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有趣的新兵生活

2012年01月31日19:16 东方法眼司马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新兵连的生活是艰苦的,也是很有意思的。大家在水泥地上铺上麦秸,然后挨个铺上垫被,就睡在一起。当兵的被子是很薄的,那时的气候也比现在低得多,但大家居然都没觉得冷。

──《我激情燃烧的岁月》系列之二

  新兵连的生活是艰苦的,也是很有意思的。大家在水泥地上铺上麦秸,然后挨个铺上垫被,就睡在一起。当兵的被子是很薄的,那时的气候也比现在低得多,但大家居然都没觉得冷。

  当时负责管理我们的排长叫沈振亚,就是沭阳当地人。按说在家门口当兵的情况并不多见,特别是在野战军当兵。而更为罕见的是我的老电影组长,他当兵三十年,两次入伍,还是野战军,居然都在自家门口。

  当兵的摸爬滚打,衣服最容易脏,外套还可以洗洗,但棉袄脏了就不好洗了。沈排长看见我爱干净,就主动送我布票,让我去百货商店扯上几尺布,给棉袄的衣襟包上一层布。这样,布脏了就拆下来清洗,可以保持棉袄的干净。

  投弹、瞄准、操练,是新兵们的必修课。而服从命令则是军人们的天职。对于军人来讲,命令就是命令,没有对错之分。在练队列时,只要指挥员不喊立定,大家就只能一直向前走,哪怕前面是沟是水,或是铁丝网。当指挥员命令大家卧倒时,不管地上是干净的还是泥泞的,都要立即趴下,全部新兵都能做到令行禁止。许多年之后我经常在想,如果我们各级地方领导干部对党中央的命令也能这样令行禁止就好了。

  那时候大家之所以能做到义无反顾地服从命令,是因为都知道自己是一名军人,大家都是一样的穷光蛋,没有银行存款,当然更不可能把钱存到外国,老婆孩子也不在国外,我们甚至还都没有女朋友。那时大家很少有私念,几乎无时无刻不对革命事业充满着激情。

  当然,新兵们也有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们还算是北方兵,吃不惯大米,而我们部队每个星期又只能吃一次面食,要么馒头,要么面条,只有在重大节日时才能吃到饺子或油条,所以馒头和面条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美食。有的新兵抢着捞面条,把帽子都挤掉到饭桶里,有人还总结出多吃一碗面条的诀窍: 第一次先盛半碗,这样就可以在别人还没吃完第一碗时,抢先去盛第二碗。在吃馒头时,有人竟私藏在挎包里几个,待第二天再慢慢享受剩馍。那时,三个一斤的馒头有人能吃九个,而我也能吃三个。以我现在的饭量,那样大的馒头我连一个也吃不了的。

  对于新兵连的生活,我的记忆当中除了这些,就是在寒风中的操练。数九寒天,大家穿着解放鞋,在那里列队听首长训话。我一直弄不明白,部队里明明发的有手套,为何在冬天列队时不让戴? 那手、那耳朵冻得像猫咬的一样。对于这样的训练,包括后来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口号,我都提出过质疑。我觉得对于严寒和酷暑下的训练大家体验一下是可以的,但没有必要在平时享清闲,偏偏要等着严寒或酷暑到来时才训练。我认为在手脚冻得生痛或头脑热得发昏的情况下,让战士们爬在地上练习瞄准,是很不科学的。当然,我的这些观点在当时是很不被人们接受的。

  不知是新兵连那一段时间我没有记日记,还是那段时间的日记放到什么地方找不到了,对于新兵连的生活,我仅能凭记忆讲述这么多。

  我能找到的,在部队的第一本日记第一页记录的,是1975年元月29日那天的事:

  “早晨,我们4点半起床,打背包,5点钟吃饭,6点半出发到团部,我们新兵连汇集到一起分兵,我和单争鸣同志分到警卫排,我在警卫班。”

  “我们班长把我和高建军等人的行李搬到班里,班长和班里的同志又是帮我们整理被子,又是帮我们放置东西,我被这种同志间的帮助深深感动。”

激情燃烧的岁月

当年的团部操场上已建起了居民楼

作者司马当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