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灵棚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哭灵棚

2013年06月06日08:18 东方法眼 阚岢
   
 

核心提示:也许你是个胆大的人,但心里这层鸡皮疙瘩至少是要起的。哭声还会夹杂着歌声延续到半夜,直到把你的抑郁症心脏病高血压全都唤醒。

  阒寂无人的深夜,踽踽独行在幽深的小巷,突然传来女子的哀哭,声调悲惨且凄切,在空中延绵颤抖。你是否会汗毛直竖,骨头发紧?

  也许你是个胆大的人,但心里这层鸡皮疙瘩至少是要起的。哭声还会夹杂着歌声延续到半夜,直到把你的抑郁症心脏病高血压全都唤醒。

  这是有人家在丧礼上请人哭灵。在我们这个居民区,我最怕遇到的就是这档子事。爱人上“三班倒”,儿子第二天要起早上学,我要连夜赶领导的讲话稿。一茬接一茬的哭号声会使我们全家坐卧不宁,烦躁不安。可是邻居们谁也不好意思或是不敢向丧主提意见,丧主会气愤地挥舞着手中的哭丧棒:你家就不办丧事了吗?你家办丧事就不请吹手、不请人哭灵了吗?弄得提意见的人脸黑黑的,眼神灰灰的。就连物业、城管、警察也不得不“人性化”一回,实在投诉的人太多了,方到丧主家“友情提醒”一下。居民群众尽管叫苦不迭,也不得不废寝怠工陪着听哭、听歌,直到丧礼结束。

  反感,不仅仅是因为平静的生活被肆意打乱,还因为请人哭灵的做法叫人痛恶。

  哭灵可以请人代劳,可以成为一种职业,我们的老祖先就是把脑袋想破了,也不会想到后世子孙有这样聪明的活法。受雇哭灵的大都是中青年妇女,除了精通于哭,她们还很善唱。无论是现当代流行歌曲,还是革命传统歌曲,点歌本儿上有的,没有的,只要你说得出歌名,她都能唱。而且哭妇(姑且叫她们哭妇)很擅长在形体动作上拿捏自己,手握话筒,模仿某明星发嗲扭臀,力求声情俱滥,俗而无致。亡者的亲属既可“点哭”,也可点歌,让哭声与歌声错杂,悲哀与欢乐交融。这喧嚣的噪音,这低俗的场景,小丑跳梁般地入侵你的耳膜,撕扯你的神经,使你烦不胜烦。这是赤裸裸的无知,是对仁爱与孝道的践踏,是对往生者的羞辱。说白了,是拿死人寻开心。

  近距离接触丧礼是在上周,姑母的婆婆去世了,请我在丧礼上帮忙接待吊客。想不到开明的姑父,也请了人哭灵。

  晚饭以后,大约七点半钟,哭灵开始。哭妇先随性唱了几首歌,小区的居民三三两两地过来看热闹,人气渐渐聚拢起来了。第一个点哭的是表妹,她已出阁,表妹交给主持人50元钱,点的自然是《哭奶奶》。那哭妇30出头年纪,用一方白孝巾顶在头上,遮住了2/3面部,只露出嘴巴。她先是以亡者孙女的身份喊了声“奶奶啊,我亲爱的奶奶啊。”便满怀悲声地虚构了奶奶生前对她的种种恩德,痛述自己见不到奶奶的悲伤与凄凉感受,倒真像那么一回事儿。表妹不是个善表达感情的人,我相信凭她的能力哭不出这么好的效果。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哭奶奶》结束,哭妇取下孝巾,用一角轻轻地擦拭眼睛。天哪,不可思议,哭妇居然真的流了泪,两只眼圈红红的,腮帮上还挂着泪痕。

  哭妇喝了口水,复又把孝巾顶到头上,开始《哭姨娘》。这个点哭者应是亡者的甥女。哭妇调了调嗓音,又用颤音开场白道:“我的姨娘呀,我亲娘一样的姨娘呀。”接着边哭边讲姨娘生前的种种好,姨娘的各种美德。几度哽咽,几度抚胸,几度垂泪,哀恸之状,几欲乱真。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姨娘》哭毕,哭妇复又捏住孝巾一角,揩了揩眼角的泪水。我发现,哭妇仿佛怕人看到自己流泪,在擦眼睛的时候,总是把头坑着,尽量避开灯光。原来这孝巾有两个用处,一是遮住面部,便于操控情绪,不让观众看见她不大好看的悲态,另一个用处则是用来擦泪了。就这样,到了夜晚十点钟的时候,哭妇已扮演了近十个角色,眼泡儿哭肿了,嗓子也哭哑了。她少气无力地坐在吹手旁边,抽烟,喝水,一句话也懒得说。

  一个亲戚告诉我,下面就要哭灵棚了,哭灵棚是整个丧礼的高潮,相当于一出戏的压轴呢。

  哭灵棚,哭妇扮演的是孝子孝女的角色,她将带着孝子孝女们膝行绕棺三周而哭。哭为一难,因为要最大化地体现儿女的悲伤心情;膝行乃又一难,初夏着衣单薄,却要在光地板上跪着走上三圈。这才是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呐,常人很难做到。

  绕棺第一周的时候,哭妇和孝子孝女们的哭声响成一片,只是哭妇的声音略高些。一圈跪行完,孝子有些吃不住劲了,需两人架着胳膊走。到第二圈的时候,孝子孝女们几乎不再哭,只偶尔应景似的出现一声叫唤。而哭妇的情绪似乎刚到高潮,哭声不但倍加凄凉伤感,而且带有几分惨烈。孝子孝女们尴尬地望着哭妇,有些不知所措,无奈只好陪着哭妇再干嚷几声。我想,已经疲惫至极的孝子孝女们肯定希望丧礼早点结束,这最后一圈赶紧爬完了事。

  却不想哭妇突然“发起疯来”,猛地扑向棺材,先是用手抚摸着棺盖,泪如雨下,继而用额头往棺盖上撞。血,很快顺着她的额头流了下来,流了一脸。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主人家惊呆了,一旁观看的亲戚朋友惊呆了,我也惊呆了,不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丧礼的主持人反应快些,他挤上前去,抱住哭妇的腰,把她拖到了一边。主持人边用白布包扎妇人的额头,边跟大家解释:“这是俺家孩子妈,俺的丈母娘原先也是生了这病(指姑母的婆婆所生的病),结果俺两口子都在外地打工,耽误了治疗,丈母娘才刚五十岁就走了。一想起这些,她的情绪就控制不住自己……”

  我感觉鼻子发酸,心情陡地沉重,原先对于哭灵者的嫌恶感在心里消失了,两行泪水悄悄爬出了我的眼眶。


┃相关链接:

东方法眼网站历史记录

2004,一位政法记者的年终笔记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