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一个不愿做将军的士兵,却做成了一个伟大的皇帝:我刚刚读完《圣彼得堡故事》

2017年09月08日07:39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虽然中国作为世界领土面积第三大国,但是我们却有着最多的世界领土边界争端(执)。说到这里,你肯定会联想到近代中国被列强瓜分殖民的最大获益者

  虽然中国作为世界领土面积第三大国,但是我们却有着最多的世界领土边界争端(执)。说到这里,你肯定会联想到近代中国被列强瓜分殖民的最大获益者──俄国。那么,我们对我们的这个近邻了解的还有多少?

圣彼得堡故事

  欧风美雨劲吹之后,我们对我们的这个近邻的了解似乎陷入了一种更为尴尬的情形:政治交往上亦亲亦友,互为支援,但民间层面呢?就自我观察,至少是文化交流方面,比如政法图书出版方面,俄罗斯的作品是珍稀的。所以,每当政治课老师对我提起俄罗斯在对外领土主权处置上的立场宣言——“俄罗斯的领土是广大的,但却没有一寸是多余的”之时,我内心总是难免会震荡出一丝不安,仿佛是冬季漂泊来的一股西伯利亚寒流。

  作为普通国民中的一员,我对这个近邻有着这样的一番印象:高雅艺术的芭蕾舞、无法用十指盖住的小说中人物名字、忧郁但却优美的俄罗斯民歌、美丽的俄罗斯女郎和体格硕大臃肿的俄罗斯妇女、可爱好玩的俄罗斯套娃、冷寂天幕下洋葱顶式的拜占庭教堂、稀疏笔直刺向云天的白桦树……还有门捷列夫的化学元素周期表、描述心理刺激反馈的巴甫洛甫反应、还有标志人类宇航新纪元的卫星上天……还有记载“乌鸦与狐狸”故事的克雷洛夫寓言……还有成就中国华为公司研发起步的俄罗斯研究基地,这个民族拥有世界上最棒的数学人力资源……总之,我觉得这是个传奇的俄罗斯、双面的俄罗斯、神秘的俄罗斯。

  不知哪位西方作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读优秀小说比读历史书籍更深窥测到一个民族的灵魂。”所以,我还是引用“俄罗斯三部曲”的作者费多洛夫斯基,法籍俄裔的作家的观点来解释吧。

  在费多洛夫斯基看来,疆域的辽阔、气候的严酷决定了俄罗斯亦欧亦亚、非东非西的民族心理,其特点是充满矛盾,遇事走极端,渴望与神灵相通,有时还有浓厚的宿命思想。比如发生在彼得大帝,这个不可思议的沙皇身上的诸多故事,就是最好的更深窥测俄罗斯民族灵魂样本之一。

  拿破仑说过许多传遍全世界的名言。“一个不愿意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应当就是其中的一个。每每听到它,我就会想,也许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雄心壮志,所以,拿破仑成就了他辉煌的军功。同时,我们也都知道,导致拿破仑帝国命运,由天到地翻转的是俄国人。还有二次世界大战中,给“战争狂人”希特勒以致命一击,从而扭转各国人民命运乾坤的,也是俄国人。

  所以,我们不能不佩服咱们这个邻居。

  翻着俄国人“自己人”——他们的侨胞——法籍俄裔作家费多洛夫斯基写的历史传奇,真心觉得“俄国熊”真的是可怕又好玩。根据作家所述,彼得这个皇帝和咱们国家秦皇汉武的历史地位非常相似。差别也许在于,前者开创了民族近代化复兴的大业,后者则奠定了华夏千年封建专制的文明。时代造英雄,英雄造时势。彼得大帝的个人命运完全合乎这一历史发展的辩证法。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沙皇说,“造船这个行业最高贵,甚至比做沙皇还要高贵。”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结果呢?

  无须赘言,又好!又坏!

  彼得建造了一支强大的船队,把土耳其人逐出了亚速海,给俄罗斯打开了一扇从黑海“朝向东方的窗户”。俄罗斯人为之骄傲的文治武功从此发轫。历史悲剧性的一面,就是为了建设帝国和帝国标志性首都圣彼得堡,付出大量可怕的生命代价也由此开始。

  彼得第二次远征亚速获胜归来,在克里姆林宫内举行盛大庆祝会。令人大吃一惊的是,人们只看列福尔特海军上将和戈登将军坐了皇家御用马车进门来,而沙皇彼得却不见踪影。你猜发生了什么?原来沙皇本人穿了普通炮兵士官服走在步兵行伍里。老百姓知道了事情真相,很气愤,“陛下,你这是啥子意思?你是在嘲笑我们没见过胜仗,还是你自己崇洋媚外,这样招摇过市是外国人郊区娱乐节目的一部分?”

  如果根据中国古代楚霸王项羽的“锦衣不夜行”的逻辑,这沙皇肯定是脑子有病。因为他攻占咸阳后,有人劝他定都,可是因为思念家乡,项羽急于东归,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在我看来,项羽根本就不是思乡心切,而是急于在乡里炫耀,吹牛皮心理作祟。

  彼得大帝不仅全然不理会他的臣民们的心理感受,其实就是对外国人也毫不客气。比如,他首先关心的是自己受教育,讨厌繁文缛节,到外国去尽量不进行什么官方访问,他说,他清楚地知道,如果顾及那一套中看不中用的礼仪把戏,那只会把时间“浪费在接待上”。为此,他不惜取个假名彼得·米哈依洛夫,来掩饰自己的身份,是“沙皇使团的志愿人员”,从而糊弄别人。有时,彼得大帝甚至一降再降自己的身份,跑到荷兰萨尔丹,向在莫斯科的一名荷兰木匠的父母家里租了一间小房间,然后,直接穿上荷兰人工作所穿的红上衣和白棉裤,钻进一家私人公司的船坞里当普通工人。结果,不小心被好奇的群众发现,于是,他就悄悄离开萨尔丹,转战到阿姆斯特丹,依靠市长的推荐,进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厂。在那里,他夜以继日地工作,高度专注于船上的木工与锻工活。很快,他就成为了能工巧匠,让周围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他参与神速制造一艘三桅战船的效率,成就了当时的一项纪录。真的不可思议,思来想去,还是前述那个原因,他对航海太感兴趣了,他志存太高远了: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要给俄罗斯建立一支强大的舰队。

  彼得大帝为了叫他的同胞变成文明人,甚至连死人都不放过。他在国外“留学”时,曾旁观外科手术。他参观解剖室时看见一具儿童尸体;他俯身拥抱,叫周围的人大为惊骇。他的随从难掩厌恶之情,其实,别说他的随从仆人了,就是我这个隔着300多年时空距离的读者,看到这里,也难免感觉不爽。结果,彼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做在现场,下令在场所有俄罗斯人都照他的样子来一次。波尔加夫医生忍不住,就劝他说尸体内的毒素对人体有害,但是,彼得毫不理会,声称:“我要叫这些野蛮人变成文明人。”

  他说这话,真是搞笑,因为他可能比自己的同胞更出奇地实践了“野蛮文明人”的法则。比如,他离开荷兰前,应当时英国国王的邀请,他去了造船业组织效率比荷兰高的英国乌得勒支。为了进修造船的技艺,他又马不停蹄地到了英国的德特福。英国国王很大方,给足了彼得的面子,因为他用自己最好的船只送彼得,皇家科学学会邀请他去听讲座,还让他在里士满研究炮弹和榴弹的制作方法。在朴茨茅斯,彼得大开眼界,见识了英国军舰,他对大炮的口径、数目和炮弹重量等数据指标大为吃惊,于是,他就立即从口袋里取出记事本,把看到的一切都记下来。海军部为了欢迎他,还专门组织了一场海战。(这真是一个时代,一种人。一个社会,一个理儿。)彼得高兴坏了,激动地像个小孩,愿意在他乘坐的那艘兵船上亲自动手装炮弹。当指挥舰队的将军走过来,对他说他可以做什么都请便,彼得高兴地跳起来,勾住将军的脖子,抱得那么紧,竟然折断了将军的两根肋骨!

  太雷人了吧!这确确实实会吓死人的。

  后来,英国海军将军为此将必须卧床,谁都可以想见,将军肯定一辈子也忘不了“俄国熊”的熊抱!而彼得则一辈子也忘不了大不列舰队的威力!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