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是儿女心中软软的痛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娘是儿女心中软软的痛

2011年08月07日17:4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娘离开我,已经整整20年了。因为某种不便明说的原因,我竟然一次也没有给娘上过坟。

  王学堂母亲

  因此,20年来,我以及我的家人受了许多委屈甚至村里人的讥讽和嘲笑。

  村里有多嘴的农妇每次见我,都很神秘地把我拉到一边,“大兄弟,我和你说件事。你怎么不给你娘上坟啊,你难道忘记了你娘活着时对你有多好吗?你娘这些天经常托梦给我,你娘在那边缺钱缺衣少吃啊!”

  我总是笑笑,“谢谢关心。可是,我娘怎么从来不给我托梦啊?”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更有村里几个妇人,连日身体不好,据说是因为我娘在梦中老是缠着她!

  而,原因仍在我的不孝,不给她老人家上坟烧纸(钱)!

  这无论如何是不能忍受的。

  我告诉她们,一者我娘生前是多么善良的人,村里人都知道,我们家里人更知道,她怎么可能一死就变成害人的恶魔?另外,因为我的不孝,报应应该在我,怎么可能落在别人身上呢?

  多么无知的头发长、见识短啊!

  村里人的流言蜚语我可以双耳不听。

  但还有我母亲那边的亲戚,也在埋怨我。

  我的小姨每次见我都哭着说经常梦见我娘,我的舅舅们都是些少话人,他们虽不说但我知道肯定对我这个不孝顺的外甥也有点意见。

  我的舅妈个个能说会道,她们不止一次问我,“永胜,难道你真的不想你娘吗?”

  我当面笑笑,“她都不想我们了,我为什么要想她?”

  背转过身,我的眼泪在眼窝里直打转。

  我怎么就不想我娘了?

  我怎么就不想我娘给我行孝?

  因为在我想来,我娘最亲近的人应该是她在世上的一双儿女,我和我的妹妹。

  而绝非他人。

  可是,娘为什么不托梦给我呢?她为什么也不想念她的女儿?

  我又是多么想娘能托梦给我,让我知道她在那边生活的好不好?

  可惜,这样的机会总是少而又少。

  我已经发誓,要把每次梦中与母亲相遇的时刻记录下来。

  2011年5月22日星期日, 应该在凌晨6时左右,我在梦中遇到了母亲。

  于是我把这个不完整的梦含泪记录下来。

  后来转进了我的QQ空间。

  7月12日。

  我的表妹艳霞在空间留言说“曾经有很多时候我都会在梦中哭醒,至今大姑唯一的一张照片在我的钱夹里放着,以前有很多事情都想不通,比如恨大姑父的再婚,恨你们不去给大姑上坟,现在才明白,有些事情,有些爱是深埋在心底的,是任何人、事或物也取带不了的,永远记得在太平间的那一刻,那年我7岁,第一次便深深知道失去最亲的人的痛”。

  一看再看,我再次流泪。

  我和妹妹当年都在上学住校,我母亲似乎也特别喜欢艳霞表妹,于是她曾经有段时间常住在我家。现在想来,艳霞长得竟然和我娘有点像。

  当然,姑姑和外甥女从遗传基因上讲也是有点近的。

  我相信,艳霞表妹和娘的感情是特别亲近的。

  当然,我娘对其他表弟、表妹也不错,偏偏我的表妹们个个都伶牙俐齿,因此她们也曾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问过我,“哥哥你不会把大姑给忘了吧?”

  我无语。

  不思量,自难忘。

  泪没有。

  20年过去了,昔日的小姑娘艳霞今天已经长了一个小姑娘的妈妈。

  让我想不到的是,她手里竟然有娘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她竟然在出嫁后还保留着,到了婆家。

  这是一种亲情的寄托!

  很快,我收到了她专程从山东长岛寄来的娘的照片。

  因我前几周连续公差外出,给母亲写点文字的想法一直没落实。

  其实,内心还是有点不想,因为提起娘就难受、就落泪,就心绪不宁。

  这么多年,我也确实很少提到母亲,更不能到母亲坟墓前高调行事,但娘确实是我心中的痛。

  那是一种软软的痛!

  让我不敢多想!


┃相关链接:

在电波中成长[珍贵广播录音]

三十功名石与阶 八千里路正和义

追寻记忆的碎片(二):激情岁月

太阳居然从西边出来了

一颗子弹头

教师节里忆从前:上高中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