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摇糖球

2006年07月21日19:49 东方法眼汪登波 评论字号:T|T
  糖球是海州地区的方言,也就是北方人常说的糖葫芦。家乡的小镇依灌河傍黄海,生产的淮盐尤为出名。上世纪初,不少海州地区乡民移居于此,近海而居,垦荒晒盐。每逢年关,朔风一起,天寒地冻,一些老者或是妇女便会做起一串串糖球,走街串巷叫卖。糖球酸甜适口,不仅好吃,而且还十分好看,红彤彤的山楂果按大小排列穿在芦柴杆上,外面裹着晶莹透明的糖稀,一串串糖球就像一颗结满硕果的小树,煞是诱人。

  《燕京岁时记》说:“糖葫芦,乃用竹签,贯以葡萄、山药豆、海棠果、山里红等,蘸以糖稀,甜脆而凉。”提起糖葫芦的来历,还有个有趣的传说。有一年,南宋宋光宗赵停最宠爱的黄贵妃有病了,面黄肌瘦,不思饮食。御医用了许多贵重药品,都不见什么效果。皇帝见贵妃日见憔悴,无奈之下只好张榜求医,一位江湖郎中揭榜进宫,为黄贵妃诊脉后说:“只要用冰糖与山楂煎熬,每顿饭前吃五至十枚,不出半月可病愈。”宋光宗将信将疑,好在这种吃法还合贵妃口味,贵妃服后果然病愈。原来,山楂的药用功效很多,它能够消食积、散淤血,驱绦虫,止痢疾,特别是助消化,自古为消食积之要药。明代杰出的医药学家李时珍也曾经说过:“煮老鸡硬肉,入山楂数颗即易烂,则其消向积之功,盖可推矣。”今天想来,不排除是黄贵妃常食山珍海味积住了食,落下的病,小小山楂解除了病痛。

  《京华春梦录》记叙:“岁朝之游,向集厂甸”,“迫兴阑游倦,买步偕返,则必购相生纸花,及大串糖葫芦,插于车旁,疾驶过市,途人见之,成知为厂甸游归也。”糖葫芦成了北京人岁时逛厂甸的标志,也成为北京人过春节的象征。摇糖球也是家乡小镇正月里独特的风景,大人小孩穿着新衣服,手里拿着大把的糖球,见到熟人就招呼:吃一串。小时候,由于家境尚宽裕,只要街上卖起了糖球,母亲便隔三岔五买来给我们兄弟吃。一口咬下去,格崩一声脆,甜甜的,酸酸的,喉咙里都会发出不由自主的快乐的响声。然而,人的欲望是无止尽的,孩提时代的我们也是不能免俗的。于我而言,吃糖球的念头是时时有、处处有;于母亲而言,倘若天天买糖球,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我们的儿时馋嘴与母亲七十年代的预算,始终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

  但我们还是有办法吃到糖球的。那时候,糖球大约两毛钱一串,要想吃糖球,除了花两毛钱买一串,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摇糖球,这也是卖糖球人所十分热衷的,今天想来,实在是卖糖球人的利益实现了最大化。所谓的摇糖球,就是卖糖球的人准备了十根签子,由一到五标上号,想摇糖球的人先花钱买号,每摇一次五分钱,五个人就是两毛五,卖糖球的人每运作一次就多收入了五分钱,这也是不得了的收入。有一次,我感冒发烧,母亲上街买了一只煮熟了的大螃蟹,也只是五分钱。摇糖球的工具很简单,就是一个小碗,卡住一只碟子,里面有三只鹘子,最多可摇出十八点,看上面的点子和下面的点子都行,关键是比谁摇的点子大,点子大的人就得到糖球,点子小的就自认倒霉。卖糖球的人手里还有五根签,随机抽,先摇的人有优势,同样的点子可以压倒后面的人,如果摇到十八点就都可以得到一串糖球,但这样的机会是少之又少。

  那时候,我家的门前就是街市场,十分热闹。镇北的老姜爹是个地道的海州人,年轻时当过盐工,岁数大了就做糖球卖。他脸黑黑的,满是皱纹,留着山羊胡子,一口地道的侉腔,常在我家门口摆摊摇糖球。过年的压岁钱就是我和弟弟摇糖球的本钱,面额最大的就是五分硬币。我们把五分钱交给老姜爹,就有了一次摇的机会。手拿住碟碗,汗津津的直打滑,心里紧张的砰砰跳,生怕摇不到,白白浪费了五分钱。说来也奇怪,只要是我们兄弟俩出手,最多两次肯定能摇到。大人们都说怪了,大人摇不过孩子,还是童男子的手厉害啊。于是,兄弟俩便得意洋洋的回到家,当然不忘记给老姜爹送去一杯热茶,只要老姜爹在我家门口卖糖球,我和弟弟总会拿凳子给他做,送茶给他喝的。

  一转眼三十年过去,老姜爹也早已作古。这几年春节回乡,街头依旧有人在摇糖球,我总会带着女儿去摇上几把,却总是输多赢少,女儿很是瞧不起我,我就讪讪的说,小时候我是一摇一个准,不信问你奶奶。母亲笑了,哪里是你摇的准,你每次摇的时候,老姜爹总是飞快的看一眼,报个高点子,大家还没看清,他就把鹘子晃开给下一个人摇啦,所以你们兄弟才常摇到啊。我也不禁笑了,脑子里就忽然有了老姜爹的音容笑貌。冬日的暖阳里,古老的小镇开始洋溢着现代化的气息,不远处的化工园区里机声隆隆,街头到处都有摇糖球的吆喝声,以及儿童们高兴的喧闹声,时光可以流逝,社会总在发展,但是古老的民俗还将会承续下去。
作者汪登波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