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兄的一个师兄麻烦了!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学堂兄的一个师兄麻烦了!

2010年08月01日08:3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10年7月29日晚上。 我偶然从网上看到了赫赫有名的“导弹”先生留言:“学堂兄的一个师兄麻烦了!” 于是哈哈大笑。 因为“学堂兄”

  2010年7月29日晚上。

  我偶然从网上看到了赫赫有名的“导弹”先生留言:“学堂兄的一个师兄麻烦了!”

  于是哈哈大笑。

  因为“学堂兄”是个自私的人,只要不是“学堂兄”自己有麻烦(出事)就问题不大。

  这里“学堂兄”的师兄,应该专指“学堂兄”西北政法的师兄,理由倒也简单,“学堂兄”从小学、中学(初中、高中),有很多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但在法律圈子内,一般人都知道“学堂兄”西北政法的学生,所以这里肯定是指西北政法的师兄。

  西北政法的学生毕业后大都事政法工作,最大的麻烦当然就是贪污受贿“进去了”。

  例如青岛中院前刘青峰副院长,那是较典型的。

  刘的“进去”,让人非常吃惊;但也没有什么,因为在法院系统刘的影响较“黄副”要差好多。

  更没有几个人提起刘的西北政法毕业生身份,这再次说明西北比西南确实影响要差许多。

  不成想,这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原立案第一庭副庭长潘华山是涉嫌杀人犯罪。

  可以说,这位法官的所作所为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不像“学堂兄”的师兄。

  因为你毕竟是法官,毕竟是法律人,你毕竟在西北政法学习过法律,还是研究生。

  所有这些,都不允许你从事这么没有技术的犯罪,因为你不专业。

  所以被抓了吧?SB了吧?

  当然,时下,无论是什么人,包括你我,人人都有可能成为罪犯,这应该是无争议的。

  前副国级的成克杰还有陈政局(两个)这样的高官都能成为阶下囚,为何一个从事法律的技术官僚就不可以呢?更不用普通百姓了。

  熟悉“学堂兄”的人都知道,“学堂兄”是个爱国爱母校更爱师妹的人。经常以母校的那些令人骄傲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自豪。

  那些各行各业的精英是母校的荣光,也是母校师生和“学堂兄”的学习榜样。

  但学堂兄又是一个理智的人。

  我经常想,如果有一天母校也能够把这些曾经辉煌过,后来因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幸折翼的校友名字入校史册。或许他们的传奇人生更能给那些师弟师妹们上一堂人生课:法律人的一生该怎么样走?

  这样才能更好发挥这些校友的剩余价值,而不是动辄钱物捐赠。更不要用“西北五省的公检法司安五长大都是西北政法人”来意淫自己,那对普通校友来说,用处不大。因为按官场金字塔理论,到那个位置的人不多,估计更不是你与我,因为他们已经占据了。他们的人生没有可学性。

  我知道,这在西北政法目前是做不到的。当然,北大、清华那些名校也没有做到。在全国似乎难以做到。

  因为中国人都有为“前者讳”的传统,绝口不提自己走麦城的经历。

  提起这样的事总让人不好意思,似乎自己也与那些人同流合污了。

  不像我,到一个地方的法院,总问人家有没有法官进去过,有没有法院院长犯事。

  其实,如果我们把全国法院系统犯事的法官经历汇编,法官人手一册,可能比任何形式的廉政教育都有效。

  “学堂兄的一个师兄有麻烦了”,不可怕,因为学堂兄的师兄(姐、弟、妹)动辄万计。

  但期望“学堂兄的其他师兄(姐、弟、妹)不再有麻烦了”。

  理由倒也简单,一个人有麻烦,不但会累及家人,甚至于学校,更重要的是法律的信仰。

  法律的信仰?大家说,现在还有没有这个东东?


┃相关链接:

与母校西北政法有关的三个数字

20年前,我和西北政法有个约定

[毕业致辞]在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杨灿明在2018年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毕业致辞]愿每个人心中有一座“天平楼”──杨宗科校长在西北政法大学2018届毕业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