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三位老河口古稀老人眼里“逃老日”印象

2012年05月22日07:02 东方法眼张俊杰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在许多老人眼里“逃老日”,就是中国沦陷地区悲惨往事的代名词。而1939年至1945年,国民党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湖北省老河口市却因李宗仁调防而沦陷,百姓忙于“逃老日”的遗憾事。

  在许多老人眼里“逃老日”,就是中国沦陷地区悲惨往事的代名词。而1939年至1945年,国民党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湖北省老河口市却因李宗仁调防而沦陷,百姓忙于“逃老日”的遗憾事。至今,让小城老河口不少古稀老人难以忘怀,虽是凄苦,却念念不忘。

  火车站对面的胡家老人

  胡家夫妇两人不识字,就知道两个字“勤劳”,儿女生意做得很大,但是老两口就是不甘愿享清福,一直在铁路边垒土种菜卖钱养活自己,空闲总是坐在家门口石头上相互纳凉。

  2012年5月17日,已是上午十点钟了,太阳炙热地烤着大地。坐落在工商局斜对面的火车站胡家老人住宅大院,显得格外安逸。老两口坐在门前菜园子大树底下,啃着几块香饼子。门内,有一簇簇鲜花,一栋三层小楼房掩映在绿树之中,隐约可见院子里有小孩在玩耍。

  在老人家院子对面火车站里,却是另一番热闹景象。因为是晴天,又值货运旺季。所以,十几位装运工汗流浃背正往火车箱子里装粮食,车站内外车辆喇叭声与人声交织在一起,热闹异常。

  “老前辈,还记得我吗?对面工商局的小张,上次您们介绍的老人老事,报刊很喜爱,经我整理后全刊载了,瞧……”乘工作之余,我溜出机关办公室来与两位老人唠嗑。因为没有文化,所以胡为民夫妇两个很少看电视,常常种完菜园便在院子前纳凉。今年,86岁的胡为民老人与同岁的妻子杨大妈风风雨雨一辈子。解放前,兄弟三人,排行老大的胡大伯1941年被抓壮丁安排到竹山给大老板当相公,几乎天天打扫院子、站柜台、做生意,掌柜不支付工钱,仅管饭。1939年至1945年,抗战关键时刻,胡为民还在竹山当相公,但是期间经媒人说和,娶回杨家渠贫苦人家姑娘做媳妇。所以,间隙也往返多次竹山与老河口之间,对“逃老日”有切身体会,对于一直生活在老河口的老伴杨大妈更是如此。

  坐在老前辈们身旁,他们夫妇指着中百超市(工商局对面、火车站旁)原来就是观音庙抗战期间里面全是放置国民党李宗仁第五战区炮弹仓库重地,他们居住所在地大东门一带全是菜地,菜地里面四处是防空洞与碉堡。离老人家住处2000米处高坡现张光年抗战文化广场附近便是国民党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便是在老河口指挥成功的。当时,胡家营就二十多户人家,全靠租用城内会馆老板菜地为生,解放后通过土改、入社变成友谊大队(共五个生产队)三队地盘。“逃老日”也就是李宗仁长官被调走时候,发生老河口沦陷而百姓四处逃难的故事。可以说,从历史资料记载:1939年至1945年4月8日老河口沦陷为止,日军飞机多次轮番轰炸老河口城乡土地已经军事防区。

  “那时候,沦陷前国共抗日救亡活动很红火,有锄奸队、救亡团、文艺队等,开初不知道咋回事,滨江码头边百年天主教堂上钟拉起警报后,日本飞机却对胡家营一带尤其是国民党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轰炸不断,等警报已解除,李宗仁亲自带着警备司令苏新民与防空团、警备营、宪兵队迅速赶到被炸现场一面组织灭火救援,一面抓捕通风报信的间谍特务,其中1938年10月,国民党湖北省政府保安四科老河口潜伏组,破获的老河口天主教堂意大利神父串通老河口吉星照相馆靳吉甫等人做间谍便是一个特例。”不识字的杨大妈更是讲的绘声绘色,说起当时流行一句顺口溜:“预警警报,心里砰砰跳;紧急警报,吓得四处乱跑;解除警报,哈哈大笑”。

  火车站两棵松树下的胡家老人

  或许,是一种缘分,上午还没有聊尽兴。单位有事,戛然而止,遗憾中下午工作间隙再次沿火车路转悠,胡家夫妇有事不见在门口纳凉。倒是在火车站售票大厅前两颗松树下面见一古稀老人,忙上前上前搭腔:“老前辈,这里空气好,适合老人家养身……”话匣子打开后,竟然发现这位80岁老人竟然也姓胡,字国玉。

  对于汉江一带胡家,胡国玉有一种特殊感情。其指着前面胡家营,飞机场过去的胡家寨,汉江老河口码头对岸的胡家坡,说都是一个门派。据说祖籍均是陕西大槐树下的,因清代来汉江扎根后祖上吃喝嫖赌,将家业败尽后,跟城里大资本家程志祥种地,一亩地交四斗粮,日子过得很苦。当我打听上午采访的胡为民与其有无牵连时刻,老人说出“周德为国,简仪克家”等宗谱来,并承认“按辈分胡为民应该是咱小爹,胡家不乱派!”与胡为民不同之处是胡国玉有文化,不仅可以讲出老河口抗战期间千帆共存、会馆林立,各地军民结伴而行的热闹场面,还讲述清楚了老河口沦陷前后真实状况。

  “1939年至1945年2月,李宗仁在老河口指挥第五战区部队时候,军事上没有受到日军重大冲击,还取得台儿庄大捷等战场胜利局面。然而,蒋介石担心李宗仁桂系势力强大,再次导致其下野,而于1945年2月10日下令委任李宗仁为汉中行营主任,另派刘峙接替李宗仁职务。日军获知情报后,于1945年3月动用三个师团、一个战车团、一个骑兵团,还有飞机、百余辆坦克等,以老河口为目标展开鄂西北、豫西南会战。”胡国玉欠身继续说。

  “1945年4月5日前夜拉起警报,五个兜的日本轰炸机36架日夜对老河口城乡轰炸,等解除警报后,他们一家感到水西门码头一看,国民党部队都逃不及,压根没有百姓上船逃往河对岸谷城的机会。据逃过去老辈子讲,日军没有攻破对岸城市,难民们拥往对岸后,凭难民证领取食物,日子过得很苦。1945年4月8日,日军从花城门攻破老河口,便‘地无走兽,家无飞禽’,杀害老河口百姓万余人,烧毁房屋一千多间。”

  “一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为止,可以说他们对老河口百姓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这笔血债深仇,我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胡国玉老人义愤填膺地说。

  建新街张士顺老人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爱好,我更不例外。码字二十年养成读书写作职业习惯,前不久,受小城政协领导之邀成为特约文史员后,一直想从地理位置按每一个街道访问老人老事,来系统、全面挖掘老河口市的历史地域文化。

  2012年5月11日,第二个采访对象便是北京路棉纺厂对面老建新街的老人张士顺前辈。“老前辈,这是我身份证件《老河口市政协特约文史员》证件,想打搅您老人家一会……”还没等我说完采访目的。

  “嘿嘿,感激小伙子关心历史,我今年80岁了,祖宗几代一直生活在这一带,您想了解哪方面,我都可以提供……”见老人也姓张,怕不礼貌先问起宗谱。

  “仁学士建,其他记不得了,老辈子没说……”老人很直爽。“我听去世前祖父讲我们老家宗谱‘培植仁才,俊秀挺拔’,我小名张仁武,学名张俊杰……”还是没等我说话。老人便接过话茬:“没想到你辈分这样高……”说完,赶紧改口:“咱们宗谱不是一派,一定不是一派的……”有关我们唠叨的像拦马河来历、徐家牌坊、擂鼓台、白水烟事件等老事,这里暂且不谈,只谈“逃老日”轶事。

  据老人回忆:“1945年4月5日前夜,我们一家开始外逃对岸谷城舅家的,当时老河口飞机场停许多国民党军队飞机,能飞的都飞往陕西汉中大机场,飞不了的点火烧了,我们家老小就是看着火光趁汉江划子逃到对岸谷城沈湾的……”提及往事,老人还心惊肉跳。

  “建新街位于飞机场旁边,日军飞机将附近宝麟寺、民宅、机场炸得一片火光,像我们村当时外逃时候,许多船沉没在汉江,人葬身汉江,河里岸上哭喊声一片,还眼见日军骑兵四处乱杀百姓,整个汉江河水被血染得通红,惨不忍睹啊……”

  汉江河依然日夜奔腾不息,但是有关“逃老日”往事仍然在老人们记忆里流淌着。

  同胞们,让我牢记历史的教训,振为兴中华民族而奋斗吧!

  (作者单位:湖北省老河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作者张俊杰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