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与盗──镇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副局长反扒大队队长胡雪林写真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副刊 > 文艺 > 正文

道与盗──镇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副局长反扒大队队长胡雪林写真

2013年10月08日19:10 东方法眼 韩青辰
   
 

核心提示:韩青辰,青年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工作单位江苏省公安厅。


  反扒民警胡雪林马不停蹄地奔走在镇江的大街小巷,22年来,他行走的路程早就超过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他用三个月踏破一双鞋的速度,没日没夜执著、忘我、勇猛地奋斗在反扒一线,常年与小偷肉搏上阵。

  胡雪林杀出了一方净土,活出了一种豪情,在天地间写下一份赤条条坦荡荡的道义精神。

镇江市公安局胡雪林

  胡雪林很神,一米八三的他走路疾步如风,一双眼睛像锋利的刀片,望出去既狠又毒,像飓风当街而起,极富力道。

  镇江的偷儿都知道胡雪林,他们出手前总是习惯性地四处看看有没有大个子,有的干脆金盆洗手。至于过路的偷儿,他们必定在心底早早做下决定:在镇江绝不动手。实在手痒痒了,结果一伸手就遭遇了胡雪林。

  胡雪林遇到了很多高手,其中一位跟踪九天才行动。这家伙高就高在把偷来的钱包塞进旁边乘客的口袋,下车前,再万般小心将钱包偷回来。不过,这回高手不高,下车前他去掏钱包的时候摸到了胡雪林的手,吓得在公交车上蹦起来三尺,脑袋“咚”的一声撞到了车顶,一车乘客哈哈大笑。

  胡雪林那双眼睛会变,寻找目标的时候,是锋利的刀片,等到跟踪目标,刀片就收起锋芒,绝不打草惊蛇。天长日久,他练出了超乎常人的余光,做到不用眼睛,也能耳听八方心骛八极,绝不让贼从眼皮底下开溜。

  胡雪林不仅会用眼睛看小偷,他好像还会用鼻子闻,会心灵感应。他的第六感特别棒。往往百步之外,他就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

  那天中午,胡雪林像往常一样把镇江兜了好几圈,两条腿开始发沉。每逢这个时侯,胡雪林就骑上他那辆老掉牙的二八式永久牌自行车。

  这辆车跟了他二十多年,天天外出抓小偷,属于老战友了,真是“除了铃铛不响到处都响”。胡雪林舍不得扔掉,一旦发现目标,他不是把它摔在马路边,就是扔在大树下。路边的摊点报亭都认识他的自行车,大家会帮他收管好。

  胡雪林骑上车就发现50米外有3个中年妇女,她们慌慌张张挤上了一辆出租。胡雪林当即下了结论:东西一定得手了。

  他蹬车紧追,十字路口正好是红灯,出租车缓缓停下,胡雪林靠上前,冲司机“发火”。

  “下车下车,你撞到我了。”

  “我什么时候撞到你了?”司机受到冤枉很生气,下车就想动手。胡雪林暗示警官证,嘀咕一句,“车上有情况。”一边递眼色让司机把住车门,他扔了自行车拉开另一侧车门,说,

  “下来吧!”

  “干嘛,你这个人真奇怪,你们撞车关我们什么事?”

  “不要装,东西快点拿出来!”

  三位妇女叽叽喳喳气势汹汹,又是掏口袋又是翻包,表明自己的清白。

  胡雪林一双眼睛早已扫进车厢,他从座位底下捡起一只鼓鼓囊囊的大钱包,冲她们晃晃,“你们动作倒是快嘛!”

  司机眼睛亮了,“你就是胡大个子啵?我才开车一个月,没想到今天碰上了。真神,她们在我车上,我都不知道她们是小偷,你怎么知道的呢?”

  熟悉胡雪林的人都知道,他那双眼睛除非睡着了,其他任何时候都在找小偷。走路、吃饭、聊天,哪怕老朋友难得见面,站在路边上聊得正火热,突然胡雪林目光就直了,接着他就会猛虎下山似地纵身飞出去。

  那天下午,胡雪林带徒弟们在市中心巡逻,半天下来,两手空空。徒弟抱怨:

  “师傅,没有小偷你叫我们到哪里抓啊?!”

  胡雪林把脸绷得硬邦邦的,一努嘴,“还说没小偷,小偷就在你们眼皮底下都不知道!猪脑袋!”

  街心花台上坐着三个小青年,他们美滋滋地端着奶茶互相碰杯,说说笑笑像在庆贺什么。

  “怎么可能呢,人家好好在坐在这里喝奶茶----”徒弟们不相信。

  “还怎么可能!看你们笨的,人家都在喝庆功酒啦。”

  不等徒弟们跑上去,三个家伙分成两路往巷子深处跑,胡雪林马一样纵上前堵住一个,当场搜出一只女包,人赃俱获。

  另外两个跑了,不过,他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胡雪林和徒弟们分头找,马不停蹄,午饭也顾不上吃,一直找到天黑。

  南门汽车站熙熙攘攘,肯德基餐厅里,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悠闲地喂儿子吃薯条,

  “同志,你的包呢?”胡雪林上前问。

  女人慌慌张张站起来:“哎呀呀,我的包呢?”

  胡雪林转身从人群中揪出两个神色慌张的家伙,他们拎着一只蛇皮口袋。口袋底朝天,胡雪林一把掀掉,里面正是女人的包。

  “我的天哪?!”女人尖叫着抢过自己的包。

  小偷被铐住了,他们张口就问:

  “你就是传说中的胡大个子吧?!我们从常州来试试运气的。百闻不如一见,以后我们再也不来了。不仅我们不来,我们的兄弟们也保证不来了。”

  徒弟们在一旁看傻了,好几天他们都想不通,“人家好好的坐在马路上喝奶茶,为什么师傅一眼就看出他们是拎包贼呢?”

  “嘿嘿,你们以为我二十几年抓小偷是白混的。告诉你们,抓小偷最难的就是这双眼睛会不会'认'人,其次才是抓。”

  不仅仅徒弟,和胡雪林共过事的人都问过他同一个问题,“你怎么会认得小偷?”

  有的同事想不通,干脆说胡雪林邪乎,胡雪林是神,他的第六感确实很准。

  胡雪林承认,“认”贼的功夫不好学,也不好教。因为功夫是他几十年抓小偷抓出来经验、感觉。胡雪林骨子里恨小偷,越抓越恨。因为恨小偷他才爱反扒,这份爱与恨交织在一起,就使他获得了一种职业敏感。胡雪林称之为天赋,他对徒弟们说过一句狠话:

  “好反扒不是教出来的,要自己去琢磨。”

  1995年秋天的一天清晨,胡雪林送女儿上幼儿园。幼儿园门口停着三五辆自行车,年轻的妈妈们只顾着跟孩子依依不舍,车把上的包也不管了。

  人堆里站着一个男人,他不进去,也不离开,贼溜溜地望着那些包。胡雪林嗅出了异氛,他让女儿“赶快进去!”

  那人比他还敏感,转身就跑。胡雪林骑上车追,在巷子口一把揪住他的胳膊。

  “大哥,不要---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男人神色慌张,满脸憔悴。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跟我走。”胡雪林不由分说把他铐住。

  想不到这个人关进收审站后,大半年,也不肯说出真名字,最后实在没辙,才说出实情。

  8年前这位伙同另外三个在四川作案,一路逃到拉萨。在拉萨撬开中级人民法院的大门,杀死保安,翻出保险柜钥匙,偷出4把64式手枪。

  另外三个早已落网枪毙,他一直侥幸在逃。本想来镇江投奔朋友,不想朋友早已病逝。走投无路,他就想办法偷。

  命案逃犯归案,拉萨公安局非常高兴,局长亲自带着哈达、天山茶叶和印度香,按拉萨最高礼仪敬献给神探胡雪林。

  胡雪林也没想到,仅仅因为一个贼溜溜的眼神,他就抓住了一个在逃8年的死刑犯。

  2009年12月的一个中午,天寒地冻,阳光灿烂。一个小姑娘坐在太和广场门口的台阶上晒太阳,屁股下面垫着一只蛇皮口袋。小姑娘晒得很舒服,趴在膝盖上打起了瞌睡。

  胡雪林来太和广场办事,下车前他叮嘱司机:“你给我看好这个小姑娘,她到哪你就到哪。我去四楼办事,马上下来。”

  司机一面点头一面犯嘀咕,“一个打瞌睡的小姑娘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不一会儿,一个背着小背篓的少数民族女子走向了这个小姑娘,背篓里拿出皮装、钱包、鞋子-----小背篓接二连三出来6位。小姑娘的蛇皮袋满了,塞进汽车,再换一根蛇皮袋。

  这伙小偷行踪隐秘,配合巧妙,她们从上海一路偷到镇江,没想到让胡雪林一眼看穿。不到半小时,胡雪林就将这8人组合的商场大盗缉拿归案,搜出了价值6万多元的赃物,一时间震惊全城。

  第二天,胡雪林坐在路边摊上吃面,抬头看见一个男人,手拎袋里露出一截女式包带。只那么一晃,胡雪林就扔了面碗冲上去。

  这个贼很有意思,乖乖地交出东西后,却对胡雪林提出一个要求,“给我看看你的证件好吗?”

  胡雪林递上警官证。

  “果真是你啊,胡大个子。真奇怪,我偷的时候你明明不在场嘛!”

  “你偷的时候我在这里吃面,说吧,偷的哪里的?”

  女式包是从前面的汤圆店里偷来的,胡雪林拿着包找过去的时候,那对小情人还浑然不知,在互相喂汤圆呢。

  2007年金秋茅山开光,胡雪林知道那里会有动静。早晨六点,他就带着徒弟们出发了。汽车开到中山桥,两个人男人一前一后拎着包从路边的花店跑出来,没买花,等着过马路。

  胡雪林喊,“停车,先把这两位拿下。”

  徒弟们纳闷,以为师傅没睡醒说梦话呢。

  “人家好好的过马路你抓了干嘛?”

  “还好好的呢?!我抓给你们看。”

  胡雪林跳下去一把铐住,惊愕之余,两个家伙抬起头互相瞪大了眼睛问对方,

  “老兄啊,我们哪里做错了?”

  他们扭头又问胡雪林,“你们警察难道不睡觉啊?这么早就上班。”

  胡雪林“看”小偷往往只需一瞥,小偷立即原形毕露,好像小偷们额头上刻着“贼”字,他那双眼睛能看见似的。

  那回,胡雪林坐车去丹阳,对面开过来一辆公交车,一个男人手上拿着报纸在读。胡雪林赶紧下车,公交车正好到站。读报人收起报纸准备下车,胡雪林堵住他。

  “把报纸借我看看呢。”

  “旧报纸,旧报纸。”贼心虚了,额头上直冒汗。

  “旧报纸我也喜欢看呢。”

  胡雪林抽出报纸一把铐住他,一边问旁边的老大爷,“大爷,看看你的钱包少没少?”

  老大爷一拍口袋就语无伦次地叫起来。胡雪林抖开报纸,跟大爷开玩笑地说,“大爷别怕,你看,我来帮你把钱包变出来。”

  乘客们都认出了抓小偷的胡大个子,纷纷拍手鼓掌,大爷的钱包给“变”了出来,1800块分文不少。老大爷狠狠地踢了小偷一脚,

  “死东西,这是我去医院看病的救命钱,你也偷啊!”

  胡雪林最神的一回,自己想想也觉得离谱。

  那是2002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太阳火辣辣的,胡雪林在街头晒得浑身湿透,昏头胀脑。突然他灵光一闪,掉头就往丹徒大厦骑。

  胡雪林好像听见一个声音在对他说,“快点,快点,那边要出事,要出事。”

  胡雪林骑到华联大厦被陆总一把拦住,“到哪里去啊,风风火火的。”

  “有事呢!”

  “什么事啊,11点40啦,该吃饭了。走,今天我请客。你胡大个子为我们华联立下汗马功劳,我早就要请你了。今天赶巧碰上了。请你吃海鲜怎么样?!”

  “改天吧,今天真不行。”

  “怎么不行?给我一个面子吧,每回请你都请不到。”

  “真的不客气,今天我真有事。”

  胡雪林逃一样挣脱了陆总的盛情,一路往丹徒大厦飞奔,耳边的那个声音越来越强烈,“那边有事,要出事!”

  一楼大厅的摩托车专柜上兼卖自行车配件,四个哑巴在买自行车软垫,一块钱三只,老板拿出四大摞,整整48只。软垫翻了一地,可四个哑巴还在跟老板拼命摇头。

  胡雪林不动了。

  少顷,他扑上去四个一起掼倒,两个先拿鞋带捆住,另外两个拷上手铐。

  哑巴们玩命挣扎,老板很奇怪,跑出来喊,“唉,胡大个子,人家在买我东西你抓他们干嘛?!”

  胡雪林好容易才控制住四个哑巴,这才分出嘴来喊,“看看你的钱柜。”

  老板弯腰一看,巴掌一拍尖叫起来,“不好不好,我的七万块呢?我的七万块下午要存银行的。”

  群众围上来看热闹,胡雪林从一个哑巴怀里掏出一只方便袋,摔给老板,“看看,是不是你的?”

  “天哪,我的钱怎么到你这个哑巴怀里?!你们这些伤天良的,我同情你们是哑巴,好心给你们挑东西,你们倒好,居然合伙来偷我。”

  胡雪林亲手抓过的偷儿逾五千,但丹徒大厦的这回让他至今念念不忘。好像真有神助一样。

  别人说他神,他从来都摇头,他觉得自己不是神,只是舍得吃苦而已。要说神,只有那一回算。想想其实也不算,那时候他完完全全痴迷上了这一行。


┃相关链接:

西来之烛──追忆江苏靖江市公安局西来派出所好民警张金文

情深义长:南京市江宁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吴克有

使者:张家港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民警陈晓军

扎根:江苏省十大爱民警察徐兆华写真

挚爱:徐州东站派出所崔守华写真

支撑:常州市公安局戚墅堰分局潞城派出所副所长刘祖明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