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合同最深刻的认知也许来自旁门左道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我对合同最深刻的认知也许来自旁门左道

2019年03月24日13:38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用组织社会学的视角来认识合同现象,很有意思。

大约十五年前左右,法学专业很热,于是全国高校出现了办法学专业的大跃进。一方面说明法律在国家社会中的角色变重要,地位大上升,另一方面法学作为人文科学不似那些医理农工之类耗财费钱,绝对属于短平快项目,自然受到各个学校的追捧,并且还可以信誓旦旦地标榜说,自己专业设置应时迎世。但无论怎么着,基本的师资是少不了的。可是师资人才的培养却需要时间,存在着周期。怎么办?就地取材,现时转化,于是有许多高校思政专业的老师都成了跨界者,摇身一变成了法学专业人才。虽然说涉足法学专业的老师,多是些与法学专业相近或相关的专业,但是毕竟还是有差异之处。正所谓民间俗话所说,隔行如隔山。然而,据我观察和了解,这些跨界或转行老师都会去争抢一门课——合同法。为什么会这样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市场经济社会,人人都要与合同打交道。无论有无专业学法的经历,人人可能都会因为利用合同进行交往,进而对合同拥有一些朴素的合同法理知识。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吃过猪肉,但至少见过猪走”的这种智识自信,使得大家不惧于且勇于讲授和研究合同法
不死抠法律定义,人们使用不同的词语如合同、合约、契约来泛指两方在经济交往中达成的正式的或非正式的协议或期待。事实的确如此,合同是一种构建社会关系的工具,是人们开展社会生活的一个最基本要素,即使在最原始、最简单的社会中它也起着重要的作用。社会学研究表明,相互性、自我表现和声誉是现实生活中促使合同按约定履行的最重要的保证。但是,因为人类理性有限、语言局限和问题测不准等原因,使得任何一个合同都不可能把一笔经济交易完整地描述出来,所以,合同总是不完备的。
而不完备的合同一定会面临如下三个问题:一是因为总有意外情况出现,既然讨价还价难以避免,人们就可能不会对合同内容的制订认真对待。二是由于信息不对称性,总会有一方要比对方知道的信息多一些,于是投机行为便无法杜绝。三是专用性投资风险。换句话说,当合同交易双方彼此依赖程度越大,资本专用性越高时,合同的风险也就越大。想想那些独家供应商在市场动荡之后的悲惨命运,就不难理解专用性投资风险。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