017年7月21日被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8月4日经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贵州省修文县公安局执行逮捕,同年9月30日由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并于同日释放,2018年5月18日由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于海容、杨伟鸿,贵州合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臣英,女,1966年1月2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原系贵州省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修文县穗丰粮油储备有限公司副经理,户籍所在地贵州省修文县,现住修文县。因涉嫌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于2017年7月3日被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7月20日经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贵州省修文县公安局执行逮捕,同年10月9日由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并于同日释放。2018年5月18日由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法院审理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以修检公诉刑诉[2018]12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光辉、杨琼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告人郭臣英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一案,该院于2018年12月10日作出(2018)黔0123刑初119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李光辉、杨琼、郭臣英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提讯上诉人李光辉、杨琼、郭臣英,认为案件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03年8月,由修文县粮食局批准,将原各乡镇粮站改制成立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购销公司),该公司为国有独资公司,公司主要经营粮油采购与销售等业务。修文县粮食局分别聘任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为购销公司的经理、副经理和会计。2009年11月,修文县粮食局成立修文县穗丰粮油储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穗丰公司),该公司性质为国有独资公司,主要经营县级粮油储备业务。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为穗丰公司经理、副经理和会计。

  一、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私分国有资产1083300元的犯罪事实

  2010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李光辉安排被告人郭臣英、杨琼在购销公司、穗丰公司的稻谷和大米等采购业务中,采取以低价购入、高价入账,高价售出、低价入账等方式套取截留资金2103189.78元,并以发放“奖金”形式私分1083300元给个人,其中在2011年私分123300元(被告人李光辉分得18000元,被告人郭臣英分得15000元,被告人杨琼分得13800元)、2013年私分280000元(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各分得28000元)、2015年2月私分300000元(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各分得30000元)、2016年6月私分380000元(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各分得38000元)。

  具体截留资金情况为:

  1.2010年4月至12月,购销公司向个体粮商陈某1采购大米202吨,被告人郭臣英分别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购销公司借款713403.30元,后共计支付陈某1687400元,余款25643.30元(不包含陈某1通过银行返还给被告人郭臣英的64000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2.2011年1月至12月,购销公司向个体粮商阳某采购大米200吨,被告人郭臣英分别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购销公司借款826000元,后共计支付阳某724000元,余款102000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3.2012年,购销公司向阳某采购大米,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购销公司借款4874939.34元,后被告人郭臣英共计支付阳某4372939元,余款502000元(该款不包含阳某返还被告人郭臣英账户的48000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4.2013年至2014年1月,购销公司向阳某采购大米,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购销公司借款1575800元,后被告人郭臣英共计支付阳某1015800元,余款560000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5.2014年2月至2015年4月,购销公司向阳某采购大米,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购销公司借款4003861.92元,后被告人郭臣英共计支付阳某3290632.40元,余款610918.54元(该款不包含被告人郭臣英转账至阳某的102310.98元,阳某收款后随即将该款项转账给被告人李光辉)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6.2011年,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穗丰公司借款1275509.52元购买稻谷,被告人郭臣英实际支付稻谷款1260240元,余款15269.52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7.2012年,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穗丰公司借款2617968.77元购买稻谷,被告人郭臣英实际支付稻谷款2603459.25元,上交公司10000元后,余款4509.52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8.2013年,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穗丰公司借款1380000元购买稻谷,被告人郭臣英实际支付稻谷款1249878.40元,余款14847.80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9.2014年,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穗丰公司借款100714.38元,但被告人郭臣英尚未将该款购买稻谷,被告人杨琼在做账时以虚假的农户收购发票冲抵了被告人郭臣英该笔借款。后被告人郭臣英将100714.38元截留。

  10.2015年,被告人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穗丰公司借款1864664.92元购买稻谷,被告人郭臣英实际支付稻谷款1814304.40元,余款50360.52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11.2011年,被告人郭臣英以穗丰公司名义销售稻谷获得稻谷款989924元,但被告人郭臣英只向穗丰公司上交927609.80元,余款62314.20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12.2016年,被告人郭臣英以穗丰公司名义销售稻谷获得稻谷款1664612元,但被告人郭臣英只向穗丰公司上交1610000元,余款54612元截留至被告人郭臣英处。

  上述事实,三被告人在开庭审理中不持异议,且有2012年李光辉等人私分123300元的凭证、购销公司会议纪要、郭臣英付款给陈某1287400元的证据、郭臣英笔记本、郭臣英个人流水、购销公司2010年至2015年3月采购大米明细账及会计凭证、购销公司账本、郭臣英和阳某的银行流水、统计表、穗丰公司账本、穗丰公司2011年至2015年采购稻谷明细账及相关会计凭证、穗丰公司账本等相关书证;贵州红华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证人罗某1、顾某、何某1、郭某1的证言;被告人郭臣英、杨琼、李光辉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在卷佐证。

  二、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将政府价差补贴和粮油保管费2162775元予以私分的事实

  2009年,修文县人民政府决定由修文县粮食局组建成立穗丰公司,同时聘用被告人李光辉为穗丰公司经理,公司为国有独资公司,从事县级粮油储备业务,不开展其他业务,不进行分红等福利性活动,公司融资必须经县人民政府同意方可进行;公司人员编制8人,相关人员从购销公司职工中考察选聘,工作待遇等按照原渠道解决,不在穗丰公司领取任何报酬。穗丰公司经费来源于政府每年支付粮油保管费和在粮油轮换过程中轮换粮油的差价,该价差财政全额拨款给穗丰公司。

  2010年7月,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等人商议并决定将政府支付穗丰公司的保管费、粮油价差补贴以发放“工资”和“奖金”的形式进行私分。自2010年7月至2017年4月期间,穗丰公司共计以发放“工资”和“奖金”的形式私分给员工2162775元。其中被告人李光辉个人私分到248960元,被告人郭臣英个人私分到222575元,被告人杨琼个人私分到240535元,剩下的1450705元被私分给公司其他人员。

  上述事实,三被告人在开庭审理中不持异议,且有修文县人民政府办公会会议纪要、穗丰公司发放工资、奖金财务凭证、政府支付穗丰公司的保管费及粮油价差补贴的相关文件、报告、批示、穗丰公司会计凭证等书证;贵州红华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证人罗某1、顾某、何某1、郭某1等人的证言;被告人郭臣英、杨琼、李光辉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在卷佐证。

  三、被告人李光辉、杨琼共同贪污380710元的犯罪事实

  2015年6月至2016年12月,个体粮商阳某向购销公司供应救济粮、低保粮和学校营养餐等,其供应的救济粮、低保粮、学校营养餐单价不一,但均未达到每公斤5元的单价,被告人杨琼在做账时统一按照每公斤5元的单价入账,因提高单价套取的资金为500000元。2016年12月,被告人杨琼与阳某结算,购销公司实际还应支付阳某的大米款228702.30元,后被告人李光辉、杨琼与阳某商议,将套取的500000元用于冲抵被告人李光辉和杨琼个人分别某朝晖的借款,杨琼便安排人将还应支付阳某的大米款228702.30与提高单价套取的500000元,共计728702.30元全部转账给阳某。后因被告人杨琼发现有一笔大米款是按照每公斤5.6元的单价做账的,因此多套取了107000元,便向被告人李光辉请示处理意见,被告人李光辉要求被告人杨琼全部按照每公斤5元的单价做账,由李光辉叫阳某把这107000元打回购销公司来。被告人李光辉和杨琼从分得的钱中分别拿出50000元、57000元给阳某交回购销公司,后阳某把这107000元打回了购销公司。经贵州红华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2015年6月至2016年12月采购入账情况,购销公司实际应付阳某购买的大米款是6923917.50元与入账金额7411627.50元差异487710元,扣除阳某返回的107000元,二被告人共同侵吞国有财物380710元,其中被告人李光辉涉嫌贪污217710元,被告人杨琼涉嫌贪污163000元(150000元+70000元-57000元=163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相关书证、鉴定意见、证人阳某、被告人杨琼、李光辉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四、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共同贪污170337元的犯罪事实

  2009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郭臣英在采购业务中,先后以低价购入、高价报账的方式套取资金170337元,后被告人郭臣英与李光辉共谋将该款私分,其中被告人李光辉分得85000元,被告人郭臣英分得85337元。具体情况为:

  1.2010年3月,购销公司向湖南省芷江县粮油购销公司以每公斤2.27元的单价购买稻谷295470公斤,被告人郭臣英从购销公司将购买稻谷款借出后实际支付对方稻谷款670717元。后被告人郭臣英、李光辉商议按照每公斤2.36的单价向财务报账并入账。被告人郭臣英、李光辉从该批稻谷采购中套取26497元。

  2.2010年3月,购销公司向贵州金杨油脂有限公司以每公斤8.65元的单价采购菜油103.72吨。被告人郭臣英从购销公司以业务周转金的形式借款1000000元并实际支付贵州金杨油脂有限公司906458.40元。该批菜油采购完成后,被告人李光辉与郭臣英商议按照每公斤9.22元的单价向财务报账,并将多采购的3.72吨安排购销公司员工何某1另作销售。被告人杨琼将多采购的3.72吨菜油调账给何某1后,被告人郭臣英向公司上交43701.60元。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从该批菜油采购中套取49840元。

  3.2010年7月,购销公司向粮商陈某1采购202吨救济粮,该批大米实际价款为623400元。被告人郭臣英与陈某1商议按照687400元打款给陈某1,并要求陈某1将多打款的64000元返回被告人郭臣英。后被告人郭臣英按照687400元向财务入账。2010年8月,陈某1将64000元转给被告人郭臣英后,被告人郭臣英实际支付运费18000元,将剩余的46000元与被告人李光辉侵吞。

  4.2012年,购销公司向个体粮商阳某采购救济粮过程中,被告人郭臣英在实际支付大米款的基础上提高单价多打款48000元给阳某,并要求阳某将多打款的48000元返还被告人郭臣英。2012年4月12日,阳某将48000元转给被告人郭臣英后,被告人郭臣英、李光辉将该款侵吞。

  上述事实,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在开庭审理中不持异议,且有被告人郭臣英账号流水、张海英账号流水、购销公司2010向湖南芷江县粮油公司采购稻谷明细账及会计凭证、被告人郭臣英笔记本复印件、被告人李光辉银行流水、被告人郭臣英付款给陈某1287400元的证据、统计表、购销公司2012采购大米明细账及会计凭证等书证;贵州红华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证人何某1、阳某、陈某1、田某的证言;被告人郭臣英、李光辉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在卷佐证。

  五、被告人李光辉个人贪污的犯罪事实

  (一)2012年9月,购销公司将扎佐老粮管所地块租给个体商人周某1修建钢架大棚经营超市,经商议,周某1从2013年每年支付300000元租金给购销公司。2014年,周某1妻子李某1根据被告人李光辉的安排转账450000元到购销公司,其中300000元用于冲抵被告人李光辉个人向购销公司借款,另150000元为其修建大棚费用。2015年,周某1根据李光辉的安排将300000元租金转账到被告人李光辉个人账户,被告人李光辉收到周某1租金后并未上交到购销公司财务,而是安排罗某1将原来与周某1签订的租赁合同修改为免除周某1三年租金(2013年、2014年、2015年),并与周某1重新签订虚假合同,同时还安排罗某1将购销公司会议纪要修改为免除周某1三年租金,从而将周某1缴纳的2014年、2015年租金600000元据为己有。

  上述事实,被告人李光辉当庭表示无异议,且有穗丰公司及购销公司明细账及会计凭证、购销公司会议纪要、购销公司与周某1签订虚假合同、周某1银行流水、李光辉银行流水等书证;贵州红华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证人罗某1、周某1的证言;被告人李光辉的供述等证据在卷佐证。

  (二)2009年穗丰公司成立后,按照规定穗丰公司需要储备2000吨稻谷。在尚未收购稻谷的情况下,会计杨琼以虚构向修文县各乡镇部分村民向某、李某2、罗某2等上百人采购2000吨稻谷的方式做账,实际已经将收购稻谷的款通过虚假做账的方式提取出来。在实际收购稻谷过程中,崔某1、顾某、郭臣英等人以每公斤2.14元、2.16元的单价采购了1815.974吨稻谷,但杨琼在入账过程中,分别以每公斤2.3元、2.42元单价入账,对于尚未购足184.026吨稻谷,杨琼以每公斤2.42元单价入账,同时以每公斤2.42元单价虚拟卖出稻谷184.026吨将账冲平,以完成修文县人民政府下达的储备任务。经杨琼计算,在购买1815.974吨稻谷过程中产生价差277923.68元。在实际收购稻谷期间,被告人李光辉和崔某1于2010年3月至4月,分别从购销公司以业务周转金形式借款1510000元用于购买稻谷,但1510000元全部由购销公司转账至被告人李光辉账户,被告人李光辉收到1510000元后,分三次转账1000000元给郭臣英用于湖南芷江购买稻谷,余款510000元被告人李光辉不能说清去向。经与杨琼、崔某1核对,留存在被告人李光辉处的510000元包含公司购买1815.974吨稻谷产生的价差277923.68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相关书证、、证人裴某、何某2、张某1、何某3、黄某、冯某、宋某、何某4、唐某、郭某2、张某2、谢某、贺某的证言、被告人杨琼、郭臣英、李光辉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予以证实。

  (三)2014年2月至2015年4月,郭臣英分别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购销公司借款4003861.92元用于购买大米,购销公司应付阳某大米款3188321.42元,但郭臣英实际支付阳某3290632.40元。2015年4月17日,阳某将多收到的102310.98元转账给被告人李光辉账户,被告人李光辉收到该款并未上交到购销公司,而将102310.98元予以侵吞。

  上述事实,被告人李光辉当庭表示无异议,且有穗丰公司及购销公司明细账及会计凭证、郭臣英银行流水、李光辉银行流水、阳某银行流水等书证;证人郭臣英、杨琼等证言;贵州红华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被告人李光辉的供述等证据在卷佐证。

  (四)2013年5月,购销公司向阳某购买大米45364公斤,应支付大米款164890元。2013年6月5日,罗某1以业务周转金形式从购销公司借款218654元,购销公司将218654元转账至罗某1账户后,当日罗某1转账218654元至被告人李光辉账户。被告人李光辉收到该款后实际支付阳某164890元,后被告人李光辉将余款53764元侵吞。

  认定上述事实,有相关书证、鉴定意见、证人罗某1的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

  (五)2013年7月,郭臣英以业务周转金的形式从穗丰公司领款2097920元,同年7月,根据被告人李光辉的安排,杨琼使用本地农户虚假购销发票冲抵郭臣英借款2097920元。该款实际已变成保管在郭臣英处且可以自由支配、占有的公司账外款。后根据李光辉的安排,郭臣英在该款中转账2000000元给李正华(该款为修文县中医院向购销公司的借款),同时以现金形式上交购销公司97920元。2013年9月、10月、2014年1月,根据被告人李光辉的安排,购销公司分别偿还郭臣英共计2000000元(郭臣英转账至李正华账户的2000000元),另根据李光辉的安排,2014年1月,郭臣英又向购销公司借了157628元。上述四次领款共计2157628元。

  2013年9月至2014年1月期间,购销公司向阳某处购买大米339619公斤,应付阳某大米款1603000元,但根据李光辉的安排,郭臣英分别于2013年9月、10月、2014年1月共计支付阳某2157628元(该款不包含2013年郭臣英从购销公司借款1575800元并转款1015800元给阳某部分),2014年5月16日,阳某将郭臣英多付的大米款554628元转账至被告人李光辉账户(阳某实际转账729903.56元至被告人李光辉账户),被告人李光辉收到该款后并未上交到购销公司,而将554628元予以侵吞。

  认定上述事实,有相关书证、鉴定意见、证人证言阳某证言的、被告人杨琼、郭臣英、李光辉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予以证实。

  综上,被告人李光辉个人共计贪污1588626.66元。

  六、被告人李光辉、杨琼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

  2012年上半年,被告人杨琼和罗某1(另案处理)从罗某1姐姐罗某3处各借款100000元高利贷用于投资修建修文县栖凤大道,因偿还利息压力大等原因,二人将实情告知被告人李光辉,并称想从购销公司借款偿还自己的高利贷。2012年7月2日,在被告人李光辉的授意下,被告人杨琼和罗某1分别从购销公司借款100000元,并将该款用于偿还罗某3的高利贷。2014年12月1日,被告人杨琼和罗某1分别将各自借款归还购销公司。

  上述事实,被告人李光辉、杨琼当庭表示无异议,且有被告人杨琼和罗某1向购销公司借款凭证、借条、还款凭证等书证;证人罗某1、崔某1、崔某2的证言;被告人杨琼、李光辉的供述在卷佐证,证据间相互印证。

  七、被告人杨琼和罗某1共同贪污的犯罪事实

  2015年4月,罗某1从购销公司借款38200元,在此之前,罗某1发放低保粮应交回购销公司23000元。2015年11月,被告人杨琼在购销公司买大米过程中以低价购入,高价做账的方式提取61200元,后被告人杨琼与罗某1共谋由被告人杨琼安排阳某出具一张61200元的虚假领条用于冲抵罗某12015年4月向购销公司38200元借款及23000元发放低保粮应交款。后被告人杨琼和罗某1将61200元私分,其中被告人杨琼分得30000元,罗某1分得31200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杨琼在开庭审理中不持异议,且有被告人杨琼的主体身份资料、贵州省粮食系统记账凭证、收款收据等书证;证人罗某1、阳某、李光辉等人的证言;被告人杨琼的供述等证据在卷佐证。

  另查明,被告人郭臣英到案后主动供述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与被告人李光辉共同贪污的犯罪事实;被告人杨琼到案后主动供述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与被告人李光辉和罗某1共同贪污的犯罪事实,且提供了相关财务凭证、笔记本等书证,为侦破被告人李光辉贪污案起了很大作用。

  2017年6月2日、10月9日,被告人郭臣英主动上缴涉案款430000元;2017年6月2日、9月30日、10月31日,被告人杨琼主动上缴涉案款430000元。二人所缴涉案款现暂存于贵阳银行修文支行县纪委涉案款专户中。

  全案综合类证据:

  (1)户籍信息证实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作案时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2)营业执照复印件:证实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修文县穗丰粮油储备有限公司、修文县粮油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性质都属于国有独资。

  (3)修粮办字(2003)33号、[2009]71号关修文县粮食局文件复印件、购销公司购销办字(2004)9号文件:证实2003年8月28日,修文县粮食局聘任李光辉任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公司经理(法定代表人);郭臣英、陈某2为副经理;2009年11月16日,聘任李光辉任修文县穗丰粮油储备公司经理。2004年4月2日,经修文县粮油购销公司经理办公会决定:将杨琼借调到购销公司任财会科科长。

  (4)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郭臣英到案后主动供述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与被告人李光辉共同贪污的犯罪事实;被告人杨琼到案后主动供述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与被告人李光辉和罗某1共同贪污的犯罪事实。被告人李光辉在被立案前,修文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在对其进行询问过程中,李光辉如实陈述了自己私分国有资产的犯罪事实,陈述了自己涉嫌贪污的部分事实。2017年7月24日本案立案侦查后,在对李光辉讯问过程中,李光辉如实供述了自己私分国有资产和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供述了自己涉嫌贪污的部分事实。

  (5)存取款明细:证实李光辉、郭臣英、杨琼、罗某1、周某1、阳某自2009年至2017年银行存取款明细。

  (6)购销公司、穗丰公司账本:证实购销公司、穗丰公司自2009年至2017年账目收支情况。2.同步录音录像光碟27袋:证实侦查机关在讯问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过程中不存在刑讯逼供、诱供等违法情况。

  量刑证据:

  书证:修文县纪委关于郭臣英、杨琼退缴款项的情况说明,行政事业单位资金往来结算单据:证实2017年6月2日、10月9日,被告人郭臣英主动上缴涉案款430000元;2017年6月2日、9月30日、10月31日,被告人杨琼主动上缴涉案款430000元。二人所缴涉案款现暂存于贵阳银行修文支行县纪委涉案款专户中。

  上述证据具有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并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原判认为,被告人李光辉在担任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修文县穗丰公司经理期间伙同公司副经理被告人郭臣英、公司会计被告人杨琼,在购销稻谷、大米过程中,以低价买入、高价入账,高价卖出、虚假入账的方式截留资金2103189.78元,并以发放“奖金”的形式私分给职工1083300元;以发放“工资”和“奖金”的形式将政府支付的保管费、价差补贴私分给职工2162775元。在购销稻谷、大米过程中,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截留资金170337元并予以侵吞;在购销稻谷、大米过程中,被告人李光辉、杨琼截留资金380710元并予以侵吞;在公司收取租金、采购稻谷和大米过程中,被告人李光辉截留租金和稻谷、大米价差共计1588626.66元并予以侵吞。被告人杨琼伙同罗某1利用职务之便,虚假做账,侵吞国有资产61200元。被告人李光辉在担任购销公司经理期间,私自将公款100000元挪用给被告人杨琼用于投资,并将公款100000元挪用给罗某1用于投资。其中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参与私分国有资产3246075元,数额巨大;被告人李光辉参与贪污2139673.66元,数额巨大;被告人杨琼参与贪污380710元,数额巨大;被告人郭臣英参与贪污170337元,数额较大;被告人李光辉参与挪用公款200000元,数额较大;被告人杨琼参与挪用公款100000元,数额较大。三名被告人的行为已单独或共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三百九十六条的规定,其中,被告人李光辉、杨琼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挪用公款罪;被告人郭臣英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依法应予惩处,且应数罪并罚。被告人杨琼、郭臣英到案后主动供述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各自贪污的犯罪事实,应该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具有立功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私分国有资产犯罪中,被告人杨琼、郭臣英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郭臣英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参与私分国有资产的犯罪事实,被告人杨琼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参与私分国有资产、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光辉当庭对私分国有资产的事实及对部分贪污的事实表示认可,但对私分国有资产罪的指控罪名不认可,量刑时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郭臣英、杨琼分别主动上缴涉案款各430000元,具有较好的悔罪表现,量刑时酌情从轻处罚。结合本案案情、情节以及三名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及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李光辉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总和刑期十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二、被告人杨琼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总和刑期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三、被告人郭臣英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总和刑期一年零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四、被告人杨琼所上缴涉案款人民币430000元中,240535元发还修文县财政局,189465元发还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五、被告人郭臣英上缴涉案款人民币430000元中,222575元发还修文县财政局,207425元发还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六、继续追缴其余犯罪所得,分别发还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及修文县财政局俱领。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李光辉不服判决,以“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认定贪污罪的犯罪数额不清,其中的380710元、170337元、60万元、53764元、554628元这几笔没贪污;罚金20万元和没收财产200万元过高,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也以相同的理由提出辩护意见。原审被告人杨琼以“对贪污罪的量刑处理不公、在挪用公款罪上有自首和立功情节,但没有得到体现,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原审被告人郭臣英以“不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有自首情节,量刑过重,请求适用缓刑”为由,提出上诉。原公诉机关对原判决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异议。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杨琼、郭臣英未提交新的证据。上诉人李光辉家属主动退缴赃款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经二审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李光辉、杨琼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挪用公款罪、上诉人郭臣英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判列举了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所列证据已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查证属实,复经本院审查核实,对原判决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李光辉所提及其辩护人所提“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认定贪污罪的犯罪数额不清,其中的380710元、170337元、60万元、53764元、554628元这几笔没贪污”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在原审判决中上诉人李光辉及其辩护人就以同样的理由提出辩解和辩护意见,原审判决在认定事实中已逐一对其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进行了充分的说理论证,并列举了相应的证据证明认定的事实,复经本院审查核实,原判决的认定并无不当。因此,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李光辉提出“罚金20万元和没收财产200万元过高,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李光辉伙同上诉人杨琼、郭臣英共同或个人贪污公款共计2139673.66元,个人实得1891336.66元。属贪污数额巨大,依法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十万元以上罚金或没收财产。原审判决在法定刑幅度内对上诉人李光辉以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对其主刑的量刑并无不当,但附加刑量刑过重,应予纠正。该上诉理由部分有理,本院予以部分采纳。上诉人李光辉共计私分国有资产3246075元,其中:李光辉分得362960元、杨琼分得350335元、郭臣英分得333575元。应认定为私分国有资产数额较大,依法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原判认定为“数额巨大”,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缺乏法律依据,应予纠正。该上诉理由有理,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李光辉挪用公款人民币二十万元给他人使用,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依法应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原审判决在法定刑范围内以挪用公款罪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无不当。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杨琼所提“对贪污罪的量刑处理不公、在挪用公款罪上有自首和立功情节,但没有得到体现,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杨琼参与共同贪污总金额为441910元,个人分得193000元。属贪污数额巨大,依法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十万元以上罚金或没收财产。原审判决根据其犯罪事实和量刑情节,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并无不当。上诉人杨琼挪用公款人民币10万元归个人使用,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依法应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原审判决根据其犯罪事实和情节,在法定刑范围内对其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无不当。因此,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郭臣英所提“不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有自首情节,量刑过重,请求适用缓刑”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认定私分的国有资产由两部分组成,其中第一部分为2010年至2017年期间,上诉人李光辉安排上诉人郭臣英、杨琼在购销公司稻谷和大米等采购业务中,采取以低价购入、高价入账,高价售出、低价入账等方式套取、截留的资金,该笔资金属于国有企业在经营活动中获取的利润,属于国有财物。第二部分为2010年至2017年期间修文县人民政府支付给穗丰公司的保管费、粮油价差,结合修文县人民政府关于由修文县粮食局组建成立穗丰公司相关文件规定,该笔资金属于公共财物。而根据修文县人民政府决定,由修文县粮食局组建成立穗丰公司,公司为国有独资公司,从事县级粮油储备业务,不开展其他业务,不进行分红等福利性活动,公司融资必须经县人民政府同意方可进行;公司人员编制8人,相关人员从购销公司职工中考察选聘,工作待遇等按照原渠道解决,不在穗丰公司领取任何报酬。三上诉人工资待遇等不应该由穗丰公司来解决。上述资金被套取、截留后,由李光辉等人决策,以发放“奖金”形式私分,主观上有套取、截留国有财物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将所套取、截留资金在账外(小金库)进行私分的行为,符合私分国有资产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应以私分国有资产罪定罪处罚。上诉人郭臣英主动交代的是共同贪污的事实,而私分国有资产的犯罪事实不是其主动交代的,其仅是具有坦白情节,原判在量刑时也予以考虑,在法定刑范围内对其处罚并无不当。因此,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光辉在担任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修文县穗丰公司经理期间伙同身为公司副经理的上诉人郭臣英、身为公司会计的上诉人杨琼,在购销稻谷、大米过程中,以低价买入、高价入账,高价卖出、虚假入账的方式截留资金2103189.78元,将其中的1083300元以发放“奖金”的形式私分给职工;将政府支付的保管费、价差补贴款2162775元以发放“工资”和“奖金”的形式私分给职工元。上述共计私分国有资产3246075元,数额较大,其中:李光辉分得362960元、杨琼分得350335元、郭臣英分得333575元。在购销稻谷、大米过程中,上诉人李光辉、郭臣英共同截留资金170337元并予以侵吞;上诉人李光辉、杨琼共同截留资金380710元并予以侵吞;在公司收取租金、采购稻谷和大米过程中,上诉人李光辉截留租金和稻谷、大米价差共计1588626.66元并予以侵吞。上诉人李光辉分别伙同上诉人杨琼、郭臣英共同或个人贪污公款共计2139673.66元,数额巨大,个人实得1891336.66元。上诉人杨琼参与共同贪污总金额为441910元,数额巨大,个人分得193000元。上诉人郭臣英参与共同贪污总金额为170337元,数额较大,个人分得85337元。上诉人李光辉在担任购销公司经理期间,私自将公款100000元挪用给被告人杨琼用于投资,将公款100000元挪用给罗某1用于投资。上诉人李光辉、杨琼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挪用公款罪;上诉人郭臣英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应依法惩处,且应数罪并罚。上诉人杨琼、郭臣英到案后主动供述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各自贪污的犯罪事实,应该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上诉人李光辉、郭臣英、杨琼具有立功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私分国有资产犯罪中,上诉人杨琼、郭臣英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上诉人郭臣英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参与私分国有资产的犯罪事实,上诉人杨琼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参与私分国有资产、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上诉人郭臣英、杨琼分别主动上缴涉案款各430000元,具有较好的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对上诉人李光辉的挪用公款罪、对上诉人杨琼、郭臣英的定罪、量刑适当,应予维持;但对上诉人李光辉的贪污罪的附加刑、私分国有资产罪的量刑不当,部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李光辉之家属主动退缴赃款人民币二十五万元,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上诉人李光辉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部分有理,本院予以部分采纳;上诉人杨琼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上诉人郭臣英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二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法院(2018)黔0123刑初119号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即:二、被告人杨琼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总和刑期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三、被告人郭臣英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总和刑期一年零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四、被告人杨琼所上缴涉案款人民币430000元中,240535元发还修文县财政局,189465元发还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五、被告人郭臣英上缴涉案款人民币430000元中,222575元发还修文县财政局,207425元发还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六、继续追缴其余犯罪所得,分别发还修文县粮油购销有限责任公司及修文县财政局俱领;

  二、撤销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法院(2018)黔0123刑初11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光辉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总和刑期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24日起至2027年1月23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祥虎

  审 判 员 杨 坤

  审 判 员 何度海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雪 莲

  书 记 员 戴 舒


┃相关链接:

原井冈山国脉宾馆副总经理黄亮私分国有资产案 (2010)井刑初字第27号刑事判决书

浅谈私分国有资产罪与共同贪污的区别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