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从“大清律师”到“天国法官”--太平天国前期高干黄玉崑二三事

2017年10月19日07:54 东方法眼黄凌志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太平天国前期高干黄玉崑是乡村讼师出身,参加太平天国革命以后,又成为了掌管天国刑部的法官。

  黄玉崑,广西桂平县大湟江口人,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十一二月间,因“科炭”之事,加入平在山拜上帝会。太平天国壬子二年(1852年)二月,授殿左一指挥。黄玉崑的女儿嫁与翼王石达开,他得封“翼贵丈”。这年七月,太平军进攻长沙,黄玉崑开始独领一队。“玉崑奸谲异常,善抚贼众,故敢死之士多归之”。十一月,太平军进攻武汉三镇,他率队首先攻克汉阳,论功升殿左一检点。太平天国癸好三年(1853年)五月,升任夏官正丞相。太平天国甲寅四年(1854年)二月,封卫国侯。四月因“秦日纲牧马人”案,被东王杨秀清革去侯爵,削为伍卒。经石达开向杨秀清求情,得入翼王府襄理文书。八月复职,改封卫天侯[1]。太平天国乙荣五年夏,任提督军务,镇守汉阳[2]。是年秋,领兵随石达开出征江西。太平天国丙辰六年三月,石达开奉命回天京进攻江南大营,以黄玉崑代为主持江西军务[3]。太平天国丁巳七年(1857年)十月十六日(夏历十月初八日),在领兵救援吉安郡的战斗中阵亡[4]。太平天国庚申十年,天京政府因平在山勋旧,追封黄玉崑为义爵,“令吏部排衔”[5]。

  一、“科炭”营救冯云山时的讼师:

  黄玉崑“曾读书,稍通文墨,素为诉棍,出入公门,鱼肉乡党”[6],即他在乡里担任过讼师。讼师又叫状师,《清稗类钞》(狱讼类)里收录了清代数十则著名状师的故事,记载的文字中,他们谲诈多谋、坏法乱纪,除了勾结官吏、揽诉讼外,也经常能以不可思议的机巧手段,在诉讼里获得胜利。讼师的主要业务是代写书状,这些书状包括遗嘱、各种契约、呈状以及工商行政方面的申请,更多的是谋写诉状。概略地说,讼师在古代社会中扮演着准律师的职能。他们可能为金钱利益而充当“挑词架讼”的“讼棍”角色,也可能因以法维权而赢得“讼师”的尊称,具有极强的两面性。于是就有了民间广东四大讼师陈梦吉、方唐镜、宋世杰、刘华东的不朽传奇。

  道光二十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广西紫荆山地主武宣县秀才王作新率领团练武装,将在该地传教的冯云山、卢六等人抓住,解交大湟江司。大湟江司巡检王基将冯云山、卢六解去桂平县下狱。王作新以结盟聚会数千人,不从清朝法律的罪状到桂平县控告冯云山,这在当时属于十恶不赦的谋反罪名。

  核心领导人冯云山的被捕,拜上帝会一时群龙无首。黄玉崑作为经常出入公门的讼师,深知当时清朝政府的腐朽,各地农民起义风起云涌,总督、巡抚对此隐匿不报,已成惯例。王作新以谋反罪名控告冯云山,桂平知县王烈自然不敢过问,只是将冯云山等羁押狱中(卢六后在狱中病死)。加之按照清朝刑事告诉制度,原告具控后需到堂与被告对质。王作新抓捕冯云山送官后,拜上帝会教徒四处找其复仇,王作新等人因为害怕隐匿起来而不敢到县衙对质,其控诉冯云山谋反便不能结案。

  黄玉崑知道,要救出冯云山等人,必须向浔州府和桂平县的贪官污吏们行贿。但是平在山的拜上帝会教徒,都是贫苦的烧炭农民,平日里都是挣扎在温饱线上,哪里有多余的钱财呢。黄玉崑教育众人积少成多、集腋成裘的道理,按每卖出一百斤炭时就抽出一部分炭钱积存起来的办法,筹得一笔大款来行贿。道光二十八年五月,收了贿赂的署桂平知县贾柱便以冯云山教人敬天,是劝人为善,并无为匪不法情事为由,将其作为无业游民,派两个差役将其押回广东花县原籍交地方官管束。冯云山在路上向两个差役传播拜上帝会的思想,结果把两个原本押送他回原籍的差役直接带到了紫荆山加入了拜上帝会。[7]

  冯云山被捕获救,这是金田起义前的一件极其重大的事情。太平天国在官方出版物中谓此事为“科炭”(如《天父诗》、《天兄圣旨》)。按“科”者,是天地会隐语,天地会成员有难时,向洪门兄弟筹募钱财济急,谓之“科益”、“科合”、“科甲”,或省作“科”。“炭”,应指的是紫荆山区的“炭徒”(烧炭农民)的“按炭取资”,但《贼情汇纂》一书认为是取雪中送炭之意。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还遍封因此事“科炭”有功之人[8]。

  二、张继庚案中的天朝刑部官:

  太平天国金田起义之时,“贼制贼令多由玉崑定”。到定都天京后,就由他掌管天朝刑部事务,“凡贼讼事俱经判断”[9]。东王杨秀清命朝内官自检点以下都到黄玉崑的衙门听令[10]。当时,天京城内隐伏了清朝大批的残余势力,与城外的清军江南大营内外勾结。黄玉崑掌管刑部,坚决镇压敌对分子,保卫了天京城的安全和太平天国的中央政权。

  张继庚,字炳垣(一作炳元),江苏上元县人,江宁府学禀生,太平天国进攻南京时组织团练进行抵抗,兵败后混入北王韦昌辉的典舆衙。他积极侦探太平天国的内情,向城外的清军传递情报。他先借太平天国水营和东王府之间的矛盾挑拨离间策划叛乱,结果被太平天国侦知后镇压了八百余人,但他因使用的是假名而逃过一劫。之后他又用“叶知法”的假名与另一名奸细吴长松合谋,图谋勾结城外清军里应外合偷开天京朝阳门,结果再次遭到失败。同谋张沛泽(朝阳门后四军水四总制陈桂堂部下的军帅)投案自首获释后不久,在天京街上遇到“叶知法”,遂将其锁拿到掌管刑事的夏官正丞相黄玉崑衙门,黄玉崑多次把他严讯,张继庚都坚不吐实。到太平天国甲寅四年二月十四日夜十五日晨,吴长松率内应夜袭神策门,清军在城外接应,结果被神策门守军击败里应外合的图谋。东王杨秀清知道城内潜伏有内奸,于是要求黄玉崑审理张继庚愈急。张继庚情急之下,诈称张沛泽因与其共同吸鸦片(太平天国法律规定吸食鸦片是死罪)才图谋报复诬告陷害他。黄玉崑派人去搜查张沛泽,没想到竟然在其住处搜得鸦片烟具。

  北王韦昌辉见黄玉崑的审讯久无进展,便派投降的原清朝庐州府知府胡元炜前来审理。张继庚大约是深恨胡元炜的投降,于是想通过诬告株连他人的方式,让胡元炜一并“遭殃”。随即张继庚供述了他所知道姓名的太平天国三十四名“通妖”(通敌)官员,这三十四人“皆贼党,乐为贼用者也”,包括翼殿尚书周北顺,东试翰林严定邦,殿前右史邓辅廷,国医刘春山等人。韦昌辉将三十四人名单上报杨秀清,杨秀清不加分辨便下令将三十四人立即全部斩首。张继庚因自称上元禀生,视清朝为正统,称太平天国为“伪”、“贼”,太平天国把他当做一般的敌对势力予以斩首处决。[11]

  张继庚案是太平天国前期的最大的一起间谍案。但是太平天国政权始终不知道张继庚是清朝的间谍和内应,只是把他当做一般的敌对势力予以处决。张继庚所指认的三十四名“通妖”官员,都是太平天国的“老兄弟”,结果杨秀清在盛怒之下没有看清张继庚的毒计,在没有讯问这些人的情况下便草率的将他们全部错杀,做出了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按照太平天国当时的制度,死刑犯应当由“司法官员”取得口供等证据,逐级上报以后,由左辅正军师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联名上奏天王洪秀全,洪秀全旨准以后,才能执行死刑。因此对这起冤假错案,杨秀清应当承担全部的责任。

  三、“秦日纲牧马人案”中的秉公执法:

  杨秀清有“代天父下凡”的宗教特权,在定都天京后更加威风张扬不知自忌,其族人也多借着杨秀清的淫威目空一切招摇过市。太平天国甲寅四年四月,杨秀清的“同庚叔”(结拜兄弟的叔叔)经过燕王秦日纲的燕王府门前,秦日纲的牧马人某甲坐在门前,未依制起身行礼。“同庚叔”大怒,当即鞭打牧马人某甲两百鞭。鞭完之后仍不解恨的“同庚叔”,将某甲送给燕王秦日纲“讨要说法”。秦日纲未及询问,“同庚叔”又将某甲绑至掌管天朝刑部事务的卫国侯黄玉崑处,要求再加杖刑。黄玉崑守法不阿,认为“既鞭可勿杖,转为劝慰贼叔”。不料“同庚叔”一把推倒刑部案台,转向杨秀清控诉。杨秀清竟令石达开拘捕黄玉崑。黄玉崑是石达开的岳父,如果石达开执行杨秀清的命令,那他今后还颜面何存?黄玉崑以无法履行职务为由愤而辞职,燕王秦日纲和天朝朝内官领袖、兴国侯陈承瑢得知后也一同提出辞职以示抗议。杨秀清暴跳如雷,竟将秦日纲、陈承瑢一并锁拿交给韦昌辉,打秦日纲一百杖,陈承瑢二百杖,黄玉崑三百杖,某甲五马分尸处死。黄玉崑被杖责后在夜间含恨投水自杀被救起,杨秀清竟革去他的侯爵,削为伍卒[12]。当年八月,黄玉崑复职改封卫天侯,依然掌管天朝刑部事务[13]。次年夏天,黄玉崑任提督军务西征,直到他战死在江西,也再未从事过“法官”的职务。

  当时的太平天国中央政权中,天王洪秀全为君,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之下,依次是燕王秦日纲、豫王胡以晄、兴国侯陈承瑢、卫国侯黄玉崑。太平天国前期官爵从上至下,王、侯为爵,丞相、检点、指挥、侍卫、将军、总制、监军、军帅、师帅、旅帅、卒长、两司马为官,伍卒为最低层的士兵。杨秀清为独揽朝纲,树立权威,借此小事便杖责羞辱在太平天国朝中排名第五号、第七号和第八号的同僚,并将黄玉崑连降十三级。这是后来的天京事变中,秦日纲、陈承瑢铁心追随韦昌辉,将杨秀清全族及部属两万多人杀得鸡犬不留,而石达开消极对待“诛杨”密诏的直接原因。

  按照《太平刑律》,下级官兵只有在各王驾出、侯与丞相、检点、指挥等高官轿出时,冒冲仪仗才是死罪。上级官员从外入,下级官员必须起身奉茶,不得怠慢。而五马分尸只用于叛国投敌的严重罪行[14]。黄玉崑秉公执法,却遭到杨秀清的打击报复。杨秀清以为这样,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等人便会怕着他,不想这些人“积怒于心,口顺而心怒”,在等着机会将他杀死。两年后的天京事变,在此时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火种。

  (作者系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

  注释:

  [1]、黄玉崑的简历出自张德坚《贼情汇纂》卷二剧贼姓名下黄玉崑条。谢介鹤《金陵癸甲纪事略》附粤逆名目录中,将其姓名记载为王玉崑,但该书正文又记载为黄玉崑。按太平天国避讳制度,王姓全部改为黄姓,所以黄玉崑的本名可能是王玉崑。

  [2]、清咸丰五年六月初五日西凌阿奏折附件《武、汉坐探詹起伦、陈鸿亮探禀》。

  [3]、曾国藩清咸丰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新昌万载逆匪攻陷瑞州临江折》,《曾文正公奏稿》卷六。

  [4]、骆秉章清咸丰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援江官军大捷击退石逆大股折》,《骆文忠公奏议》卷十一。黄玉崑阵亡后,骆秉章亲自查验了他的衣物,其风帽上所绣名衔为“太平天朝提督军务翼贵丈”。

  [5]、太平天国庚申十年十一月十三日幼主《命平在山勋旧俱升封义爵诏旨》。

  [6]、张德坚《贼情汇纂》卷二剧贼姓名下黄玉崑条。

  [7]、张德坚《贼情汇纂》卷一剧贼姓名上冯云山条、卷二剧贼姓名下黄玉崑条,罗尔纲《太平天国史》卷四十三 传第二冯云山。

  [8]、张德坚《贼情汇纂》卷十二杂载“冯云山收入桂平县监,群丑集资脱之,凡输钱者当时有簿籍,到江宁(即天京)后查述科炭功,皆升授伪官,并遍行诰谕,令其采访科炭者奏封官职,无使一人向隅云。”

  [9]、谢介鹤《金陵癸甲纪事略》。

  [10]、张德坚《贼情汇纂》卷二剧贼姓名下黄玉崑条。

  [11]、罗尔纲《太平天国史》卷八十八 传第四十七张继庚。

  [12]、谢介鹤《金陵癸甲纪事略》。

  [13]、张德坚《贼情汇纂》卷二剧贼姓名下黄玉崑条.

  [14]、《太平刑律》规定,“凡东王、北王、翼王及各王驾出,侯、丞相轿出,凡朝内军中大小官员兵士如不回避,冒冲仪仗者,斩首不留。/凡东王驾出,如各官兵士回避不及,当跪于道旁,如敢对面行走者,斩首不留。/凡检点、指挥各官轿出,卑小之官兵士亦照路遇列王规矩,如不回避,或不跪道旁者,斩首不留。/凡各尊官自外入,卑小官必须起身奉茶,不得怠慢。”、“凡我们兄弟,如有被妖魔迷即,反草通妖,自有天父下凡指出,即治以点天灯、五马分尸之罪。”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