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日书

2018年11月29日10:42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提起一衣带水的东邻日本,恐怕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不内心复杂。这一两年,我克制感情,在阅读内容上,有意抑美扬日,主动多看一些日本学者的作品。不为别的,就为纠偏正三观。下面的这个作家就是一例。

       提起一衣带水的东邻日本,恐怕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不内心复杂。这一两年,我克制感情,在阅读内容上,有意抑美扬日,主动多看一些日本学者的作品。不为别的,就为纠偏正三观。下面的这个作家就是一例。
      华裔日本作家陈舜臣在日本很受人欢迎。根据出版社的说法,“日本历史要看司马辽太郎,中国历史要看陈舜臣”。上周去三联书店的新址访问,自然要买书留念。逗留了很长时间,比对之后,入手了三册图书,其中一本就是《陈舜臣说史记:帝王业与百姓家》。这本书以《史记》记载的史实为依据,以历史进程中的重大事件或人物为中心展开描写,讲述了商朝至汉朝的历史变迁和王权兴衰,全景式地再现了武王讨纣、吴越争霸、卧薪尝胆、屈原投江、合纵连横、荆轲刺秦王、楚汉相争、司马迁忍辱负重撰写史记等一系列历史故事,呈现出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宏图。
  这几年读书,总会自觉地横跨东西,兼顾中外。在学校时外国书读的多,并且又以美国人写的为最多。慢慢地体会到了陈乐民和资中筠两位先生所提倡的“冷眼向洋,心系中国”这一读书学习境界之不易,观念之可贵。所以,每次读书或买书时,就主动土洋搭配。但说实话,即便如此,外国作家仍占据多数,只不过是更偏重于外国人写中国的书罢了。说实话,中国许多作家,特别是人文社会科学中的作者,创作总是抱着很强的功利目的,进行着精细的经济交易计算,作品中投入的心力和感情可能多半都比较稀薄,所以,不耐看。汲汲营生的写作,自然造成面目可憎或无趣的作品。所以,我的这种偏好阅读自然是情有可原,事理使然。插一例证,到网上随便看一下,任何稍有名气的学者或作家,在向年轻人或读者开书单时,其中多半都是外来货。因此,我可以大胆地推测说,与我感同身受者,大有其人。
  有关《史记》的书,恐怕绝对可用上汗牛充栋这个词。但绝对不能说不差这本《陈舜臣说史记:帝王业与百姓家》。因为这和吃饭穿衣一样,只要质量好,那就值得拥有。在书店时,不好意思拆包装的塑料薄膜,就用手机扫描了一下二维码,守着书摊,看了电子版的试读章节,觉得挺好看的,虽然其中的许多故事都听过,但是这本读史小书,依然值得阅读。为什么这么说呢?可以用作家柏杨的话来解释:“中国的历史最久,中国的历史书册最多,可是中国人对历史也最懵懂!不是我们忘本,而是史学家、文学家没有把艰涩的古文史书转化成现代语文,没有把所谓学院派刻板的叙述,转化成趣味盎然的大众言语。如今,陈舜臣先生,这位文化界的巨手,担起这项重任!”虽然说陈舜臣是华裔,但毕竟他是日籍,是日本人。柏杨先生说陈舜臣能“担起这项重任!”我在想,柏杨老先生肯定是以“只要是民族的,就一定是世界的”目光和胸怀在这样断言的吧。
  日书,看完了,也该看学生们的论文开题报告了。 


┃相关链接:

阅读是夯实文化底蕴的根基

“法治中国”主题读书活动在云南高院举行

致读书女孩

皮囊与诗──我的阅读之路

心有诗书气自华

法官的读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