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席上听来的校园悲剧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喜宴席上听来的校园悲剧

2019年01月14日20:29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这都是些什么事呀?!那一刻,我哀酒不幸,怒烟不争。酒快伤,烟慢杀。我心里发狠地想,小的们,与其醉死,不如烟杀吧,至少不会让你的父母伤心欲绝吧?!

  今天外出赴宴。待人员坐定之后,主客位上的领导客人发话了,“大家要端起杯子,为主人家的喜事干杯!”说着,他将面前分酒器中的酒注满到酒杯中,然后端起酒杯,在桌上轻敲了一下。于是,其他人纷纷举杯做同一动作,一阵酒杯碰桌声响起。我随大流。就在这时,领导客人发现我只装了半杯酒,他就停下了正欲饮下的动作,对我进行语言劝奉。其他人也都嘎然而止,纷纷将目光投向我。那场景的确是有点尴尬的。此时,我看着杯中酒,欲说还休。为了不冷场,我就只好拿起小酒壶,再那么象征性的倒一点。一杯下肚,五味中麻辣最重。

  有道是,无酒不成席。可是平生至今,我最惧有酒的宴席。因为除了让我头大的应如何坐的上下席、左右次难题之外,还有所谓的“美酒佳酿”和可吞云吐雾的香烟。我不擅长或者说我根本就不喜欢这些玩意。

  我对酒这东西,向来没有研究,也不喜欢,除了喝下去感觉难受之外,再无他感。但是,中国人办红白事却都离不开这玩意。你看,办红事,那是因为高兴,要以酒助兴;办白事,那是因为悲伤,要借酒浇愁。人多时,群欢;自个时,独酌。此外,在社会交际中,除了“无酒不成席”这一规矩之外,还有“无烟少了礼”这一说法。弄到最后,我们中国人见面招呼或托人办事,一定要递上一支烟,请人喝点酒,就成了必不可少的社交环节。即便是没人抽,没人喝,这两个玩意也一定得预备着。并且,这种社交礼仪传到官场,特别是前几年社会风气不好时,就更成了贪渎官员没有“烟酒”就不“研究”的权力敲诈的借口。

  因为生活中各种宴请都离不开烟酒,所以,在听他们闲聊时,我神思缥缈,想起了前些时间,在我的牵针引线下,我所在的院部和辖区的烟草公司签订了校企合作实习实训基地共建协议。在撺掇这件事时,我内心是矛盾的。因为烟草之害已成常识,可是中国禁烟最为失败。禁烟的重点和希望在于校园群体。可是,在这件事中我发挥的作用,怎么看都有点像是二战时助成大屠杀事件的德国国家机器中普通人的角色扮演。

  不知怎么的,有位朋友说到了他们学校最近才发生的饮酒事故:一个男生宿舍,六个学生,喝了七瓶白酒,外加一件啤酒。他们喝完就睡。有一个男生喝得吐血,把床上吐遍。其他五人,无一人发觉。直到次日凌晨,一最先醒来的室友才发现此情,但为时已完,结果,这个男生呛血窒息而亡。

  朋友这一番言辞,让大家惋惜不已。不料,他再下猛料:新年时,有些学生凑到一起跨院系活动,一群小年轻孩狂饮豪醉,结果,让救护车连跑校园六趟。所幸,没有死亡悲剧发生。

  这都是些什么事呀?!那一刻,我哀酒不幸,怒烟不争。酒快伤,烟慢杀。我心里发狠地想,小的们,与其醉死,不如烟杀吧,至少不会让你的父母伤心欲绝吧?!

 


┃相关链接:

面对无谓的抗争,选择壮烈还是偷生?

每周法治热点幻灯版:生命科技失范行为,人类应如何应对

螃蟹的逃生

青蛙的一跳

“最美司机”吴斌用生命诠释责任

年轻不死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