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手记:无情并非真豪杰 情深难做女医生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随笔 > 正文

律师手记:无情并非真豪杰 情深难做女医生

2019年06月28日19:13 东方法眼 宋中清
   
 

核心提示:当女医生面对的患者是她们亲属的时候,对待其他医生的“手术救命”劝说,就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

  这次来西安为他们18岁独生女儿2年前换心脏后死亡的维权案件。来机场接律师的只有先生一个人。途中聊起身为医药行业职员的太太,先生说她已经无法从失去女儿的阴影里走出了。

  到宾馆稍作休息调整,就再次见到他们夫妇。太太是说话比较干净利落的人,不免说着说着语带哽咽,泪如泉涌。

  律师理解她的痛,尽量不会打断她。两年前女儿的一幅幅面面,在她的叙述中就像在昨天。

  傍晚从宾馆出来天在落雨。在车里她说,这车就是为了女儿出去游玩方便而买的,在她去世前两天拿到。可惜娃只见到了车钥匙……

  她的泪又同雨下。

  在法庭上,她也很守秩序。只是说起话来,一条条一件件,她对女儿诊疗的过程,无不清晰。

  因为知道她是药剂师,律师多少还是对他们夫妇因医生第一次劝说而当场签字同意换心脏手术的举动感到惊讶。反复去尝试理解她们当时的心境:被医生告知换心脏是唯一根治女儿疾病的方法后,做父母的以为没有给她一副“好”心脏,就一定要给女儿抓住一切机会做弥补?这难道就是有创冒险医疗能够“大行其道”的可用人心?哪怕患者亲属就是医疗医药行业人员也难逃魔咒?

  律师有位女亲属,是从内科主任职位退休的。自从她的父亲18年前被外科医生劝说做了“必须的手术”(术前的活检病理术后报告为良性)去世后,她就再也没有走出抑郁。

  在北京,律师几年前代理的一位眼科女专家,也在大医院外科医生的劝说下,同意为她母亲手术。她母亲术后去世。她跟律师说:我们姐妹几个以及一个弟弟,从小没了父亲。是母亲一人把我们带大。手术前我还给母亲说,我就要退休了,有时间陪您了,就可以好好报答您了。可是我办下退休手续的时候,母亲却不在了……

  医生,在无数病人面前,都表现出坚定、理性、平静。但是,当女医生面对的患者是她们亲属的时候,对待其他医生的“手术救命”劝说,就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

  无情并非真豪杰,情深难做女医生。


┃相关链接:

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

权威解读《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

别让另类医“暴”把良心医生列入濒危物种

法律视角:26岁研究生猝死规培岗位谁该担责

医师执业证挂靠,真的能靠得住吗?

卫生健康委 中医药局关于规范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管理的指导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