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我的法官生涯百味

2014年03月23日11:07 东方法眼王臻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同为法学院的同学,当她在用客户的资金享受人生时,我在用她十分之一的工资糊口,这才是世界上第二遥远的距离。

在江苏法院预备法官培训班上的讲稿

我的法官生涯百味

  上个月我在苏州遇到我的大学同学,她在当律师,一天的交流下来,让我觉得自己眼界短浅、见少识窄,我现在觉得,同为法学院的同学,当她在用客户的资金享受人生时,我在用她十分之一的工资糊口,这才是世界上第二遥远的距离;因为世界上第一遥远的距离,是她正在负责市政府与万豪、希尔顿两大集团落户大合同的时候,我正在纠结我手里的离婚案件里一个煤气罐该分割给谁。所以当听说我要给年轻法官们讲一堂呐喊加油的课程时,我另一基层法院民一庭的同学出离愤怒了,当晚就给我来了微信:“我们的明天在哪里?老王,你还要喂他们心灵鸡汤啊?!”言下之意,我们自个儿已经在火坑里无法自拔了,我怎么这么残忍地给你们下把蒙汗药,让你们也爬不出坑外去。

  但是我始终感觉,我们每个人在当初选择法院的时候都应该是给了自己理由的,是自己清纯的理想主义也可以,是父母保守的现实主义也可以,没关系,做一个小法官的感悟都是要从头开始的,动机和初衷归零,那么从现在开始积累的经历和体味,才是我们将要永久留存在内心的东西。而这,决定了你会给身边的人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你会用何种方式与父母交谈?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抛出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你会给出什么高度的答案?在路遇分歧时,你怎样让陌生人听取你的想法?没错,我的意思就是,这直接决定了你和家人生活质量,这实在太重要了,所以我最终还是想和你们聊一聊,法官到底是不是一个值得我们为它痛苦为它纠结为它涅槃的职业?讨论这个问题的前提,我认为任何一个人,可能只会有自己唯一的立场,经历、目标、心态架构起立场,这三因素像三条线,形成三角形这一最为坚固稳定的结构,所以可以这样说:每个人都是个顽固分子。法官们由于这三个因素的素材特别丰富,所以会持有特别生动的顽固。你们待会儿可能依然会忙于发围脖、聊微信,对于我讲的东西忙里偷闲地听两句,但是没关系,因为我从来都认为所谓谈心,立竿见影的未必是真的听进去了,慢慢渗透的才是真入人心。我遇到的事情,你们今后都会遇到,只要在任何一个那种时刻,我今天的哪一句话能够给你力量,那就太棒了!

  到底是不是法官最辛苦?为什么要辛苦?

  首先想问,你们觉得法官是不是属于特别辛苦的职业?

  我在基层法庭工作了10年,真的挺忙,案件最多时,我们一审一书两个小女子手里长期保持100多未结民商事纠纷,每个月费尽全力结案二三十个,一定会有足量的案子马上补充进来,让人不得喘息。案件一多,法综系统中的未结案件不免经常泛出象征着“收获”的金黄色,看得人触目惊心,我们称自己为消防员,每天都在“灭火”。过于疲惫的状态让我一度深信自己干着全世界最辛苦最麻烦的活儿,直到我发现原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才是最累的:我的牙医这么认为、当警察的同学这么认为、儿子的老师这么认为、连退休了好几年厨艺相当一般的我老妈也这么认为!而这些人通通认为我整天坐着,拿个锤子一敲,应该是最轻松的!我突然恍然大悟:做人做事本来就是各有各的苦,比谁更苦根本没有下限!他们没有看到我们在送达中遭遇的抵抗和阻扰,在保全调查中遭遇的拒绝和冷漠,在疑难复杂案件审限倒计下的焦虑,在矛盾激化案件审理中的危险,在涉诉信访化解中所受的嘲讽;如同我们没体会到医生被医闹纠缠的痛苦、老师被几十个皮猴围绕的头疼、警察24小时不得关机随时待命的压力。

  更何况,我觉得最大的辛苦,通常都不是来自于体力上的。有一次手里有一个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原被告经中介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原告陈某向被告张某购买住房,被告收取了房款,却不肯交付房屋,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交房。被告张某被羁押在连云港东海的戒毒所内强制戒毒,我们一行4人早上6点出发,驱车到东海开庭,结果未料到东海多条主干道同时启动整修,我们一再更换道路却一再遭遇道路封闭,时间飞逝,心里急得着火,中午根本不敢花费时间吃饭上,揣着饼干一边问路一边前进,在村庄、田野间寻路,有的地方道路狭窄,甚至双侧轮胎都有一半在路牙外边,我和书记员一人一边,踩着泥地指挥车辆前行;有的地方太过坑洼,汽车底盘搁到石头的声音让我们心惊胆战,我们只得下车扶着车小跑,给汽车减负;那天到达戒毒所,已经是下午4点,但是庭审并不顺利,我们借用被告教官的办公室开庭,被告称自己受案外人所骗签订合同,购房款也被他人骗走,坚决不愿交房,一再撒泼打滚,干扰我们庭审的进行,到庭审结束,他更是紧紧扒住通道两边,阻挠我离开,因为担心他情绪失控影响戒毒所秩序,我和教官一起给他做思想工作,直至劝说到他情绪平静,走出戒毒所时早已漫天星斗,不敢耽搁,赶紧回程,回到高速上终于找到服务区,还好有一点残留的饭菜出售,一顿狼吞虎咽,我们继续赶路,那天,我回到家里,是凌晨2点半。但是这个过程并未让我觉得辛苦,相反觉得干完一件很难完成的事情后,有一种特别的开心和轻松。但是,之后这个案件的讨论、汇报后形成的判决结果却违背了我一开始对这个案件的判断,因为双方买卖房屋的特殊性,最后认定的结果是合同无效,房和款双返,而显然被告返还钱款的可能性几乎等于0,且该套争议房屋还是被告和其残疾哥哥的唯一住房,在执行程序中拍卖房屋的可能性都很小,原告几乎等于败诉,我真正的感到心酸不已;原告之后给我打过几次电话,询问关于执行案件的程序等,我知道他对于判决结果十分不满,但是他从未对我表示出责备、愤怒,我因此感觉特别的难受,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走出这个案件带来的懊恼和愧疚,哪怕这个判决已经过去了2年,我在今天写这篇文章时,依然首先就想到了它,因为这个案例是真正让我感觉到了辛苦,想大哭的那种辛苦。我一度取笑自己,是不是被虐惯了,似乎只有他来怒骂我之后,我才能排解掉这种内心拥堵的感觉。后来书记员的分析提醒了我:也许原告不责怪我的原因,正在于这个案件辛苦的审理经过,他乘坐我们的警车去戒毒所开庭时,和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辛苦的路程,看到我那么认真地做工作,看到了我们真实付出的辛苦,所以愤怒不起来。这似乎有点道理,似乎有时在无法给出一个符合内心追求的判决时,诚恳地付出辛苦,能为案件的过程和结果架构一个通道,这个通道越结实,越具备说服力,越能得到理解。更何况,身体的辛苦是很快会消灭的,而内心的辛苦才是真的折磨。

  说到辛苦二字,我不免想到日本僧人的“千日回峰行”,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过这种修行?这是佛教中公认最为严酷的修行,是指高僧在比叡山中进行12年的养性,其中7年的时间用于修炼。每天夜深一点半时,离寺前往深山中,到太阳升起的时分,都要不停地行走,每天行走40-80公里,前三年,各为100天,第四年和第五年,各为200天,总计700天的时间,不论暴雨、狂风还是冰雪之夜,都需在山中专心地行走,翻山越岭、登险境、潜深谷,一往无前。进行这个修行的僧人腰间插着短刀,如果在深山里无力挪步了,就需用这把短刀自杀,因为一旦进入这个修行,不允许中途告退,或是修行到底,或是死去,二者必选其一。山里不乏恶禽猛兽,如果出现,这个僧人只得赶紧逃避,因为修行中严禁杀生,除了自己的生命外,他不得使用刀子。大概从第三年起,这个僧人已经完全适应在山径行走了,从山峰到山谷,又从山谷到山峰,可以快步如飞地来来往往,宛如一名飞腿快探。在这700天的修行中,僧人每天只吃2顿,每顿的伙食固定,一碗面条,半块白芝麻磨成的豆腐,两只盐水土豆。在结束700天行走后,是更为可怕的“入堂”,方式是一个人闭关在佛堂里,朝着堂上的不动尊塑像,不停诵经9天,这9天中要不饮不食不睡,连横倒躺一下都不允许,且自“入堂”的7天前起,伙食改为每天1次,每次一碗流质,能过“入堂”的僧人,已经有了超于常人的意志。在第六年,僧人还需在山中行走和到京都的寺庙朝圣,要反复进行100天。第七年,他需到京都的大街小巷行走,站在各街头祈祷,祈愿众生平和幸福,要反复进行200天。至此,千日回峰的修行才算完成。如果说我们的辛苦是职业选择后的“被辛苦”,那么这种修行的辛苦应该被叫做自我历练,没人要求你去做,也没人因为你做这件事给予你报酬,纯粹就是一种内心的自我要求,我想修炼者一定是深谙其中意义:这绝不是无来由的自虐,辛苦中得到的回报,是不经历辛苦的人无法企及的,而且,辛苦越大,回报越大,这种回报,远不是物质上的收成可以比拟的,它是一种深入内心的东西。曾经两度完成这个修行的酒井雄哉说,在700天的行走中,最开始他会感到寂寞难忍,但形成规律后,山中的动物会来陪伴你,它们会在你固定出现的路线上等候你,之后还能感受到山路两侧的花草树木的生命活力近在身旁,不再孤单;而9天入堂的过程中,他于第四天开始感受到身体渐渐衰弱,四肢发凉并出现紫斑,并感到自己身上有尸臭散发,第五天开始意识模糊,出现了还在山中行走的幻觉,第八天他已经期望自己就这样化成木乃伊,但到神奇的第九天,他说他转而觉察到了内心的喜悦。据说,完成这种修行的高僧,脸上总是浮现着和蔼安详的笑容,那是一种暖融人心的笑容,能让面对他的人感受到平静淡定的巨大力量。几百年来,真正完成这个修行的人非常少,成功者被尊称为“阿者梨先生”,被尊为活佛予以奉迎。虽然不喜欢日本这个民族,但是他们至今留存这样的修行,让我觉得他们还是深谙这一哲理:舒适不能让人收获。我从中受到启发,其实辛苦的意义,结果如何是其次的,最关键的是过程!就像这个修行的过程,它没有为世人创造多大的好处,没有增加一个GDP,为何人们这个尊敬“阿者梨先生”,因为人们尊敬的,是这种自我约束的能力,辛苦人人都懂人人都不喜欢,就看谁拿出最大的勇气来对付它!哪怕是很简单的辛苦的重复,不要找捷径,不要省步骤,当你用这种认真的方式完成一项工作,它就会给你的心里留下积淀,哪怕你没有达到最初的既定目标,也能让你不怯于面对之后一切可能的结果。法官确实是一个辛苦的行业,主要是“心苦”,办结婚的在民政局、添房子的去房管局、赚钱了纳税去税务,但是离婚、分家析产、合同纠纷全都是我们的职责,这个社会的人们似乎是把最不开心的事最痛苦的情绪,全都宣泄给了我们,如果我们不修炼自己的内心,你只会从第一反应体会到巨大的愤怒,极度的不平衡;但是,一旦了解到辛苦对于整个人生的意义,我们迟早会感激我们能在年轻时被迫辛苦,它让我们踏实、坚定、自信、微笑,不爱生气。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样的辛苦也许正是我们面临的机遇:面对最多的困惑,我们有机会得到最多的体会;看到更万象的人间,我们能积累更多的人生经验。事实上也只有把年轻的心灵放在辛苦中磨练,你们才会在每一天不停地增加内心的韧性和强度,让自己和身边的人收益无穷。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