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在炎夏酷暑中,我看着爱智之人千奇百怪地死去

2017年07月21日22:58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在炎夏酷暑中,我看着古希腊爱智之人千奇百怪地死去。

  坏消息,好新闻。灾难和死亡总是占据着每日新闻的头条,或者迅速地攀援至即时新闻的头条。然而新闻界并没有好好利用它,利用好“人生模拟器”这种最重要的工具,有的只是枯燥的数字说明,虽也可能配发着耸人的标题或夺人眼球的图片,但它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的脾性,并没有将我们带入各种人生场景,让我们体验日常生活之外的情境,以更好地释放这些不幸事件中所潜藏的情感意义和社会效益。借此以安全和从容的方式,斟酌出最好的应对办法。所以,新闻界仍需要努力。

  虽然如此,但人们还是从某个角度,把今天的新闻看作是明天的历史。美国著名政治思想家乔万尼.萨托利说,历史是西西弗斯的神话,每一代人都要重新开始。幸亏,我们拥有哲学,虽然每一代人都要重新开始,但我们是在否定之否定后的重新开始。否则人类恐怕还在同一水平线上与低等生物进行着生存的博弈。迄今为止,没有哪种生物能够像人类一样,既思考生的意义,还探讨死的价值。爱智慧,是哲学的语源含义。我认为这是对哲学最棒的定义。英国哲学家西蒙.克利切利说,哲学的历史也可以通过哲学家的历史来理解。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在一次学术讲座中讲道:哲学家本人令人感兴趣的地方只是:他生于某时,工作,然后死亡。蒙田说,教会人们死亡的人,也将教会他们活着。所以,哲学家会有意或者无意地用对死亡的思考或实践来修复人生的意义,从而启人心智。

  好了,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看看哲学家是如何学习死亡的。

  通常被认为是人类第一位哲学家的泰勒斯,有下面这样精彩的故事让人津津乐道。他坚持认为生与死之间没有差别。有人就问:“那你为什么不去死呢?”他回答说:“因为没有差别。”

  差点就用数学支配宇宙的毕达哥拉斯之死,就像他自己创立的集政治、宗教、数学为一体的秘密学术团体一样让颇费思量。因为毕达哥拉斯宁可让自己被屠戮,也不愿横穿一片豆田。事情缘于一次社交活动,一个有钱有势的“地头蛇”库罗认为毕达哥拉斯慢待了他,于是就带人烧了毕氏和他学生聚会的房屋。在徒弟血肉之躯的掩护下,毕达哥拉斯逃走了。他跑到一片豆田前,停了下来。于是就有了上述的惨剧的发生。

  哭泣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厌恶人类,跑到深山老林里游荡,饥吃果,渴饮泉,结果是营养匮乏导致了水肿,他又不得不回到城邦中寻求治疗。但治疗的方法是他自己决定的,他要求人们用牛粪把自己捂住。他认为这样就可消除水肿。结果就有了两个不同版本的故事结尾:一是说,牛粪是湿的,他因窒息而死;另一说法是,牛粪是干的,烈日烤死了他。

  著名的“飞矢不动"悖论提出者芝诺死亡方式英勇而特别。他卷入了一场推翻僭主尼阿库斯的阴谋,但阴谋被发现,他被逮捕下狱。在审讯时,芝诺宣称,他有重要情况需要悄悄告诉僭主。当尼阿库斯贴近之后,芝诺就突然用嘴咬住了僭主的耳朵,直到自己被刺死才放开。但有传记作家说,芝诺咬住的不是耳朵,而是鼻子。不论是耳朵,还是鼻子,反正芝诺是用他的嘴巴充当了攻击的武器,但终究它不是致命的刀或枪,所以芝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没能一命换一命。也许芝诺算得上是现代恐怖分子使用人体炸弹武器的鼻祖了。

  苏格拉底之死的情形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他因腐蚀雅典青年和不敬城邦所敬之神两项指控,而被城邦五百人陪审团判处死刑。他的死时常被视为是一场极具政治意味的审判,他的死亡也往往是政法学者课堂上最爱讨论的故事之一。现代学者都较为一致地认为,这位睿智、无辜的异见者成了多数人暴政或者说是群众司法的牺牲品。他被判决死刑之后,用以下惊人之语结束了发言:

  “现在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去死,你们活着;究竟谁过得更幸福,只有神知道。”

  这话精彩之极,正好也可作了本文的结尾,我大可不必再狗尾续貂!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