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抵万言,但有前提——课后教学反思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一例抵万言,但有前提——课后教学反思

2019年06月12日12:37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感谢万能的朋友圈,希望有心的同学们能看到此文,与我一起做好教学反思!因为学习仅仅是变得有智慧的第一步——获取知识原料,唯有精思方能生成智慧!

  临近期末了,这两周我在讲合同法章节的内容,但是讲授的内容比原定的教学进度安排慢了一个节拍,所以有点赶。其实有经验的师生,都会特别小心,这是个危险期,原因你懂的。课前课后与同事闲聊,特别是与同头课老师沟通时,大家纷纷表示:自上经管类专业的经济法课程至今,大家异口同声的结论或共识:“合同法章节”的教与学,师生们的获得感最强。这个好理解,因为当今社会是契约社会,当今时代是合同时代。

  对老师而言,不似期初、期中,再也不敢散漫,所以,输出信息的强度和密度居高不下。这就要求老师案、理、例、法要浓缩并且做到契洽。这时大脑高速运转,拼命检索库存。然而,现实的逻辑却是百密一疏,没有谁可以做到案与理、例与法完全对号入座,即便对号入位,却又不见得能够保持案例素材的时效鲜活。比如我在讲到合同效力的四种命运之时,对于因为当事人意思不真实或不自由所成立的合同,法律赋予当事人可以撤销的权利。此时,该类合同不妨称之为“可以反悔的合同”。当时,我信手拈来之例就是曾震动天下的“许霆案”。无须赘言,银行是商事主体,与储户之间形成的是平等的民事法律关系,这种法律关系从性质来看属于储蓄合同。许霆持卡取钱,本质上是向银行主张债权。在取钱的过程中,许霆的债权减少、同时取得货币的所有权。但是由于ATM发生故障,当年许霆取钱时,见取款机稀里哗啦吐出一大笔,于是一声不吭都拿回家,结果被判盗窃罪入狱了。

  这个案子引发全社会的强烈关注。法院认为,“许霆先后171次共计取款175000元,由于第一次取款1000元,是因自动柜员机出现异常,无意中提取的,故不视为盗窃,其后170次取款,因其银行卡账户中尚有余额176.97元,被扣账的174元不是非法占有的款项,故予以扣除,许霆盗窃款项共计173826元。”笔者同意学者傅强的文章分析:此案“事情的本质是ATM机的记账错误,而储户账户余额的真实性只能取决于实际的金钱支付关系。”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尽管许霆第一次取钱是“误按”了超出余额的1000元,但是从意思表示理论的通说即表示主义的角度来看,他的意思表示可以推定为是要将全部款项提出。所以在ATM支付1000元时,就构成对许霆债权的清偿,而剩下的823.03元构成许霆的不当得利。所以,从第二次发出取款指令开始,银行就是在没有债务的情况下进行支付。

  现在做一下教学反思:

  首先,这个发生于2006年的案例虽然典型,尽管说这个案件引发的讨论持续有年,但是对于这些2018年入学的同学们来说,新鲜度不够,尽管说这个经典案例可能会借助各类载体四处流播,保鲜至今,但是我不能天然地去假定这些非法律专业的同学们对之应知或必知。

  其次,这个案例可以实现课堂思政的教学要求,但可惜由于时间关系,我没能充分开掘。

  最后,这个案例可能用来谈合同履行的法律问题更适切。合同履行是合同的生命,是当事人合同目的实现的最终保障、终极体现。当事人的利益全系于此。合同履行必须从给付行为和给付效果两个方面来把握,前者强调合同履行是一个过程,后者看重的是合同履行的结果。合同的履行理应是这两个方面的有机统一,静态和动态的合一。所以,法律认为合同履行必须坚守全面履行、实际履行、诚信履行和协作履行等基本原则。在许霆案中,针对许霆发出的第一次付款请求,银行的第一次履行——给付款项的行为显然构成履行数量上的瑕疵。

  感谢万能的朋友圈,希望有心的同学们能看到此文,与我一起做好教学反思!因为学习仅仅是变得有智慧的第一步——获取知识原料,唯有精思方能生成智慧!

  “忙中宜斟酌,精思生智慧。”这是笔者校园内一雕塑景观碑铭上的说明语。作者是我国台湾地区艺术家刘柏村。


┃相关链接:

银行电子代理人与机器被骗

一份被称为“伟大判决”的惠阳“许霆案”判决书 (2014)惠阳法刑二初字第83号刑事判决书

“伟大的判决”作者万翔法官对网友的回信

于德水诈骗案刑事抗诉书 惠阳检公诉诉刑抗〔2014〕4号

学者意见评析之一──许霆恶意取款案

梁丽案我们是如何陷入无罪误区的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