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坐村外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独坐村外

2005年02月06日20:42 东方法眼 陈洪金
   
 

  简洁的线条覆盖在山顶上,我的滇西北靠在他的夜色里,对着一个寒冷的天宇,把注视放出去,让明亮的星星闪烁出更加寒冷的光芒。我常常对着滇西北的天空,寻思一些深深浅浅的问题。当手指被烟头灼痛,丝丝缕缕的风拂过了我的后背,漆黑的夜,让我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夜里的颤动。也许,这是一种宿命。我把自己的呼吸禁锢在荒野里,对着辽阔的天空,让我的目光翻过了高高的山顶,风吹,草动,太多的意境就这样困扰着,让我用了很久的努力,都无法回到我筑起来的巢穴里去,用亲人们的温暖,使我安静下来。
  远处的村庄里传来隐隐约约的人声,他们静静地生活着,把一个小小的院落,守成了难分难舍的梦想,并且从一双手传给另一双手。这样,花朵包围着的村庄,稻田怀抱着的村庄,也就成了一种命运里血一样流动着的物质,养育了村庄里的方言,让许多人在不经意中离开的时候,还是那样深切地怀念着。而我,更多的会把众多的想象,交给滇西北的天空。是的,我希望一晃而过的鸟影会带走我的喃喃自语,并且让我热爱着的诗句,在某一个地方停留下来,刻进长长短短的时间里,告诉后来的人,在我的滇西北,我曾经对这一片土地有着独特的爱。
  附近的小路上早已没有的行走的响动。山顶上撒满了星星,它们的下面是一片漆黑。我因此而知道,那隔开了星星们的亮光的细线,那简洁的线条,好就是山顶斜斜的脊线。往上,那是一种谁都渴望着的空间,思想会在那里借着它的虚无而得到无限的延伸。往下,就是我的母土,我的祖先们一代又一代地生活着,用尽了他们的热爱、痛苦、疾病、收获、婚姻,把这一片水土点缀着,花开,花落,风起、风寂,都会与他们的身体息息相关。再也没有这样让人心醉的地方了,当我守在故乡的夜里,天空给我自由,土地给我亲近,那么,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星一月,都将会成为生命给我的馈赠。但是,我竟然要把绝大部分时光,交给异乡。
  太多的漂泊,让我的思绪就像得了病,故乡座落在心里,他渐渐地被我的思念浸泡成了一朵心形的棉花,在潮湿中渐渐膨胀起来,让我在异乡的生活,总是因为思念着故乡而心情沉重。时光把异乡的路位得很长很长,一直走到春节的时候,我的脚印还在遥远的地方流浪着。当我走在一些城市外面的村庄旁畔,看到那些异乡的村里人,坐在属于他们的院子里,神态安详地吸着烟,微笑中注视着还没有学会走路的孩子,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地我的老父亲和我的童年时光。但是,那一切已经离得太远了,以致于我只能在记忆里想象着我在滇西北的村庄的模样。
  在异乡的日子,我经常在内心里产生一种奇特的心理:中国的节日太多了。春节、元宵、端阳、中秋、清明……这第多的节日,遍布的每一个季节里,随着花开叶落和风吹雨打,把流浪在外面的人,一回回拉近,然后用对故乡的思念来让我的心备受煎熬。然而,因为生活总是远离了故乡,流浪的人总是要把他们的生活扛在肩膀上,从一个城市转到另一个城市,匆匆行色,总是只能把故乡那个村庄藏在心里,期待着某一天,连同满身的尘埃,一起带回去。更多的时候,生活在别人的城市里,行走在众多的节日里华灯初上的街道上,透过那些高高的楼群里明亮的窗户,想象着城里人平静面舒适的生活,它们往往勾起了我深深的思念。
  有时候,在别人的城市里忙碌着,时间长了就会渐渐地忘记了遥远的地方,还有我的村庄的存在。但是,就是那些充满了亲人温暖的目光的节日,把我在内心深处的思乡之情一次又一次地翻出来。想起故乡来,心里就会隐隐作痛。是的,在故乡,那里有我的亲人们,他们也在一回又一回地对着我离开了山路上眺望,一遍又一遍地细数着我的归期。
  春节就要到了,我终于回到了久别的村庄。当夜色降临,我更愿意放弃睡眠,独自一人坐在村庄外面的田野里,对着高高的天空,一边看着高远的星空,一边听着村庄里传出来的响动,享受在故乡的时光。是啊,样的时光是很难得的!当春节一天天过去,我又要挥别,离开了我的村庄,把滇西北放在心时,把简单的行李扛在肩上,随着四散而去的人群,融入到别人的城市里去,寻找我的生活。那时候,我又将在一个又一个节日里思念,期待着下一个春节的到来,那时候,故乡,还是我如今的故乡么?
  故乡啊,在夜色漆黑的夜晚,让我把你看得更清晰一些吧。

  (作者单位:云南永胜县委宣传部 674200)

  (图片摄影:李富金)


┃相关链接:

两村变一村 债务谁来还?

农村社区矫正管理模式之探析

农村孩子就不该上大学?

一起奸杀幼女案件折射出的农村悲情

集体土地征收,法院应如何审查征地补偿安置方案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