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斑马线上的中国》浪漫的跋文,推荐给将要做妈妈的学生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把《斑马线上的中国》浪漫的跋文,推荐给将要做妈妈的学生

2018年12月04日09:46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困难,要坚信,要坚持,更要坚守,“不要高估一年能完成的,不要低估十年能实现的”。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困难,要坚信,要坚持,更要坚守,“不要高估一年能完成的,不要低估十年能实现的”。
  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邓子滨教授的妻子张兵老师写下的文句。这些能量满满的话语出现在邓老师的学术随笔《斑马线上的中国:法治十年观察》的跋文或者叫后序《共同度过》中。用张兵老师的话来说,这是一本不会被计入学术成果的短文集,所以,她才有机会写下她想说的话。我也想说的话是,当初在书店闲逛,要不是读完了她的这篇跋,也许我真的不见得会买下这本书。圣贤前辈曾说过“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啰嗦一下:现代人读书是为了给别人看的,而古人读书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修养。我是现代人,我就有这样的症候。所以,到书店买书,或在网店下单,如果不是用公款,我绝对要掂三拣四,对着自己的工资额反复计算,左衡右量,方才入手。为什么要买?只为稻梁谋。在现有的体制下,你必须得把自己读过的,再转化一下,变成重复的语义用纸张和铅字表达出来,并且要让官方组织一批专家来认定之后,才能晋级涨薪。于是,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就“搏命著书、绝不立说”,争取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出尽可能多的书和文章。(孟勤国老师的绝妙文章《如何成为著名的法学教授》可做参考。) 但是,根据现有的学术评价标准,也并不是任何文章都管用,比如前面所说的这本随笔集。既然它不适宜作为制造文字垃圾的原料,所以,我就犹豫着买还是不买。
  记得畅销书作家冯唐在《小品文的四次烂漫》曾给“小品文”下过一段定义:小品文第一要小,篇幅小,少则一二十字,多不能过几千字小品文第二要有品,有性有情,妙然天成,“求之不必得,不求可自得”。小品文第三要是文,不是诗不是词不是曲,不谈韵脚,没有定式,天真烂漫,无法无天。那么,这种非主流文体有何功效呢?他认为,“文人们不可能靠小品文当一品大员或是进作家协会,但是他们靠小品文被后人记住。当他们的尸骨早已经成灰,他们的性情附在他们的小品文上,千古阴魂不散。”(参见冯唐《活着活着就老了(2017升级版)》)
  无须验证冯氏定律,我们稍微回忆一下自己的阅读经历,便能证明此语不假,比如法国的蒙田,英国的培根,中国的鲁迅,还有其他好多作家,他们曾经的学术著作我们能记起几本,但是他们不谈韵脚,没有定式的性情文字总是为人们反复阅读和不断传颂。《斑马线上的中国》是邓子滨老师将其历年在报刊在发表的随笔的结集,根据现有网络搜索的强大功能,虽说不见得找齐,但我们肯定能找到大部。这是当时犹豫不买的又原因之一。然而,当我读完邓老师和张老师让人感动的故事之后,我便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下这本书。邓老师在中国最顶尖的学府工作,这自然非我所能比。但我们所从事学术都一样。我也有那么一点点生活时代背景与他重叠之处。邓老师是公安大学的第二届本科生,后来的第一届研究生,再后来的北大博士生。这一步步的进阶之路上,他为了自己的理想,放弃待遇优渥的国家警察身份,白天学习晚上给人替班开出租车。当他结婚时,为了让儿子有个家,他和父母自己动手在自家平房上硬是加出了二层(用张兵老师的话,幸亏没有被强拆)。有了儿子时,为了让儿子有个家,他和父母自己动手在自家平房上硬是加出了二层(用张兵老师的话,幸亏没有被强拆)。当他们夫妻二人北漂时,蜗居在6平米的棚屋,彼此以身体取暖,但却无法相互纳凉,所以,就到八一湖边,坐在水里,让水没过胸口,凉透了再回去睡觉。即便如此,他们还要面对突击检察房客“暂住证”的警察。邓老师珍情重谊,他会毫不犹豫地拿出夫妻两人所有的积蓄,购下妻子舍不得买的丝巾作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邓老师闭门研究之外,还会主动用报刊上的“千字文”来推动社会的进步,面对反对声音,而对网络上攻击性的语言,他们也会心甘情愿地一起承受自由言论环境的代价。这不就是让人感动的平凡亦不平凡的爱情故事、人生经验。
  我所教的第一届毕业生,刚刚走向社会,其中有一个不仅迅即结婚,而且也要马上作妈妈了。结果,她的好姊妹好室友在闻知之后,竟然哭了,并且还嗔怪她。这种嗔怪绝无恶意,只不过是对青春友情远离的不甘。人啊,有好多时候对生命的悲喜剧性,对生活的易逝性的感悟和感叹,就来自于亲朋好友的世态人生变迁的刺激或冲击。以我自己有限的经历,对此,我也觉得有点太过突然。人生幸福与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作为她们人生旅途中的曾经的朋友,在某个站台,我们彼此分道扬镳。我们各自继续自己的下一站旅程。所以,在还看得清彼此的身影时,我也希望送上我的祝福:希望他们开心幸福。人生最大的微妙也许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未知性,前途漫漫,前人留下的印迹已经湮灭或难辩,可能作不好每个人行动的指南,但阅读和感悟,就是对自己人生最大的慰籍或温暖。邓子滨老师和张兵老师的故事可堪此任,所以,在地铁站候车时,我把这篇文章郑重地推荐给他们,因为恰好我随身携带此书,近来正在重温榜样。


┃相关链接:

我也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新作《1988》扔后感

书记员那些事儿

在法庭中成长

品味现在,感受未来:一名法院新兵的感想

时刻准备着

孟建柱在中国法学会第七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的祝词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