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渣男,改病句:克服负面的对话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遇渣男,改病句:克服负面的对话

2019年02月28日16:34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美国第三任总统、开国三杰之一的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于1783年提交给国会的文件中,他这样写到,“The bulk of mankind are schoolboys through life.”“绝大多数人在他们的一生中,都会维持小学生的状态。”

  腊月二十八日下午五六时分左右,那是一个阴冷的下午。

  我们一家三口宅了快一个白天了。

  老婆说:“不行,得出去透透风。”

  军令如山倒,我放下了手中的书,孩子放下了手中的玩具。

  “往哪儿走?”我请示说。

  “有风的路——东风路!”老婆还幽了我们一默。

  穿靴戴帽捂口罩,在“武装”好后,我们仨就开拔了。

  真是过节嘞,街上行人已断魂,而不是欲断魂。也好,落他个大地真干净,不用担心人挡车来,车撞人。

  于是,我们仨打打闹闹地一路朝“轻大”走去。女儿最喜欢老爸老妈和她这个样子的玩法。

  到了“轻大”门口,还有一些商家在营业,但门可罗雀。我和女儿最大的共同爱好就是嘴馋,爱吃外面的东西。我们俩一耳语,我就向老婆提议,让她去取点现金。于是,我就挂起羊头,卖起狗肉:以锻炼小孩子的名义,弃用手机支付改用现金,到附近的馋嘴猴连锁店买东西。禁不起我的撺掇和磨叽,老婆只好到银行ATM机处取钱,在等候的间隙,我和女儿一上一下站在台阶上。

  我目无目标的逡巡着路对面轻大门口附近的街景。这时,女儿上进一步,示意我伏身侧耳。“啥事儿?”我边问边照她意递耳躬身。

  哦,她要我看面前台阶之下三四米之遥的人。此时,我才发觉,正对我们的是两个浑身一袭黑衣的青年男女,那男的是一个少见的大胖子,骑的却是一个小电摩。也许最令女儿吃惊的是,男的驻车双脚着地,嘴里喷云吐雾,女的背对着我们,一手臂与那男的勾肩绕膀,关键是她也在烟薰火燎。哦,原来是一双(烟)枪恋人。

  少见多怪。还没等我愣过神,收回眼。那男的竟然朝我们吹胡子瞪眼,恶语相向:“看!看!看鸡巴啥呢?!”

  “操!看鸡巴嘞!”我差点把内心里的话扔出嘴外。我立即拉女儿扭转过身去。

  这时,老婆也从银行出来了。我们赶紧和她打招呼。身后的那对男女也骑车走人了。

  女儿很快就告诉了妈妈刚才发生的不愉快之事。经过几年体制内外的教育,女儿对吸烟这件事,特别是在公众场合吸烟这件事,那绝对是“对错分地清,爱憎表地明”。也许今日得见奇葩——人长得夺目、男吸烟、女吸烟、还是情侣同吸烟、关键还是公共场合一起烟、一起吸着还在亲昵间......,所以,女儿难免不来表达她的感,要她老爸也来识识看。她不料竟然招惹大麻烦。

  在子女教育上,人们常常会说:具体生活场景中,孩子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家长的孩子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家长的。过后,我在想,也许双方的怄气都来自于各自的敏感。这种敏感也许就是在与他人交往时,对方一抹眼神不对,一个动作的冒犯,一句话的欠缺,都会使个人心有所疑而怄起气来。

  表情学里有两个专业名词,一个叫微表情,一个叫碎表情。微表情短暂得不到四分之一秒,碎表情是人极力掩饰却不小心的露馅,面部肌肉也分两种:随意肌和不随意肌。后者几乎不能控制,暴露所有情绪。亚里士多德说,在所有的感觉器官中,人们特别重视视觉。“无论我们将有所作为,或竟是无所作为,较之其它感觉,我们都特爱观看。理由是:能使我们识知事物,并显明事物之间的许多差别,此于五官之中,以得于视觉者为多。”现代学者也指出,视觉是五官之王研究表明,人类是一种视觉动物,因为,在生物之中能象人类那样认识到颜色的,只有猿猴。的确,从医学角度看,眼睛是人类五官中最灵敏的,其感觉领域几乎涵盖了所有感觉的70%以上。有人说,凝视,窥视,瞥视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黑格尔认为,人类历史开始于两个具有自我意志的个体之相遇。双方都在凝视对方的过程中,从“他者”的眼中看出了自己。正是在凝视与被凝视者的相互运动中,人类原初的主客体关系即“主-奴关系”才开始建立起来。所以,邂逅之际,顾盼之间,总会有一些看不见的“法律”,左右着人们的举止言行。社会学家认为,人们不愿意被注视,通常是后天形成的自闭症反应之一。眼神交会就仿佛碰触到彼此,以一种神秘而富有吸引力的方式。当眼波流转,火花闪烁在相遇的两人之间——这火花有时是认同,有时是爱意,有时却是冲突。(南希·汉利)当我们伫立在人群中,悠闲而迅速地扫视别人时,会在不知不觉间,将单纯的观看变成注视。除非遵守了某些消除敌意的特殊礼仪规则,或者是经由某种方式让其成为无害的行为,否则,注视就是非法观看,因为注视是不说话的说话,注视行为将目光的暴力加之于他者身上。

  在这场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烟民与非烟民的负面对话中,女儿说出了生活中人际交流的“真言”——“说出我们的感觉,而非我们应该说的。”(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但是却违背了人际交流的“真理”法则。我们在不同的剧场因为角色的不同,需要戴上不同的面具。就算脸不化妆,言行也在化妆。每张面具都有真实性,但每张又都不是我们的全部。我们谁也不能轻易把谁望穿,有时最好也不要去看穿。因为即便是渣男渣女也有受法律保护的权利——人权。

  当然,对我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孩子在公共场合被别人嫌弃指责怎么办? 专家建议说:要注意修改病句,说正确的话:“虽然你年龄小,但你一样可以懂礼貌,举止大方得体,学会如何面对粗鲁的陌生人时,不卑不亢,自我保护”。美国第三任总统、开国三杰之一的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于1783年提交给国会的文件中,他这样写到,“The bulk of mankind are schoolboys through life.”“绝大多数人在他们的一生中,都会维持小学生的状态。” 所以,最难的就是,我应当如何教育女儿在不断学习、反省、改变自己的同时,如何保护自己。

  参考文献:

  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吴寿彭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1997年重印。

  张德明:沉默的暴力——20世纪西方文学/文化与凝视——中国文学网。


┃相关链接:

住院的那些日子

错过

面食功夫

和你一起穿过那条小溪

菌香难忘

千年银杏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