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锋等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 (2019)京02刑终415号刑事裁定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实务 > 文书 > 正文

侯锋等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 (2019)京02刑终415号刑事裁定书

2019年10月03日15:42 东方法眼
   
 

核心提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9)京02刑终415号 原公诉机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金春,男,19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9)京02刑终415号

  原公诉机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金春,男,1975年10月29日出生于福建省仙游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福建省仙游县榜头镇赤荷社区;因涉嫌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羁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

  辩护人杜平儒,北京国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侯锋,男,1984年8月31日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汉族,大学文化,无业,住北京市朝阳区;因涉嫌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羁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杜昆志,北京东远鹤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国维,男,1979年8月21日出生于福建省仙游县,汉族,中专文化,无业,住福建省仙游县榜头镇紫泽社区;因涉嫌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羁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汤巍,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辛美南,女,1986年5月29日出生于吉林省蛟河市,朝鲜族,高中文化,无业,住北京市朝阳区;因涉嫌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于2018年4月26日被羁押,因涉嫌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于同年5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杨轶群,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曹小连,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侯锋、辛美南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原审被告人林金春、陈国维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一案,于2019年5月6日作出(2018)京0102刑初900号刑事判决。

  一审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林金春、侯锋、陈国维、辛美南不服,提出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林金春、侯锋、陈国维、辛美南,审阅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

  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侯锋、辛美南于2017年底至2018年4月间,通过微信联系的方式,将从他人处多次非法取得的犀牛角一批,以人民币26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被告人林金春、陈国维。

  2018年4月26日,民警在北京市朝阳区华侨城小区附近被告人侯锋驾驶的汽车上(车牌号×××)抓获被告人侯锋、林金春、陈国维,并当场起获涉案犀牛角19块;同日被告人辛美南在北京市怀柔区雁栖湖凯宾斯基酒店被抓获。

  经鉴定,该19块涉案犀牛角来源于非洲犀,非洲犀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CITES )附录Ⅰ,重量为32.871千克,价值为人民币8217750元。

  原判认定的上述事实,有证人林某、曹某、金某的证言,银行卡交易记录,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赃物照片,云南濒科委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北京信诺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及附件,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执法记录仪录像,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情况说明、到案经过、户籍材料及被告人侯锋、辛美南、陈国维、林金春的供述及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根据上述事实及证据,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侯锋、辛美南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且情节特别严重的行为,侵犯了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制度,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林金春、陈国维违反国家规定,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且情节特别严重的行为,侵犯了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制度,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均应予以惩处。

  鉴于被告人侯锋、辛美南、林金春、陈国维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辛美南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

  被告人侯锋、陈国维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林金春当庭能表示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故判决:一、被告人林金春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六千元。

  二、被告人侯锋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六千元。

  三、被告人陈国维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四千元。

  四、被告人辛美南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

  五、在案扣押的赃物由扣押机关分别予以没收、发还。

  六、尚未追缴之违法所得人民币二百六十万元继续予以追缴,追缴后予以没收。

  林金春的上诉理由为:其系犯罪未遂,在犯罪中所起作用小,属于从犯;原判对其量刑过重。

  林金春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林金春属于犯罪未遂,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参与购买犀牛角的资金数额相对较小,属于从犯,且认罪悔罪,原判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侯锋的上诉理由为:对原判认定涉案犀牛角的重量有异议,对原判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260万元有异议,原判量刑过重。

  侯锋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原判量刑过重,侯锋具有初犯、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犯罪未遂等量刑情节,建议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陈国维的上诉理由为:原判事实不清,不应认定交易价格为260万元;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于从犯,原判量刑过重。

  陈国维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原判认定全部涉案犀牛角作为陈国维的犯罪数额有误;陈国维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于从犯;陈国维如实供述所犯罪行,且属于犯罪未遂,建议对陈国维减轻处罚。

  辛美南的上诉理由为: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原判量刑过重;对原判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260万元有异议。

  辛美南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辛美南具有初犯、从犯的量刑情节,二审期间表示认罪悔罪,原判对其量刑过重。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侯锋、辛美南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林金春、陈国维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的事实是正确的。

  该事实有一审判决书中所列举的经一审人民法院庭审质证并确认的证据证实,上述证据本院审核属实,亦予以确认。

  在二审期间,林金春、侯锋、陈国维、辛美南及各辩护人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对于上诉人陈国维所提原判事实不清,不应将交易价格认定为260万元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全部涉案犀牛角作为陈国维的犯罪数额有误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银行卡交易记录、被告人侯锋、陈国维等人供述等证据能够证实,林金春、陈国维欲从侯锋、辛美南处购买犀牛角,多次向辛美南银行账户转款,后民警在侯锋驾驶的车上将林金春、陈国维、侯锋抓获,并当场起获涉案犀牛角19块,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认定林金春与陈国维共同出资260万元从侯锋和辛美南处购买涉案19块犀牛角的事实是正确的,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侯锋所提对原判认定涉案犀牛角的重量有异议的上诉理由,经查,涉案犀牛角由办案机关依法扣押并送至司法鉴定机构依法称重并做鉴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称重结果客观,故上述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侯锋、辛美南所提对原判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260万元有异议的上诉理由,经查,林金春与陈国维为购买涉案19块犀牛角,共同向辛美南、侯锋支付了260万元,原判将此260万元作为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并没收处理正确,故上述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林金春、陈国维及辩护人所提林金春、陈国维在共同犯罪中所起次要、辅助作用,属于从犯,建议对其减轻处罚的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林金春与陈国维共同出资并来到北京从侯锋、辛美南处购买涉案犀牛角,二人在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共同犯罪中均不是起次要、辅助作用,不属于从犯,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林金春、侯锋、陈国维、辛美南及各辩护人所提原判对各上诉人量刑过重的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林金春、侯锋、陈国维、辛美南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量刑情节及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对四名上诉人所判处的刑罚适当,二审期间四名上诉人均没有新的量刑情节,要求再行从轻或减轻处罚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侯锋、辛美南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情节特别严重,侵犯了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制度,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金春、陈国维违反国家规定,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情节特别严重,侵犯了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制度,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均应予惩处。

  鉴于侯锋、辛美南、林金春、陈国维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从轻处罚;辛美南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侯锋、陈国维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林金春当庭表示认罪,可酌予从轻处罚。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根据林金春、侯锋、陈国维、辛美南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所作出的判决,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继续追缴违法所得及对扣押物品处理正确,应予维持。

  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林金春、侯锋、陈国维、辛美南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丛卓义

  审判员  黄小明

  审判员  王丽娜

  二○一九年八月二日

  书记员  沈邱繁星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