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从会场的条幅说开去

2017年11月04日22:19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综上关于宣传条幅的所思所想,我最想说的几句话之一是:在众人涌往淘金的山路上,闷声发财的永远是那些卖水的!

  跟随着记者的镜头,我看到了会场和会场里的人,但他们是想不到会场外的人们是如何在审视他们的。假定记者的镜头是全方位的,那观众可能就会做到360度的审视。稍做留心,你会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镜头从来都是在主席台前方摄录,即便偶有从人身后拍摄取景的,那也是为取得烘托气氛,所进行的居高临下式的鸟瞰。我留意,大会现场,大多数记者是被集中在大会堂三层眺台处做现场报道的。除了这些,你还会注意到什么呢?

  虽说首都去过多次,却没去过人民大会堂。尽管没有到达过现场,但并不代表不知不晓。因为它太重要了,它是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地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办公场所,也是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和人民群众举行政治、外交、文化活动的场所。人民大会堂每年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以及五年一届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也在此召开。所以,通过报纸广播电视,也把它的一些印象刀刻斧凿般地留存在了脑海中,比如它那阔大的大会堂空间内是穹窿顶、大跨度、无立柱的结构设计。此外就是三层座椅,层层梯升。 其中印象最美好,也最引人遐想之处,还是它那穹窿形礼堂顶棚的灯光设计:红宝石般的巨大红色五角星灯,被四周众灯捧月般地环绕,仿佛是美丽的星空。

  依照我的印象,这次大会和前两次大会一样,皆是主席台上方悬挂会议名称红底白字条幅,与此遥相对应二楼和三楼眺台会悬挂会议主题条幅。这次大会,二楼和三楼眺台上分别悬挂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的横幅。我非常想知道,这会议现场布置的物品,比如这横幅的制作是被哪家公司承揽了去呢?

  查资料可知,人民大会堂隶属于中共中央办公厅管辖,1984年,正值中直机关部分单位推行企业化管理改革试点,大会堂管理局开始试行部分企业化管理,保证逐年减少行政经费。1990年4月,人民大会堂创办了经济实体——人民大会堂综合服务开发中心。1992年,人民大会堂开始全面商业化,其标志就是成立了“华堂国际广告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大会堂非常具有知识产权意识,1993年,我国商标法经历第一次修改,次年,即1994年,“人民大会堂”5个字的汉字图形被注册为商标,并被授权给下属企业华堂国际广告公司管理使用。商标涵盖的范围不仅包括毛巾、餐具等众多物品,还包括建筑施工、室内装潢、车辆保修、烫衣服、清理干洗等多个领域。至此,人民大会堂的商业触角伸向四面八方。如此说来,关于“十九大”大会现场的条幅制作不出意料,也应当是由华堂国际广告公司承揽完成的。这三块横幅非同一般,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巨幅标语。因为它们是出现在室内间距宽达76米、深60米的万人大会堂。这横幅上需要印制108个文字及标点符号。心生好奇。这种好奇又促使我登录万能的淘宝网站,查询了一下“宣传条幅布标订做横幅制作”的淘宝报价,果然有许多商家在做,从两三元到几十元不等,但须知淘宝的报价单位可是以“厘米”来计算的。所以,无须太多的数学知识,我们也能推测出“十九大”会场条幅布标制作费用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无论是哪家广告公司承担此项业务,相必都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记得开学前一周,和同事拼车上班,巧遇一个与我们单位也在同一地方的车主。这个车主在某个局机关上班,由于孩子小,所以,就几乎是天天自驾车通勤上下班。为了分摊费用减轻经济压力,她就在某平台上注册开通了顺风车业务。这个车主年龄与我相差无几,人又健谈,所以,一路上我们彼此的话匣子就畅开关不上了。对于我们几个上有老下有小,人至中年的人来说,在工作和家庭的压力与平衡问题,韶华易逝与事业提升的紧张之间,我们彼此可以说是感同身受,惺惺相惜。国人爱说的,人比人,气死人。以我们的中人之智、中人之识,我们可能都在遭遇着人生的天花板所带来的焦虑。与此同时,我们也总是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庸之道来安抚、安慰自己。她讲了她身边一个副职领导的故事,话语之中无不折射出一种羡慕嫉妒恨。羡慕这个前领导的人生哲学,嫉妒这个前领导的生意,痛恨自己的畏缩胆小。

  这几年党和国家反腐倡廉,打虎、拍蝇、猎狐行动,真的是成效明显,用习书记的话来说,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用老百姓和官员自己的话来说,现在这个官不好当了。与此同时,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社会观念的多元化增强,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理性看待从政做公务员这一职业。这个车主所在的局机关,有一个副职领导不顾亲朋好友的批评劝阻,两三年前毅然辞职下海。在基层有太多的公务员对自己终其一生能混到副科、正科,都是梦寐以求的,可这位领导在众人看好之际,却反其道而行,所以,在单位同事,甚至兄弟单位的同事之间,造成了小小的骚动。虽然说这几年公务员辞职下海的情形不算新鲜,但那多是发生在大城市,这种事搁在小城市和基层,肯定算是个新闻。车主边驾车,边对我们说:“这个领导一下海,立即成立了一个广告公司,不用我说,咱都知道咱们市正在搞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活动,这个前领导的公司单每天制条幅挂条幅的省活都干不完,更不要说其他业务了,一年轻松挣个二三十万不成问题。现在再见到他,人活得潇洒地很,汽车换了两三辆,领着七八个人,跑前跑后,用前领导的话来说,虽说现在累点苦点,但再不用受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了,想喝酒就喝酒,想睡觉就睡觉。”

  听她说故事,我则想起了之前媒体对“荣大伟业”报道的故事。根据知名财经媒体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蜗居在证监会旁“犄角旮旯”里的小小打印店荣大快印,占据了中国拟上市公司申报材料打印业务的90%,被喻为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经过近13年的发展,如今荣大快印成了中国“最牛”的打印店。在中国证监会所在地——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外,人群之中的黑色拉杆箱、“券商之家”白底红字的荣大快印塑料袋,已成为拟上市企业“跑部前进”的标准装备。一个荣大的前员工透露,一个IPO项目从递交申报材料到封卷在荣大的整体花费一般不低于10万元。

  可以想像,不久的未来,比如随着完善证券无纸化制度,上市公司的打印业务肯定会缩小。但就荣大伟业阶段性成功而言,“创业家”杂志曾专门分析了其成功的秘诀,那就是“找痛点”:一是找痛点。这个公司深度理解上市公司的打印痛点。二是找到一级痛点并放大:专业性强,出错率低,保密性做得比较好,价格合理。IPO申报材料都需要不断调整和补充,上报材料总是在最后几天才能最终定稿,上市文件基本都在1000页以上,若有错误,还要推倒重来。而这个风险是分秒必争的投行人不愿承担的,荣大能够提供的则是这一专业服务。三是口碑。荣大值班主管刘根福向一位索要宣传资料的保荐人解释:“荣大不需要宣传册,荣大的业务靠的是口碑。”

  其实,到北上广深等这些一线城市转转,有许多街上开的打印店,多是湖南人。一篇北大博士论文,说是湖南新化县的复印打印军团,占据了全中国85%的市场份额,与中国快递的桐庐帮有得一拼。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前所长卓勇良注意到了这种现象,并在其文章中不无感慨:“我前几年偶然去复印或打印些东西,给一枚大硬币,找我若干小硬币。价格低于你的成本,服务很好,贴近需求,生意当然兴隆。迎合需求是任何商业发展的生命。然而寻找、发现和创造需求,是需要作出艰苦努力的。”

  综上关于宣传条幅的所思所想,我最想说的几句话之一是:在众人涌往淘金的山路上,闷声发财的永远是那些卖水的!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