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息的汪洋中感知着周遭的方向,然而举目却迷茫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在信息的汪洋中感知着周遭的方向,然而举目却迷茫

2018年11月06日17:00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在信息的汪洋中感知着周遭的方向,然而举目却迷茫.

电脑 网络

  在网络诞生并迅速发展之后,人们对其既充满希望,又害怕恐惧,还十分着迷。好坏都有人说,我重复一下吧:

  打开任何APP、网站,总会有铺天盖地的“猜你喜欢”“智能推荐”“大家也在看”;刷一下朋友圈,常常就停不下手,直到最后一条才罢休;更不用说主动搜索信息时,一个个链接点进去,转眼间打开几十个标签,看了半天才惊觉时间流逝……一切互联网产品都在做一件事:用大量的碎片信息,不断地“冲刷”你的神经。于是无聊焦虑痛苦来了。

  焦虑,是一种让人不舒服的心理感受。焦虑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比如它会让人产生紧迫感,进而加快做事效率。但焦虑症则不同,根据《临床药物大辞典》,焦虑症(anxiety)系由于预感到的危险而产生的忧虑、紧张和不安(美国精神病学会,1987)。它可能是由某种环境刺激而引起的应激反应,也可能找不到明显的原因。

  孔秋玲、邹江冰、蒋琳兰三位医学专业人士,在其共同署名的文章中指出,焦虑症又称焦虑性神经症,是一种以焦虑情绪为主的神经症,主要表现为发作性或持续性的焦虑、紧张、惊恐不安等焦虑情绪,并伴有自主神经紊乱、肌肉紧张与运动不安等症状。西医学认为焦虑症应理解为环境和遗传因素共同作用的产物,焦虑症的发生与个体生物学特征、社会心理因素有关。其发病机制目前尚未明了。看到这里,我内心咯噔一下。人类看来真的应当收敛一些自己的傲慢之心。焦虑症发病机制不明,那小小的感冒呢?据说感冒的种类都有一二百种之多。更别提这个与人们心理相关的焦虑症。想到这里,我们就应当释然。

  话休絮繁。而所谓的“知识焦虑症”是一种焦虑症的异化形式。我们知道,信息和知识是人类文明的象征,也是创造财富的源泉,但另一方面,科技与文明把人的心灵变得更为拥挤和孤独。“知识焦虑症”就是它们副产品。医务工作张友平认为,“知识焦虑症”不仅在主观上呈现身体紧张、自主神经系统反应性过强、对未来无名的担心、过分机警等症状,在客观上还有一定的持续性,通常上述反应在2周以上才可能被诊断为“知识焦虑症”。在他看来,“知识焦虑症”本身并不可怕,也不用担心它会转变为精神疾病,只要你能意识到它起病的原因,并正确预防及治疗,是可以有效避免的。所以,我们要有上医之心,治未病之病。我拣选一下他的几点建议:

  首先是认识知识焦虑的客观牲。我们主观意志并不是精神世界的唯一国王,信息时代的知识和信息不是汪洋,也就是海啸,这是谁也否认不了、改变不了的现实,我们处于人类文明长河的浪头风尖,有心理压力,甚至对此“心理拥挤”都是再自然不过的,所以接受不能改变的,尽可能用智慧区分开改变和不能改变的,这是千年之前,西方文明源头经典《圣经》都在强调的原则。任何情绪的过程都有它发生、发展、高潮、下降及结束的过程,这种“无为而无不为”,看似一种消极的态度,却正好契合了它发生的规律。

  其次是寻找多途径的愉快来源。人即便是个难以捉摸、情绪无常的动物,但他的情绪具有在地性,一时一事一地,总是会有一种情绪占上风,所以,如果我们的愉快来源越多,那么我们就越少惧怕失落,越少焦虑。生活是多彩的,只要我们愿意,每时每刻我们都能享受到生活的愉快。哈哈,人得学会找乐子。

  第三是保证8小时睡眠时间。同时,每天接受信息的媒体不要超过3种。他这个建议直接量化处理,好操作,虽然没有谈原因,但合乎我们对生活现实的直感。

  最后是切莫讳疾忌医。可惜,我们中国人忐含蓄,所以,害得全中国精神心理科缺医少药,不信你去乡镇医院看看,压根就没有这个科室。幸亏现在我们城市化已经百分之六十好几了,人都在往城里集中,而城市的医疗资源丰富,可以较为容易的获取。因此,若是心理压力持续一段时间未有好转,就请一定要主动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以上这些,太灰色了,朝着病症的方向说,尽管可能不会招人憎,但肯定不惹人喜欢。那我们就看看其他专业人士的建议吧。

  说个网红吧。崔翔宇网名采铜,启智新书《精进:如何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作者,知乎网知名作者,心理学博士,专注于学习、思维与创新方法论的研究,另已出版知乎“盐”系列电子书《开放的智力》《深度学习的艺术》。这样一个资深的专家现身说法,来谈知识焦虑症,应当是比较靠谱的。理由不须多说,因为他术语有专攻。

  詹姆斯·格雷克在他的《信息简史》中,认真分析了当代信息社会的特征:网络具有某种结构,但这种结构却是基于一个悖论:其中的每一样东西之间同时既接近又遥远。这正是为何赛博空间给人感觉既拥挤不堪又孤单无助的原因。你可能往井里扔了一块石头,却永远听不见溅起的水花声。新的信息技术在改造了现有世界景观的同时,也带来了混乱,这就像是新的河道和水坝改变了原来灌溉和航运的水道。信息创造者与消费者(比如作者与读者、说者与听者)之间的平衡已被颠覆。市场力量也举棋不定,因为信息可以同时表现得太廉价和太昂贵。信息变得廉价时,注意力就变得昂贵了。无穷长的播放列表,其中并不完全是福分:焦虑感取代了满足感,渴求与失落循环往复。人们刚开始一种体验,其他还会有什么的想法就又随即而生。这是富足的窘境,无疑再次提醒了我们,信息不是知识,知识不是智慧。应对策略也随之出现,尽管方法多种多样,但归根结底,本质上可归为两类:要么是过滤,要么是搜索。

  面对这样的现实,崔翔宇博士自我治疗。他一遍遍地想自己到底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变成那个理想中的自己,才能变得足够独特而优秀。他点出来的策略是:

  首先需要一种沉浸的能力。就是起码能专注两个小时不碰手机或任何分心的东西,去专注看一本书或者写一篇文章的能力。这个可能在十年以前还是稀松平常的能力,在今天变得很稀缺了。我们需要遏制内心向四处抓的冲动,我们需要专心致志,只是很简单地,去做一件事,开启心流。

  其次,我们需要一种放空的能力。放空有两个意思,一是清空,二是放出。前一段时间,流行的简约、断舍离、精简、工匠精神等话题,其实也是此意。首先是清空。他自虐地比喻说,他的头脑是一个垃圾箱,每天从微博、微信、知乎上塞入了很多垃圾,他要把它们倒掉、忘掉。他还说他的屋子也是一个垃圾箱,从淘宝、京东、亚马逊上买了太多实际上并不需要的东西,现在得舍得把它们扔掉。清空以后怎么着?好东西才放得下!接下来是输出。他要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而不是不停地输入输入输入!如果我们不及时和充分地去记录和表达自己头脑中原生的想法,或者低估这些想法的价值,我们就永远都会觉得自己接受的信息不够多,我们就永远会觉得饥渴,我们就永远会有信息焦虑!

  最后,我们还需要一种精深的能力。不要多,要深。多必定浅,深才能精。碎片化的知识获取适合泛知识,而深度、体系化的知识建设则需要深度学习和长期教育。毕竟,仅仅依靠高晓松的《矮大紧指北》,你成不了真正的文青。

  听完大咖的高论之后,我若有所思。也许有人会说,这些道理不过云云。对!人生各不同,境界有高低。村上春树(1988)曾这样陈述他的认知观:我的反应是以深刻的内省和实证精神为坚实基础的,是作为暗喻的回声,是作为信息的游戏——同小孩子单纯的鹦鹉学舌有着本质区别。我认为,如果删掉“是作为暗喻的回声,是作为信息的游戏”,可能更好理解村上春树的意思。这类似于参禅的三重境界(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参考文献:

  詹姆斯?格雷克, 格雷克, 高博. 信息简史[M]. 人民邮电出版社, 2013.

  如何治好信息焦虑?-创新工场-财新博客-新世纪的常识传播者-财新网

  http://iwork.blog.caixin.com/archives/179856

  现代人的知识焦虑症-张友平-财新博客-新世纪的常识传播者-财新网

  http://zhangyouping.blog.caixin.com/archives/26888

  在信息海啸中,这三种能力能让你独善其身-崔翔宇-财新博客-新世纪的常识传播者-财新网

  http://cuixiangyu.blog.caixin.com/archives/140569


┃相关链接:

学习是认识一棵树

法官的始终加强学习

品味学习

十六大以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历次集体学习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咖都在聚焦的高端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