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 离婚 孩子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毒品 离婚 孩子

2006年11月08日19:23 东方法眼 卢才德
   
 

  今天,这起离婚案已经是第三次调解了,还没有什么结果,但主审法官还不言放弃,还是那么专注,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调解依然有理有节地进行。

  这是一件很平常的离婚案。男方因为吸毒,吸光了所有的家产,最近被其亲属捆绑硬拉到戒毒所接受强制戒毒。听其家人说,这样做是逼于无奈,因为一次次的复吸,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卖光了,现在家不成家,其妻早已心灰意冷,丢下11岁的儿子独自外出打工多年了,要是这样下去,离婚是早晚的事。

  女方真的向法院起诉了。立案当天,女方说:“再过几天,丈夫强制戒毒期限将满,是不是趁他还在戒毒所,到戒毒所送达应诉材料,否则,恐怕他出去后,就难以找到他了。”主审法官立即决定携书记员前往戒毒所,到戒毒所后,却被告知男方于一个小时前刚被家人接回家了。哎!还是晚了一步,遂转头直奔男方家。

  见到男方,他脸色蜡黄蜡黄的,我们说明来意,他好象早有预感似的,很平静地签收有关应诉材料,一言不发。站在一旁的小男孩,好奇地看着发生的一切。经打听,方知小男孩正是他的儿子。

  离婚案中,按规定,凡是年满十周岁以上的孩子,均须征求其本人意见,看他在父母离婚时是愿随父还是愿随母生活。主审法官遂决定向他单独询问。令人不解的是,无论怎么问,倔强的他始终只说一句话——“不知道。”

  随着开庭时间的临近,女方亦提前从外地赶回来。听说妈妈回来了,那男孩直奔外婆家,这次,无论妈妈走到那他就跟到那,简直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那男孩仿佛全明白了离婚的含义。

  开庭当天,孩子跟着妈妈来到法庭。主审法官再度询问他若父母离婚,愿随谁生活,他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开庭前,首先进行庭前调解。主审法官决定“背对背”调解,男孩紧紧地跟住妈妈,不停地流泪,当法官询问孩子的妈妈是否同意和好时,男孩静静地看着妈妈,眼里满含着对父爱、母爱的渴望。当听到妈妈说不同意和好时,这时,男孩子突然嚎头大哭,哀求妈妈不要离婚,那凄厉的哭声,声声揪人心。听到孩子的哭声,孩子的父亲跑了过来,脸上流着泪,也恳求妻子再给他一次悔过的机会,但妻子却说:“没有机会了。”

  庭审中,孩子的妈妈力陈丈夫因吸毒给自己带来的种种不幸:“自己孤身一人远离家园外出打工谋生计,想方设法正挣钱送儿子读书,有家难回,家里没有一件象样的家什,搞得家不象家,这样的婚姻还能维持下去吗?”男方亦近乎是哀求了,“看在孩子的份上,再给一个悔改的机会,行吗?”

  妻子鄙夷地看了丈夫一眼,说:“鬼才相信你能改好,这样的话,已经听了N遍了。”

  孩子的父亲一阵沉默。

  庭审中,调解依旧进行。女方始终不同意和好,男方依然不同意离婚。双方不欢而散。

  庭审结束后,双方核对庭审笔录并签名,男方签完后,准备轮到女方签名时,罕见的一幕发生了,男孩突然冲入法庭,拽住妈妈的衣服,死活不让妈妈在笔录上签名,大声哭叫着说:“我不想你们离婚,求求你了,妈妈,别签名。”任凭怎么劝说,男孩子始终不放手,就是不让妈妈签名,且哭喊声越来越大,在场的人都给愣住了。说真的,从事审判工作这么多年,这场面还是头一回看到。此时,孩子的妈妈悲愤交集,几次用力推开孩子,但都无济于事,孩子还是死死拉住母亲不松手。

  孩子的妈妈此时已是泪流满面,无力地凝视着伤心无助的孩子,对法官说:“这婚暂时不离了。改日再撤诉。”说完,带着孩子匆匆离开了法庭。

  孩子的父亲呆若木鸡地站在法庭里,眼里噙满了泪水,目送着妻儿离去,不知所措。

  这时我在想,他们回去后,真的能和好如初吗?就算是为了孩子, 要是孩子的父亲不能戒掉毒瘾,一切皆无可能。而父亲能否从孩子那撕心欲裂的哭叫声中醒悟过来吗?

  该案还没有完全了结,因为不知孩子的父亲是否真的能戒掉毒瘾?

  我在沉思——

  其实,离婚,最苦的还是孩子!


┃相关链接:

局长教我作笔录

法院办公室记事:当事人晚上9点打来电话

与保洁大妈的午后闲谈──法官的“千钟粟”与“万户侯”

一份珍贵的人生礼物──记我的预备法官培训

年末岁首,法院干警在干什么?

今天我当班:铿锵前行的法院人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